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八章 前倨后恭


  第两百五十八章前倨后恭

  朱秋珍心里正感叹着,赵明辉脸上de表情再次僵住,然后突然堆起一脸讨好de笑容站了起来。&*.《》.最快gèng新**因为他意外de看到楚榆lín竟朝他这边走●来。

  同是年轻人,同在财政局,但两人de身份地位却是天差地别。赵明辉没想到自己正想着上去主动跟楚处长打招呼会不会冒昧唐突时,楚榆lín竟然主动朝他这边走来了。

  朱秋珍一家三口见赵明■辉站起来,也急忙跟着站起来,脸上都带着一丝紧张de表情,不过张卫东却丝毫没有起身de意思。

  卢思鸿见状急忙给阿雀使眼色。

  阿雀其实无所谓财政局领导不财政局领导de,干她们这一行de☆最怕de还是公安局。但考虑到表姐卢青青也是归财政局管,而且她这次能不能进事业编制,财政局领导de话肯定是关键,所以倒也不想在这个时刻再跟舅妈闹别扭,所以当舅舅卢思鸿向她使眼色时,下意识地阿雀也抬起屁股□准备站起来。不过她还没站起来,有只手却很有力地按住了她de肩膀。

  “好好坐着。”一道沉稳de声音在阿雀de耳边响起。阿雀屁股不由自主地又落回了位置。

  赵明辉还有朱秋珍见张卫东在这个时候拆他们de台子,心里都是极为恼火,但这个时候却不好发作,倒是卢思鸿和卢青青没这么认为,只是觉得这张卫东tài老实tài单纯了,简直就是个书呆子。

  “楚处,您好。”赵明辉抢前几步,露出一脸谦卑de笑容打招呼道。

  楚榆lín冲赵明辉点了点头,然后跟他擦肩而过,心里暗暗有些奇怪他怎么会跟张卫东在一起。

  见楚榆lín跟赵明辉擦肩而过朝他们走来,卢思鸿一家人显得很是紧张,尤其朱秋珍母女两尤为紧张。

  “楚处长,您好。”一家三口人有些拘谨地冲楚榆lín打招呼道,卢思鸿还轻轻伸手扯了下阿雀,示意她也站起来跟财政局de领导打声招呼。

  “你们好。”楚榆lín不知道这一家三口跟张卫东什么关系,倒也不敢失了礼数,很有礼貌地冲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走到张卫东跟前露出一脸de谦卑微笑道:“张前辈,您好。”

  这个时候de楚榆lín早yǐ经没了那一晚上跟张卫东◆还有刘胜男等人一起吃饭时de意气网》.《//没办法,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楚榆lín不仅知道连他最尊敬de叔叔楚朝辉都非常尊敬张卫东,就连他de爷爷楚建轩都跟眼前这位小年轻称兄道弟,而且老爷子多年de顽疾★也是他一手给治好de。所以哪怕楚榆lín再年轻有为,遇到张卫东这样年轻de长辈,也不敢有半点逾越之举。

  楚榆lín这句张前辈一出口,而且态度还是那么de恭敬,顿时把赵明辉和卢思鸿一家三口人给吓了一大跳。尤其赵明辉和朱秋珍想起两人刚才对张卫东de态度,脸色都刹那间变白了。

  “嗯,你也到这里来买东西啊!”张卫东冲楚榆lín微微颔首道,但却没有半点要起身de意思。

  开玩笑,人家de爷爷跟他都是兄弟之交,他要是特意起身,楚榆lín承受得起吗?

  但张卫东这副“傲慢”de态度落在赵明辉等人眼里,却如同晴天霹雳。楚榆lín什么身份,他都主动上来打招呼了,人家却只是微微点头,根本连起身de意思都没有。gèng夸张de是,楚榆lín竟然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满de表情,好像这样是理所当然de。

  “是啊。”楚榆lín急忙道,然后看向依旧站在那里,表情很是不自然de卢思鸿一家人,疑惑道:“他们是?”

  张卫东心中虽然有些恼火朱秋珍de势利眼,但考虑到其中毕竟有一位还是阿雀de舅舅,而且她de表姐卢青青似乎对阿雀也还算可以,闻言只好压下心头de不快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de好朋友朱晓雀,你叫她阿雀好了,这三位都是阿雀de亲戚。阿雀,这位是市公安局局长de侄子楚榆lín,你就叫他名字吧,不用什么楚处楚处de叫,怪拗口de。”

  楚榆lín☆○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de好朋友朱晓雀,你叫她阿雀好了,这三位都是阿雀de亲戚。阿雀,这位是市公安局局长de侄子楚榆lín,你就叫他名字吧,不用什么楚处nǐmenjièshàoyīxià,zhèwèishìwǒdehǎopéngyǒuzhūxiǎoquè,nǐjiàotāāquèhǎole,zhèsānwèidōushìāquèdeqīnqī。āquè,zhèwèishìshìgōngānjújúzhǎngdezhízǐchǔyúlín,nǐjiùjiàotāmíngzìba,búyòngshímechǔchùchǔchùdejiào,guàiniùkǒude。”

  chǔyúlín是混官场de,见张卫东介绍朱晓雀时眼中流露出几分温柔,还在朋友面前加了个好字,而介绍到卢思鸿三人时,不仅一语带过,而且表情也有些不耐烦,再把之前卢思鸿等人看到自己跟张卫东认识de反应一联系起来,心里头yǐ经明白了几分。

  估计这些人都是朱晓雀de“富亲戚”,对朱晓雀这位“穷亲戚”并不怎么友善,连带着把张卫东也得罪了。

  想明白了其中de关窍,楚榆lín急忙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朱晓雀道:“既然阿雀小姐您是张前辈de好朋友,也就是我de好朋友,这是我de名片,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de,尽管打电话给我。”

  听到楚榆lín后面de一句话,朱秋珍后悔得连肠子都青了,早知道这样,▲刚才对这位外甥女还有她de朋友客气一点多好,这时女儿de机会不就来了吗?

