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省委三号车【强烈呼吁月票支持


  “不谈这个,不谈这个,了,多少人挣破了脑袋要当官,我却把当官说成gēn受罪似的,再这样说下去,估计你都要认为我虚伪了。”唐小枚见zhāng卫东沉默不语,不由自嘲道。

  zhāng卫东回过神lái,看着唐小枚正色道:“我能理解你。”。

  唐小枚闻言定睛看着zhāng卫东,似乎想看清什么,许久才重重叹了口气道:“要是我老公也能像你一样理解我,也呃,……”

  说到这里唐小枚似乎意识到有些话不合适gēnzhāng卫东说,捋了下秀发,道:“不说这些,说说你gēn刘胜男吧,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zhāng卫东还正琢磨着唐小枚gēn她老公的关系究竟怎么了,却没想到唐小枚话题一转,竟扯到他gēn刘胜男结婚的事情,不禁被问得措手不及,好一会儿才道:“还早,还早。”

  “q什么?你们男人啊,总是这样,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怎么心还不死啊,还想再……”唐小枚白了zhāng卫东一眼,但见他的表情有些尴尬,就没再说下去,只是心里却有些奇怪zhāng卫东的脸皮竟然这么薄。

  因为话不共题,两人之间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不过唐小枚是官场中人,很会讲话也■很会调节气氛,很快又把话题转到了环境保护上面。

  两人一位是环境科学博士老师,一位是泰瑞县环保局局长,说起lái都是环境保护方面的工作人员。尤其zhāng卫东在环境保护上面,勉强算是位专家了。■◆所以话题一转到这方面上lái,两人谈话的气氛就变得格外的活跃起lái。

  谈话过程中,唐小枚很惊讶地发现zhāng卫东在环境保护方面的知识非常渊博,尤其在水资源方面,好几次唐小枚都想开口gēn◇◆所以话题一转到这方面上lái,两人谈话的气氛就变得格外的活跃起lái。

  谈话过程中,唐小枚suǒyǐhuàtíyīzhuǎndàozhèfāngmiànshànglái,liǎngréntánhuàdeqìfēnjiùbiàndégéwàidehuóyuèqǐlái。

  tánhuàguòchéngzhōng,tángxiǎoméihěnjīngyàdìfāxiànzhāngwèidōngzàihuánjìngbǎohùfāngmiàndezhīshífēichángyuānbó,yóuqízàishuǐzīyuánfāngmiàn,hǎojǐcìtángxiǎoméidōuxiǎngkāikǒugēn他谈合作事宜。不过顾虑到zhāng卫东资历浅,吴州大学也不是什么名牌学校,到嘴边的话最终还是咽了回去。毕竟身为环保局局长,唐小枚真要gēn高校老师开展合作,肯定要优先考虑东方大学之类的名牌高校和在行业内有一定名气的教授。这俐不是说,gēn名牌学校以及有名气的教授合作,就一定能干出实事lái。恰恰相反,名牌学校以及有名气的教授一般手头的项目都比较多,很少会重视一个县环保局的科研项目,很多时候只是叫几个研究生随便捣腾捣腾就结题了事。而像吴州大学这类二流院校,因为项目少,一旦接到这类横向课题,为了今后的合作会发大力气和心思下去,反洌能真正做出事情lái。但身为环保局局长,唐小枚要考虑的肯定不能仅仅只是课题本身,她还要考虑到这个课题有多少政绩可以挖掘和吹嘘。很显然一个名牌学校和知名教投,一个是二流院校和刚博士毕业的讲师,哪个更能造势,哪个写到年终述职报告中更能吸引领导的眼球,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知道。至于哪个能干实事,反倒成了次要的。

  两人一路聊着,不知不觉火车驶入了省升南州市,车厢里也响起了提醒旅客火车马上要进站的广播声音。

  这个时候,唐小枚站起lái冲zhāng卫东伸出手,笑道:“zhāng老师,我要去我姐那边了,下次有机会去吴州再碰头。”

  刚才聊天中,zhāng卫东知道唐小枚这次并不是一个人去省城,而是临对决定gēn她姐一起去的。不过国庆期间火车票比较紧zhāng,临时买票没办法凑到一起。

  “好,下次lái吴州我请你吃饭。”zhāng卫东也起身gēn唐小枚wò了wò手,笑道。

  唐小枚的手很软,皮肤也很光滑细腻,显然保养得很好。

  “为人师表,说话可要算话,下次我去吴州一定找你。”唐小枚朝zhāng卫东眨了下眼睛,笑道。

  “好卫东笑着松开了手。

  唐小枚闻言拎着包,笑着转身朝另外一节车厢走去。唐小枚●转身时,zhāng卫东才发现,她的tun部特别丰满注圆,一扭一摆时,很能liáo动男人的心。

  唐小枚才刚刚走出车厢,zhāng卫东的手机响了起lái。

  电话是注永谦前任秘书,现在的●□省委副〖书〗记段威的秘书程yáng打lái的。程yáng赴省城上任时,谄永谦曾特意把他升见给zhāng卫东过。

  “zhāng老师您坐第几号车厢?我现在在站台等您。”电话一通,程yáng就以非◎□省委副〖书〗记段威的秘书程yáng打lái的。程yáng赴省城上任时,谄永谦曾特意把他升见给zhānshěngwěifù〖shū〗jìduànwēidemìshūchéngyángdǎláide。chéngyángfùshěngchéngshàngrènshí,chǎnyǒngqiāncéngtèyìbǎtāshēngjiàngěizhāngwèidōngguò。

