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真材实料


  袁志hóng见张卫东这样说,脸上不禁微现惊凝之色,定睛看着年轻女zǐ,而白洁等人则露出一脸不信的表情。

  “对,对,张专家您说的对极了。我女儿随我,手脚湿冷,尤其到了冬天,双脚冰冷冰▲冷的,要在被窝里捂许久才会变得暖和起采。不过,这跟缠疮yǒu关系吗?我年轻的时候没得过缠疮啊!”出乎所yǒu人意料的是,张卫东的话音才落下,病人的母亲已经亟不可待地抢着回答道,脸上露出惊喜、佩服和期待▲交融在一起的表情。[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病人母亲的话一出口,袁志hóng身zǐ不禁微微一震,随即露出沉思之色,而白洁等人则全都微微张开嘴巴,yǒu些不敢相信地看看年轻女zǐ又看看张卫东。要▲jiāoróngzàiyīqǐdebiǎoqíng。[sōusuǒzuìxīngèngxīnjìnzài.]

  bìngrénmǔqīndehuàyīchūkǒu,yuánzhìhóngshēnzǐbújìnwēiwēiyīzhèn,suíjílùchūchénsīzhīsè,érbáijiéděngrénzéquándōuwēiwēizhāngkāizuǐbā,yǒuxiēbúgǎnxiàngxìndìkànkànniánqīngnǚzǐyòukànkànzhāngwèidōng。yào说刚才张卫东随口说出女zǐ已经得缠疮yǒu七、八年之久,属于瞎猫碰到死老鼠,但现在他一没问二没把脉什么的,却能一言中的地判断出病人手脚湿冷,这就不可能是瞎猫碰到死老鼠那么简单了。

  张卫东淡淡一笑道:“你和你女儿都是属于偏寒性tǐ质,但这和tǐ质跟得痤疮是没yǒu必然的因果关系的。如果我才cāi的没持……”说着张卫东拿起病历本看了眼,发现上面写着陶小慧的名字,于是继续道:“陶小慧你平时应该比较喜欢喝冷饮,尤其夏天更喜冰冷之物对吧?”

  女人天生爱美,陶小慧却从初中开始脸上就长满了缠疮,中医西医看了七八年都没看好,这让陶小慧不堪其扰,平时都不大愿意出门与同学一起玩耍,性格也渐渐变得自卑起来。本来她都已经绝望了,但这次发得特别厉害,无奈才来省人民医院中医科看看,其实心里是没抱多大希望的,只是死马当活马医而已,当袁志hóng说出什么清热解毒时,陶小慧心里基本上已经完全失望了。没想到张卫东这位跟她似乎年纪相仿的专家,不闻不问却是料事如神,把她的情况说得分毫不差,说的治疗方法也跟以前的中医不同,现在更是夸张,竟连她好冷饮这件事也知道。

  陶小慧眼里不禁燃起浓浓的希望,一脸●惊喜期待地连连点头道:“医生你说的很对,我确实很喜欢喝冷饮。”

  “何止喜欢,这丫头yǒu时候连大冬天的也要喝冷饮。到了夏天更是不得了,天天要喝冰的果汁、可口可乐,还yǒu吃冰激凌、棒冰的。”◎母亲插话道。

  白洁等人这回闻言眼珠zǐ都差点掉了下来,心想若这对母女不是医托,那么眼前这位年轻专家确实yǒu些真材实料了。

  张卫东却没去关注白洁等人的反应,再次淡淡一笑道:“这就对了。你本身就是偏寒tǐ质,又好冷饮,这就容易形成防威阳衰之证,尤其是夏季,外面阳热,虚阳外越,两阳相见,化毒生疮。”

  说到这里,张卫东见陶小慧母女一脸佩服又一脸疑惑不解的样zǐ,不由得笑笑道:“说得通俗一点吧,你这是虚火不是真的上火。”

  陶小慧母女这回算是听懂了,陶小慧年轻口快,明白过来后忍不住脱口道:“怪不得以前的药都没用,最近更是yǒu越来越严重的趋势,原来以前的药全都用反了。

  言者无心,听者yǒu意,陶小慧这话浏不是专门指着袁志hóng所言,但袁志hóng听了却感觉很是刺耳,一张老脸都yǒu些发红,但却又不好反驳,因为这个病症通过张卫东这么一番诊断解释,他发现自己确实诊断错了。

  卢益存见袁志hóng吃瘪出糗,心里不禁暗爽,心想你这个老顽固,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傲,现在终于栽跟头了吧!

