第一百二十四章 疑惑


  听谭永qiān这个市委秘书长都这样说,楚朝辉自然知道只yào省里不反琦,明年吴州市的公龘安局局长自己恐怕就yào当定了,心情大好地举起杯子跟楚朝辉碰了下,笑道:“我可没这么大的本事,这件事yào不是有张师叔帮忙,我呀现在恐怕连副局长的位置都保不住。”

  张卫东是诌永qiān的叔叔,两人的guān系自然比楚朝辉亲了许多,所以楚朝辉理所当然的以为诌永qiān对张卫东知根知底,也就没刻意保密。

  “这事怎么扯上我小叔了?”诌永qiānhěn是惊讶道。他还真没想到张卫东竟然还会是个破案高手。

  楚朝辉见诌永qiān一副惊讶的样子,立马就意识到估计诌永qiān都不知道张卫东会法术的事情,心中不由得暗道糟糕,当初张卫东可是警告过他yào保密的。虽然楚朝辉心里明白既然张卫东为了帮自己,跟自己都没避嫌,以诌家跟他的guān系,就算跟诌永qiān说了也没guān系,但毕竟张■卫东有过交代,在没请示过他之前,楚朝辉还真有些不敢乱说,只好模棱两可地道:“是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张师叔这人hěn神奇hěn厉害,他用了点特殊手段帮我找到了线索。”

  诌永qiān本就对张卫东敬○若神明,闻言倒没多想,笑道:“那是当然,我听我爸说,小叔修为已经达到御气飞行的境界。你想想看,那该有多厉害,估计一指头点过来你这个公龘安局第一高手就yào完蛋。”

  楚朝辉现在自然已经知道张卫东径神奇从别墅那扇门的破碎程度也hěn容易猜得出来,张卫东的武功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但听说张卫东能御气飞行,楚朝辉还是惊得当场张大了嘴巴。

  乖乖,御气飞行,那不成活神仙了?

  见楚朝辉这位素来处事不惊的老**此时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诌永qiān不禁又是自豪又是好笑,伸过手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半认真半开玩笑地道:“我可是跟你透了叔叔的底了,你呀有空多向他讨教讨教,保管你以后成为公龘安部第一高手。”

  诌永qiān这么一拍,楚朝辉才回过神采,苦笑道:“我倒是想不过我跟张师叔guān系没你亲,就怕他不肯教我。”

  诌永qiān笑道:“我叔没你想象中那么吝啬只yà★o你以后好好做个为人民服务的好局长,我想他肯定乐意教你几手。”

  楚朝辉闻言想想也是,那次张卫东不就是无意中听到自己有困难就主动帮忙了吗?

  这么一想,楚朝辉不禁有和热血沸腾的感觉仿若◆回到了那个对练武充满ji情的年轻时代。

  “行,到时我去跟张师叔磨磨看,只yào能讨教个一两招,这辈子也就不用愁了。”楚朝辉笑着点头道,然后话锋一转,问道:“对了,听说最近马上就yào进行吴江大道改建的招标,目前情况怎么样?”

  诌永qiān一听笑容便凝固在了脸上。

  楚朝辉见状,心里一个咯噔,道:“怎么,不顺利?”

  诌永qiān叹了口气道:“唉,这种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托guān系的人hěn多,谁都想分上一瓢羹。”

  本来国内当官大多数人图的就是权和财,只有人来托guān系了,这才显得出你大权在握,才能从中得到你想yào的财。但楚朝辉是比较了解诌永qiān的为人,知道这种事情yào是摊上别的官员,估计高兴都来不及,但落到诌永qiān的头上,那就是烫手的山芋hěn棘手,尤其在马上yào换届的guān键时刻,以诌永qiān正直的脾xing,一个处理不当得罪了背景强硬的人,明年的换届别说晋升常务副市长,恐怕市委秘书长的位置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

  “有什么棘手的人没有?”跟谄永qiān楚朝葬倒没什么官场忌讳,直接问道。

  “有几个,■最棘手的是明扬建筑。”诌永qiān喝了。茶,一脸苦恼地道。

  “明扬?我听说这个公司的幕后老缠是秦天远。”楚朝辉皱了皱眉头道。

  秦天远的父亲秦松是天南省排名比较靠前的副省长,位高权重◆,至于秦天远本人则是天南省较为出名的衙内。

  “是啊。”

  谭永qiān点了点头说道,至于秦天远曾经找过他,甚至还无意中提了句换届的事情,诌永qiān没跟楚朝辉说。楚朝辉在官场也跌打滚◆爬了二十来年,有些话诌永qiān不说,他也能猜得到。

  “那倒是有些难办啊!”楚朝辉皱着眉头喝了。茶,然后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公开招标,阳光操作,一切凭实力说话◎◆!yào不然别说无法向吴州市老百姓交代……我家里那位老头子第一个就饶,不了我。”

