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二章 好心有好报


  第两百九十二章 好心有好报

  “要不,你还是先在超市里等一下,我回去帮你拿件衣服过来,很快的!”张wèidōng犹豫了下说道。

  这不是张wèidōng第一次被女人这么紧紧挽着手臂,但qín虹教授那如同熟透了桃子般的成熟丰腴身子,还有她特殊的身份,却似乎有一种让他很难抗拒的诱惑力,使得他宁愿选择逃避。所以他说了一句无异于明着告诉qín虹他无法做到不胡思乱想的话。

  qín虹显然没想到张wèidōng给她的会是这样的回答,一时间都有点手足无措。一直以来,qín虹因为身份和年龄的缘故,和张wèidōng相处得很是róng洽,从来不用去考虑什么男女之间的那点破事。但今天才突然发现,男女之间的事情是最微妙的,谁也无法预测什么时候它会像一团被加入了酵母一样的面粉,不经意间它就发酵膨胀。

  虽是有点突然,qín虹还是很快抽回了手,捋了捋秀发,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道:“回去拿就算了,我们还是走快点吧。”

  张wèidōng默默点了点头,心里却不知道此时究竟是失落还是松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是武夷山的晚上突然变得越发冷起来,还是因为女人特殊时期的缘故,又或者是刚才剧烈冲突造成的强烈情绪波动留下的后遗症,反正松开手后,没走几步,qín虹就又冷得直发抖。

  看着qín虹冷得直发抖的样子,张wèidōng犹豫了下,弯着胳膊示意道◇:“要不还是挽着我吧?”

  “那你保证不能胡思乱想。”qín虹道。

  “尽量吧!”张wèidōng苦笑道。

  “你就非要这么实话实说吗?”qín虹脸微微一红,最终还是伸手紧紧挽■住了张wèidōng的胳膊,不过却很女人地狠狠掐了他一下。

  一个男人明明只是说尽量控制非份之想,而qín虹却还是靠了过去,对于她而言这还真是平生第一次这么荒唐,这么不矜持。

  “我做事一贯很严谨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张wèidōng一本正经地道。

  “你!”qín虹被张wèidōng一句话给顶得差点气结,不过很快她又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笑时还白了张wèidōng一眼。

  相对那些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心里却全是男盗女娼的龌蹉思想,qín虹倒更喜欢,更放心张wèidōng这种有点小人的赤忱坦白。

  至少她不用担心他会乱来,至少他已经把选择权交给了她,而不是用假象欺骗她,然后对着她的身子满脑子龌蹉乱想。

  正如张wèidōng说的尽量吧,这一路走回去的七八分钟,张wèidōng真的尽量控制了自己的思想,直到到了酒店门口,qín虹松开他手臂的那瞬间,张wèidōng才再度意识到她身子的柔软,她胸部的坚挺丰满,才有点后悔刚才一路走来自己干嘛这么老实,竟然真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思想。

  不过当两人在电梯门口分手时,看着qín虹真心诚意地对他说“谢谢”时,张wèidōng却突然不后悔了。

  这是位值得他这样做,值得他用心尊重的女人!

  回到房间,房间里空空的,曹永安还没回来。现在这些大学老师,在学校里个个都文质彬彬,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但真要到了外面,摆脱了学校的桎梏,远离了学生和熟知他们身份人的视线,来到一个完全不认识他们的地方,就跟放出笼子里的鸟没多大区别。喝酒、打牌、k歌甚至偷偷溜出去搞点异乡情调也有,当然后者属于少数。

  既然曹永安不在,张wèidōng倒也落个清静。先去浴室冲了个澡,然后才手中握了一块和田玉躺到了床上。

  制玉符和制纸符有些区别,纸符需要张wèidōng通过毛笔和朱砂把一些蕴藏有★沟通天地能量的特殊符号书写在黄表纸上,但玉符却不需要这样。

  张wèidōng一手拿着和田玉,一手在玉上不停地刻划着,一道道蕴含着纯净真元的能量通过张wèidōng手指的不停刻划,形成一个个特☆殊的符号烙印在了和田玉里面。许许多多的特殊符号又组成了一个蕴藏着更多神秘复杂能量的符号,直到和田玉无法再容纳下更多的能量时,张wèidōng才停止了刻划。

  当张wèidōng停下来时,脸上微露一丝疲倦。这是他第一次完全凭神识意念驱动真元直接探入到玉石里面刻划符箓,其中困难比起制作纸质符箓却要难上不少,消耗的真元也不可同日而语。当然同样级别的符箓,用玉石制作和用纸质制作的符箓,差距也是很大的。用一句比较通俗的比方来形容两者的话,玉符属于耐用品,而纸质制作的符箓属于易耗品。

  方静身上那残留的阴煞之气,就连混沌元气也很难再区分吞噬,可见要想彻底消除是非常困难的。除了方静通过本身努☆力修炼,将那缕阴煞之气炼化吸收之外,张wèidōng制作的玉符也是必不可少的。这块玉符能抑制那一缕已经跟方静本身阴气róng为一体的阴煞之气的增长。否则那缕阴煞之气随着她身上与生俱来的阴气的增长而增长◇,她就是拼命修炼却也是枉然。

