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一纸调令


  要你管,要不是你…………“张卫东一说起这个苏凌菲就有种咬牙切齿的冲动,昨晚要不是他半夜三更才回来,自己至于睡不着觉吗?

  “这跟我会有关系?”张卫东一脸愕然道。

  苏凌菲这才◆发现自己无意中说漏了嘴,那张略显憔悴的脸庞微微浮起一丝血色,又瞪了张卫东一眼道:“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是说昨晚你那么迟回来,跟任mì书玩得还开心吧?”

  话问出口,苏凌菲脸庞又红了一分,心里不禁●□暗暗痛恨自己,没事问这个干嘛,这个大色狼跟任mì书玩得开心不开心关你什么事情。

  张卫东不禁有些惊讶地看着苏凌菲,这是他到吴州大学以来,苏凌菲第一次这么主动地过问他的私人事情。

  张卫☆东惊讶之余真有些怀疑苏凌菲今天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不过心里还是感到一丝温暖的,笑道“还行吧。”说完张卫东觉得人家这么关心自己,自己就这么简简单单一句话就打发了她,似乎有些敷衍了事,顿了下又道:“一起去江边吃了顿烧烤,那里味道还真不错,而且风景也好。”

  苏凌菲听着听着脑子里情不自禁浮现两人在江边你喂我一串羊肉串,我喂你一个鸡翅膀,你侬我侬的亲热场面,不禁咬着牙道:“有任mì书陪着当然好!”

  张卫东微微一怔,随即笑道:“是啊,任mì书很会讲话的。”

  苏凌菲一听,差点肺都气炸了这不是明摆着说她不会讲话吗?

  不过张卫东显然没意识到这点见苏凌菲今天难得像个八婆一样多嘴,自然继续道:“不过,那个地方除了人多嘲杂了点之外,真的很不错,苏老师要是有兴趣,下次我请你。”

  “谁稀罕你请?”苏凌菲白了张卫东一眼胸口的一口气总算顺了点下来。

  “那就当我没说过。”张卫东无所谓道,反正也就随口提提。

  苏凌菲顺下来的一口气又提了上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好埋头吃饭,心里暗暗发誓以后绝不再主动跟这家伙一起吃饭,这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张卫东见苏凌菲埋头吃饭,自然不会主动去打扰她

  也就自顾自吃着饭,这让苏凌菲提上来的一口气就再也没不去。

  十一国庆节前一天当吴州市官场上的人都还在讨论揣测着省委考察组对吴州市领龘导班子最终考察结果会是如何时,市委mì书长谭永谦的mì书程阳,做为段威书记钦点贴身mì书,直接从正科提为副处升调省委办mì书三处。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别看段威书记最近这几年身体状况一直不好,不少人也都传着他要病退,可在没退下来之前,他就是天南省响当当的第三号大人物。程阳做为他的mì书,自然马上成为天南省炙手可热的人物。

  别的县市的人或许只知道段威书记换了个名叫程阳的新mì书■,纷纷找机会跟他联络感情,并不会深入考虑太多细节方面的事情。但这个调令在吴州市官场上,却如同一道晴天霹雳打得所有人蒙头转向,措手不及。

  程阳是谁?那曾经可是市委mì书长谭永谦的mì书。谭永谦◆■,纷纷找机会跟他联络感情,并不会深入考虑太多细节方面的事情。但这个调令在吴州市官场上,却如同一道晴天霹雳打得所有人蒙头转向,措手不及。

  程阳是,fēnfēnzhǎojīhuìgēntāliánluògǎnqíng,bìngbúhuìshēnrùkǎolǜtàiduōxìjiēfāngmiàndeshìqíng。dànzhègèdiàolìngzàiwúzhōushìguānchǎngshàng,quèrútóngyīdàoqíngtiānpīlìdǎdésuǒyǒurénméngtóuzhuǎnxiàng,cuòshǒubújí。

  chéngyángshìshuí?nàcéngjīngkěshìshìwěimìshūzhǎngtányǒngqiāndemìshū。tányǒngqiān又是谁?那是段威书记曾经的mì书。从这两层关系上看,这个突如其来的调令,吴州市官场上只要稍微有点政治嗅觉的人,就应该想到程阳调任段威书记的mì书,背后绝对离不开谭永谦的推波助澜。若真是这样,这又说明了什么?段威书记调升程阳为自己的贴身mì书又向吴州市官场发出了什么信号?

  吴州市市长办公室,市长夏严冰手不停地摸着脑袋,脸色非常的难看。程阳突然升调为段威书记的贴身mì书,这事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也让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

  官场上,有时候一个看似不经心的错误,但却很有可能会是毁掉一个人政治生涯的致命错误,现在夏严冰就隐隐有这种感觉。因为谭永谦的缘故,他很有可能已经站到了省委副书记的对立面。

  省委副书记啊,那可是天南省的第三号大人物,而他呢?不过只是一个地级市的市长,不说整个天南省排在他上面的有一溜的官员,就连吴州市,他也只能排在市委书记李逸风的后面。站在省委副书记的对立面,那简直就是拿自己的仕途开玩笑。

  许久,夏严冰才拿起电话亲自给市委mì书长办公室拨去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了起来,接电话的是谭永谦的新mì书刘泊言。

