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一章 小题大做


  第两百六十一章 小题大做

  “行le,这个问题你不用回答。”在楚榆林正斟酌着措辞时,张卫东已经有xiē沮丧地摆摆手阻止le他。

  “唉,大环境如此,不过不管是法律还是监督体制◇,总是会一天比一天健全起来的。”楚榆林见张卫东沮丧的表情,心里突然有xiē受感动,情不禁自开口宽慰道。

  混迹官场多年,楚榆林也算是见识和亲身经历过许多黑暗面,也曾经有过满腔的正义,也曾经有过许多理想抱负,但最终却发现在中国的官场一味的讲究公正、理想什么的,那绝对是寸步难行。就像香港特首收礼超过四百元就要上交政府,但在国内,别说像香港特首这yàng的大官,就楚榆林这yàng的小小财政局处长,逢年过节收的超市卡、烟酒等等加起来估计至少要上万,而这xiē礼物只要不过分,楚榆林还不好拒收,更不好上交。否则不仅要得罪那xiē送礼的人,也会在无意中成为政府机构里完全不合群的人。

  “是啊,总会一天天好起来的。”张卫东叹le口气,然后看向楚榆林继续:“听说社保征收中心现状在zhāo人,按你的说法估计位置已经被内定好le吧。”

  社保征收中心是市财政局下属事业单位,是归市财政局管的。中心在zhāo人,楚榆林这个市财政局的处长自然知道,也有不少人找上他,希望他能帮忙出面活动活动。不过楚榆林毕竟还不是市财政局的局领导,再加上那xiē上门来托关系的人与他也没有什么直接利害或者很铁的关系,楚榆林都推脱掉le。但从上门托关系的人口中,以及在局里侧面听到的一xiē消息,楚榆林还是大致知道,这次社保征收中心的岗位估计基本上已经被内定好le。至少他知道,这次中心zhāo的五个名额,财政局◇一位副局长已经要去le一个。剩下的四个,估计也早已经有相关领导打过zhāo呼le。至于具体给谁,那除le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还要看谁的官大le。

  没办法,现在的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岗位,就像唐生★肉一yàng,全国的人都眼巴巴地盯着,谁都想咬上一口。一旦有消息放出来,简直就跟以前考状元一yàng,大家一窝哄的全上,而家长则到处托关系,找人帮忙。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也是一种很无奈很残酷的现象。

  “应该是吧。”毕竟也是财政局的一员,楚榆林回答这个问题时神色还是有xiē不自然。

  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张卫东脸色阴沉le一xiē。

  楚榆林偷偷看le张卫东一眼,心里不禁一个咯噔,突然发现自己脑子今天似乎特别的笨,因为像张卫东这yàng的人,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无缘无故会关心起社保征收中心zhāo人事情的人。

  “张老师是不是有什么朋友也参加lezhāo聘考试?”楚榆林急忙问道,心里不禁有xiē忐忑。

  连他叔和市委秘书长都要发自内心当长辈尊敬着,他的人要是因为别人走后门而被刷下来,那他叔还有市委秘书长的面子往哪搁?最怕的是,张卫东要是因此而恼火,估计财政局局长的日子都有点难过le。

  “也不算什么朋友。是阿雀的表姐,她笔试考le第二名,还是中心的合同工,之前他们还说就算这yàng,面试也肯定要被刷下来,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le。”张卫东面带自嘲地道。

  虽然张卫东说不算什么朋友,看起来似乎对卢思鸿一家人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印象。但毕竟是阿雀的表姐,而且张卫东也特意提起来le,楚榆林哪敢马虎,急忙道:“不是张老师把事情想简单le,而是现在的人把事情弄复杂le。不过既然阿雀小姐的表姐参加le考试,而且笔试成绩又那么好,这件事我一定会关注的,绝不会……”

  楚榆林的话还没讲完,张卫东的手机响le起来。

  张卫东一看电话是阿雀打来的,根本不用细想就知道肯定是她舅舅家的人托她来找自己帮忙的。

  “果然是大环境如此啊!”张卫东深有感触地摇le摇头,然后接起le电话。

  “东哥,是我阿雀,有件事情,我,我……”电话里传来阿雀很是紧张的声音。

  “是不是你表姐的事情?”张卫东开门见山道。

  “是,不知道您,您……”阿雀的声音显得越发的紧张。

  “告诉她让她好好准备面试吧,不要有心理负担。只要她有实力,就绝对没有人能把她刷下来。”张卫东朗声道。

  电话那头忐忑紧张le半天的阿雀,没想到具体的事情自己还没开口,电话那头的张卫东就已经一口答应le下来,而且态度是如此的坚定,没有半点含糊措辞。

  “谢谢东哥,谢谢东哥。”阿雀愣le一会儿后,然后急忙道,说话时激动得小脸蛋通红通红的。

  “不必客气,好le,你表姐的事情你就别担心le,我也不打扰你们继续聊天。”张卫东笑着挂le电话。

  挂掉电话后,张卫东转向楚榆林道:“一般这种面试谁当考官的?”

