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就你也配进去?


  我赞同狄主任的建议个段书记的心脏病到这种程度已jīng不是药物所能治疗调理的,只有手术移植一途。”方主任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缓缓沉声道。

  其实身为卫生厅厅长,崔静华本身就是燕京大学医学院的高材生,曾是在医学上有一定造诣的医生。她又岂会不明白狄人哲医生的话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无奈的选择,但身为妻子,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bǎ希望寄托在了方主任身上,虽然她素来不怎么看重中医,但这个时候,曾jīng拥有过神奇辉煌过去的中医却成了她最后的希望,希望中医能突然迸发出它神奇的一面。[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但方主任的话,却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击垮了她。

  现在已jīng不是动不动手术的问题了,而是怎么劝段威书记接受心脏手术移植的建议,可是以他那九头牛也拉不回头的倔脾气,他会同意心脏移植吗?会同意自己的胸腔里跳动着别人的心脏吗?

  崔静华整个人无力地瘫坐在靠椅上,久久没有说话,眼泪却不听话地在她的眼眶里打滚。相儒以沫二千余载,那份感情已jīng深入到了她的骨子里去。

  会议室再cì沉静了下采。

  就在这个,时伤,会议室的门被轻轻推了开来。沈建科轻手轻脚地走到崔静华的身边,附耳低声道:“崔厅长,吴州市委秘书长诌永谦说想来看望段书记,您看?”

  “不见!不见!他们还有完没完鲂,难道就不能让老段安安静静地休息一会儿吗?”崔静华猛然拍桌而起,指着沈建科就像泼妇骂街一样叫骂了起来。

  沈建科的话点像导火线,bǎ她苦苦压抑荐的情绪给点燃。

  段威书记生病这段时间,整个天南官场上,并不仅仅只有诌永谦承受了重大压力,跟他一样处于焦虑状态中的还有不少人。所以不少人都纷纷跑来探望段威书记,一来是看望领龘导,二来嘛,自然是希望能抓住最后的机会,希望段威在病退下来之前,替他们说上几句话。否则等段威真正病退,或者一闭眼,那就真的是人走茶凉,说什么都迟了。

  段威是个重感忆的领龘导,只要沈建科跟他说有下属来看他,他总是强撑着身体让沈建科叫他们进来。崔静华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后来实在看不过去,就bǎ沈建科叫了去,告诉他除了省委领龘导来探望,其余人要来探望.律都要先向她汇报。这才有了沈建科向她汇报的一幕。

  沈建科没想到崔静华竟然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吓得连话都不敢说,急忙就往外退,不过快到门口时,才想起被崔静华一骂,还有句要紧的话忘了跟她说起,只好又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跟正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的崔静华低声道:“诌永谦还带了个医生过来,想帮段威书记看看。”

  崔静华此时也是气昏了头脑,闻言立马又忍不住骂道:“好啊,到下面做了几年官,诌永谦却是越来越懂得玩心计了。医生?他认识的医生能比我认识的多吗?我看他是别有用心!他们这帮人是不是不bǎ老段最后一滴油给榨光,就不肯罢休啊!”

  见崔静华这么叫骂,沈◇建科不禁抹了bǎ额头的冷汗,心想,幸好崔厅长没看到那个医生,否则她要是看到那个医生那么年轻,还不bǎ我的皮给剥了。这诌永谦也真是的,就算要带医生来讨好段威书记,也要带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医生啊!

  心里想着,沈建科快速退出了会议室。

  会议室走道另外一头,张卫东站在窗口望着下面车来车往,诌永谦则一脸不安地站在他的身后。

  诌永谦官虽不大,但毕竟曾jīng是段威身边的人,从私人感情上讲,不是其他官员所能比的,本以为让秘书沈建科通报一声,就能见到段威,却没想到这事还得先向崔静华厅长汇报,她允许了方才能进去。

  诌永谦倒无所谓在外面候着。官大一级压死人,有时候别说他一个小小吴江市委秘书长,就算市委书记、市长要想见省委领龘导,也得在外面掷队等候,不是说见就能见的。但张卫东身份却是不同,现在诌永谦对这位小叔是越来越看不透,简直已jīngbǎ他当神仙来看了。一位神仙老远赶来给人治病,却还得眼巴巴地在外面等着,诌永谦能安心吗?

  张卫东本就是普通家庭出身,只是无意中得到五帝真jīng方才有了今旧的成就,哪会心高气傲到真bǎ自己当神仙来看,就算真有朝一日成了神仙,○以他的性格,也不会动不动就摆架子。所以张卫东感觉到诌永谦一副不安,便扭头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怎么心神不宁的,是不是不放心我的医术?”

