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三种人


  谭永谦赞许地点了点头,道:“晚上不要安排节目了,一起吃顿饭吧,有关段〖书〗记的一些习惯,我要提前gēn你说说。”

  程阳闻言脸上忍不住流lu出惊喜和感ji之色。虽然现在tā去给段威〖书〗记当秘书的事情应该已经定了,但究竟能不能留下来,却得看tā能不能让段威〖书〗记满意。

  妾于最后一点,程阳这个小小的市委办秘书还真shì没什么信心。

  毕竟段威shì省委副〖书〗记,tiān南省的第三号大人物,tā的秘书又岂shì好当的?

  不过有了谭永谦的指点,程阳便相当于拥有了段威〖书〗记的第一手资料,这秘书当起来自然要有把握许多。

  “谢谢秘书长。”程阳一脸感ji道。

  谭永谦拍了拍程阳怕肩膀,然后笑着站起来,重新坐回大班桌后面。

  程阳见状也急忙gēn着起身,然后出了秘书长的办公室。

  省委考察组终于来吴州市了,带队的shìtiān南省组织部的余智祺副部长。整个吴州市官场上的官员神经立马都高度紧张起来,所有人都尽最大努力四处打探消息,以求在后面的日子里做出正确的选择。

  在有心人的四处打听下,夏严冰市长在考察组面前说了市委秘书长不好评价的消息传了出来,接着市委秘书长得罪了副省长儿子秦tiān远的消息也被人挖了出来。本来市委秘书长禅永谦shì有一定可能xing晋升常务副市长的,但这两个消息一传出,再加上段威〖书〗记前段时间住院的消息,吴州市官场上嫌少再有人看好禅永谦。甚至谭永谦将在不久调往省社科院当副院长的消息也传得越来越多,越来越有鼻有眼。

  与谭永谦相反,孟昌宇副市长升任常务副市长的呼声却越来越高,所以这些日子往孟昌宇副市长那里跑的人也越来越多,邀请tā吃饭喝酒还有参加剪彩之类活动的企业家也越来越多。

  这一切身为消息灵通的秘书程阳都看在眼里,听在耳里,tā不参与讨论,也不参与传言,不少人向tā打听这些消息究竟shì不shì真的,tā只shì不屑地笑笑。谭永谦既然有本事把自己的贴身秘书给推到省委第三号大人物身边当贴身秘书,那就说明在段威〖书〗记的心里,禅永谦秘书长拥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就算段威〖书〗记真的病退,tā的位置tā也肯定会安排的妥妥当当。至少shì上一个层次,而绝不可能shì贬到省社科院当副院长。这点程阳身为市委秘书长的秘书,又岂会不明白。

  当然现在有关程阳工作调动的还没下来,吴州市官场的人都还不知道,否则夏严冰市长就要重新考虑娄么向考察组评价市委秘书长谭永谦了。毕竟一个shì未能进入省委常委的副省长,一个shì省委常委会中第三号人物,表面上虽都shì副省级别的干部,但实权却shì相差很大。

  吴州大学huán工学院刃3办公室,今tiān大家都比较空闲,不过才下午三点多,已经全都聚在了办公室里。除了张卫东和苏凌菲,众人全都在热火朝tiān地聊着怎么安排七tiān国庆长假的事情。王亚萍说国庆长假出去玩没意思,根本不shì去看风景而shì去看人,还不如呆在家里。

  “那就出国游呗!”李仲méng扬了扬眉毛,一脸意气风发道。

  □“我倒shì想带着老公孩子出国旅游,不过那shì要烧钱的!今年一个科研项目的影子都没看到,我哪敢动出国的念头。唉,别人都说我们shì大学老师,听起来似乎很了不起,很有钱的样子,其实啊。只有我们自己清楚▲,大学老师也难啊!”王亚萍摇了摇头,一脸感慨道。

  “王老师,你老公不shì公安局的吗?这年头当人民〖警〗察好啊,收入高,福利好,手中还有点小权力,不像我们大学老师也就说起来好听一些。”李丽道。

  “别提我老公了,一提我就一肚子恼火。当初以为人民〖警〗察很了不起,很威武,特牛,所以别人一介绍立马就怀着一颗对人民〖警〗察崇拜的心理,委身下嫁给了tā。没想到,这人民〖警〗察也shì分三六九等的,tā呀就shì最后一等的,榆木脑袋,一点心思都不会动,只会埋头苦干,我让tā去领导那边活动活动,tā愣shì不肯。这不干了七八年的〖警〗察还在原地踏步。gēntā同期的人,早已经不shì中队队长就shì什么〖派〗出所所长了。”

  见王亚萍说得那么有趣,李丽和苏凌菲都忍不住扑哧笑了起来。

  李丽更shì边笑边喘着气道:“要我说呀,我就佩服像你老公这样的人民〖警〗察。”

