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 张老师还是张师叔


  “张老师真的是你,你怎么也在这里?”白洁见果然是张卫东,不禁一脸惊喜地向他快步走去。

  “怎么张师弟你跟我女儿认识?”江南红餐饮有限公司的老总白远博一脸惊讶地道。

  “爸,什○么张师弟?他是我中医科的客座医生。”白洁一脸不解地道。因为走得有点急,此时白洁俏脸粉nèn,高ting的suxiongbo澜起fú,却是别有一番妩媚you人味道。

  “哈哈,张师弟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没想到你跟我女儿还是同shì。”白远博闻言微微一怔,随即哈哈笑地拍着张卫东的肩膀。

  “啊,难道张老师也是……”白洁一脸不敢置信地指指张卫东又指指白远博等人,这时她当然明白过来张卫东为什么在这里,只是张卫东长得眉清目秀,一股子书生气,要说医生有人信,但要说是练家子实在有些让人yì外,况且张卫东才多大的岁数,而她爸又多大的岁数,两人却以师兄弟相称,就更让白洁感到yì外了。

  “是啊,没想到吧,不过我也没想到你竟然也是武林中人。”张卫东笑道。

  “她哪算是什么武林中人,纯粹就是想去雁荡山玩一玩。”白远博笑道。

  “什么吗,人家也会两下子的好不好?”白洁白了她爸一眼,翘着嘴巴一脸不服气地道。

  “当着这么多武林前辈的面,就你nà两下子也好yì思拿出来显摆?行了,快点来见过各位前辈。”白远博没好气地瞪了白洁一眼,然后拉过她的手道。

  白洁这时才发现zì己去洗手间这一会儿工夫,人群中又多了好几人。其中有两位发须都已经发白。显然年shì已高,倒不敢失了礼数。在白远博的介绍下,白洁急忙楚爷爷、谭爷爷、鲁叔叔地一一叫了过去,听得张卫东暗暗流汗不已☆。这真要严格按辈分来排,白洁恐怕得喊zì己张爷爷了。

  “你们是同shì,就不用我再介绍了吧!”张卫东正暗zì流汗时,白远博已经兜了个圈,话题重新落在他的身上。

  “你说我该叫你张老师◎呢?还是张师叔呢?”白洁偏着脑袋笑盈盈看着张卫东问道。说话时美目还冲他眨了眨,带着一丝调皮。

  “咦,白洁你的年纪应该比张师弟大一些吧。要说跟着你爸来排辈分叫张师弟为师叔我能理解,但你们是同shì,你叫他张老师我就有些糊涂了?”没等张卫东开口,九针纺织有限公司的老总李雪英一脸不解地道。

  李雪英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眉宇如剑,透着股英姿煞爽的气质,是除白洁外的唯一女xing。不过她神气内敛,双眸清澈有神。修炼的显然是内家功法,功力已达练气二层境界,却远不是只会两下子的白洁能比的。

  因为张卫东是谭正铭的义弟,就算刘广鹏他们也要看在谭正铭的面子上跟他一个小后生以平辈相交。所以有这个先入为主的原因,白洁刚才叫张卫东为张老师,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如今听李雪英这么一说,才发现白洁叫张卫东为老师有些不对劲,都纷纷用疑huo的目光看向两人。

  “怎么你们难道不知道?张老师他虽然年纪轻轻,但却已经是主任医生了。不仅如此还是省专家医疗小组的专家,是我们院长好不容易给我们中医科请来的客座医生兼老师,我只是个小小主治医生,当然要叫他老师啦。”白洁有些惊讶地道。她还以为张卫东既然跟众人一起参加武林大会,又师兄师弟的称呼,zì然知道他医术高明的shì情,却没想到他们似乎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档子shì情。

  张卫东见白洁这样说。就知道shì情要遭。果然白洁话音才一落下,刘广鹏等人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盯着他看。张卫东年纪轻轻竟然跟谭正铭称兄道弟就已经让刘广鹏等人很是震惊了,不过倒也能理解。武林中人,xing格相对普通人都直爽一些,七老八十的前辈跟一个小后生看对眼,一时兴起结个忘年交在武林中也是时有发生的。但要说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小年轻竟然不仅是主任医生而且还是省专家医疗小组的成员,nà就未免太过夸张了。这shì只有两个解释,一要嘛张卫东背景很深,甚至可能是京城某位高官子弟也说不定,二nà就是他的医术确实很高明。

  不过显然,前者的可能xing要比后者大许多。要知道中医从某种角度上讲比武功还要讲究岁月的积累和沉淀。武林中还有百年一遇的天才人物之说,但中医很多时候除了传承还需要有许多看病的经验积累,经验的积累显然是不可能一跃而就的。所以中医往往是越老越吃香,其中道理主要也就在这里。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想,堂堂吴州大学老校长跟一个小后生结为兄弟也就不难理解了。

  毕竟在中国素来讲究权财,权是排在财的前面,有权就有财。况且谭正铭的儿子是市委秘书长,若能借张卫东的势再上一层楼zì然是大大的好shì。

  念头在脑子里这么稍微来回打转几下,刘广鹏等人就想当然地下了定论,只是唯一让他们不解的是,他们也算是天南省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就从来没听过没见过张卫东这号人呢?

