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五章 出了点问题


  第两百九十五章 出了点问题

  一路攀登,一路欣赏美景,张卫东拉着秦虹的手不知不觉中爬上了天游峰顶。

  天游峰顶有一座飞檐翘角的楼阁,上有一匾:遨游霄汉。楼内塑有隐居武夷山水之间,茹芝饮瀑,遁迹养生的彭祖及其二子彭武、彭夷之像。楼上有“宋美龄舞厅”,据说是当年为了迎接宋美龄来此而特地修建的,不过,宋美龄并没有真的来过。

  站在彭祖及其二子塑像之前,想起中国神话故事中一些有关彭祖的传说,张卫东不禁有些入神。

  “在想什么呢?”秦虹随手递给张卫东一瓶在峰顶商店里买的农夫山泉,看着张卫东入神的样子,忍不住好奇地问dào。

  “我在想这世界上究竟有没有真的神仙存在?如果真的存在他们现在又在哪里呢?”张卫东接过水,若有所思地说dào。

  以前张卫东是不相信这世间有神仙存在的,只是如今他自己能御风而飞,让他身不由己地渐渐相信起世间的神仙传说。只是◇也正如张卫东所问的,若神仙真的存在,为什么这么多年他特意留心,却又丝毫不见踪迹呢?

  扑哧!秦虹忍不住笑了出声,然后白了张卫东一眼dào:“我还以为你在想什么呢?搞得这么深沉!”

  张◇yězhèngrúzhāngwèidōngsuǒwènde,ruòshénxiānzhēndecúnzài,wéishímezhèmeduōniántātèyìliúxīn,quèyòusīháobújiànzōngjìne?

  pūchī!qínhóngrěnbúzhùxiàolechūshēng,ránhòubáilezhāngwèidōngyīyǎndào:“wǒháiyǐwéinǐzàixiǎngshímene?gǎodézhèmeshēnchén!”

  zhāng卫东看了秦虹一眼,不以为然地笑了笑dào:“休息够了没有?休息够了的话我们下去吧。”

  他知dào这些问题跟秦虹没办法解释。

  “对不起,我不知dào你信这个。其实我自己虽然是个无神论者,但我却一直觉得人还是有神论有信仰好一点,这样人就会有所畏惧,就不敢随便违纪犯法了,至少也会有所顾忌吧。”秦虹看着张卫东低声说dào,显然她突然间意识到张卫东刚才并不是故作深沉而是认真的。

  “没什么,其实我自己也不知dào我究竟信还是不信。不过你说的信仰畏惧论我还是比较赞同的,人还是要有所惧好一点。”张卫东惊讶地看了秦虹一眼,随即耸耸肩笑dào。

  见张卫东这样说,秦虹暗暗松了一口气,笑dào:“时间不早了,下山吧。”

  张卫东点了点头,然后跟秦虹一起出了阁楼往山下走去。

  天游峰的后山和前山迥然不同,前山光秃秃,路窄山峭,好似一不小心人就要掉下万丈山崖,后山却郁郁葱葱山清水秀的,石阶也平坦了许多。

  秦虹走在这样的山路上就轻松了许多,不过也不知dào是不是习惯使然,养成了依赖性,下山的途中,她还是时不时会抓着张卫东的手搭一把,看得不少老师眼珠子都绿了,恨不得一脚把张卫东踹到山脚下,然后自己取而代之。

  到了山下,yǐ差不多到了中午用餐时间,倒还真应了那句俗话“一块石头玩半天”。

  站在后山山脚,仰头正面观望,此时眼前yǐ不再是天游峰,而成了“晒布岩”——由上而下,有一条条宽窄相当的dàodào,仿佛神仙在此晾晒制作仙家霓裳的巨大“布幅”,别有一番景致。

  当张卫东和秦虹两人到了山下时,拥有麦芽色健康肤色的兰姓畲族导游和吴州跟团来的导游都yǐ经在那里,并且似乎还在低声争论着什么,不过见到秦虹教授下来,两人就立马停止了争论,然后一起迎了上去。

  “秦院长,天游峰风景不错吧?”兰导笑问dào,不过笑容却显得有些不自然。

  “不错,不错,山清水秀,美极了,就是爬得有些累。我现在啊,就想找个地方解决吃饭的问题,然后乘坐竹筏漂流九曲溪。爬了半天山,再坐在竹筏上优哉游哉地顺水漂流,一览九曲风景,我想应该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秦虹笑dào,眼里流露出一丝期待的神色。

  “偷得浮生半日闲啊!”张卫东跟着附和了一句。

  “对,对,就是这种感觉。”秦虹笑着拍手dào。

  见秦虹教授◎这样说,两位导游脸上的表情显得越发的不自然起来,一副欲言又止,难以开口的样子。

  “有什么问题吗?”秦虹教授总算发现了不对劲,问dào。

  两位导游互相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吴州跟团的导○游露出一丝苦笑dào:“秦院长,对不起,下午可能要改变行程。”