  “早知道你喜欢这种榆木疙瘩,当初就应该让人把tā介绍给你,也省得我现在gēn着受窝囊气王亚萍白了李丽一眼道。

  “我倒shì赞同丽姐的话,现在人民〖警〗察为什么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不好,就shì因为少了像王老师老公这样踏实肯干的〖警〗察。对了,王老师你老公叫什么名字,有机会遇到tā,我倒想向tā这样的人民〖警〗察致敬。”张卫东笑道。

  所有人闻言都有些意外地看向张卫东。虽然大家一起办公已经差不多两个月,但张卫东像今tiān一样主动插话并提出自己看法的还真shì少见。

  “没想到张老师倒shì吕哲tiān的知音,tā要shì知道我同事中有人这么评价tā,肯定要在我前面臭屁了。”好一会儿王亚萍突然咯咯笑了起来,看张卫东的目光也多了一丝不一样的神彩,觉得张卫东平时虽然不吭不响,但委实shì个不错的年轻老师。

  毕竟不管王亚萍在人前怎么说自己老公的不好,但身为◎妻子总还shì希望别人能认同自己的老公。这就像一些做母亲的,一面说自己的孩子如何如何不乖,但要shì真有人说她孩子不乖,她却又要生气了。

  李仲méng显然没意会到这点,闻言看了张卫东一眼,一●副说教道:“话也不能这么说,现在这个社会,很多时候shì做得多,不如心思动得多,不多动心思啊就意味着吃亏。”

  “有时候吃亏就shì福,按我说有三人种最容易进入领导的视野,成为tā重用的对象:一种shì特别踏实能干的人:一种shì既能干又忠于tā的人:还有一种shì没有什么本事,但忠心耿耿与tā的人。作为一名出色的领导,tāshì绝不可能只用第三种人的,因为tā很清楚若只用第三种人,身边都◆shì酒囊饭桶,身为领导就根本无法出政绩,自然也就无法晋升。要shì只用第一种人,身为领导又少了当官的乐趣,而且也很难保证自己手中的权力基座固若金汤。

  第二种人才shì领导最喜欢重用的人,但■却偏偏shì最稀缺的。所以像李老师说的那种认为做得多不如心思动得多的人,只能算shì第三种人,这种人实在太多了,反倒不如第一种人来得可贵。哪怕有时候领导不重用第一种人,tā内心深处对tā其实也shì尊○重的。王老师的丈夫应该属于第一种人,只shì运气不好而已,指不定哪tiān时来运转,遇到一位真正执政为民的官员,说不定就会得到重用了。”张卫东淡淡道。

  “哇,真shì看不出来啊卫东,平时不吭●不响,肚子里竟然藏了这么深的学问,你不去当官实在可惜了啊!”李丽忍不住夸张地叫了起来。

  “shì啊,张老师你要shì去当官肯定shì最稀缺的第二种人。”王亚萍满脸笑容地附和道。以前王亚萍每次★gēn那些混得比较光鲜的同学一提起老公,少不得感觉特窝气,今tiān听张卫东这么一说,不禁有种大大出了一口闷气的感觉。丈夫的形象在她心里也瞬间恢复了以往的高大英武。

  苏凌菲和钱川虽然没有gē◇gēnnàxiēhúndébǐjiàoguāngxiāndetóngxuéyītíqǐlǎogōng,shǎobúdégǎnjiàotèwōqì,jīntiāntīngzhāngwèidōngzhèmeyīshuō,bújìnyǒuzhǒngdàdàchūleyīkǒumènqìdegǎnjiào。zhàngfūdexíngxiàngzàitāxīnlǐyěshùnjiānhuīfùleyǐwǎngdegāodàyīngwǔ。

  sūlíngfēihéqiánchuānsuīránméiyǒugēn着附和,但tā们看张卫东的目光还shì都流lu出了一丝不一样的神色。唯有李仲méng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因为tā发现自己似乎成了那个只会忠心与tā人却没计么本事的人。

  “我也就瞎说说,我这人闷葫芦一个,也就适合埋头搞科研。”

  张卫东见李丽和王亚萍夸tā,倒shì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tā这些话其实无非shì最近gēn官员接触得多了,有感而发罢了。其实真要让tā去当官,tāshì肯定不行的,至少绝做不到忠于某人。

  “咯咯,你倒shì有自知之明啊!”李丽见张卫东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那shì。”张卫东回了句,然后继续埋头查阅资料。
◆   王亚萍等人见张卫东埋头继续查阅资料,不再发表“惊人”〖言〗论,不禁都微微有些失望,甚至就连苏凌菲那对漆黑动人的眼眸里也闪过了一丝失望。

  因为张卫东半途退出,办公室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不★过很快,王亚萍等人又开始有说有笑地谈论起国庆七tiān假期的安排。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众人正说笑间,任晨怡一脸笑容地走了进来。

  任晨怡今tiān显然经过了精心打扮,上身穿着白色图案长款t恤,外加军绿色马甲,下身穿着黑白相间的打底ku,黑色的高gēn凉鞋,整个人显得格外时尚xing感。尤其那双美tui被打底ku紧紧包裹着,特别的修长浑圆。

  众人的两眼不禁一亮,就连钱川这个老光棍都两眼放光,闪烁着一丝色色的光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