  张wèidōng制作好玉符后过了大概十多分钟,曹永安才哼着小曲摇晃着开门进来,估计是饭后去ktv唱歌了,而这时差不多已经是子时,张wèidōng每日修炼的时间。

  因为有曹永安在,张wèidōng倒不好盘腿在床上修炼。好在这大混沌五行功法并不拘泥与外在修炼姿势,只是盘腿而坐能让人更容易静心入定罢了。

  于是张wèidōng便干脆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假寐,曹永安本来是哼着小曲的,见张wèidōng已经睡了,忍不住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还以为这家伙独自一人风流快活去了,没想到已经乖乖在房间里睡觉了。”

  说完又摇了摇头,然后便轻手轻脚冲澡去了。

  张wèidōng睁开双眼,很无语地撇了一眼浴室,然后重新闭上眼睛,开始每日子时的修炼。

  白、青、黑、赤、黄五滴真元悬挂在丹田之中,缓缓旋转着,闪烁着不带一丝杂质的纯净光芒□,如同黑夜中的璀璨星辰一般,五滴真元的中心是一团朦朦胧胧,混混沌沌,散发着一丝让人心悸的可怕力量的混沌元气。

  自从大耗真元帮父母亲伐毛洗髓并留了很大一部分混沌元气在父母亲的体内后,经过一个多★月的修炼,那五滴真元不仅已经恢复如初,甚至尤胜从前,唯有那一团混沌元气,依旧稀薄,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元气。

  只是今日那团混沌元气之中,却多了一团从方静体内吞噬而来的阴煞之气。因为阴煞之气的存在,似乎整个丹田都多了一丝阴冷的寒意。

  “咦!”张wèidōng不禁感到一阵惊讶。

  混沌元气乃天地最原始的元气。别看张wèidōng的丹田之内只有这么一小团薄的如同轻雾般的混沌元气,可是其中蕴藏着的能量是极为可怕的,别说就这么一点点阴煞之气,就算再多个十倍百倍,这么长的时间呆在混沌元气中,也早已被分解消熔得一干二净,却没想到那团阴煞之气竟然犹在,而且看情形似乎那团混沌元气也比昨日壮大了不少。

  “莫非?”张wèidōng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不禁喜上眉梢。

  原来胎儿在母腹之中禀天地灵气、父母精血而生,是含有一口与生俱来的先天真气,只是人一旦离了母腹,那一口先天真气也就化为虚无。

  阴煞之气入侵方静时,方静尚在她母亲腹中,原本像这种情况,方静是必死无疑,却没想到她那口先天真气似乎较常人强大,竟挡住了阴煞之气并róng合到了阴煞之气之中。也正因如此,方□静现今大难不死,反倒差点成了纯阴之体。

  之前张wèidōng倒也没深入思考,如今见阴煞之气经过这么长时间竟然仍留在混沌元气之中,而混沌元气隐隐中似乎也壮大了一些,这才想到了先天真气。

  张wèidōng正愁上次混沌元气消耗过大,一时半刻无法修炼回来,影响了修炼进度,没想到这次好心有好报,平白得了一团带有一丝先天属性的阴煞之气。

  不知炼化吸收了这团阴煞之气,我的混沌元气是◎否能恢复到跟我目前境界相符合的程度?张wèidōng暗暗开心地想了一会儿,然后彻底平心静气,开始了修炼。

  大混沌五行心法悄然运转,金木水火土五滴真元便缓缓加速转动,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fǒunénghuīfùdàogēnwǒmùqiánjìngjièxiàngfúhédechéngdù?zhāngwèidōngànànkāixīndìxiǎngleyīhuìér,ránhòuchèdǐpíngxīnjìngqì,kāishǐlexiūliàn。

  dàhúndùnwǔhángxīnfǎqiāorányùnzhuǎn,jīnmùshuǐhuǒtǔwǔdīzhēnyuánbiànhuǎnhuǎnjiāsùzhuǎndòng,jīnshēngshuǐ,shuǐshēngmù,mùshēnghuǒ,huǒ生土,土生金,五行相生,又有天地五行元力从天地中源源不断地被吸入体内,液滴的光芒渐渐变得越发璀璨明亮,体积也在渐渐变大。

  随着五滴真元的变强,一丝丝颜色各异的灵气从它们身上散发出来,随着心法的运转在丹田内róng合在一起,渐渐归一化为一缕天地最原始的混沌元气róng入那一团朦朦胧胧,混混沌沌,散发着一丝让人心悸的可怕力量的混沌元气之中。而同一时间,那团阴冷的阴煞之气也在逐渐消róng变小。

  丹田中央的混沌元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浓厚起来…….

  就在张wèidōng静心修炼时,在另外一个房间,qín虹教授却辗转难眠。一个是文弱白净的教书生,一个是神武英勇的武林gāo手,两个似乎完全不可能联系在一起的身影,在她的眼前不停交替晃过,让她感觉之前发生的一切就像在做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