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六章 抵达


  “那真谢谢张师弟了。”白远博重重拍了拍张卫东的肩膀,感激道。至于张卫东说的“包你没事,”他是不相信的,若能缓和一些,在白远博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大家都是武林中人,白师兄这话就客气了。”张卫东笑道。[..]

  白远博闻言再次重重拍了下张卫东的肩膀。

  “张师弟,如果方便的话帮我也弄点试试看,我的毛病跟远博差不多。”刘广鹏笑道。

  “没问题。”张卫东闻言■看向刘广鹏,发现他的身子状态比起白远博还要差一些,心中不禁一动,心想恐怕武林中像他们这种情况的人应该不少。

  这事说过之后,大家也就算了,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东南西běi地聊了起来。张卫东发现★他们除了偶尔聊一些武林中的事情,聊得最多的却是生意上和国家政策变动方面的青情。生意做到他们这种程度,国家政策上的变动对他们的生意影响是很大的。

  对生意上还有国家政策变动方面,张卫东并不怎么感兴趣,倒是武林中的一些奇闻异事听起来有点意思,不过他们却鲜少聊起。白洁显然跟张卫东一样,对生意上的事情不大感兴趣,没一会儿工夫就挪到了张卫东的身边。

  白洁今天一身体闲打扮,上身纯棉长体恤,下身穿着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紧绷的牛仔裤完美地勾勒出诱人的曲线。长长的头发用丝带随意扎了起来,显得既青春活力又妩媚动人。

  “张老师,你真的会武功吗?”白洁用不信的目光盯着张卫东低声问道。

  “应该比你那两下子会强上一些。”张卫东见白洁竟然怀疑他的武功

  忍不住打趣道。

  白洁闻言还真以为张卫东就跟自己一样,只会两下子,横了他一眼道:“看你也不像是真会武功的人。不过说真◆的就你这点武功怎么也跟我爸他们称兄道弟啊?我可告诉你,你别看他们个个人到中年,小肚子也微微有点发福,其实撂倒三五个大汉根本没问题。还有你看李阿姨

  别看她是女流之辈,听说身手比我爸还厉害。” ◇
  张卫东见白洁真把自己当成去凑热闹的人,只好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头道:“那是,那是,我也就纯粹去凑个热闹。”

  “嘻嘻,我也一样。到时要是大会上没什么好玩的,我们一起溜出来爬山怎么样?”白●
  zhāngwèidōngjiànbáijiézhēnbǎzìjǐdāngchéngqùcòurènàoderén,zhīhǎokūxiàobúdédìdiǎnlediǎntóudào:“nàshì,nàshì,wǒyějiùchúncuìqùcòugèrènào。”

  “xīxī,wǒyěyīyàng。dàoshíyàoshìdàhuìshàngméishímehǎowánde,wǒmenyīqǐliūchūláipáshānzěnmeyàng?”bái洁抿嘴轻笑道。

  白洁笑起来时

  细长的眉毛弯了下来,两颊露出浅浅的梨wō。张卫东突然发现

  白洁是属于那种笑起来特别妩媚特别好看的女人。

  “没问题。”张卫东微微一愣神,然后点头道。

  “那就这样说定了。”白洁开心道。

  张卫东笑着点了点头,这时登机的时间到了。

  机票是刘广鹏安排人统一订的,zuò的是头等舱。宽敞的空间高挑漂亮的空姐,让第一次zuò飞机的张卫东忍不住感叹这人口袋里还是需要有点钱的。

  张卫东一行有十个人,几乎把整个头等舱给包了下来。本来张卫东的位置是跟鲁啸风安排在一起的,不过鲁啸风见张卫东跟白洁是医院同事,而且白洁人又长得漂亮可人,刚才一路上两人一直窃窃私语,便主动冲白洁招手道:“白洁我们换个位置,你zuò我张师兄这边吧。”

  白洁见鲁啸风一把年纪竟然称张卫东为张师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不过还是依言跟鲁啸风换了个位置。白洁却不知道,此时鲁啸风是恨不得改口叫张卫东师叔,只是之前既然已经叫师兄,如今却拉不下脸来改口罢了。

  女孩子好奇心终究比较强,白洁zuò定后忍不住把嘴凑到张卫东耳边低声问道:“张老师,刚才鲁叔叔怎么叫你张师兄啊?”

  因为这件事有点怪,白洁怕让别人听到,所以凑得张卫东比较近,说话时热气直往张卫东的耳朵里吹,吹得他心里痒痒的,有股子蠢蠢欲动的感觉。

  不过白洁的声音虽小,却逃不过就zuò在他们前面的谭正铭和楚建轩两人的耳朵。楚建轩是个性格比较直爽健谈的人,之前他就有些不满鲁啸风因为张卫东年纪轻而跟他平辈相交的做法。不管怎么说,楚、鲁、谭三家渊源深厚,既然张卫东是谭正铭的结义兄弟,自己一把年纪也跟他以师兄弟相称,当着两位长辈的面,鲁啸风还是应该谦虚地叫声师叔的,至于心里怎么想那是另外一回事。所以楚建轩闻言忍不住扭头笑道:“白丫头,这没什么好奇怪的,真要严格来说,你鲁叔叔还得叫你张老师一声师叔呢!”