  张卫东倒没yǒu落井下石,闻言转了话题道:“我这里给你开个温阳解热的方zǐ,你坚持服用二十天,一般情况下,你的病情就能痊愈了。当然你自己也要注意生活规律,尽量不喝冷饮,还要注意休息,不要熬夜。要不然,就算这次治好了,下次还是会再犯的。”

  见张卫东这位年轻专家不仅把自己的病症解释得清清楚楚,还这么温馨地提醒叮嘱,陶小慧母女都倍感温暖,连连表示感谢,心里在想,若所yǒu的医生态度都跟眼前这位年轻专家一样那就好了。

  张卫东跟陶小慧母女客气了两句,然后写了张药方给她们。陶小慧母女拿着药方自然又是一阵感谢,然后才欢天喜地地出了门诊室。

  陶小慧母女出去后,门诊室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虽然张卫东已经用事实证明他是yǒu点真材实料的专家,但仅仅凭一个病例就让袁志hóng这样一位老中医老顽固弯下腰向张卫东服输并道歉,却还是yǒu些难。况且刚才袁志hóng还诊断错了,这就未免让他感觉不服气的同时还感到很是尴尬……

  就在气氛沉默中带着丝尴尬时,又yǒu一位患者走了进来。患者是位年纪在六十岁左右的女zǐ,yǒu些不自然地弯着腰,似乎是腰部受了伤。陪同她一起来的是一位中年男zǐ,估计是她的儿zǐ。

  两人咋一看到门诊室里这么多人,都不禁吓了一跳,还以为走错了地方。

  这时袁志hóng已经站了起来,朝女zǐ招招手道:“这边坐。

  那女zǐ定睛看袁志hóng胸前的拉牌,见上面写着袁志hóng主任医生,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依言坐到就诊椅上。

  袁志hóng见女zǐ坐下,便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腰不舒服?”

  “是啊袁主任,我最近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地腰背疼痛起来,做了q、磁共振成像、彩超等检查都没发现什么异常。”女zǐ说着扭头看向站在她身后的男zǐ。

  男zǐ急忙把一些检查图像和结论单都拿出来放在办公桌上,道:“这都是我妈最近做的检查,袁主任你帮忙看看。”

  袁志hóng看着桌上的图像和结论单,心里不由得暗暗苦笑不已。这年头,很多人生了病第一想到的就是去看西医,等西医素手无策了才会想到来看中医。所以可以想象,很多时候来看中医的基本上都是疑难杂症。既然是疑难杂▲症自然是不管西医还是中医,都是很难诊断医治的。可病人很多时候并不这么想,他眼巴巴地把希望寄托到中医上面,可是结果中医也是素手无策。原本心中就认为中医没落无用的病人,自然而然就越发认定中医没用。久而久之★,中医就越发被人忽视,真到了来看中医,很多时候都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就像刚才那位得了顽固性缠疮的陶小慧其实就是这样,现在这位女zǐ拿出一大堆的检验报告,显然也同样如此。

  但袁志hóng毕竟只是老中医,不是什么神医。yǒu些疑难杂症是他拿手的,他确实能看,但像眼前这位患者,袁志hóng一看那一堆的检查报告就感到一阵头疼,心里是一点底都没yǒu。但医生就算心里没底,yǒu时候表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的,所以袁志hóng先是问了患者,又帮她把了脉,然后又对着她的腰背东压压西压压,但最终还是得不出结论。因为报告就摆在他桌上,患者腰背一切正常啊!可偏生,她又说腰背痛,这又明显不是一个腰背正常○的人所该yǒu的症状。

  若是换成平时,在这和情况下,袁志hóng可能会直接开些通筋活络的方zǐ让患者服用,然后建议她再观察看看。但今天张卫东就坐在边上,他若这样做,就难免yǒu些心虚,尤其刚◇●才张卫东露了一手之后,袁志hóng嘴巴上虽然没说,但心里其实早已经高看张卫东一眼了。

  拿着笔,袁志hóng半点抉择不下,最终还是腆着张老脸转向张卫东道:“张专家,你yǒu什么看法?”

  患者母zǐ,一进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看到张卫东坐在袁志hóng边上,但以为他是袁志hóng带的学生或者实习医生,所以前没去注意他。现在听袁志hóng竟然称呼张卫东为专家,而且口气中似乎还yǒu请教的意思,不由得一脸惊讶地看向张卫东。这一看,才发现张卫东这位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小年轻,工作牌上竟然写着主任医生,不由得两眼都发直了,一脸的震惊。

  张卫东已经慢慢习惯了别人对他年纪的看法,闻言朝○袁志hóng微微颔首,然后拿过病历本看了眼上面的名字,见患者姓姜,便冲患者露出一丝淡淡温和的微笑,道:“姜阿姨你好。”

  张卫东这么一叫,姜阿姨这才回过神来,心中虽还是忍不住质疑张卫东,但既然■袁志hóng主任都叫他专家,也只好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麻烦您了张专家。”

  “姜阿姨您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你的情况刚才袁主任帮你诊断时,我也注意到了。你的病情不要紧,我开个方zǐ给你,只■要服用六剂,我保证你不会再感到腰背疼痛。”张卫东淡淡道。

  张卫东这话,患者母zǐ自然不信,只觉得这张专家真是年轻气狂,心想自己看了那么多的医生都没能见效,他一个小年轻竟然敢说六剂包治病痛。但□在中垩国,嫌少是yǒu人敢当面质疑医生的,所以只是面露质疑和不满的表情,觉得省人民医院中医科简直是拿看病当儿戏,却没当面开口骂张卫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