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你爸一定会没事的!


  “爸,许叔叔说要去找卢院长才行。”jīn璐扬起下巴,一脸不满道。

  “老许这shì怎么一回事?”jīn全胜的脸色不禁变得有点难看,现在可shì他jīn全胜的女儿得了乳腺癌啊,打电话叫个中医又怎么了?

  “jīn区长,这事有点特殊啊。”许传云心里对jīn全胜的质问有点不满,但还shì过的话说了一遍。

  jīn全胜毕竟shì当官的人,看问题肯定不会像jīn璐和董琴这种★千jīn小姐那般简单,闻言脸色反倒变得有些凝重,沉吟片刻道:“既然这样,那我去找下卢院长。”

  卢院长的办公室就跟许副院长的办公室隔了三四个房间,一行人出了办公室很快就站在了卢院长办公室门前。☆

  当许传云陪着jīn全胜敲开卢院长办公室门时,卢院长正在收拾dōng西准备下班,看到jīn全胜亲自赶到医院,心里暗暗涌起一丝不快,yǐ为jīn璐这个千jīn大小姐就因为那点事情还特意把老爸搬■过来施压。却也不想想,那shì人家张卫dōng不跟她一般见识,真要较起劲来,就他老爸一个区长在他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

  不过心里不快归不快,jīn区长大驾观临,卢院长脸上还shì堆起了笑容,起身笑呵呵地冲jīn全胜伸出手道:“jīn区长难得大驾光临嘛,欢迎,欢迎。”

  “什么大驾不大驾的,我这shì无事不登三宝殿,shì有事求卢院长帮忙来的。”jīn区长道。

  “哦,什么事情还需要jīn区长亲自上门啊?”卢院长一边笑着摆手请jīn全胜等人坐下,一边笑道。至于jīn璐之前跟中医科发生的事情,却shì只字不提。

  “卢院长,我要请张卫dōng给我和董琴看病。”jīn璐虽然心里依旧担心自己的病情,不过有了她爸撑腰之后,底气却shì足了许多,还没等他开口。已经抢着说道。

  “请张专家看病。这事……”卢院长见果然shì跟张卫dōng有关,脸上不禁露出一丝难色,当然心里更多的却shì不快和不屑。

  真yǐ为自己shì区长的女儿就可yǐ随便对张卫dōng指手画脚吗?当初保健局长陈光标亲自打电话给张卫dōng,请他出马给秦松副省长看病。这两人不说副省长比她爸区区一个区长官职大多了,就算陈光标这个保健局局长论职级也跟她爸平级了,可结果呢?

  张卫dōng还不shì直接一句“没空”就给回绝了!

  “怎么,卢院长这事有困难吗?”jīn全胜眼中不快之色一闪而逝,问道。

  “本来没什么的,只shìjīn璐两人之前跟张专家闹过点矛盾。这事就不好说了。你或许不知道,张专家不仅医术gāo明,而且还shì省医疗专家小组成员,你也知道省医疗专家小组成员个个可都shì不简单的。”卢院长解释道。至于jīn璐两人后来再次得罪了张卫dōng,卢院长就不知道了,否则他的说辞恐怕就不shì这么圆滑了。

  jīn全胜倒也知道女儿的脾气,要shì▲换成平时少不得要做做样子当着卢院长的面责备几句,只shì如今知道她得了乳腺癌。又哪里忍心责备。闻言苦笑道:“卢院长这件事shìjīn璐她们的不对,不过现在不shì说这些的时候啊,jīn璐她被检查出来得▲了乳腺癌,这事还得请卢院长帮忙打个电话。”接着jīn全胜又把张卫dōng准确诊断出jīn璐和董琴病症的事情说了一遍。

  卢院长听说jīn璐得了乳腺癌,不禁大吃一惊,这才知道为什么jīn全胜会亲自赶过来,也知道自己再也不好开口拒绝,否则那就真的shì往死里得罪jīn全胜了。

  “jīn区长你们不要急。乳腺癌就现在的医术来说,只要发现得早,shì完全有可能治愈的。至于张专家那边,电话我肯定会帮你们打,但shì他要shì不肯帮忙,我也shì没办法的。”卢院长先shì宽慰了jīn区长和jīn璐一句,然后也表明了自己为难之处。

  “你shì院长。他难道还敢不听你的?”jīn璐有些不服气地反问道。

  卢院长见jīn璐到现在还拎不清楚,自yǐ为shì区长的女儿就很了不起的样子,真想把她给轰出去,但最终考虑到她的身份又身患重疾,还shì稳住情绪,摇摇头道:“像他医术这么gāo明的人,只有人请他的份,又有哪个院长能管得了他。”

  jīn璐闻言还想开口,不过却被jīn全胜使眼色给止住了。

  “卢院长,那就麻烦你了。”jīn全胜陪着笑容道。

  “不必客气。”卢院长摆摆手,然后拿起电话给张卫dōng拨了过去。

  当卢院长给张卫dōng打电话时,张卫dōng正坐在白洁的车上飞驰在开往飞云县的gāo速公路上。

  “卢院长你好,有什么事情吗?”对卢院长张卫dōng印象还shì可yǐ的,虽然心里火燎火急,接起电话时语气还shì非常平和。

  “张专家您好,shì这样的,**区jīn区长的女儿jīn璐得了乳腺癌,她想请您……”卢院长很shì恭敬客气地道。

  张卫dōng一听说shìjīn璐,脸色微微一沉,语气也变得有些冰冷道:“让她该怎么治就怎么治,我没那个闲功夫。如果没其他事情,那就这样吧。”

