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谁让你们抓秘书长的?


  .

  第三百一十六章 谁让你们抓秘书长的?

  “wǒ出去一下。.”谭永谦怕那些人冲进来影响李正浩,转身大步朝门口走去道。

  不过谭永谦还没到门口,门就砰地一声重重被推了开来。

  出现在门口的是四位警察,他们身后还跟着狼哥和老鼠两个开发商找来的地痞流氓。

  见是警察和狼哥等两个地痞流氓,病房里的人个个又是气愤又是害怕。

  “你们要干什么?知不知道这里是医院?”谭永谦腰杆一挺,寒着脸冲警察和狼哥们质问道。

  “干什么?你说干什么?你以为打了人躲在医院里就没事了吗?”狼哥等人如今有了警察撑腰,当然不怕谭永谦“逞凶”,事实上,他们还巴不得谭永谦像个热血青年一样冲动一下,这样警察们抓起来就更名正言顺一些了。

  “什么打人?是你们先打wǒ,wǒ姐夫为了救wǒ才跟你们动手的!”李凯旋见狼哥等人叫来警察反咬一口,立马跳了起来道。

  “那就是说你们之前确实动过手啰?那好,跟wǒ们往公安局走一趟!”一位大腹便便的警察目光居高临下地扫了众人一眼,最终落在谭永谦身上道。

  这位警察肩上有两杠一星,是个三级警督。

  听说警察要把谭永谦带走,病房里的人都慌了,躺在病床上的李正浩更是挣扎着要坐起来,一边挣扎一边嚷道:“你们不是要老子签字吗?老子签总行了吧!但人你们不能带走。”

  说完李正浩眼中流下了两行屈辱无奈的老泪。

  “嘿嘿,李老头你早说也不用受这个罪嘛!”狼哥见李正浩屈服,脸上露出得意的lěng笑,然后像变法戏一样拿出一份合同,大摇大摆地朝病床走去。显然狼哥这次来医院,除了想报之前被谭永谦打的仇,也早已有强迫李正浩签字的安排。

  “滚开!”谭永谦铁青着脸一把将狼哥推了开去。

  狼哥就势往后连退了好几步,然后对警察道:“警察同志你们也看到,这人性格粗暴,刚才又动手推wǒ,妨碍wǒ工作!”

  听到这话,那位三级警督脸色一沉,喝道:“好大的胆子,你眼里还有法律?还有没有wǒ们警察的?”

  “警察?你现在的行为配得上你警察的称呼吗?你这是知法犯法,你这是无法■无天!”谭永谦指着三级警督气急败坏地骂道。.

  “法?你跟wǒ**是吧?那好,把他给wǒ带回去,到公安局wǒ再慢慢跟他讲!”三级警督脸色彻底黑了下来,目中带着丝不屑和凶光。

  三级警督▲话音刚刚落下,后面就有两位警员如狼似虎地走了上来,准备把谭永谦带走。

  病房里的人见警察真要带走谭永谦,都彻底慌了,真要去公安局,用屁股想都知道谭永谦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站住!要抓wǒ是吧?好,去把zhāng顺涛给wǒ叫来!wǒ倒要好好问问他,凭什么抓wǒ?”谭永谦丝毫不惧地昂然而立道。

  两个警察本已经伸手要抓谭永谦,但听到zhāng顺涛三个字不禁微微一愣,他们怎么觉得这名字很熟悉啊,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很快,包括那个三级警督在内都猛吸了一口lěng气,zhāng顺涛那可不就是他们的局长吗?

  难道这人认识局长?三级警督用警惕的目光看着谭◇永谦。不过很快,他脸上又重新露出了狰狞不屑的lěng笑道:“好小子,差点就被你唬住了!就你也认识wǒ们局长?你要真认识wǒ们的局长,你的丈人还能躺在这里?”

  三级警督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谭○永谦就恨不得狠狠扇他几巴掌,堂堂市委秘书长的女朋友老爸竟然被人打成残废,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嘲讽和羞辱!

  不过谭永谦最终还是忍住了,病房里人多,真要发生什么冲突,他可是照顾不过来。

  “▲好,你不是认为wǒ吓唬你吗?好,wǒ打电话给zhāng顺涛,让他亲自跟你说!”谭永谦铁青着脸拿出了手机。

  吴州市共六县四区,谭永谦作为市委秘书长,市委的大总管,对各县主要领导的电话号码大多都□了然于胸,以便万一发生突发事件时,他这位大总管能及时联系。

  见谭永谦“装模装样”地拿出手机,三级警督等人都lěng眼旁观,嘴角挂着讥讽的lěng笑。

  正如三级警督说的,谭永谦真要跟他们局长认识,真要这么牛逼哄哄,他的丈人怎么可能会被人打成这样呢?把别人打成这样还差不多。

  在他这种人眼里,这年头的世道就这样,只有当官欺负老百姓的份,没有当官被欺负的时候!

  zhāng顺涛的手机里显然存有谭秘书长的号码,手机一通,没几秒钟就被接了起来。

  一接起来电话里就传来zhāng顺涛恭谦讨好的声音:“秘书长,wǒ是zhāng顺涛,有什么指示吗?”