  “zhānglǎoshīnínzuòdìjǐhàochēxiāng?wǒxiànzàizàizhàntáiděngnín。”diànhuàyītōng,chéngyángjiùyǐfēi常恭敬的语气问道。

  zhāng卫东对程yáng掌wò自己的行踪并不感到意外。段威〖书〗记是天南省第三号大人物,别说平时,就连国庆长假日程一般也都是安排得紧紧的。所以升南州市前,zhāng卫东曾特意gēn崔静华说了声,好让段威〖书〗记有个时间上的准备。

  唯一让他感到有些意外的是程yáng这位省委副〖书〗记的秘书竟然亲自到火平站台接他。

  “十一号。”zhāng卫东望了眼窗外,说道。此时车子已经开始缓缓进站。

  “好,我知道了,那等会见。”程yáng客气地挂了电话。

  gēn程yáng通过话后,没过一两分钟,火车停了下lái。透过车窗zhāng卫东看到了◆程yáng,还有停在他身后数米开外的省委三号车。

  zhāng卫东不禁微微皱了下眉头,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还没下车就有车子直接开进火车站台等着接他,而且还是极为夸zhāng的省委三号车,还真有些●不习惯。

  但人家一片热情,把车子都已经开lái了,zhāng卫东也只能默默接受。

  背着包zhāng卫东排在队伍后面,gēn着人流一起往门口走去。

  一位胖子像投胎一样,挤着往前走,zhāng卫东的前面是位ting着肚子的季fu。zhāng卫东怕胖子碰到她,便伸手把胖子拦住,道:“挤什么?好好排队。”那胖子估计升南州市本地人,比较横,见zhāng卫东这个长个眉清目秀的小白脸竟然敢拦住他的路,还沉着脸训他,一时间脸面不禁有些挂不住,两眼冲zhāng卫东一瞪骂道:“老子走自己的路,关你小子什么事情。”

  “没看到前面有孕fu吗?”zhāng卫东自然不会怕这个胖子,闻言反瞪了他一眼道。这时别的人也都纷纷朝胖子看lái,眼里都流lu出不齿和敌视。

  胖子终究不敢触犯众怒,恶狠狠地瞪了zhāng卫东一眼,低声道:“你小子给老子小心点。”

  说完老老实实地gēn在zhāng卫东身后随着人流往前走,zhāng卫东闻言只是淡淡一笑道:“你还是自己小心点吧,吃得这么胖,典型的三高人群。”

  胖子闻言气得脸都发紫了,刚要破口耸zhāng卫东,zhāng卫东已经背着单肩包出了火车。

  程yáng一直关注着车门,zhāng卫东一下火车,他就看到了,急忙上前一步,恭敬道:“zhāng老师一路辛苦了,包我lái背吧。”

  说着程yáng伸手要帮忙zhāng卫东背包,zhāng卫东摆摆手以开玩笑的语气笑道:“别,让人看到还以为我是省委领导呢!”

  程yáng闻言只好收回手,一边弓着zhāng卫东往省委三号车走,一边笑道:“您虽然不是省委领导,在我的心里可是比省委领导地位还要高。”。

  程yáng这话可没有半点恭维的意思,lái给段威〖书〗记当秘书前,谄永谦就曾严严警告过他,他可以得罪省委任何人,也不能得罪zhāng◇卫东。以谄永谦这样身份的人,说出这样的话,身为谄永谦曾经的身边人程yáng自然是坚信不疑。后lái到了段威〖书〗记身边后,知道段威〖书〗记的病竟然是zhāng卫东给治好的,程yáng就更深信不疑。

  在天南省,他可以得罪任何人,唯有zhāng卫东他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zhāng卫东见程yáng这样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那个胖子下了车本lái还想找zhāng卫东算账的,但见他下了车后竟然还有专人在车站台等他,不禁暗暗吃了一惊。

  要知道火车站站台,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进lái的。正当胖子暗暗吃惊,犹豫着不敢上前找zhāng卫东算账时,zhāng卫东和程yáng已经走到了一辆黑车奥迪车前。

  程yáng抢前一步打开牟门,并且还伸手把手挡在车门之上,以防zhāng卫东头碰到车门上方。

  胖子一看又是大吃了一惊,这派头简直gēn领导出行一样嘛。还没等胖子从吃惊中回过神lái,再一看那奥迪车车牌上那一连串的零,吓得两tui一软,差点就要瘫坐在地上。

  我的乖乖,竟然是省委三号车!刚才真要起冲突,自己还不得直接抓○起lái进牢房了!就在胖子吓得两tui发软之际,不远处唐小枚同样吓得两tui直发软。身为政府官员,唐小枚对官方用车奥迪车向lái敏感,对奥迪车的牌号更是敏感。所以一下火车,虽然隔得老远,唐小枚还是一眼●○就发现了停在站台的省委三号车,心里忍不住就哆嗦了一下。

  别看唐小枚在泰瑞县也勉强算得上位人物,但gēn省委副〖书〗记一比那简直是天差地别,当中不知道隔了多少人。所以活到现在,别说gēn省委副★〖书〗记见上一面,就连省委三号车到目前为止也就见过两次。一次是在省府路行走时无意中看到,第二次就是现在了。

  正当唐小枚想看看远远看看段威〖书〗记本人gēn电视新闻里出现的有什么区别时,她竟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一位男子的陪同下朝奥迪车走去。

  那男子看起lái高高瘦瘦的,不是zhāng卫东还能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