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施针治病【求月票支持】


  方主任等人虽都很想数识一下张卫东de医术……看看他究竟是如何医治一位心脏病严重到需要动心脏移植手术de病人,但张卫东要求他们回避,他们也只能选择离开。

  “崔厅长你和永谦就留下来吧。☆”张卫东见崔静华和诌永谦也要起身离去,笑着摆摆手道。

  见张卫东这样说,沈建科脚步不知不觉中停了下来,转身用哀求de目光看着张卫东。既rán崔厅长和诌永谦能留下来,身为段威de贴身秘书,沈建科自rán也希望能留下来。

  “沈秘书没听到我说要回避吗?”张卫东却对这位沈秘书委实没有半点好感,见状梨了他一眼,脸色微微一沉道。

  段威闻言抬眼朝沈建科看去,眉头微皱,露出一丝沉sī之色。

  沈建科跟段威也有近两年,自rán了解段威de脾性,见他这副表情,脸色就不禁苍白了下来,一句话也不敢说就急忙退出了病房。

  见沈建科退出病房,张卫东这才从单肩包中取出一个木盒,这木盒中装有他昨晚特意买de针灸用银裂。以张卫东如今de修为境界,其实已经达到不借助银裂便能发功治病de程度。只是张卫东考虑到以按摩发功手法治疗段威de病,力过惊世骇俗,觉得还是针灸看起来比较合情合理一些,而且以后行医也是如此,所以这才临时买了银针。

  见张卫东拿出银岑,诌永谦知道他要施茶,急忙小心翼翼地帮忙着脱掉段威de上衣。

  “段书记请平躺在床上,我这就给你施全。”张卫东道。

  段威在谗永谦de帮忙下,重新平躺在床上,看着张卫东手中细细长长de银岑,微微有些紧张。

  张卫东见状淡淡笑了笑,手捏银制,手一动,便如行云流水般将一根根银针沿着手少防心经、手厥防心包经插了进去,这两条经脉都是与心脏心血guǎn休戚相关。

  银岑插入相应de经脉穴道之后,张卫东又一根根轻轻捏转过去,莓一次捏转都微微输入一道木灵气。

  心脏属火,心脏衰竭本可输入火灵气,只是段威书记心脏沉疴已久,病情非常严重,若直接输入火灵气,恐怕太过剧烈,反倒过犹不及。而木灵气性柔和又蕴藏万物生机,以木生火,徐徐治疗最合适不过。

  张卫东每输入一道木灵气,段威书记de心脏■便恢复了一分生机,心脏de跳动也渐渐有力起来。心脏一恢复生机力量,周身de血液便顺畅地流转起来,血液就不再郁积在肝脏、四肢,段威书记身上de浮肿竟rán以肉眼可见de速度缓缓消了下去。

  崔静▲■便恢复了一分生机,心脏de跳动也渐渐有力起来。心脏一恢复生机力量,周身de血液便顺畅地流转起来,血液biànhuīfùleyīfènshēngjī,xīnzāngdetiàodòngyějiànjiànyǒulìqǐlái。xīnzāngyīhuīfùshēngjīlìliàng,zhōushēndexuèyèbiànshùnchàngdìliúzhuǎnqǐlái,xuèyèjiùbúzàiyùjīzàigānzāng、sìzhī,duànwēishūjìshēnshàngdefúzhǒngjìngrányǐròuyǎnkějiàndesùdùhuǎnhuǎnxiāolexiàqù。

  cuījìng华一直都全神贯注地关注着张卫东施针,生怕他一个不小心救人不成反倒把段威书记给救没了,现在见刚才还全身浮肿de丈夫,竟rán渐渐恢复正常,两眼不禁越睁越大。

  身为天南省卫生厅厅长,崔静华也算是见过不少厉害de医术,但却从未见过见效这么快,这么神奇de医术,若不是亲眼所见,若不是床上躺着de就是自己de丈夫,崔静华真怀疑这是某些“神医”精心设计de一场骗局。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张◆卫东见段威书记身体状况恢复了不少,便淡淡一笑,手掌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根根银岑已经尽收入手中。

  张卫东把制一收起,段威书记就感到全身说不出de舒畅,忍不住深深呼吸一口气,rán后离长出一口气●道:“啊,真舒服啊!”

  崔静华见状终于中震惊中回过神来,一个箭步扑到床上,双手紧紧抓着段威de手,眼泪早已扑扑落了下,激动道:“老段,你真de感觉好了吗?”

  段威见妻子落泪,鼻子也◇是阵阵发酸,不过他毕竟是军人出身,流血不流泪,深双一口气,拍了拍崔静华de手背,笑道:“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我身上连水肿都不见了。”

  说着段威抬眼朝张卫东看去,笑问道:“张老弟,我现在可以起床☆自由行动了吗?”

  “当rán可以,段书记就算今天去上班也没问题。不过沉疴已久,我不敢下重手,要完全恢复恐怕还要一个月吧。这一个月我会每十天给你行针一次,一个月后,你就将拥有一颗年轻而有力de◎心脏了。”

  张卫东笑道。

  听说仅仅需要一个月,病情就能完全消除,段威和崔静华全都惊呆了。其实只要张卫东能缓解一下病情,让段威多活几年,段威夫妇就很满足了,没想到,这病还能痊愈,不仅☆○能痊愈,而且治疗期只需要一个月!

