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家【求一张月票】


  张卫东乘的是下午的火车,到家的时候刚好是下班的时间。

  张卫东的fù亲张国栋是yī位初中数学老师,有着高级教师职称,母亲杨瑗箐是yī位小学语文老师,有着yī级教师职称。

  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不少老师都已经被金钱腐蚀,有事没事便组织学生收费补课,逢年过节也会脸不红心不跳地收受家长们送的礼物。甚至有些地方有些老师直接根据家长们“孝敬”的情况,而区别地对待班里的学生,早已对不起他们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称号。但张卫东的fù母亲却不同,他们两都是心地纯朴的人民教师。他们在讲台上兢兢业业地教书育人,下了讲台他们yī言yī行依旧恪守着身为yī位人民教师该有的品行。

  张卫东毕业后没有去科研院所,而选择当大学老师,yī方面固然有自己喜欢大学校园生活的原因,还有yī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受了他fù母亲的影响。他觉得自己的fù母亲很伟大,他觉得这个社会就缺少像他fù母亲yī样的●老师。

  张卫东的fù母亲现在住在蒲山镇第三中学职工宿舍楼里。第三中学的房子有些老,六十来平,yī家三口住的还算紧凑。蒲山镇第三中学以前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信安乡中学。不过随着撤乡并镇,靠近蒲★山镇的信安乡在并入蒲山镇之后,信安乡中学也跟着变成了蒲山镇第三中学。

  张国栋yī辈子做事做人都勤勤恳恳,正应了鲁迅先生说的yī句话“俯首甘为孺子牛”。只是如今这年头,人们的价值观发生了巨大变化,像张国栋这样的人反倒会真正被人忽略,真正成为默默无闻的人。但张国栋却生了yī个非常有出息的儿子,那就是张卫东。张卫东十五岁上大学,二十三岁博士毕业,现在更是成为了吴州大学的老师,在信安乡这种乡下地方绝对是个真正有出息的人物。正因为张卫东的缘故,张国栋这个老实巴交了yī辈子的男人,在蒲山镇第三中学也勉强算得上位知名人物。不少人都纷纷向他请教育儿心得,这让张国栋和杨瑗箐很自豪,觉得这辈子能养育出这样yī位有出息的儿子,这辈子也算是值了。至于其它的钱财名利,他们反倒看淡了。

  蒲山镇第三中学职工宿舍楼是幢六层楼高的老房子,张卫东家在顶楼,冬冷夏热,楼层高,还有点漏水,不是什么好位置。当年○分房子时,不少人都上领导家跑关系,张卫东的bà妈没跑,所以就分了顶楼。为了这事,跟张卫东家走得比较近的堂叔张国永没少在张卫东面前埋汰他bà,说他bà这人就是太实在,只知道埋头教书,却不懂得书教得再好,★也顶不上领导的yī句话。当时张卫东心性纯朴简单,还无法理解他堂叔这句话,不过现在站在外墙已经发黄发黑的宿舍楼下,抬头望着自己的家,张卫东却明白了。

  不过张卫东并没有因为想明白了,就跟他堂叔yī样心里埋汰他fù亲实在,而是越发为他的fù亲感到自豪。现在中国缺少的不就是这种实在人吗?如果人人都像他fù亲yī样,现在的社会还会这样吗?

  当然张卫东也知道,自己的想法太理想化,社会大环境如此,像他fù亲这样做的人只能又吃亏还要被人说无能。

  正感慨之际,张卫东感觉到了yī缕非常熟悉的气息从身后飘来,急忙转身。

  远处fù亲腋下夹着备课本,正拖着疲惫的身子缓缓朝他走来。☆

  张卫东无论外貌还是身形都像他fù亲,眉清目秀,高高瘦瘦的。不过他fù亲比他更清瘦yī些,以至于年纪大起来后显得有些驼背。

  张卫东的fù亲今年五十岁,不过因为常年工作在教育第yī线■,工作又尽职尽责,才五十岁两鬓已经有些发白,再加上人比较清瘦又有些驼背,所以五十岁看起来却已经有些老态。

  张卫东看着fù亲拖着疲惫的脚步朝自己这边走来,鼻子不禁微微有些发酸,急忙远远就叫了声◆bà,然后快步迎了上去。

  在讲台上站了大半个下午的张国栋本是疲惫不堪,听到这声熟悉的叫声,整个人陡然精神了起来,略显憔悴的清瘦脸庞也变得容光泛发起来。

  “卫东,下午没上班吗?这么早☆就到家。”张国栋也加快了脚步,yī边走yī边笑道。

  “大学里当老师跟您中学老师不yī样。”张卫东yī边拿过fù亲腋下的备课本,yī边笑道。

  “臭小子,怎么当上大学老师就瞧不起中学老师啦!”张卫东还没说完,张国栋已经笑着打断道。

  “呵呵,哪敢。我的意思是说大学老师比中学老师轻松,时间也相对自由。”张卫东笑道。

  “轻松yī点好,轻松yī点好啊。”张国栋疼爱地看了张卫东yī眼,满脸欣慰道。

  现在当老师有时候说容易还真的容易,但你要真心存着教书育人的心思,要把yī个班四五十个学生都教好,那绝对是又劳心又劳力的活。用yī句“春蚕到死丝方尽来”形容老师也是丝毫不为过的。张国栋知道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的劳碌命了,这是性格使然。不过人总有私心的,他的私心就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不要走自己的老路,希望自己的儿子活得更好yī点。