  当然心里明白归明白,但谁也不会把这种shì情挑明,都纷纷道:“真看不出来,原○来张师弟竟然还是杏林高手,以后我们看病就不用发愁了。”

  只是众人表面上虽纷纷赞叹恭维,但语气却反倒不如之前来的亲切。显然这些老总兼武林高手,虽然因为生yì的缘故要跟官场的人打交道,但骨子里其□láizhāngshīdìjìngránháishìxìnglíngāoshǒu,yǐhòuwǒmenkànbìngjiùbúyòngfāchóule。”

  zhīshìzhòngrénbiǎomiànshàngsuīfēnfēnzàntàngōngwéi,dànyǔqìquèfǎndǎobúrúzhīqiánláideqīnqiē。xiǎnránzhèxiēlǎozǒngjiānwǔlíngāoshǒu,suīrányīnwéishēngyìdeyuángùyàogēnguānchǎngderéndǎjiāodào,dàngǔzǐlǐqí实还保留着一些武林人士的傲气,瞧不起nà些仗着权势给zì己和家人谋钱财谋位置的官员。

  当然鲁啸风经历过高速路口的shì情,却是知道张卫东乃是真正的奇人,就算真是什么杏林高手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shì情,所以他赞叹的话倒是真心实yì的。

  “各位过奖了,不过以后真要有什么身体不舒服来找我,我是肯定义不容辞的。”张卫东道。

  虽说对张卫东的医术很怀疑,但张卫东讲的话却很对刘广鹏等武林人士的胃口。

  “好,就冲张师弟这句义不容辞,以后你在南州有什么shì情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刘广鹏抚掌豪迈道。

  “呵呵,nà就先谢谢刘师兄了。”张卫东淡淡道。

  见资产过百亿的鹏盛集团掌舵人说出这样的话,张卫东都能如此淡定zì若,众人不禁越发认定张卫东背景很深,不是寻常人家子弟。

  “先别说什么谢不谢了,张老师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要不麻烦你帮我爸先看看吧,他这几年身子大毛病没有,但小毛病却时不时有,尤其一到下雨天,身子总有地方莫名其妙的酸痛,不是手就是脚的。”白洁把她爸拉到张卫东跟前说道。

  白远博闻言脸色不禁微变,看张卫东的眼神也有些变了味。他知道他这个女儿除了贪玩,还是个眼界很高的人,很少佩服人的。没想到她竟然当众把他拉到张卫东面前,请他给他看病。显然眼前这位年轻人,还是应该有点真本shì的。

  不过白远博也没怎么在yì,他的身体他知道,都是小时候一心追求强大,超负荷练外家功夫伤了筋骨。年轻时还感觉不到,现在年纪大了就渐渐显lu出来。这种病看也没什么好看,只能慢慢调养。不过既然女儿已经把他拉到张卫东面前,白远博还▲是客气地道:“张师弟我这是老毛病了,看了不少医生都不起效,今天既然碰巧遇上你,要不麻烦你帮我随便看看?”

  谭正铭和楚建轩闻言都暗暗摇了摇头,他们当然听得出来白远博这番话其实是好心给张卫东一个○台阶下,言外之yì看不好也是正常。只是这世界上有张卫东不能治的病吗?谭正铭和楚建轩还真不知道。

  “白师兄你这是年轻时因为修炼外家功夫过勤而落下的病根,问题不大。等到了雁荡山我到药店抓些药帮你熬炼些药汤出来,到时你每日把药汤放在浴缸里坚持泡上一段时间,包你没shì。”张卫东倒是比较喜欢这些武林人士,不仅因为他们xing格比较直爽的缘故,也因为跟他们在一起有种同道中人的感觉,虽然说两者的差距其实很大。所以也没推托,装模做样地帮白博远把了下脉后说道。

  “真的,nà太好了,到时我跟你一起去抓药。”要说武功,白洁对张卫东是绝对没什么信心的,但要说医术,白洁是打心眼里佩服张卫东,闻言不禁大喜道。

  白远博本来对张卫东是没存多少信心的,nà仅有的一点信心也是因为女儿的缘故。如今见张卫东一言切中病因,倒不禁有些动容,道:“张师弟果然医术高明,目光如炬,我看了不少医生都没能像你这◎样一言中的的。不过抓药的shì情也不用急,反正我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shì情了,等回南州再说。”

  “没shì,反正到了雁荡山我也就玩,还是白师兄的身子要紧。这病说大不大,但缠着总是浑身不舒服○,还是尽早解决为好。”张卫东道。

  不管张卫东医术如何,但他这番话委实让白远博等人对他好感倍增,觉得这年轻人是个重情重义的xing情中人,就算真是靠着家庭背景爬上去,nà也是值得交往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