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 不稀罕听


  苏凌菲的魅力果然大,没到下班时间,董云杰和赵明华就已经屁颠屁颠赶到了303办公室。不guò从他们不时看向张卫东,眼中所流露出来的崇拜眼神,不难看出恐怕在他们的心中张卫东的魅力比起苏凌菲的魅力▲还要大些。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要说董云杰和赵明华,一个是博士研究生一个是硕士研究生,在吴州大学也勉强算是青年才俊了。但他们发现gēn张卫东这个比他们年纪还要小好几岁的老师一比,他们却什么都不▲是。尤其这段时间,张卫东不但率领环工学院教师篮球队破天荒地打入决赛,并且竟然还有那么多的学生去捧他的场,尤其那些女生看到他投篮时的疯狂劲,简直让人嫉妒得要发疯。[.]

  至于苏凌菲那就更是摆在眼前的活生生例子,何等清纯孤傲的美女老师啊,竟然也挡不住那张小白脸的诱惑,沦陷了!

  飘香楼,小圆桌上摆了五菜一汤。菜是苏凌菲点的,除一盘尖椒炒肉,其余的菜都不是辣的,比较适合吴州人的口味。

  看着桌上的菜,董云杰和赵明华又一阵感慨,一桌子四个人,其中三个好辣的,尤其苏凌菲是四川人,无辣不欢,没想到如今点菜却完全偏向张卫东。

  赵明华嘴快,心里感慨着,嘴上却忍不住dào:“苏老师,我发现这一桌子的菜,除这个尖椒炒肉,其余的都是给张老师点的嘛!”

  苏凌菲其实自己也没意识到这一点,赵明华一说,才发现确实如此。俏脸不由微微一红,但嘴上自然不肯认可,秀目瞪着赵明华dào:“要不你现在掏钱请客,我马上换菜!”

  赵明华被苏凌菲这么一瞪,急忙把脖子一缩。陪笑dào:“还是苏老师考虑得周到,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今天是张老师做东。”

  苏凌菲见赵明华还算识趣,这才哼了声fàngguò他,吓得赵明华出了一身冷汗,心想,看来苏老师这样的冷艳美女,只有张老师这张小白脸能降得住。

  张卫东这时自然也发现菜肴上面的问题,心里头有丝说不清dào不明的异样感觉泛动开来。有点温馨有点甜蜜。

  “你看,要不再来个麻婆豆腐和干煸麻辣鸡丝,怎么样?”张卫东看着苏凌菲问dào,眼神比往日温柔了许多。

  “随……好吧。”苏凌菲一抬眼迎上张卫东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流露出来的温柔,不知为何竟有种被看穿心事的慌乱,还有那么丝甜滋滋。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也让她感到越发的心慌意乱。

  赵明华和董云杰见张卫东一开口,苏凌菲老师就完全转了性,微红着脸像个娇滴滴的小媳妇一样,心里忍不住就一阵感慨。这人gēn人真是没体例比啊!

  四人吃着喝着,随意聊着学院里的事情,科研上的事情,固然还有“吴江杯”篮球赛的事情。轻易话聊得差不多,张卫东这才dào:“明天开始我有事要请假五天,这五天你们要辛苦一些。课题zǔ的事情暂时由苏老师负责。”

  “五天!什么事情啊要请假五天?”苏凌菲有些惊讶地脱口问dào。

  “一些私事。”张卫东犹豫了下dào。

  苏凌菲见张卫东只是以私事为理由敷衍自己,眼中闪guò一丝失落,但却没再追问。连苏凌菲都不继续追问,董云杰和赵明华两个研究生哪敢追问老师的私事。

  见三人没再继续问下去,张卫东也乐得不消刻意去解释,接下来便把工作上的事情做了些具体的fàng置。

  聚餐结束后,张卫东和苏凌菲一起回教师宿舍。

  “刚吃完饭,肚子有点撑,要不去明镜湖边逛逛。”经guò明镜○湖边时,张卫东提议dào。

  “没兴趣。”苏凌菲微嘟着小嘴dào。

  “干嘛?你不会因为我没告诉你具体原因生气了吧?”张卫东看着苏凌菲微嘟着小嘴的诱人模样。心中不由微微一动,有些受惊地□○湖边时,张卫东提议dào。

  “没兴趣。”苏凌菲微嘟着小嘴dào。

  “干嘛?你不会因为我没告诉你具体原因生气了吧?”张卫东看着苏凌菲微húbiānshí,zhāngwèidōngtíyìdào。

  “méixìngqù。”sūlíngfēiwēidūzhexiǎozuǐdào。

  “gànma?nǐbúhuìyīnwéiwǒméigàosùnǐjùtǐyuányīnshēngqìleba?”zhāngwèidōngkànzhesūlíngfēiwēidūzhexiǎozuǐdeyòurénmóyàng。xīnzhōngbúyóuwēiwēiyīdòng,yǒuxiēshòujīngdì问dào。

  “切,我会为这事生气?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哪管得着你的私事?”苏凌菲甩了下如丝般的秀发,不屑dào,只是白净的脸庞上突然浮起的一丝红晕却出卖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是啊。这是他的事情,爱说不说,我赌哪门子气!

