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章 他真的是老师?


  第两百五十九章他真的是老师?

  “是啊,难得今天遇shàng,坐下来再聊一会儿吧。(**《》,观看本书最新更新)”卢思鸿神情有些不自rán地dào。

  卢思鸿自rán知dào妻子的用意,只是自从阿雀的妈妈去世后,他这个做舅舅的并没有尽到做舅舅的义务,而且刚才妻子的态度也很是过分。如今见阿雀攀shàng了贵人之后,却突rán又换了一副嘴脸,卢思鸿委实有些尴尬。只是事关女儿工□作大事,而且卢思鸿也确实想多了解一下外甥女的情况,最终还是开了口。

  见舅舅开口,阿雀脸shàng不禁露出一丝为难之色。这时卢青青又急忙拉着阿雀的手,很亲切地dào:“阿雀,我们两姐妹也很久没●见面,你就再陪我聊一下吧。”

  阿雀见表姐也留她,心里不禁又多了一份为难。

  张卫东看得出来,阿雀其实还是非常看重这份亲情的,于是把阿雀按回了位置,柔声dào:“既rán难得遇shàn□g,就多聊聊吧。我还要给朋友送礼物去,只好失陪了,有事你给我打电话。”

  “可是我还要送……”阿雀左右为难dào。

  “傻丫头,我难dào不会自己打车ma?记住,有事给我打电话。”张卫☆东笑dào。

  阿雀见张卫东叫她傻丫头,娇躯忍不住颤了一下,rán后甜滋滋“嗯”了一声。

  张卫东见状又轻轻拍了拍阿雀的肩膀,rán后冲卢思鸿和卢青青点了点头:“那阿雀舅舅、表姐,我有事先走一步了。”至于朱秋珍和赵明辉他却是看也懒得看一眼。

  不过张卫东虽rán懒得看他们两一眼,但表现得最热情的反倒是他们。

  “张老师,您慢走啊,有空跟阿雀一起到我们家来玩。”朱秋珍急忙站起来,一脸笑容地冲张卫东挥手,好像跟他非常熟似的。

  “张老师,您要去哪里?我开车送您。”赵明辉更是厚着脸皮,一脸谄笑地讨好dào。

  “不用了。”张卫东冷冷说一句,rán后转身就走。赵明辉脸shàng的笑容顿时僵住了,目中透出一丝怨恨的目光,但却根本没胆子说出一句不满的话语。

  不过赵明辉目中的怨恨很快又转为震惊和害怕,因为他看到财政局最炙手可热的年轻处长,他的部门■领导,楚榆林竟rán猛地喝了两口刚刚买到的咖啡,rán后把咖啡杯往桌shàng一搁,起身朝张卫东追了出去。//《》.《//

  “张前辈要回学校ma?我送您。”楚榆林追shàng张卫东后,态度恭▲谦地问dào。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回去就行。”张卫东笑dào。

  “不麻烦,不麻烦,我车子就停在楼下,而且我现在也没什么事情。”楚榆林急忙dào。

  张卫东扭头看了楚榆林一眼,见他一脸殷勤的样子,只好笑笑dào:“既rán这样,那就麻烦你了。”

  “张前辈,您跟我说麻烦,这不折煞我ma?以前我不知dào您跟我叔叔,还有我爷爷他们……”楚榆林见张卫东跟他这么客气,☆不禁苦着张脸dào。

  “呵呵,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以后你叔叔他们不在时,你也别前辈前辈的叫,让别人听到感觉怪怪的!你还是叫我张老师吧。”张卫东闻言笑着拍了拍楚榆林的肩膀dào。

 ★bújìnkǔzhezhāngliǎndào。

  “hēhē,yǐqiándeshìqíngjiùbúyàozàitíle。yǐhòunǐshūshūtāmenbúzàishí,nǐyěbiéqiánbèiqiánbèidejiào,ràngbiéréntīngdàogǎnjiàoguàiguàide!nǐháishìjiàowǒzhānglǎoshība。”zhāngwèidōngwényánxiàozhepāilepāichǔyúlíndejiānbǎngdào。

  “这怎么行,您跟我爷爷都……”楚榆林面露难色dào。

  “行了,大家都是年轻人哪有那么多讲究?再说不是说好你叔叔爷爷他们不在的时候ma?”张卫东没好气地瞪了楚榆林一眼dào。

  以前不知dào张卫东身份,楚榆林还没什么感觉,现在知dào了张卫东的身份,他这一瞪眼,楚榆林还真有点害怕,只好点头dào:“既rán张前,张老师您这样说,那就这样吧。”

  “哈哈,这样才对嘛。”张卫东笑着大步朝楼梯口走去。

  楚榆林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急忙追了shàng去。

  这家伙究竟是谁啊?为什么楚处长要叫他前辈?为什么对他要那么恭敬呢?赵明辉远远看着楚榆林追shàng张卫东,显rán是要亲自送张卫东回去,心里又是震惊又是害怕地想着。因为就在不久前,他得罪了这家伙,若他真跟楚榆林提起这事,楚榆林要是认真追究起来,别说他老爸只是个早已过气了的社保征收中心的副主任,就算还在职,他以后恐怕也只有做冷板凳的份,再也没有什么升迁的机会。一想到这个有可能会发生的可怕后果,赵明辉就不禁浑身发冷,rán后赶紧转身。一转身,他的脸shàng就堆起了很虚伪的笑容。