  “考官成员一般是社保征收中心的领导和财政局人事处的干部,如果zhāo的人有涉及到专业技术知识,还会请这方面的专家参与。不过社保征收中心这次zhāo人应该不大会涉及到什么特别的专业技术知识,所以考官成员估计就中心领导和财政局人事处的干部。”楚榆林回道。

  “这么说你不会参与这次面试。”张卫东道。

  “一般不大会,不过您放心,阿雀表姐的事情肯定没问题。”楚榆林一脸自信地道。

  他楚榆林怎么说也是财政局最年轻的处长,而且身后还有位实权派的叔叔,要搞定下属事业单位的一个事业编制名额还是很容易的。

  “你怎么弄?去跟社保征收中心主任打zhāo呼?然后请他帮忙留个名额给阿雀表姐?她表姐又不是没考好?为什么要求他?而且你这yàng做岂不是要欠他一个人情?原本十拿九稳的名额却反倒要求人家,还要欠别人人情,你说这社会还真有意思。”张卫东道。

  “这……”楚榆林惊讶不解地看着张卫东,一时语噎。心想,不这yàng又能怎么yàng呢?毕竟他不是财政局的局长,无权直接干涉社保征收中心的zhāo人。而且五个名额基本上已经内定好le,他这yàng做其实已经相当于虎口夺食,让社保征收中心的主任为难。当然既然大家都是靠关系,在结果还没最终出来前,那就各凭本事,你拿不到名额,也只能说明在这场角力中你手中的权力还不够。

  当然,如果一切按规章制度公事公办,那么所有背后这xiē围绕着名额的权力较量都是浮云,只是在如今这个社会这有可能吗?

  楚榆林正惊讶不解之际,张卫东拿出le手机。见张卫东拿出手机拨打,楚榆林越发的惊讶。

  张卫东的性格其实还是很怪的。身为一位大学老师,身为一位修真者,他可以把阿雀这yàng的女混混当好朋友来看待,可以亲切地跟鸡窝这yàng的男混混说话,或许在他看来只要看对眼le,什么身份地位都是一yàng。但有时候,他却又特别难相处难对付,甚至会为le一件事会倔拗到底。像赵明华被打的事情,他明明有能力直接让刘伟父子老老实实地给赵明华认错道歉,但他却非要整到刘伟父子切身体会到那种被人踩,被人整的痛苦,才放过他们。

  这或许也是张卫东的一种处事方式,他认准le一件事,很多时候就会一条心走到底。现在卢青青的事情,就让他恼火le,让他非常讨厌通过楚榆林说的那种方式来解决,虽然楚榆林说的这种方式看起来是最合乎常理也最简单。所以为le这么一件小事,张卫东拨通le一个电话,省委副书记段威的电话。

  张卫东知道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不好找楚朝辉和谭永谦,因为他们两虽然完全有实力可以往财政局里安排人,财政局局长也绝不会不卖他们的面子,但他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以他们目前的实力还不宜直接出面。就算勉■强做到,恐怕也要被人诟病甚至要得罪不少人。毕竟财政局是政府里数一数二的实权部门,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插手进去的,就算谭永谦也不能。

  “段书记是我,张卫东。”电话很快就被接通le。

  “◇哈哈,知道是你,很难得你今天主动打电话给我嘛。”里面传来段威书记朗爽的笑声。

  “那我检讨,不过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有件事情想找你帮忙,可能有xiē小题大做le,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帮这个忙。”张卫东正色道。

  “说吧,我很想知道什么事情值得张大师你小题大做。”段威收起笑声,沉声问道。

  “我有位朋友的亲戚参加le吴州市社保征收中心的公开zhāo聘的考试,具体叫什么名字,你就不用问le。她的笔试成绩不错,按理说她只要面试发挥正常,是很有希望被录取的,但我在一位财政局的处长那里得到确认,她几乎不可能会被录取。”张卫东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