  在人情世故方面。张卫东如今可比以前开窍了许多,闻言哪还会不知dào苏凌菲真的是为刚才那件事在暗自赌气。笑dào:“其实也其实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只是解释起来有点麻烦罢了。”

  “我才不稀罕听!”苏凌菲白了张卫东一眼dào。不guò那性感的腰肢却是一扭,迈动着两条浑圆笔挺的长腿朝明镜湖边走去。

  张卫东目光扫guò苏凌菲那两条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着的性感长腿,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追了上去。

  中午边,究竟结果太阳当空悬挂,没有夜色的掩护,学生们还是收敛了许多。明镜湖边倒没呈现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的排场。

  张卫东和苏☆☆凌菲并肩走在明镜湖边,柳树遮荫,微风拂面,倒也别有一番情调惬意。

  “我不是gēn你说guò吗?我会武功。”张卫东倒还没木到真以为苏凌菲不稀罕听,边走边解释dào。

  经guò那晚的事□情,再回想起刚刚gēn张卫东见面时,他洗碟子的反常手法和速度,苏凌菲倒有些相信张卫东会武功的事情。

  “好吧,我相信你会武功总行了吧,说正事!”苏凌菲白了张卫东一眼dào。虽有些相信张卫东会武功的事,不guò苏凌菲也没怎么fàng在心上。归正瘦胳膊嫩腿,一副吃软饭的小白脸样,就算会武功又会强到哪里去,况且,这年头会武功又不克不及当饭吃!

  “说什么正事?你不是不稀罕听吗?”张卫东明■知故问dào。

  “你说不说?”苏凌菲红着脸,趁边上的人不注意,伸手在张卫东的腰间狠狠掐了一把,那神情竟是说不出的风情妩媚。

  张卫东心头不由微微一荡,急忙笑dào:“我这不正说着正事◎吗?是你非要打岔的。”

  “你是说这gēn你会武功有关?你别告诉我你准备去加入什么中泰匹敌赛吧?”苏凌菲也不傻,闻言一脸受惊地看着张卫东。

  张卫东啼笑皆非,之前秦虹教授误会为舞林大赛,眼前这位却想到了最近比较热门的中泰匹敌赛去了。

  不guò还没等张卫东回guò神来,苏凌菲已经盯着他连连摇头dào:“不成能,就你这瘦胳膊嫩腿的,估计也就会几下假把式,要是加入什么中泰匹敌赛那还不立马被人给ko了。”

  张卫东没想到苏凌菲的话几乎gēn秦虹教授是如出一辙,真是欲哭无泪,难dào非要一身横肉才是武林高手吗?

  不guò张卫东也懒得去解释,苦笑dào:“是啊,我固然不会去加入什么中泰匹敌赛,我是去加入民间举办的武林大会。”

  “武林大会!就你?”苏凌菲不由瞪大了眼睛,然后上上下下地打量起张卫东。

  “干嘛?不可吗?”张卫东努目dào。

  “行,行,固然行。不guò对了,那个武林大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gēn小说里写的那样?要不要打擂台的?”苏凌菲一脸好奇地边说边无意识地拉guò张卫东的手,往边上的椅子走去。

  双手突然间握在一起,肌肤相亲,两人的心情不自禁都重重跳了一下。不guò谁也没松开谁,归正不该看的也看了,不该抱的也抱了,不该脱的也脱了,还有不该亲的都嘴对嘴亲上了。现在既然无意识地拉上,也不消刻意扭扭捏捏的,要否则反倒大家都尴尬。

  两人手拉手坐到椅子上,然后很有默契地松开了手。只是松开时,苏凌菲心中倒有点怅然若失,觉得gēn这头大色狼这样手拉手其实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呵呵,我也是第一次加入,具体情况我也不大清楚。不guò肯定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夸张。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现在很多处所其实都有半官方的武术家协会,就像文联一样。固然文联比起武术家协会要出名多了,影响力也要大许多。”张卫东笑着解释dào。

  说起来吴州大学也有快乐喜爱武术的学生zǔ织起来的武术协会,还有什么跆拳dào,空手dào。不guò这些苏凌菲平时都不大感兴趣,所以也没去关注,如今听张卫东这么一说,才想了起来,禁不住就释然了,白了张卫东一眼dào:“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搞得神神秘秘的。说起来,我带的班好像有一个同学还是学校武术协会的,长得gēn你一样猴似的,听说打的是猴拳,你不会也……”

  说着苏凌菲以戏谑的眼神盯着张卫东看。

  张卫东见苏凌菲一开始把武林大会看得gēn华山论剑一样神秘牛叉,现在却又直接把武林大会贬低到gēn学校里的武术协会同个档次,更气人的是竟然说他像猴似的。

  不guò张卫东也懒得gēn苏凌菲计较,她能这么理解也好,也省得麻烦。

  “怎么生气了?好吧,你是武林高?”苏凌菲见自己这样说张卫东,张卫东竟然破天荒没gēn自己顶缸,还以为他生气了,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dào。

  --------------------------

  今天两更,第二更晚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