  “其实bà如果愿意也可以搞教务主任或者校长什么的当当,这样也就不用每天这么辛苦了。”张卫东笑道。

  “好小子,当上大学老师口气也大了不少。你以为你是教育局局长啊,还校长呢!”张国栋笑着轻轻拍打了下张卫东脑袋。

  “我是说真的,以bà您的资历,真要争早就已经是校长了。”张卫东认真道。

  “当校长有什么意思,整天不是想着讨好上面的领导,就是整天算计这个算计那个。你bà我还是老老实实做个教绿色∷小说,确实有本事帮他bà搞个校长当当,但前提当然得他bà有当官的心思。显然他bà跟他yī样,心性比较淡泊。不过张卫东认为无官yī身轻,这也未尝不好。反正这次回来,他就是准备给fù母伐毛洗髓。只要经过伐毛洗髓,他们就能拥有yī个远超常人的身体,如此yī来,身体好,精力充沛,自然也就不会觉得辛苦劳累了。

  “呵呵,你妈听说你今天要回来,早就唠叨着今天要早点下班多买点菜回来,我想现在肯定已经在家给你弄吃的。◎今天我也要借的光,yī饱口福了!”张国栋笑道。

  “那我以后没事就回家,反正吴州离我们家也不远。”张卫东听到这话,心里倍感温暖。这人啊,不管到了哪里,最挂念你的终究是自己的母亲。

  “■去,去,你小子还真美上了。真要这样,我们家还不被你给吃穷了。”张国栋又轻轻拍了下张卫东脑袋,道。

  张卫东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嘿嘿笑道:“怎么可能吃得穷,别忘了你儿子现在可是大学老师,以后啊,我们家要财源滚滚了。”

  “口气倒大,等你赚了大钱再说吧!”张国栋没好气道。

  张卫东挠了挠头,可不是,前yī段时间还差点断粮呢!

  fù子两yī路说笑着往家里走去,路上,楼道里不时碰到熟悉的人。每个人碰到,总会很夸张地或说张博士回来啦,又或者说张老师回来啦,美得张国栋的嘴巴就没合拢过,那张清瘦的脸写满了自豪。

  张卫东倒无所谓别人怎么称呼他,反正见他bà那副高兴自豪的表情,他就觉得特满足特高兴。

  还没到家,张卫东就闻到了楼道里飘下来的香味。闻了二十几年,张卫东根本不用分辨就知道是母亲在烧她拿手的好烧肉,不禁加快了脚步。

  不过张卫东快,他bà更快,yī边走还边像个小孩子似地叫道:“有肉吃啰。”,说着就推开了门。

  推门进去之后,伸手就要往盘子里抓东西吃。

  “洗手去,真是的还为人师表呢?”张国栋的手刚伸出去,杨瑗箐已经yī手把他给拍飞。

  “我教的是中学生,又不是小学生,不讲这个,不讲这个。”说着张国栋又不死心地伸手过去,不过再yī次被杨瑗箐给拍飞了:“等卫东回来yī起吃。”

  “妈!”张卫东情不自禁叫了声。

  杨瑗箐听到这声“妈”,身子明显地僵了下,然后猛地转身,见果然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回来了,脸上立马堆起了慈爱的笑容道:“卫东回来啦,累不累?快吃口你最喜欢的红烧肉。”

  说着杨瑗箐用筷子夹了块红绕肉就往张卫东的嘴巴里塞,张卫东急忙张嘴接住。

  熟悉的肉香味回荡在口腔里,张卫东不由自主地叹道:“还是妈妈烧的红烧肉最正宗。”

  “是啊,你bà我吃了大半辈子还是没吃腻。”张国栋眼红地看着老婆把红烧肉塞入儿子的嘴中,忍不住又伸手想拿yī块吃。

  这回杨瑗箐倒没难为他,只是随手拿过yī双筷子塞到他手中,嗔怪道:“都yī把年纪了,手不洗,难道连筷子也不会拿了吗?”

  张国栋拿过筷子,yī边伸筷子夹红烧肉,边对张卫东道:“卫东看到了没有,你要是不回家,你bà连块红烧肉都吃不上。”(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