  诌永qiān揉了揉太阳xué,苦笑道。

  楚朝辉闻言嘴角lu出一抹苦笑,他早知道就是这个回答。
  “段威〖书〗记现在情况怎么样?”楚朝辉再次转了话题问道。

  诌永qiān知道楚朝辉为什么突然问起段威〖书〗记,段威〖书〗记是天南省第三号人物,秦松虽然是排名比较靠前的副省长,但跟段威〖书〗记还是没法比。所以只yào段威〖书〗记明年继续留任,诌永qiān做为段威〖书〗记一手提拔上来的干部,只yào他不犯错误还是没人敢轻易动他的。同时,楚朝辉yào想当上公龘安局局长进常委,最终还需yào省里拍板。

  “不是多乐观,听说前段时间在南沙河早锻炼时多倒过。”诌永qiān苦笑道。

  官场有三怕,其中有一怕就是寡fu睡觉上面没人。诌永qiān曾经做过段威〖书〗记的秘书,身上有最明显的段派标记,段威一退,他自然便成了上面没人的官员。以后想yào进一步发展,就会比现在艰难上许多。

  楚朝辉是划划听到这个消息,闻言一颗心马上微微一沉。如果说谄永qiān是旗帜鲜明的段派官员的话,那么楚朝辉就是一位因为官职较低还没能浮出水面的段派官员。本来现在因为黄晓怡一案,市里的形势琦他非常有利,如果段威〖书〗记不退,楚朝辉坐上市公龘安局局长位置绝对是铁板上的钉子,不可能再有什么变动。但段威〖书〗记一退,他的事情就多了不少变数。

  “唉,看来段威〖书〗记明年铁定yào退了。”好一会儿,楚朝辉才叹了口气道。

  诌永qiān跟着叹了口气,茶室里气氛沉闷了下来。

  天南省人民医院,院长办公室。

  院长卢益存和心xiong外科主任曾耀正半个屁股挨着沙发坐着,他们的琦面则坐着一位相貌威严的男子,正是那位在南沙河边被张卫东救起的男子,也是天南省的第三号人物,省委副〖书〗记段威。

  “曾主任你现在是心xiong科专家,我是个病人,有什么话尽管说好了,不用有所顾忌。”段威〖书〗记见曾耀正有些紧张拘谨,眉毛微微一扬,道。

  见段威〖书〗记这样说,曾耀正微微放松了些,道:“从目前检查的结果看,段〖书〗记的病情并没有恶化,反倒有点好转的迹象。”说到这里曾耀正脸上微微lu出一丝疑huo不解的神色。

  按理说像段威〖书〗记这种心脏衰竭的疾病,一般只能靠药物缓解控制,但结果却只会是越来越严重,到最后不得不采取终极治疗方法心脏移植手术。段威〖书〗记的心脏病其实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随时都有骤死的可能。国内几位最负威名的心xiong科专家曾经聚集天南省人民医院给段威〖书〗记会诊过,最终的结论是尽快采取心脏移植手术。但段威〖书〗记却一直不同意手术,不仅仅是因为手术风险大,术后存活率不高,还因为他无法接受〖体〗内跳动的不是自己的心脏。
◇   “是吗?可我最近并没有采取其他的治疗手段?药也没有换过?会不会是你荆苛了?”段威脸上lu出一丝惊喜的表情,紧接着又变为疑huo。

  曾耀正心想你是省委副〖书〗记,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   “是吗?可我最近并没有采取其他的治疗手段?药也没有换过?会不会是你荆苛了?”段威脸上lu出一丝惊喜的表情,紧接着又变为疑huo。   “shìma?kěwǒzuìjìnbìngméiyǒucǎiqǔqítādezhìliáoshǒuduàn?yàoyěméiyǒuhuànguò?huìbúhuìshìnǐjīngkēle?”duànwēiliǎnshàngluchūyīsījīngxǐdebiǎoqíng,jǐnjiēzheyòubiànwéiyíhuo。

  céngyàozhèngxīnxiǎngnǐshìshěngwěifù〖shū〗jì,wǒjiùsuànyǒutiāndàdedǎnzǐyěbúgǎn把你的病情给弄错,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的,急忙起身道:“我仔仔细细看过好几遍了,也诅织心xiong科的专家会诊过,应该不会有错。”

  段威其实也清楚,自己的病医院是肯定不敢马虎的,那么说自己的病是真的有些好转了,可是这怎么可能?那些专家不是说我的病只会越来越严重,只能进行心脏移植手束才能最终解决病情吗?

  莫非是他?段威〖书〗记脑海里闪过那个飞掠过南沙河的年轻人。但随即就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想,这世界上哪里真有这等奇人,帮人把xiong口mo几下,就能让一个患有严重心脏衰竭的人病情好转。不过否定虽否定,但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段威〖书〗记却总还是隐隐觉得这事跟那个年轻人有guān系。

  见段威〖书〗记不语,曾耀正犹豫了下,小心翼翼地建议道:“我建议段〖书〗记过段时间再来检查一下,如果能继续好转,那时再……”

  “那我过一段时间再过来复查吧。”段威〖书〗记站了起来打断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