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保健局局长【求一张推荐票】


  在省wèi生厅看门多年,门wèi早已经练就了yī双火眼金睛,对什么人该弯腰péi笑脸,对什么人要摆出yī副宰相门前七品官的威风,他心里都明白得很。刚才见张wèi东不过二十出头,又是徒步而来,这才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想摆摆威风。

  只是万万没想到,终日打雁竟然也有看走眼的yī天。眼前这位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竟然会是省医疗专家小组的专家![.]

  省医疗专家小组的专家,自然不是那xiē只要评上副主任医生就能按个专家头衔的医生能相提并论的。

  可以说,整今天南省能入选省医疗专家小组的专家那是凤毛麟角,不是拥有真正高明医术的医生那就是背景非常硬的医生。

  门wèi当然不会认为张wèi东这个小年轻会是个医术高明的医生,殿然不是医术高明的医生,那么年纪轻轻就入选医疗专家小组自然就是背景非常硬的医生。

  yī想到这点,门wèi的额头就忍不住拉下了冷汗,官二代啊,这是他们这和层次的人能得罪的吗?

  张wèi东自然不知道不过转眼间,自己在门wèi眼里已经成了官二代,见他看了yī眼自己的工作证之后,连脸色都变苍白了,心中也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可怜他。

  正准备拿回工作证时,门wèi早已经弯着腰双手把工作证递还给他,péi着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连连道:“张专家,对不起,对不起,保健局在三楼,您请,您请。”

  张wèi东懒得跟这和势利眼的小人啰嗦,取过工作证径直朝大楼走去。

  在保健局局长办公室,张wèi东见到了陈新光局长。

  陈新光局长年纪大概在四十七八岁光景,从他脸庞轮廓来看,年轻时应该还算是比较高大英俊。不过官场说多年混下来,如今已经发福得有xiē变形了。

  张wèi东看到他时,第yī个感慨就是身为保健局局长,自己却不懂得保健,还真是很讽刺。

  陈新光身为保健局局长自然知道张wèi东这个人,崔静华也特意跟他提起过,对张wèi东这个,人要特事特办,他有什么要求都要答应他。所以当张wèi东自报家门时,陈新光虽有感于张wèi东的年轻,还是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并且还亲自给他倒上茶水。

  “张专家还真是牟轻有为,年纪轻轻就能够得到崔厅长如此重视,以后前途无量啊!”陈新光帮张wèi东衙了杯茶水后,满脸笑容道。

  张wèi东这xiē天下来,在人情世故方面早已比以前老练了不少。陈新光话yī说出口,他就已经听出来陈新光心里其实并没有把他当真正的专家来看,而是认为因为有了崔厅长,他才能平步青云,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医疗专家小组的专家。

  事实上,正如张wèi东所猜测的,陈新光对张wèi东入选医疗专家小组心里是有意见的,yī来张wèi东实在太年轻,二来以前也从来没听过他这号人,还有yī点是张wèi东架子不仅比其他专家还要大,而且还拥有其他专家所没有的特权,若不是崔厅长压下来,陈新光是绝不会同意让张wèi东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年轻入选医疗专家小诅的。当然身为保健局局长的陈新光自然知道点张wèi东帮段威书垩记看病的事情,但很多事情总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陈新光是很难相信眼前这位才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会是位医国高手。

  不过陈新光究竟怎么想,张wèi东却是懒得计较也不屑去解释,闻言笑道:“是啊,我本来是不想当这个专家的,但崔厅长威意难却,只好听她的安排了。”

  陈新光本来对张wèi东年纪轻轻就进医疗专家小组镀金颇有微词,只是碍于崔厅长的面子,却还得péi着笑脸跟他这个小年轻周旋。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张wèi东却是来得狂傲,自己恭维他yī句,他竟然还端上架子,说得好像他还不屑当这个专家,是给崔厅长面子才勉强当了这个专家。陈新光yī听这话,yī口茶水都差点喷了出去。

  见过年轻人狂傲的,还真没见过这么狂傲的!

  因为有这个先入为主的印象,陈新光对张wèi◎东的感觉越发的不好。只是官大yī级压死人,更何况崔厅长的夹夫还是省委第三号人物,陈新光就算再不喜欢张wèi东,也只能硬生生压下心头的厌恶,勉强笑道:“是啊,崔厅长也跟我提过,张专家医术高明,以后我们保◆健局还有许多地方还要仰仗张专家多多出手帮忙啊!”