  刘泊言见是夏市长的电话,差点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身为mì书刘泊言最是了解官场上等级森严,做事也是很有规矩的。夏严冰做为市长,市委第二把手,找谭永谦一般都是由mì书打电话过来,让谭永谦接电话或者让他什么时候给市长打电话过去又或者亲自去市长那边跑一趟。没想到,今天夏市长却一反常态,亲自打电话上门。

  这意味着什么呢?刘泊言这位新任mì书,自然很快就意会过来自己的新老板已经是咸鱼翻身,今非昔比了。

  刘泊言急忙把电话交给谭永谦,并抑制不住nèi心激动地低声道:“是夏市长亲自来的电话。”

  做mì书的,就怕跟错了老板,官场mì书更是如此。刘泊言曾经在市委办也低迷了好一段时间,没想到现在却是时来运转,跟了一个前途一片光明的老板。

  “在办公室吧?”谭永谦刚接起电话,电话里传来夏严冰随和的声音。

  “是啊,夏市长有什么指示吗?”谭永谦急忙谦虚地道。

  “既然在办公室,等会我到你那儿半坐。”夏严冰道。

  谭永谦虽心知肚明夏严冰态度突然转变的原因,闻言还是吓了一跳,急忙道:“既然夏市长有事找我,我马上就去你那儿一趟。”

  说着谭永谦挂了电话,拿起笔记本和笔,跟刘泊言稍微交代了一句,然后匆匆出了办公室,直奔市长办公室而去。

  夏严冰挂了电话,再次摸了摸脑袋。该表的态他已经表了,而谭永谦的反应也算是让他满意,至于能弥补到什么程度,谁也不知道。

  孟昌宇副市长办公室,烟雾缭绕。

  从早上起,孟昌宇就不停地抽着烟。本来问鼎明年常务副市长的位置,孟昌宇是很有希望的,他也在省里做了不少活动。但却没想到,程阳的一纸调令,却一下子就把他所有的希望给打碎了。

  按理而言,市巅匕书长还有市委宣传部长都是市委常委,比他这个副市长更接近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不过因为前段时间招投标的事情,还有段威书记病危住院的传言,使得谭永●谦的政治生涯进入了低谷。孟昌宇这才直接把谭永谦排出竞争对手行列,却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程阳升调省委副书记当mì书。可想而知,有段威书记的支持,常务副市长几乎已经是谭永谦的囊中之物,再也没有他的份。

  许久,孟昌宇才长长叹了口气,然后拿起电话拨了出去,整个人变得苍老了许多。他今年已经五十有一,若下一届干不上常务副市长,入常委,估计再当一届副市长也好直接退人龘大或者政协养老去了。

  “叶锋,好好做生意吧,生意做好了,同样也是条好出路,还有千万不要再跟那个张卫东起纠纷了,否则舅舅也帮不了你。”电话一通,孟昌宇语重心长地说了几句,也不等叶锋说什么,他就挂了电话。

  电话另外一头,叶锋拿着手机在发傻。自从那晚被抓去***后,叶锋就消沉了许多。不仅仅是因为精神上受到了重大打击,而且还有个重要原因是身体上出现了巨大问题。从***里一出来,他感觉自己就像发情的公狗,每天无女不欢,但没几天他就发现自己男人的那玩意萎了,再也举不起来。一开始叶锋还以为是纵欲过度的缘故,但随后不管他怎么修养也没用。最后只好无奈去医院,医生开了些药,不过吃了却根本连一点点效果都没有。而就在这个时候,叶锋接到了他舅舅的电话。

  舅舅的话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把一直以来顺风顺水,春风得意的叶锋给彻底击垮了。

  就这样傻傻地坐在椅子上发了好一阵呆,叶锋脑子里突然划过前段时间在至尊娱乐●城张卫东警告过他的话:“干什么?我没干什么,只是听说你很喜欢玩女人,所以想好意提醒你一声,趁着你那玩意还能硬得起来,这几天还是好好享受一下吧,否则我怕你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难道是他?叶锋想◇到这点,整个人都忍不住哆嗦了起来。如果这是真的,那张卫东将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物。

  不过很快叶锋就强行告诉自己这是绝不可能的,但不管他如何强行告诉自己,但脑子里却是不停回响起张卫东曾经说过的那段话。

  吴州市官场的事情,叶锋的事情,张卫东全都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此时他正坐在开往文昌县的火车上。

  离家已经有三个月了,离家前他还只是个毕业生,而且还只是个练气期的修士。而如今■他已经是位大学老师,而且修为也已经达到了筑基中期。

  三个月前他还没有能力给父母亲伐毛洗髓,如今却已经有了这个能力,而且自从参悟了上古医经之后,他更清楚该如何让父母亲的身体变得健壮起来。所以趁○着国庆长假,张卫东不仅仅是要回家看望父母,更是要给父母亲一个健壮的身体。

  父母永远是父母,身为人子对谁都能遮遮掩掩,唯有对自己的父母亲,却不能。以前实力不济,也帮不上父母亲什么忙,张卫东还有点顾忌藏着掖着,但现在实力有了,却是无论如何也得跟他们透些底,至少要先帮他们把身子养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