  “z◆hāng顺涛,你***马上给老子滚到县人民医院来!”谭秘书长听到zhāng顺涛的声音,今天自从踏入飞云 县起憋了一肚子的火终于爆发了出来。

  一向斯文儒雅的他,也终于斯文扫地,怒不可歇地爆出了☆粗话。

  市委秘书长啊,那可是市委常委,吴州市真正意yì上的领导层,而且还是市委书记的大秘,最亲信的人!别说zhāng顺涛一个县公安局局长得罪不起,就算飞云 县的县长、县委书记也得罪不起啊! ◆
  所以一听到向来斯文儒雅的市委秘书长在电话里怒不可歇地爆粗话,zhāng顺涛吓得两腿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好,好,wǒ马上赶到人民医院!”zhāng顺涛急忙道。

  “还有,这□◆
  所以一听到向来斯文儒雅的市委秘书长在电话里怒不可歇地爆粗话,zhāng顺涛吓得两腿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好,好,w
  suǒyǐyītīngdàoxiàngláisīwénrúyǎdeshìwěimìshūzhǎngzàidiànhuàlǐnùbúkěxiēdìbàocūhuà,zhāngshùntāoxiàdéliǎngtuǐdōurěnbúzhùdǒuleyīxià。

  “hǎo,hǎo,wǒmǎshànggǎndàorénmínyīyuàn!”zhāngshùntāojímángdào。

  “háiyǒu,zhè☆里有几位人民警察想抓wǒ进局子,麻烦你跟他们通个话。”谭永谦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心头快要爆掉的怒气,语气突然变得非常平静道。

  听说有人竟然敢抓市委秘书长进局子,zhāng顺涛猛地打了个lěn◆★g战,额头的lěng汗忍不住滚滚而下。尤其秘书长的语气由暴怒突然转为平静,让zhāng顺涛越发感到寒气直冒。

  市委秘书长啊,那可是跟市局局长平起平坐的大人物,能随便抓的吗?

  “哪个◆兔崽子不长眼竟然敢抓您,秘书长您放心,回头wǒ非剥了他的皮不可!”zhāng顺涛擦了擦额头的lěng汗,咬牙切齿地恨恨道。

  他这话说的倒是发自内心的,市委秘书长可是市委常委,是有人事投票权的,而且市委秘书长一般都是市委书记最信任的人,他的话对市委书记还是很有影响力的。可想而知以zhāng顺涛如今的位置,得罪了市委秘书长简直就是跟自己的仕途前程过不去。

  这当官的不就盼着升官吗?那○几个不长眼的警察竟然要抓市委秘书长,岂不是要断他zhāng顺涛的升迁之路吗?他能不火,能不含恨在心吗?

  可怜的zhāng顺涛并不知道,几个警察要抓谭永谦还不是什么大事,真正大的事是竟然有人把□◎秘书长女朋友的老爸打成了残废!

  在这种情况下,zhāng顺涛说什么都已经无济于事了!

  “哼!”怒火中的谭永谦根本不理会zhāng顺涛的说辞,lěng哼一声,冰lěng着一zhāng▲脸把手机递给那位三级警督。

  三级警督本来还想看看谭永谦要演戏到什么时候,又究竟要怎么收场,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把手机递给他了,浑身不禁一个激灵,用满是狐疑的目光看了谭永谦一眼,然后接过了电话。

  “混蛋!谁让你们去医院的?谁让你们抓秘书长的?”三级警督才刚刚接过手机,听筒里就传来zhāng顺涛愤怒的咆哮声。

  能不怒吗?这可是关系到他的仕途前程的大事啊!

  三级警督显◆然听过zhāng顺涛的声音,一听电话那头果然是zhāng局长,吓得差点连魂都飞了。

  要是说市委秘书长跟县公安局局长过不去,想搞掉他,可能还没那么容易。毕竟到了县委常委这一级别,他上下关系网已◆◆然听过zhāng顺涛的声音,一听电话那头果然是zhāng局长,吓得差点连魂都飞了。

  要是说rántīngguòzhāngshùntāodeshēngyīn,yītīngdiànhuànàtóuguǒránshìzhāngjúzhǎng,xiàdéchàdiǎnliánhúndōufēile。

  yàoshìshuōshìwěimìshūzhǎnggēnxiàngōngānjújúzhǎngguòbúqù,xiǎnggǎodiàotā,kěnéngháiméinàmeróngyì。bìjìngdàolexiànwěichángwěizhèyījíbié,tāshàngxiàguānxìwǎngyǐ经非常错综复杂,就像谭永谦一样,他的上头就连着省委副书记段威,有人要对谭永谦动刀子,想撤他,除非谭永谦有什么真凭实据的犯法证据在他们的手中,否则就是跟段威书记过不去。这也是谭永谦打电话给楚朝辉的原因,就算他的准丈人被打了,他也不能说自己是市委秘书长想撤哪位县领导就哪位的,还是需要掌握真实证据的,还是需要各方势力的角力的。

  但像眼前这位三级警督这种小科员或科长,那当然另当别论!zhāng顺涛作为县公安局局长,真要撤他还不跟玩似的,更别说市委秘书长了。

  “zhāng,zhāng局长!”三级警督牙齿上下打颤地叫道。

  “zhāng,zhāng你妈的头!”zhāng顺涛这时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呢,闻言忍不住再次劈头骂去。

  刚才谭永谦可是直接冲zhāng顺涛骂老子的,连局长都敢骂?三级警督当然知道自己这回捅破了天,所以闻言摸着lěng汗无语伦次地道:“是,是,是!”

  “是,是什么呀?**!”zhāng顺涛忍不住又骂了句,总算他还想起谭秘书长还在边上,骂了一句后最终还是压下怒气,问道:“你是谁?什么职务?”

  “报告局长,wǒ叫洪沧海,是治安中队队长。”洪沧海说到自己的名字时脸都苍白了,此时他是恨不得撒腿就跑,然后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可是这现实吗?

  这回zhāng顺涛倒没再骂人,闻言严严道:“好,洪沧海是吧,你现在给老子记住,你眼前的人是市委秘书长谭永谦,在老子赶到前,你千万别再惹什么乱子,否则老子一枪崩了你!”

  (未完待续 . 89免费小说阅《》).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