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一章 看出端倪


  第两百三十一章看出端倪

  “张shī弟,去坐我们那桌吧,一些武林同道和前辈想跟你认识一下。”刘广鹏走到张卫东那桌,拍了拍张卫东的肩膀笑道。

  王立彬等人虽心知肚明张卫东是个很厉害的人,但见到主桌的人特意过来邀请张卫东过去,个个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激动的神情,好像张卫东能被邀请,他们也是与有荣焉。

  倒是张卫东神情波澜不惊的谦虚道:“刘shī兄这样不合适吧。”

  刘广鹏见张卫东一wèi年轻人面对这样的邀请,还能这么沉得住气,心中不禁对他又多了一份欣赏,笑道:“没那么多讲究,走吧。”

  没那么多讲究才怪!张卫东心里暗自嘀咕,但还是站了起来,跟王立彬等人打了声招呼,然后跟刘广鹏一起往主桌走去。

  “张卫东是吧?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坐坐。”当张卫东到了主桌时,施逸群指zhe刘广鹏旁边新添的一张椅子,笑道。

  “这wèi是江苏盐帮的施帮主,施shī兄。”刘广鹏急忙介绍道。

  “什么盐帮帮主,早已经成历史了,我现在就一生意人。”施逸群摆手笑道,但说话时神色却有几分引以为傲的神色,显然还是比较看重自己盐帮帮主的身份的。

  “原来是施shī兄。”张卫东笑zhe拱了拱手,然后坐了下来,态度不卑不亢。

  张卫东来时,主桌上的人就一直在暗中观察他,现在见他面对施逸群这种威震一方的大人物能做到神色坦然,不卑不亢,不由得暗暗点头,心想,能跟谭秀才结拜的人果然不是普通人。

  等张卫东落座后,刘广鹏便一一给他介绍起桌上的人,每介绍一wèi,张卫东都很谦虚地起身拱手打招呼。

  武林中的人都比较讲究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众人见张卫东不卑不亢的同时又谦逊有礼,所以介绍到时也都纷纷起身回礼。

  这边张卫东一一跟主桌上的人拱手打招呼,酒宴上的其他桌上的人则都开始私下纷纷议论起来,这年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我敬你一丈,众人见张卫东不卑不亢的同时又谦逊有礼,所以介绍到时也都纷纷起身回礼。

  这边张,wǒjìngnǐyīzhàng,zhòngrénjiànzhāngwèidōngbúbēibúkàngdetóngshíyòuqiānxùnyǒulǐ,suǒyǐjièshàodàoshíyědōufēnfēnqǐshēnhuílǐ。

  zhèbiānzhāngwèidōngyīyīgēnzhǔzhuōshàngderéngǒngshǒudǎzhāohū,jiǔyànshàngdeqítāzhuōshàngderénzédōukāishǐsīxiàfēnfēnyìlùnqǐlái,zhèniánqīngrénjiūjìngshìhéfāngshénshèng,怎么酒席吃到一半竟然被邀请到主桌上去了?

  一番介绍下来,张卫东心中不禁有些暗暗震惊。他发现主桌上的人,除了张自悠、尘虚道长等人是身份比较超然的武林高手,其余的不少都是类似于刘广鹏一样掌舵大集团的老总。这些人yào是拧成一股,绝对是能在中国掀起一场风雨的力量。

  “卫东,听广鹏说你医术高明,手头有种药水能治筋骨方面的老伤。不瞒你说,我们盐帮以前都是干苦力的,练得武功也都是以蛮力斗狠为主,所以帮中也有不少人年轻时不注意,老了落下一身的伤痛。像我你别看现在精神抖擞的,其实也是一身老毛病啊,你看你那药水好不好给我们也配点?”施逸群倒是个讲话直爽的人,等张卫东跟众人都打过招呼后,便开门见山地道。

  “昨天我给刘shī兄和白shī兄配药水时就考虑到武林同道中可能有不少人跟他们的病症是一样的,所以熬药水的时候已经多熬了一些,也分装好了。本来想大会结束前委托刘shī兄帮忙送给一些需yào的与会者,也算是我为大会尽一点微薄之力,现在既然施shī兄提起,等晚饭之后我就给你送过去。”张卫东笑道。

  武林中人本就最看重情义,张卫东这话一出,众人对他的好感不禁倍增,觉得这个年轻人不仅态度谦逊,为人也很是重情重义。

  “张shī弟真是古道热肠啊,现在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来我敬你!”施逸群举起酒杯道。

  “施shī兄过奖了。”张卫东谦虚了一句,举杯跟施逸群碰了下,然后一饮而尽。

  主桌上的人喝的都是白酒,张卫东一口就干了杯中酒,颇有侠士豪风,看得桌上的人不少人大呼好,觉得这小年轻人虽长得斯wén白净了点,但性格还真是豪爽,委实是个不错的人。

  “老道我对歧黄之术倒是有点研究和心得,以前施居士还为了这身毛病找过我,我也曾开了点药方给他,只是效果甚微,所以我对张居士配的药水倒是有些好奇,不知道方便不方便现在让人取来让我过目过目。”尘虚道长轻轻抚了下白须,含笑问道。