  “啊!”白洁惊讶得忍不住捂住了嘴巴,一双妩媚的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张卫东。而鲁啸风则老脸通红‘他生意场上打滚了半辈子’当然听得出来楚▲建轩对他之前的做法不满。

  不过鲁啸风也是厉害的人,脸红归脸红,嘴上却不含糊,急忙接过话来道:“是啊,张师兄是谭师叔的结义兄弟,说起来我是应该叫声师叔的。不过张师兄实在太年轻,我这人又比较好面◎子,这才没大没小地叫张师兄。”

  白洁听说张卫东竟然跟发须都已经发白的吴州大学老校长诌正铭是结义兄弟,吃惊得脱口道:“不会吧,那按武林辈分来排,我不是得叫张老师张爷爷了!”

  众人见白洁说得有趣,不由得都笑了起来,倒是张卫东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摆手道:“各交各的,各交各的。”

  众人见张卫东脸嫩,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倒是白洁那双妩媚明亮的眼睛像看怪物一样盯着张卫东看。她发现眼前这个比她还要年轻的男子似乎处处透着神秘,让她看不透。

  武林大会对外的名义是“武林夹化交流研讨会,”从字面上理解似乎是纯粹的学术活动,来参加的应该大多数是文人学者。实际上那只是对外的一种说法,毕竟在国内对大规模聚会还是控制得比较严格的,尤其中国素有“侠以武犯禁”的说话,天南地běi数百号武林人士聚在一起,而这些人大多数又都是地方上乃至国内有头有脸的成功人士,若没有个上得了台面的说辞,恐怕当地政府都要被惊动。

  武林大会活动地点在雁荡山脚下的一家四星级度假山庄酒店。依山旁水,空气清新,环境幽雅。据说这家度假山庄是这次活动其中一位组织者开的,从昨天开始就已经全部停止营业,只招待来参加武林大会的武林人士及其家属。

  刘广鹏的鹏威集团生意做得很大,在温州也有分公司。张卫东等人一下飞机,就有鹏威集团温州分公司的负zé人亲自过来迎接。武林人士在性格上除了豪爽,重情重义,显然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比较好面子。来接机的五辆车子是清一色的黑色大奔,引得不少人都侧面相看。张卫东看着那一溜的黑色大奔,第一次感到大老板的气派果然就是不一样。

  白洁似乎跟定了张卫东,从下飞机到上车一直都是紧跟他身边。这让张卫东感觉有点不自在,好像两人成了一对似的。

  张卫东等人到度假山庄时已经是下午两点钟,山庄大厅除了有酒店服务员,组织者还特意安排了大会组织成员配合接待。

  刘广鹏这位天南省大老板,天南省武林界的代表人,显然在武林中名声显赫。他一到,那位配合接待的大会组织者也是当地一家企业的老总郑长明,立马便两眼一亮,大步流星地迎了上来,人未到双手却已经伸了出去。

  “刘总欢迎,欢迎!”

  “郑师弟,今天这种场合就不要叫我刘总了吧。”刘广鹏抱拳笑道。

  郑长明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随即就恢复了正常,也笑着抱拳道:“刘师兄说的对,说的对。” ◆
  说着郑长明又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大声道:“楚前辈,您老也来啦,难得,难得啊。”

  “都快入土的人了,再不走动走动就没机会啰。”楚建轩笑道。

  “哪会啊,楚前辈您是内家高手,是■越老越厉害,我看怎么说也能活个一百岁。”郑长明恭维道。

  说着又把目光转向谭正铭,显然谭正铭在武林中的名声不如楚建轩来得响,郑长明看着谭正铭语气很不肯定地道:“这位前辈是.“.”。

  ○“谭正铭,谭秀才,老头手的兄弟。”楚建轩笑道。

  郑长明闻言立马一拍额头,然后抱拳连连赔罪道:“原来是谭老校长,谭前辈,失礼失礼。

  “哪里,哪里,这次辛苦你们了。”谭正铭微笑着客气道。

  “应该的,应该的。”郑长明谦了一句,然后又将目光转向鲁啸风等人。

  鲁啸风等人,郑长明显然都认识,笑呵呵地——抱拳打过招hū。只是张卫东和白洁,他不认识,以为是与会者带来的徒弟或者子女,正想稍微说几句客套话时,刘广鹏做为此次天南省的负zé人,已经拉过张卫东的手,主动介绍道:“这位是张卫东,张师弟,也是谭师叔的结义兄弟。卫东,这位是郑长明郑师兄,也是这次大会的组织者之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