  “小赵为什么要改变行程?我觉得像今天这样的安排很好啊。”秦虹脸色微变,有些不快地问dào。

  环工学院是自己包团的,当初也说好一切游玩安排是要依据学院老师的意见,而不是由导游牵着鼻子走。否则像那种打着低价的旗号,却把游客尽往购物区带的旅游又有何乐趣可言?况且半天山爬下来,大家也确实累了,下午正好坐竹排轻松轻松。

  见秦虹神色不快,小赵也就是吴州旅行社跟团的导游不禁不满地看了兰导游一眼。

  “对不起,对不起,秦院长,都是我们工作上的疏忽,出了点差错,没能提前把竹排票的事情落实好。”兰导游急忙dào歉dào。

  “那就现在马上去买啊。”秦虹虽然有点不满意旅行社的工作态度,但既然事情yǐ经出了,她也不想为难一个小小的导游。

  “这个,竹排票一般都是旅行社提前预定的,散客票一般都是开排前二十分钟到窗口买的,我们人这么多,我担心有点困难……”兰导游支支吾吾地推脱dào。

  “既然这样,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吧。我们的行程安排在来时就定下来的,而且也不是什么五六个人的小团,你们旅行社会不知dào提前预定好竹排票?”秦虹毕竟是当领导的人,闻言马上听出了不对劲,神色越发不满地问dào。

  “这……”兰导游被质问得脸都红了。

  “行了,我来说吧。其实秦院长,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疏忽,而是他们旅行社的老板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才会有今天这事。”

  “竟然会有这种事情,而且就算旅行社的老板得罪了人,但也不能在这种事情上搞名堂啊,难dào漂流是他们家开的吗?”张卫东闻言不禁眉头微微一皱插话dào。

  不管双方的矛盾谁是谁非,但首先那人这种报复手段却让张卫东很是不满。

  “咳咳,话是这么说,但国内的情形,这位老师还有秦院长您又不是不了解,有些人是真的罪不起的!这件事,我也正跟我们经理联系,让他尽快重新联系一家本地旅行社。不过因为事发突然,再加上今天是周末,竹排较为紧张,所以今天的漂流估计是安排不了了。”赵导游有些惊讶地看了张卫东一眼,也不知d●ào是惊讶他的年轻,还是惊讶他的“单纯”,然后一脸无奈地对秦教授继续dào。

  见竟然是这么一回事,秦虹倒也不好责问两位导游。不过身为这次领队,今天下午玩不成漂流,秦虹心里总难免不是个滋味,犹★豫了下dào:“我有位同学是你们这里下面的一位副镇长,我先打个diàn话问问她看看吧,真要实在不行,也只能重新改行程了。”

  于是秦虹给她那位副镇长的女同学拨去了diàn话,diàn话响了一会儿就被接了起来,秦虹把情况大致跟她说了一下。她的同学一听对方连放排的事情都能干涉,不禁有些为难,但还是答应打个diàn话问问看。

  很快,秦虹的同学就回了diàn话。diàn话里她很无奈地告诉秦虹,对方得罪的是市里的一位衙内,这位衙内做事素来蛮横嚣张,是衙内中有名的二愣子。他yǐ经放出话来要搞死对方,所以只要是他们接的团,一律刁难。不过像景区门票什么的是没限制的,他倒也没办法为难,但漂流放排每天都是有数量规定的,所以才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

  “要不,你们还是马上换一家旅行社吧。这样我倒是可以帮你解决票的事情,要不然我要是出面帮忙,那个二愣子铁定以为我是故意扫他面子。唉,你也知dào,我只是下面小小一个副镇长,很多人还是得罪不起啊!”解释了一通之后,秦虹的同学给出了一个建议。

  虽说同学的建议非常合理也非常诱人,但秦虹看着正眼巴巴盯着她看的畲族姑娘,总觉得这样做有点雪上加霜,落井下石的味dào,犹豫了下dào:“我再考虑考虑吧,如果有需要再打你diàn话。”

  “秦院长您同学怎么说?”赵导游见秦虹通完话,急忙问dào。

  “票倒是能解决,不过要先换一家旅行社。”秦虹微皱着眉头回dào,显然她心里有些矛盾。

  “既然票能解决,那我马上联系经理,让他重新联系一家。”赵导游说dào。

  “这样会不会不大好?毕竟他们也不是故意的。”秦虹指了指兰导游犹豫dào。

  “可这也不是我们的错呀!再说了我们不……”赵导游很理所当然地dào。

  “行了,我来打个diàn话吧。”张卫东摆手打断赵导游。虽然赵导游说的有一定dào理,但张卫东心里总有些不爽。他觉得是非对错是一回事,但做人做事又是另一回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