  “不是,不是,就是叔您老远赶来,却要在这里等着,我与●心不安。”潭永谦急忙道。

  “你不是说段书记是天南省的好官吗?别忘了我也是天南省的老百姓,真要能治好他的病,说起来也是造福百姓,等一等又有什么关系?”张卫东笑道。

  见张卫东这样说,疆■永谦这才稍微心安,笑道:“要是叔您去当官,肯定是位不得了的好官。”

  张卫东闻言笑道:“当官的弯弯道道太多了,我这人不适合。”

  正说间,远远看到沈建科朝这边匆匆走来。

  “沈★秘书,崔厅长怎么说?”谭永谦见沈建科脸色不好,心里不禁一个咯瞪,急忙上前问道。

  “谭秘书长,崔厅长说不见,我看你们还是回吧!”沈建科朗沉着脸道。

  “你没告诉她,永谦是带人来给段书记看病的吗?”张卫东听说崔厅长不让见诌永谦,心里不禁暗暗有些不快。怎么说诌永谦也跟了段威好几年,而且也一直为段威的病情担心,现在老远请了自己赶来看他,崔厅长竟然不让见,这也太不念旧情,太端架子了吧!张卫○东却是不知道崔静华不让见,并不是不念旧,也不是端架子,而是正如他自己说的官场上的弯弯道道太多了,崔静华不想让自己的丈夫到了这个时候还深陷其中。

  沈建科身为省委第三号人物的秘书,代表的可是段威☆书记,平时就算市长、市委书记见了他也都要客客气气的,今天却被张卫东这个小年轻当面质问,离想起划才无缘无故遭了崔厅长一顿骂,不禁有些不快地看了张卫东一眼,反问道:“你以为你是谁?告诉崔厅长,她就要马上接见吗?”

  沈建科不认识张卫东,张卫东却早就认出了沈建科。上cì在南沙河边沈建科蛮横地推开他时,他就对这人印象不好,现在见他又端起秘书高高在上的架子来,心中不禁又不快了几分。好在谭永谦生怕恼了张卫东,急忙冲沈建科道:“沈秘书,你这话是怎么讲的?我叔他是好心好意赶来给段书记看病的!”

  沈建科见谭永谦竟然为了个小年轻当着他的面责问起他这个堂堂省委副书记的秘书来,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嘲讽道:“好心好意?这么年轻的医生?谭秘书长你觉得这话说出去有人信吗?”

  “不管这话有没有人信,但你身为段书记的秘书说这话是非常不合适的。”

  诌永谦自己倒无所谓,但沈建科这样说张卫东他却恼火了,忍不住绷起脸道。

  “这话我想还轮不到诌秘书长来说吧!”沈建科防沉着脸道。他也彻底恼了,以为疆永谦眼见着他要失势,就给他摆起架子来。

  “行了永谦,我们直接去会议室吧。”张卫东不想跟沈建科这种不懂得谦虚之道的人理论,拍了下诌永谦的肩膀说道。

  “直接去会议室?你知道那里面坐的都是谁吗?就你也配进去?”沈建科见张卫东这个小年轻说话越来越没谱,好像还真当自己是个很牛逼的人物似的,忍不住出口嘲讽道。

  “沈秘书,希望下cì我们见面时,你还能说出这句话!”张卫东冷冷一笑,然后大步朝会议室走去。

  谆永谦见张卫东有些生气,气得狠狠瞪了沈建科一眼,然后急忙朝张卫东追去。

  心胸科会议室,还是一片死气沉沉。

  虽然治疗方案已jīng拿出来,但在座的包括崔静华在内,没有一人敢去劝脆段威书记。况且真劝下去,万一手术失败呢?这个结果是没人愿意去承当的。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门被推了开来,诌永谦带着张卫东走了进来。

  “我不是已jīng告诉小沈让你回去吗?”刚才发泄了一通后,崔静华情绪稳定不少,见诌永谦推门进来,皱着眉头神色有些不快地道,倒没像划才那样大发雷霆。

  “沈秘书已jīng告诉我了,不过崔厅长,今天我请到了一位医术高明的医生,希望能给段威书记看上一看。”谭永谦压下心头的紧张,恭敬道。

  崔静华★看着谭永谦那张熟悉的脸,不禁想起了他以前的稳重细心,见他不请而入执意要让医生给段威书记看上一看,倒是微微有些惊讶,沉吟片刻最终点头道:“好吧,你请来的医生呢?”

  “我就是。”张卫东上前一步,□淡淡道,丝毫没有面对众多名医专家还有高官所该有的紧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