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甩巴掌


  车子一停下来,zhāng卫东和白洁就快速地下了车,然后直奔重症病房而去。当zhāng卫东经过重症病房护士站时,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秦天远那梳得油光发亮的头发在医院的日光灯下显得格外的刺眼。

  zhāng卫东眉头微皱,闪过一丝疑惑的眼神,但脚步却丝毫没停地带着白洁与秦天远擦肩而过。

  秦天远并没注意到zhāng卫东,但却注意到了他身边身材婀娜性感的白洁。那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着的翘臀和长腿,让他忍不住两眼一亮,脸上露出一丝淫邪的笑意。

  病房里,气氛沉闷。就在不久前,谭永谦给楚朝辉打了电huà,得知案件的调查突然变得停滞不前,要把几个当事人给绳之以法绝对没问题,◆guǒzhedeqiàotúnhézhǎngtuǐ,ràngtārěnbúzhùliǎngyǎnyīliàng,liǎnshànglùchūyīsīyínxiédexiàoyì。

  bìngfánglǐ,qìfēnchénmèn。jiùzàibújiǔqián,tányǒngqiāngěichǔcháohuīdǎlediànhuà,dézhīànjiàndediàochátūránbiàndétíngzhìbúqián,yàobǎjǐgèdāngshìréngěishéngzhīyǐfǎjuéduìméiwèntí,但凭目前掌wò的一些证据要把秦天远给抓起来,还是非常困难。而且秦松那边也yǐ经有行动了,夏严冰市长和省厅的蔡厅长都先后分别给楚朝辉打了电huà,虽然huà没有挑明,但这个时候打电huà,希望楚朝辉适可而止的意图却是再明显不过。

  抓几个当事人,谭永谦自然不甘心,可是秦松这个副省长并不是随便叫叫的,没有点够分量的真凭实据,他又岂容人随便动他的儿子。而在这件事上,在证据不充足的情况下,不管是李逸风书记还是段威书记,都zhī能采取默许的态度,而不能大zhāng旗鼓地亲自参与进来,否则那就不是要动秦松的儿子,而是针对秦松本人,如此一来这件事情的性质就完全变了,也必然会引起秦松所在阵营所代表的势力的强烈反击。所以。这个案件不追查到底很容易。但要想追查到底,必须要快、狠、准,否则时间一拖长,介入的人越多,谭永谦和楚朝辉的压力就越大,案件的调查也越困难。

  “永谦,我看这件事要不就这样算了吧?”李正浩看着一脸阴沉的谭永谦艰难地说道。

  “叔叔,您放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秦天远就算是副省长的儿子,违法也同样要受到法律制裁的。”谭永谦闻言猛地一惊,然后急忙紧紧抓着李正浩的手,神色坚定道。

  “永谦,我知道你是好人,好官,也很高兴李丽能找到你。不过你叔我虽然是小老百姓一个,没什么文化,但也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这秦天远既然是副省长的儿子,那副省长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你们把他儿子抓起来的。反正我的腿都yǐ经废了,就算你真把他抓起来也于事无补,反倒会连累到你啊!”李正浩拍拍谭永谦的手背道。

  “是啊。永谦,真要因为你叔的事情连累到你,你叫我和你叔怎么能安心呢!”陶善敏在边上附和道。

  其余人心里虽然也都恨不得把秦天远给抓起来,但也生怕连累到谭永谦这个秘书长,毕竟跟副省级干部做对可不是闹着玩的,也跟着在边上劝道。唯有李丽心里极为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父■亲被人打成这样,身为子女这口气她实在忍不下,可真要因此误了谭永谦的仕途前程,她却又委实过意不去。

  正当李丽矛盾着该怎么办时,病房的门被推了开来。

  “卫东!”见推门进来的是zhāng●卫东和一位漂亮的女子,李丽不禁满脸惊讶地叫了起来。而本是一脸沉重的谭永谦见是zhāng卫东赶过来,终于大大松了一口气,惊喜地道:“小叔您来啦。”

  “小叔?你叫卫东小叔?”李丽见谭永谦竟然叫z○hāng卫东小叔,不可思议得差点连眼珠子都掉了下来。

  病房里除了谭永谦,没有人比李丽更了解zhāng卫东的身份。他就一个刚博士毕业的新扎老师,自己同个办公室的同事、好友,怎么突然间成了谭永谦■的小叔呢?

  至于其余人,同样是一脸的不可思议,zhāng着嘴巴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zhāng卫东。

  虽然说没人规定市委秘书长不能叫别人小叔,但眼前这位男子也未免太年轻了一点吧!
■   因为zhāng卫东的到来,谭永谦心情放松了不少,见李丽一副吃惊的表情,不由笑道:“没错,zhāng老师就是我的小叔,也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医术很高明的长辈。zhī是说出来怕你无法相信,这才没说。”●

  “他,他,就是你说的长辈,而且还医术很高明?”李丽再次吃惊得嘴巴zhāng得大大的,指着zhāng卫东,讲huà都有点结结巴巴了。

  zhāng卫东见李丽吃惊的表情,本想调侃几句,但当他看到被包裹得跟木乃伊似的李正浩时,脸色骤然沉了下来,一股森冷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来。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李叔叔是怎么一回事?谁打的?”zhāng卫东上前一步,用手在李正浩的身○子骨上摸了摸,寒着脸问道。

  李丽是他参加工作以来最好的朋友,如今又马上要成为自己的侄媳妇,她的家人就是他zhāng卫东的家人。如今竟然有人把他的父亲打成这样,可想而知他心中的怒气有多大!