  朱晓雀不过也就是个女混混,除了跟警察打交道de机会多一些,跟政府官员基本上很少有什么接触,gèng别说像楚榆lín这●gāngcáiduìzhèwèiwàishēngnǚháiyǒutādepéngyǒukèqìyīdiǎnduōhǎo,zhèshínǚérdejīhuìbújiùláilema?

  zhūxiǎoquèbúguòyějiùshìgènǚhúnhún,chúlegēnjǐngchádǎjiāodàodejīhuìduōyīxiē,gēnzhèngfǔguānyuánjīběnshànghěnshǎoyǒushímejiēchù,gèngbiéshuōxiàngchǔyúlínzhè样手掌实权de年青官员了。她见连刚才还牛逼哄哄de赵明辉还有一向看不起她de舅妈都要紧张兮兮地起身迎接de政府官员,如今这么客气谦卑地双手给她递名片,而且连阿雀这个名字都不敢直接称呼,还要文绉绉地加上小姐两个字,顿时让她受宠若惊,看着递过来de名片都有些手足无措了。

  好在最终朱晓雀还是接过了名片,不过接过来后,她却红着脸说了一句很让张卫东无语de话:“对不起楚处,不是,楚榆lín,我没有名片。”

  虽然朱晓雀de表现很菜,但楚榆lín哪敢在脸上表露出半点异常,闻言急忙道:“没关系,没关系。”

  说完楚榆lín重新将目光转向张卫东,很是殷勤地道:“张前辈,需不需要再来点甜点什么de?”

  赵明辉和卢思鸿一家三口自然不知道,真要按辈份来,楚榆lín得叫张卫东一声爷爷,楚榆lín就算表现得再谦虚再殷勤一点也丝毫不为过。他们见以楚榆línde身份竟然谦虚殷勤到要给□张卫东当服务生,不禁再次大跌眼镜,甚至朱秋珍眼珠子都红了,心想,自己de女儿要是能找到像张卫东这样de男朋友就好了。

  “去吧,我这边你就不用管了。”张卫东笑着朝楚榆lín挥挥手道。

 ● “那我就不打扰了。”楚榆lín微微朝张卫东躬身,然后冲阿雀笑了笑,转身离去。至于赵明辉,楚榆lín见张卫东自始至终都没看他一眼,gèng没有向他提起de意思,哪还不知道张卫东肯定对他很感冒,要不然知道两人同是财政局de,肯定会稍微提一下。所以楚榆lín跟赵明辉擦肩而过时,神色有点冷,甚至心里yǐ经动了把他调到其他部门de想法。

  楚榆lín走后,气氛有些怪异。朱秋珍用脚踢了卢思鸿好几下,卢思鸿才腆着老脸有些拘谨地冲张卫东道:“小,张老师,你不是教书de吗?怎么会跟楚处长认识?”

  “老卢,你这话是怎么讲de。难道教书de就不能认识楚处长了吗?”朱秋珍见自己丈夫这话明显有看不起教书de意思,白了他一眼,然后转向阿雀,脸上堆起一丝讨好de笑容问道:“阿雀你说是不?”

  “那也不一定,像教小学de,初中de老师,别说认识楚处长了,连教育局de领导都没机会认识呢。”阿雀心中对她de舅妈和赵明辉都还有气,闻言忍不住冷嘲热讽道。

  虽然明知道阿雀这话是针对自己,朱秋珍和赵明辉都丝毫不敢表露出不快de表情。没办法,女儿能不能入事业编制,甚至能不能在社保征收中心继续上班,楚榆lín还是很有话语权de。至于赵明辉那就gèng不敢了,他在外人面前可能很牛逼哄哄,觉得在财政局工作很了不起,但在楚榆lín面前,他就只是一个办事de小啰啰,真要因为阿雀de缘故得罪楚榆lín,那他以后de日子恐怕就很难过了。

  所以不仅不敢表现出来,朱秋珍gèng是急忙陪笑道:“哪会,哪会。像张老师这样年轻有为de人才,怎么可能会没机会认识教育局领导呢!”

  阿雀见一向以☆来瞧不起她家de舅妈,终于也有向自己讨好陪笑脸de一天,心里头大大出了口恶气de同时,鼻子也不禁有些发酸。

  “是啊,是啊。我姨父也就教育局de一个小小科长,张老师连楚处长都认识,哪还需要我姨◆父帮忙啊!”赵明辉也跟着急忙道。这回他de态度却是谦虚了许多,甚至连教育局de科长前面都要加上小小两个字。

  卢青青见自己一向很高傲,甚至在她父母面前都表现得有点傲慢de男朋友在张卫东和表妹面前却前倨后恭,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厌恶之色。她突然发现,阿雀虽然只是个混混,但比起自己来,她de眼光却要好上无数倍,甚至此时看着阿雀,卢青青都感到有点自卑。

  阿雀和张卫东都不是那种得理不让人de人,见朱秋珍和赵明辉都一脸讨好de样子,虽然有些讨厌,但也懒得再跟他们计较。

  张卫东抬手看了看时间起身道:“阿雀,我要先回学校了,你要不……”

  “我送您回去。”阿雀不等张卫东说完,yǐ经站了起来。

  “张老师,阿雀,东西还没吃好呢?再坐下来聊聊吧。”朱秋珍见张卫东和阿雀要走,急忙道。说话时还连连向卢思鸿和女儿使眼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