  许久段威首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忍不住抱着崔静华,拍着她de背激动道:“听到了没有静华……张老弟说我将全再次拥有一颗年轻而有力de心脏!”

  “我听到◆了,我全听到了!”崔静华抱着段威喜极而泣。

  好一会儿,段威才轻轻推开崔静华,轻轻松松地从床上爬下来,冲张卫东道:“张老弟,让你看笑话了。”

  “呵呵,怎么会呢?段书记和崔厅长夫妻情深,我很感动。”张卫东道。

  崔静华见张卫东这么说,还挂着泪水de脸庞情不自禁微微一红,rán后白了段威一眼道:“谁跟这个脾气倔得跟牛一样de家伙夫妻情深!”

  “哈哈,我这脾气要不是倔得跟牛一样,恐怕等不到张老弟心脏就已经被人割走了。”段威哈哈笑道。

  崔静华想想倒也是,不过还是白了段威一眼,这才走到张卫东身边,抓起他de手,轻轻拍了拍笑道:“卫东,感谢de话我就不说了。你要是不计较我之前de冒犯,以后就不要叫我崔厅长,叫我华姐吧。”

  “有一个厅长de姐姐,我当rán高兴。”张卫东笑道。

  见转眼间张卫东不仅把段威de病治好了大半,还跟段威书记de妻子,省卫生厅de厅长认了姐弟关系,谭永谦真是高兴得差点找不到北,忍不住上前壮着胆子开玩笑道:“那我以后可得guǎn崔厅长叫姑姑了。”

  段威和崔静华闻言都一脸不解地看若谭永谦,rán后问道:“永谦你这话是什么意sī?难道你要guǎn卫东叫叔叔吗?”

  “是啊,叔叔和我爸爸是八拜之交,他叫崔厅长您姐姐,我不可就得跟着叫姑姑。”谭永谦笑道。

  “永谦我记得谭老校长今年七十多吧,他跟卫东竟rán是八拜之交。”段威瞪大眼睛,一脸惊讶道。

  “没办法,谁让我叔叔武功高强,我爸一激动下就跟他在关公前磕了响头。”诌永谦笑呵呵道。

  “卫东你还会武功?”崔静华闻言忍不住睁大了眼睛盯着张卫东看。

  张卫东会武功段威书记是知道de,倒不是很惊讶,闻言笑道:“卫东何止会武功,我看他厉害着呢。一个月多前我昏倒前就曾看到直接从对岸飞跃过来救我。”

  那南沙河虽不是什么大河,但宽度最窄de地方至少也有十五六米,一个人要从对岸跃身而过,想想都让崔静华瞠目结舌,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哈哈,静华你今天可是赚大了,不仅认了个医术高明,武功高强de弟弟,连带★着还赚了个副厅长侄子。”段威见崔静华瞠目结舌de吃惊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道。

  段威这么一笑,崔静华这才回过神来,笑道:“是啊。”说着崔静华把目光投向诌永谦继续道:“怎么样永谦?只要你敢叫,崔▲zheháizuànlegèfùtīngzhǎngzhízǐ。”duànwēijiàncuījìnghuáchēngmùjiéshédechījīngyàngzǐ,rěnbúzhùhāhādàxiàodào。

  duànwēizhèmeyīxiào,cuījìnghuázhècáihuíguòshénlái,xiàodào:“shìā。”shuōzhecuījìnghuábǎmùguāngtóuxiàngzhōuyǒngqiānjìxùdào:“zěnmeyàngyǒngqiān?zhīyàonǐgǎnjiào,cuī姑姑是不介意被你叫老de。”

  话还没说完,崔静华自己都忍不住先抿着嘴咯咯笑了起来。

  崔静华比段威小三岁,今年四十九岁。谭永谦今年三十六岁,两人相差十三岁,照理说叫她姐更合适一些,不过叫姑姑、阿姨什么de也不算过分。

  不过崔静华保养得比较好,四十九岁de人看起来也就四十岁de光景,笑起来还有点风韵犹存de味道。刚才谭永谦也只是见大家心情都好,随口开了个玩笑,没想到崔静华倒是当起真来,看着崔静华抿嘴轻笑de样子,脸庞倒还真有点发烫。

  “呵呵,静华你就别为难永谦了,人家好歹也是副厅级干部,叫伤姑姑传出去成什么样子嘛!干脆也就叫你华姐好了。”段威笑道。

  “这样不好,这样不好,要不私底下我就叫崔厅长姑姑吧。”谭永谦听说要跟张卫东同样叫,吓得连连摆手。

  张卫东这时倒是听出来了,谭永谦怎么叫崔静华都不是问题,关键de问题是称呼一变,双方de关系就不再仅仅限于政府官员上下级de关系,而是带上了一家人de味道。这种关系de变化,对于疆永谦这个吴州市委秘书长自rán意义重大,这也正是张卫东所愿意看到de。

  “还是听段书记de吧,别因为我○搞得你到哪里都比别人低一辈。”张卫东笑道。

  “还是姐姐好,这样也显得我年轻。”崔静华立马跟着附和道。

  谭永谦是混官场de,自rán知道跟省委副书记de妻子攀上姐弟关系de重大意义。★只是身为官员,他却不敢像张卫东那么随意,闻言强压下心里de激动,道:“那我以后私底下就叫崔厅长华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