  面对神色冰冷,仿若换了一个人似的zhāng卫东,李丽突然有些不敢正视他,而谭永谦却重重叹了一口气道:“打人的犯罪分子朝辉yǐ经抓起来了,不过真正的幕后者却仍然逍遥法外,有些难处理。”

  “是谁?”zhāng卫东冷声问道。

  “秦天远,说起来小叔也应该认识。”谭永谦回道。

  谭永谦的huà音刚刚落下,秦天远推门走了进来,看到zhāng卫东和白洁都在,不禁微微一愣。

  “就是他吗?”zhāng卫东见说曹操曹操就到,目中寒光一闪,早yǐ伸手一把抓住秦天远的领子,冷冷问道。

  李丽等人万万没想到zhāng卫东竟然这么“冲动”,秦天远一进来竟然就把他的领子给抓住,不禁吓得脸色都有点泛白了,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眼前这位可是副省长的儿子啊,别说zhāng卫东一个小年轻了,就连谭永谦刚才明明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也不敢对他动手动脚,没想到zhāng卫东倒好,人家一来,二huà不说就先拽过他的领子。

  “你,你是谁?知不知道我是……”秦天远冷不丁被zhāng卫东抓住了领子,先是一愣,随即脸色铁青地叫了起来。

  不过秦天远后面的huà还没叫出来,zhī听“啪啪!”两声,zhāng卫东yǐ经抬手给了他两巴掌。

  别说一个副省长的儿子了,就算省长的儿子,敢指使人把李丽的老爸打成这样,他也照打无误!

  随着清脆的两个巴掌声在病房里响起,整个病房都变得静悄悄,zhī有人们粗重的喘息声。

  整个病房除了谭永谦和白洁神色还算冷静之外,其余人包括秦天远本人都被这两巴掌给吓傻了。

  副省长的儿子啊,这巴掌说甩就甩,这甩巴掌的人不是牛逼得不得了,就是脑子出问题了!

  不过很快,秦天远就大声叫了起来:“我草,你他妈的是谁?竟然敢……”

  咔咔!zhāng卫东神色一寒,手yǐ经如冰冷的铁钳一样直接扣住了秦天远的脖子,秦天远后面的huà立马便卡在了喉咙里,伸手使劲抓着zhāng卫东的手掰动着。

  不过就秦天远那点力气,又如何掰开得了zhāng卫东的手,他越挣扎反倒感到脖子卡得越紧,呼吸也越来越困难,一zhāng本是油光发亮的脸蛋渐渐得变成了死猪肉一样难看。

  就在这时,站在门外的保镖听到声音闯了进来。看到zhāng卫东一个文弱书生竟然神色冰冷地扣着秦天远的脖子,不禁大吃一惊,接着神色一冷,手wò铁拳冲zhāng卫东挥了过去。

  见秦天远的保镖冲进来,李丽等人不禁再度吓得脸色苍白。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因为zhāng卫东的到来,事情竟然会发展到现在这等匪夷所思的地步。

  不过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zhāng卫东见保镖冲进来,不仅没有流露出半点惊慌,反倒冷哼一声,然后手起掌刀,呼呼两声,掌刀破过空气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砍在两人的脖子上。

  两位人高马大的保镖便应声倒地,竟是睁着眼睛再也动弹不得,至于秦天远则依旧被zhāng卫东卡着脖子,一对眼珠子看着瘫躺在地上的两位保镖暴凸了出来,流露出惊恐的目光。

  “哼!”zhāng卫东再次冷哼一声,终于松开了手,然后在秦天远的身上轻轻拍了一下,冷声道:“你也给我好好呆着!”

  秦天远果然应声乖乖地立在原地,除了一对眼珠子惊恐地转来转去,竟是再也动弹不得丝毫。

  zhāng卫东定住秦天远之后,这才扭头对表情还算镇定的谭永谦道:“打电huà让楚朝辉带几个人过来,还有再让这里的医院准备一间手术间,我要马上给李叔叔做个手术,至于这个家伙,等我帮李叔叔做好手术后,再来处理。”

  “好的。”谭永谦立刻拿出手机给楚朝辉拨了过去,而李丽等人却依旧处于目瞪口呆的状态,直到谭永谦挂了电huà,李丽才率先回过了神来。

  回过神来之后,李丽看看像被施了定身术的秦天远等人又看看zhāng卫东,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道:“卫……咳咳,zhāng老师”(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