  “当然方便。”说完张卫东叫过一wèi服务员,把房间号还有yào拿的东西跟她交代了一下。

  服务员走后,尘虚道长不知是见猎心喜,还是想考究考究张卫东,不时问些中医方面的事情,张卫东都一一给与作答。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别人听了倒没多大感觉,尘虚道长却是越问越心惊,到后来早已忘了yào考究张卫东,不知不觉中把自己心中的一些医学疑问也提了出来。本来尘虚道长也就试zhe问问,也没寄希望张卫东能给予回答,没想到张卫东依旧不徐不缓地一一做了回答。

  这下子尘虚道长就有些坐不住了,犹豫了下问道:“谭秀才前几年曾带zhe儿子来青城山找过我,不知你……”

  后面的话尘虚道长就没再讲下去,因为谭永谦的病有些忌讳,不适合到处宣讲,但尘虚道长却又实在忍不住想知道张卫东有没有治好谭永谦的病,如果连那病都治好了,张卫东的医术自然就不言而喻比他高许多了。

  尘虚道长一提谭正铭去青城山,张卫东就已经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事情,闻言含笑点了点头道:“现在已经恢复如常了。”

  “什么?”尘虚道长吃惊得差点yào碰到桌前的茶杯。

  能上主桌的都不是普通人,智商自然也不消说,见尘虚道长那吃惊的样子,哪还不知道张卫东的医术恐怕比这个闻名武林的老神医还yào高明。

  果然尘虚道长后面的话证明了他们的猜想。

  “张居士老道我心中还有些疑惑,你看晚饭结束后我们两能不能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尘虚道长一脸期待地看zhe张卫东道。

  “求之不得,我也正有些疑惑想向道长请教呢。”张卫东笑道。

  “不敢当,不敢当,是我向你请教才对。”尘虚道长急忙谦虚道。

  张卫东见尘虚道长一把年纪能说出这般的话,知道他是个真性情的人,不由得对他好感大增,端起酒杯道:“道长你这话我可当不起,我们还是互相探讨吧。”

  尘虚道长不喝酒,喝的是雁荡山的云雾茶,见状笑呵呵地举起茶杯道:“好,好,互相探讨,互相探讨。”

  话说到这个份上,桌上的人就算再迟钝,此时也知道张卫东年纪虽轻,但医术绝对已经是国手级别◇了,对他不禁有些肃然起敬,同时心里也真正认可了他有跟他们一起坐主桌的资格。

  尘虚道长和张卫东刚刚把杯子放下,去房间拿药水的服务员回来了。

  因为这是尘虚道长提出的yào求,所以张卫东拿到药水后先递给了尘虚道长,尘虚道长一拿到药水便迫不及待地打了开来,顿时一缕淡淡的清香从瓶口飘了出来。

  几乎同时尘虚道长、张自悠还有陶吉斌的身子都微微颤了一下,目中闪过一丝异色。

  □张卫东见状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知道这三人因为修为高深,再加上门派的传承,可能在药水中看出了点端倪。

  果然不一会儿,张自悠便神色凝重地向尘虚道长把药水讨yào了过去,细细嗅了几口,接zhe又叫□服务员拿过一个干净的杯子,然后把药水倒少许到杯中。

  这时主桌上的人才发现那药水不仅散发zhe丝丝让人感到神清气爽的药草清香,而且颜色是翠绿如玉,光这卖相就绝非凡品,虽是没用过这药,但心中却已经相信这药必有奇效。

  就在众人惊奇这药非同寻常时,张自悠竟端起杯中那少许药水,一口倒进了喉咙里,然后闭上了眼睛,好似那药水是什么陈年佳酿,正陶醉其中一般。

  就在张自悠闭目之际,陶吉斌已经按耐不住好奇心,探手把药瓶拿了过去,用力嗅了嗅,然后也像张自悠一样向服务员yào了个杯子,同样倒了点一饮而尽。

  众人看zhe两wèi身份超然,身上还笼罩zhe点神秘色彩的武林高手做出这○么奇怪的举动,脸上都不禁流露出诧异之色,他们实在想不通这是泡澡的药水,怎么到了他们两的手中好像成了美酒一样呢?

  “张shī弟,这药水的方子可以卖吗?价格你随便出,以后你有什么事情,我们天sh◎□ī道也必鼎力相助。”许久张自悠张开了双眼,目光如电地凝视zhe张卫东,问道,本是一直保持淡然的神色流露出一丝紧张。

  张自悠此言一出,主桌上的人全都哗然,接zhe都用非常好奇和羡慕的目光投向张○卫东。

  天shī道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门派,张道陵可以说是中国道教真正意义上的始祖,历史上,天shī道的门徒或者与之有关系的人曾经引起过天下大乱,甚至好几次差点就yào取得天下。所以历代帝王对天shī都是忌惮三分,表面上不得不给于他们应有的地wèi和尊重。当然天shī道经过这么多年的传承和战乱,尤其后来国内几次反封建迷信的运动,更是对天shī道造成了巨大的打击,所以如今的天shī道早已大不如◇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别看天shī道现在几乎没什么人说起,但实际上他暗中的力量还是极为可怖的。施逸群的盐帮虽然也很强大,但yào跟天shī道一比就有点小巫见大巫了。

  当然知道这些内幕的人很☆少,张卫东当然也不知道,但张自悠的话他是听出来了,他对这药水很看重,也知道张自悠在喝下药水时肯定是感受到药水中所蕴藏了纯净的乙木灵气。

  --------------------

  今天更新完毕,谢谢支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