  张卫东已经走了,估计以后他也不会有机会跟张卫东这样大人物接触,所以现在扭转形势的希望只能落在朱晓雀的身shàng了。

  “阿雀,你也知dào舅妈这人,刚才的事情……”见张卫东已经走远,朱秋珍红着老脸很是不好意思地自嘲dào。

  “行了,过去的就过去了。”阿雀本就不是个斤斤计较的女人,况且朱秋珍再不好也是她舅妈,她又能怎么样呢?所以闻言只好没好气地摆摆手dào。

  “阿雀小姐,刚才我也……”赵明辉不识趣地凑shàng来dào。

  “你一边去。”阿雀毫不客气地瞪了赵明辉一眼dào。对这个竟rán敢在东哥面前显摆,又出言不逊的家伙,阿雀心里恼火得很,若不是看在表姐卢青青的份shàng,她早就一脚踹过去了,哪还会这么客气。

  “咳咳。”赵明辉后面的话顿时被卡在喉咙里,红着脸连连干咳。

  要是换成以前,朱秋珍肯定要维护这位前途光明的“好”准女婿,只是今日却保持了沉默,她心里的算盘打得可精明。维护这个准女婿又不能换来女儿的事业编制,而且这个准女婿以前在她面前也没少得瑟,她为了女儿的前途也没少曲意逢迎,难得有人出面压压他的气焰,也不是什么坏事。况且如果女儿真的成了社保征收中心的正式职工,以她女儿的相貌,又有这么好的工作,还愁嫁ma?又何必非要在赵明辉这棵树shàng吊死呢!

  卢思鸿本来就对这个女婿不大满意,尤其赵明辉在卢思鸿面前也时不时会摆摆架子,好像他才是丈人,是他女儿没人要,求着要嫁给他似的。只是如今女孩子找个家庭条件好的人家也确实难,就像很多女人明知一入豪门深似海,还是争先恐后的要嫁入豪门一样,当rán赵明辉家跟豪门差了十万八千里。再加shàng朱秋珍的坚持,卢思鸿这才处处忍让着这个傲慢的准女婿。现在看着赵明辉在阿雀面前吃瘪,卢思鸿只有解气的份,哪会主动替他解围。

  卢青青的心思其实跟她爸差不了多少,但两人毕竟也相交了一段时间,虽rán经过这件事后心里对赵明辉越发没感觉,见他吃瘪还是忍不住心一软,替他解围dào:“阿雀算了,他这人就这样,喜欢到处显摆,你别往心里去。”

  要是换成以前卢青青这么说他,赵明辉肯定要发火,但此时却是如释重负,急忙苦着张脸dào:“是啊,是啊,阿雀小姐,我这人就这个缺点,您有空帮我跟张老师说说,算我求您了。”

  没办法啊,连楚处长都殷勤到连咖啡都顾不得喝shàng两口,就眼巴巴地追shàng去要亲自送张老师回家,他赵明辉要不赶紧把之前得罪他的事情给摆平了,天知dào,他要是在是楚处长面前抖露几句,他会有什么下场。

  阿雀见赵明辉刚才还牛逼哄哄,头昂得高高的,腰挺得直直的,好像一头骄傲的大公鸡,只一转眼的功夫就变成了可怜兮兮的可怜虫,一点骨气都没有,心里不禁越发的瞧不起和讨厌他,闻言不耐烦地挥了挥手dào:“行了,行了,这话我会跟东哥说,至于他会怎么样,那我就管不着了。”

  赵明辉见阿雀总算答应下来,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rán后乖乖地坐到一边去,再也不敢打扰她。

  “阿雀,那个张卫东他真的是一位老师?”见赵明辉到一边安静坐着后,朱秋珍忍不住好奇心,小心翼翼地问dào。

  其余人闻言都面露紧张、好奇之色地盯着阿雀看,他们委实无法相信一位老师会值得财政局的处长对他那么尊敬。

  “是啊,有什么不对ma?”阿雀喝了口咖啡,不以为rán地dào。

  “对,倒没有不对的。就是感觉怪怪的,好像楚处长有点怕他啊。”朱秋珍讪讪dào。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要是看到有个人把硬币捏着玩,你也要怕他呀!阿雀心里暗dào,但嘴shàng却dào:“这是东哥的事情,我就不大清楚了。”

  事实shàng,阿雀还真不清楚。她也是shàng次东城区副区长的儿子许明鑫还有叶锋、吴富友三人在娱乐城闹事,张卫东出面帮忙时,才知dào原来他在吴州市的人脉很强大,连高新街派出所的所长见到他都要尊称一声前辈。

  “对了,张老师究竟在哪里教书?”见阿雀说不清楚,众人这才想起张卫东究竟在哪里教书他们都不清楚。

  “吴州大学。”阿雀说dào,眼中情不自禁流露出一丝敬佩的神色。

  像她这样在dàoshàng混的人,其实很佩服两种人,一种是很能打的人,另外一种就是读书很厉害的人。张卫东才二十三岁就博士毕业,并且还是大学老师,在阿雀看来简直就跟他把硬币拿在手指间随意拿捏一样神奇厉害。

  ---------------------

  该死的耳鸣不知dào究竟要持续多久,真的好郁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