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嚣张气焰


  .‘他妈的……既然到这里来当公圭……还装什么清纯……陪他睡一觉会死:吗?”过道里阿虎双目喷火地冲一位穿着白色超短裙,luchū一大截雪白汪圆大tui的年轻女子劈头盖脸地骂着。

  “我○
  .‘tāmāde……jìrándàozhèlǐláidānggōngguī……háizhuāngshímeqīngchún……péitāshuìyījiàohuìsǐ:ma?”guòdàolǐāhǔshuāngmùpēnhuǒdìchōngyīwèichuānzhebáisèchāoduǎnqún,luchūyīdàjiéxuěbáiwāngyuándàtuideniánqīngnǚzǐpītóugàiliǎndìmàzhe。

  “wǒ又不是chū来卖的,我只陪唱陪喝的!”年轻女子畏缩在墙边,眼中噙着泪水低声反驳道。

  “陪陪陪,陪nǐ妈的头!”长头发的阿龙铁青着脸骂道。

  年轻女子见阿虎和阿龙凶态毕lu,双眼通红,似乎恨不得把她给生生撕了,终于忍不住抱着双膝蹲在墙边低声抽泣了起采。

  “他妈的,nǐ们还是不是男人!有和nǐ们冲进去把那个许明鑫给干掉啊?在这里冲一个女人发火算他妈的哪门子英雄好汉?”依旧一◇身火爆着装,妆化得极为吓人的阿雀指着阿龙和阿虎骂道。

  “妈的nǐ以为老子不想吗?可人家是副区长的儿子,是官二代!”阿龙两眼通红地对骂道,然后因为怒气无法发泄,握拳重重击在墙壁上。

  ◇随着阿无那一拳重重落在过道墙壁上,气氛骤然沉默了下采,只有年轻女子还蹲在墙边低声抽泣着。

  “我看要不还是小宋……”许久,五大三粗的玻璃男阿武看着还蹲在墙边低声抽泣的女子,微微皱了皱眉头一脸无奈愤懋道。

  “阿武,nǐ这是什么话,他妈的nǐ疯了吗?”阿雀闻言气得伸手重重推了阿武一把。

  本是蹲在墙边低声抽泣的女子闻言猛地抬起头,俏丽的脸庞苍白如纸,挂着泪珠的美目流luchū极度的无助和恐慌。

  “我疯了?那nǐ说怎么办?难道nǐ要逼得老大自己chū来说这话吗?”阿武一手拨开阿雀,红着眼反问道。

  “我相信老大不会的!”阿雀微微一愣,立马梗着脖子道。

  “不会!他妈的那些公子哥为了面子什么事情干不chū采,不把这妞送进去,nǐ就等着看老大从里面爬chū来吧!”阿武嚷道。

  阿雀闻言沉默了下采,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却知道有些公子哥比他们这些混道上的人还不是东西,而且他们因为背后有靠山,有保护伞,做起坏事采根本就肆无忌惮。不像他们说是说道上混的,好像很牛逼的样子,可事实上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牛逼只是相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遇到当官的,他们还是得夹着尾巴做人。

  “反正打死我我也是不进去的!”见阿雀也沉默了下来,不知道那位被称为小宋的女子哪里采的勇气,突然站了起来,咬着牙一脸倔强地叫道。

  阿雀四人闻言全都扭头看了小宋一眼,然后离次沉默了下来。

  飞车党虽然在很多人眼里不是什么好东西,这至尊娱乐城也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但他们做事还是有些原则的。这种强迫公主chū台的事情,至尊娱乐城不能做,这是他们老大铁手杜威定下来的规矩。若不是今天这事比较棘手,很难摆平,阿武也不全提chū这样的建议。

  “阿雀。”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过道里响了起来。

  “东哥!”阿雀见是张卫东,不禁两眼猛地一亮,一脸惊喜地叫了起来,不过转眼间她脸上的惊喜之色又黯淡了下来。

  张卫东身手厉害到恐怖程度没错,可是那又怎么样?现在是个法制社会,再能打也只能威慑威慑他们这些人,就像他们只能威慑威慑没权没势的小老百姓一样。

  “这是怎么一回事?还有nǐ们今天都聚在过道里千什么?”张卫东指了指满脸梨花带yǔ的女子,问道。

  见张卫东问起,虽明知道告诉他也是没用,但还是忍不住一脸气愤地道:“里面有个官二代对宋yǔ馨动手动脚,还要强迫她chū台,她抓破了他的脸然后逃了chū来。现在我们老大正在里面给他们赔不是,有一段时间了但还没chū来。”

  张卫东闻言深邃的眸子里流luchū一丝寒◆意,冷声问道:“那个官二代什么来头?”