  说完,张卫dōng便挂了电话。

  开玩笑,他现在shì医生没错,只要在医院坐诊,遇上的病人哪怕像中风偏瘫这样难治的病人他也会出手,但他并不shì什么大善人,谁求上门都要帮忙医治的。

  卢院长拿着电话不禁有点发呆,跟张卫dōng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卢院长还shì比较了解张卫dōng的为人的。一般情况下,他都shì非常平易近人,也不会轻易发脾气,对到中医科看病的病人也都shì一视同人,没想到今天却似乎发火了,连带着对他也没什么好脸色。

  “你们shì不shì后来又跟张专家发生过什么事情?”卢院长放下电话后问jīn璐和董琴。

  张卫dōng的脾气他shì有点数的,若说仅仅为了排队等号子这件小事连带着连他卢益存的面子也丝毫不给,卢益存还shì有点不相信的。

  见卢院长话都没讲完,就拿着电话发呆,接着又问她们这个问题,jīn璐和董琴就知道卢院长这个电话算shì白打了。

  两人这个时候,终于真正意识到事情不妙,尤其shìjīn璐,她的心终于彻底慌了。

  乳腺癌啊,谁知道能不能治好,就算能,那**又能不能保住呢?虽然现在的保乳手术一般情况下都比较成功,可shì不把整个给切了,总让人感觉癌细胞会处理不干净,心里不踏实。

  心慌意乱之下,jīn璐这时再也不敢摆什么千jīn大小姐的架子,一五一十地把前后跟张卫dōng发生的矛盾都说了一遍,包括张卫dōngshì在什么情况下指出她的**有问题,也不敢有半点隐瞒地说了出来。

  卢益存越听脸色越难看,心想怪不得张卫dōng一听jīn璐的名字就直接挂电话。

  这要shì换成他,估计连jīn璐得乳腺癌的事情都不提起,说起来,张卫dōng已经yǐ德报怨了。现在倒好,还想张卫dōng帮她看病,她真的yǐ为自己shì谁?又yǐ为张卫dōngshì谁?

  “看来这事我真的帮不上忙了,我建议你○们还shì接受常规的治疗方式吧。”卢益存听完后,直截了当地对jīn全胜说道。

  jīn全胜闻言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他就算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堂堂一个省会城市的区长,竟然会请不动一位医生。

 ◆menháishìjiēshòuchángguīdezhìliáofāngshìba。”lúyìcúntīngwánhòu,zhíjiéledāngdìduìjīnquánshèngshuōdào。

  jīnquánshèngwényánliǎnsèbiàndéyǒudiǎnnánkàn,tājiùsuànzuòmèngyěméixiǎngdào,zìjǐtángtángyīgèshěnghuìchéngshìdeqūzhǎng,jìngránhuìqǐngbúdòngyīwèiyīshēng。

  “卢院长,那张卫dōng就一点面子都不给?”jīn全胜阴沉着张脸问道。

  卢院长摇了摇头。

  “既然这样能不能麻烦你把他的电话还有大致情况跟我说一下,我就不信我jīn全胜连个医生都搞不定。”jīn全胜见卢院长摇头,火气也有点上来。

  当官多年,只有他在老百姓头上摆架子耍威风的份,又哪有老百姓在他面前摆架子耍威风的份?

  卢院长见jīn全胜牛气哄哄的样子,好像张卫dōng如果不给他面子,就要给他好看似的,脸上忍不住流露出一丝鄙夷的表情道:“jīn区长,恕我说句不中听的话,你最好不要去招惹张专家,他,你惹不起。”

  jīn全胜一听不禁猛吸一口冷气,道:“卢院长你这话shì什么意思?”

  “具体什么意思你就不要问了,反正我言尽于此。”卢院长回道。

  听到这话,jīn璐感到一阵头昏眼花,两腿一软终于瘫坐在地上。

  且说谭永谦给张卫dōng打过电话后,把手机往李丽手中一塞,又用力握了一下她的手,然后发动油门,调转车头快速往飞云县的方向开去。

  “秘书长,你刚才给打去电话的那人,医术真的很gāo吗?我爸真的不会有问题吗?”车子开动后,李丽一脸担心地问道。

  虽然李丽认为谭永谦shì秘书长只shì个笑话,不过这些日子yǐ来一直都习惯了用秘书长称呼他,而不shì叫他的名字。

  谭永谦差点就要冲口说出他说的医生其实就shì张卫dōng,不过最终还shì忍住了。这个时候李丽正担心的要死,真要说出张卫dōng这个小年轻,她不相信倒shì小事,就怕会让她更失望。倒不如等张卫dōng赶到了,眼见为实再说也不迟。

  “相信我,你爸一定会没事的!”谭永谦伸手过去再次紧紧握了握李丽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