  张wèi东这回倒没听出什么,闻言点了点头道:“能帮忙的总会帮忙的,毕竟我也是专家组成员。”

  陈新光见张wèi东述真把自己当成了医国高午,只好道:那我要先谢谢张专家对我工作的支持了。”

  张wèi东经不起别人的客气,见陈新光这样说急忙摆手道:“陈局长客气了。”

  陈新光见张wèi东总算说了句谦虚的话,心里这才好受了yīxiē,笑道:“我这可不是客气,你们专家离了我们保健局依旧是专家,而我们保健局真要离了你们专家,这工作可就没办法开展了。”

  张wèi东闻言谦虚地笑了笑,没做回答,算是默认了陈新光的话。当然张wèi东的谦虚,落在陈新光的眼里自然又是另外yī番摆架子的味道,心中不禁暗想,我说的是真正的专家,你却不是。

  当然这话陈新光是绝不会说出来的,接下来两人又说了几句客套话。

  张wèi东本就是来报个道,顺便认个门道,也免得拿了工资,却连单位的大门都没迈进去过,说起来就未免太过分了xiē。所以跟陈新光聊了几句后,见他表面上虽然热情客气,但却总有点敷衍了事的感觉,也就不想再呆下去,便起身告辞。

  “这么急干什么?今天就在我们局里转转,等下班后我们聚个餐,顺便大家认识认识。”陈新光见张wèi东要走,急忙起身客气道。

  张wèi东听得出来陈新光话中没什么诚意,但也不点破,摆手道:“我下午还有点事,下次吧。”

  虽说陈新光对张wèi东有意见,邀请时心里没什么诚意,但怎么说他也是张wèi东名义上的领导。平时只有别人请他吃饭的份,今天他看在崔厅长的面子上主动邀请张wèi东,本以为张wèi东会满口子答应下来,没想到他竟然还摆起谱来,说今天下午有事。

  陈新光心里不禁有了几分恼火,觉得张wèi东这个“伪专家”本事没多少,架子倒是挺大。

  不过人家是崔厅长亲自大力举荐采的专家,陈新光恼虽恼,却也没流于言表,而是面露遗憾之色道:“这样啊,那下次吧,下次张专家可不能再推托了。”

  张wèi东经不起别人客气,闻言只好点头道:“那是yī定。”说完跟陈新光握了握手,然后转身离开了局长办公室。

  张wèi东刚刚离开没几秒钟,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是陈新光的母亲打来的,说他父亲突然脑溢血昏迷不醒,现在正在送往省人民医院的途中。

  陈新光yī听,魂都差点丢掉了yī半。他父亲今年已经七十五岁,是位高血压患者。早年也曾中过yī次风,不过好在抢救及时,再加上那时岁数也不算大,倒没留下什么后遗症。没想到如今却再次犯病,而且还是在这个……年龄,恐怕就算抢救回来,多半也要瘫痪在床了。老人真要瘫痪在床上,老人自身痛苦不说,身为妻子儿女的,肯定也要跟着yī起痛苦。

  只是此时却不是想这xiē问题的时候,陈新光yī拉掉电话后,yī边联系安排司机,yī边往外跑。

  当陈新光飞快地跑到yī楼楼梯口时,他看到了张wèi东,不过他根本连想都没想就直接跟张wèi东擦肩而过。

  张wèi东见陈新光从他身边飞奔而过,脸上不禁微微露出yī抹疑惑,犹豫了下,刚想所住陈新光,陈新光已经走到yī辆奥迪车边上,然后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陈新光yī坐上车子,车子马上就像箭yī样射了出去。

  张wèi东见车子转眼间消失在眼前,摇了摇头,出了门朝着与奥迪车相反的方向慢慢走去,那个方向正是火车站的方向。

  陈新光赶到省人民医院时,他的父亲已经进了急症室抢救。急诊室外是头发已经发白的母亲和家里的保姆,其余家人还没赶到。

  母亲yī看到儿子赶到,就如看到了救星yī样,冲上去yī把抓住陈新光的手流着眼泪道:“新光,你yī定要想办法救救你爸啊!”

  陈新光看到母亲流泪,不禁又是心急又是心酸,抱着他母亲拍着她的肩膀道:“妈别急,会没事的。”

  话虽这么说,陈新光心里却比谁都清楚,以他爸这今年纪二度发生脑溢血,最好的结果恐怕也是半边瘫,只是这个时候他又哪敢把这个残忍的事实告诉母亲。
◎   对陈新光这个儿子,母亲显然很信任。估计在她心里,这个保健局局长的儿子就是医学领域的权威人士,既然他说没事,事情应该不会太糟,所以母亲闻言心情渐渐平静了yīxiē。

  见母亲心情平静了yī○xiē,陈新光这才问道:“怎么会这样?爸最近是不是忘了吃高血压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