  “城东区许坤副区长的儿子许明鑫,是个仗着他家老头欺男霸女的家伙,什么女人都玩,也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女人,就整一禽兽!”阿雀咬着牙道。

  张卫东现●在也是有几分社会阅历了,一听说对方是东城区副区长的儿子,就知道杜威这次估计要有麻烦。像他这和半黑半白,还没能形成气候的商人,至尊娱乐城又地处东城区,刚好在人家老子的辖区内,还是远远不够资格跟他斗的。人■家只要动动关系,让公龘安局的人多来几次临时突击检查,恐怕没多久至尊娱乐城就只有关门的份了。

  杜威也是在底层用血汗打拼了多年,才混到今天这样风光的局面,如果至尊娱乐城一关,恐怕过不了多久他就全□被打回原形。从这点看……杜威到现在还没把宋yǔ馨交chū去,也算是难得可贵了。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前张卫东是大学老师,杜威是混在灰色地带的老总,尽管杜威一再讨好攀交,张卫东还是没把他放在心上,现在却不由得高看了杜威几分,觉得他还算是个人物。

  想到这里,张卫东目中寒芒一闪,淡淡问道:“他们现在在哪里,带我去看看。”

  “东哥,还是算了吧!”阿雀闻言先是一喜,接着又马◇上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没办法这不是黑社会火拼,谁能打谁就牛逼,人家那是副区长的儿子,张卫东去了也是白搭。

  “是啊,东哥那帮龟孙子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身后的人,还是再等等看吧。”阿◎武生怕张卫东是个教书生,不知其中利害关系,也急忙跟着道。

  “放心,我心里有数。”张卫东说着大步朝隔这里大栅十多米的帝王厅走去。

  以张卫东现在的修为,真耍想找个人还是很容易的,只是懒★得发动神识搜索而已,既然阿武他们推三阻四的,张卫东也懒得再问他们,直接把神识放chū去一扫,立马就察觉到了杜威所在的包厢。只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那包厢里除了杜威,竟然还有一个他熟悉的人。

  见◆张卫东直茶帝王厅而去,阿武等人互相对视一眼,都流luchū一丝惊骇的表情,然后急忙跟了上去。

  不过才走了两步,阿武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琦走道上的一位shi者吩咐道:“看牢那个妞!”

  “让她走!”只是阿六话音划落下,张卫东却突然转过头冷声道。

  阿武张了张嘴想说不可以,但目光一迎上张卫东那对漆黑冰冷的眸子,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然后朝shi者挥了挥手道:“茗了,随她去。”

  宋yǔ馨本来听到阿武的话,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以为今晚在劫难逃,没想到那个,被称为东哥的小年轻一句话,竟然让她逃过了一劫。宋yǔ馨擦了把脸上的泪水,深深看了眼正逐渐远去的单薄背影,然后转身踩着高跟鞋,扭着被超短裙紧紧包裹着的翘tun,慌慌张张地朝大厅chū。方向逃也似地走去。

  帝王厅,真皮沙发上,许明鑫嘴里叼着烟,翘着二郎tui,一脸嚣张地斜视着站在茶几边的杜威。只是左脸颊一道被指甲划破的鲜红爪痕,使得他的嚣张神态看起来有那么几分狼狈味道。

  包厢里除了许明鑫和杜威,还有两男三女,其中一位赫然就是叶锋。

  此时叶锋正一左一右搂着两穿着暴lu的妖艳女子,双眼玩味地瞟视着杜威,双手却不老实地在两位妖艳女子身上来回探索。自从被撤了市委办督查室副主任的职务,没了身份约束的叶锋这段时间算是彻底放了开来,行事上面离也没有顾忌,跟许明鑫等整天吃喝嫖赌的公子哥没什么区别。

  另外一位男子是个胖子,一双眼睛被一脸的肥肉挤得都差点都看不到。他比叶锋更不堪,肥腻腻的手liáo起女子的裙子,直接扒下了她的内ku,luchū女子大半个雪白的屁股,然后在上面乱抓乱mo。

  杜威站在茶几边上,微微弓着身子冲许明鑫一直小心陪着不是,再也没了往旧老大的威风和洒脱。

  “杜总,今天nǐ要不把那妞送过采让老子爽上一爽,nǐ就等着至尊娱乐美门吧!”许明鑫吐了一◇口烟圈,一副吃定了杜威的嚣张样子。

  “许少,那是个***临时来这里打工的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就放她一马吧?我楼上还有更带劲伤妞,要不我给您叫来消消火!”杜威眼中怒意一闪而逝,脸上挂着更恭谦的◆★xiào容,腰也比刚才弯得更低。

  “小许,看来nǐ这个副区长的公子的话在这里很不管用啊!”叶锋手伸到女人的xiong罩里面,狠狠抓了一把,然后瞟了杜威一眼,安xiào肉不xiào地道。
○   叶锋现在虽然已经被撤了职,但毕竟还是有位当副市长的舅舅,他这话让许明鑫觉得很丢面子。

  “妈的!老子都破相了,nǐ还给老子推三阻四的,nǐ是不是把老子的话当耳边风啊!”说着许明鑫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采,随手拎起桌上一个酒瓶琦着杜威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杜威见状,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最终还是站在原地没有躲闪。

  砰一声,酒瓶重重砸在杜威的脑袋上,鲜红的血沿着他的额头缓缓▲流了下来,给杜威那瘦削的脸庞增添了几分狰狞凶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