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办实业真的很难啊


  ~.-< >-~  第三百三十一章办实业真的很难啊

  回到驾驶位,正准备启动车子的李司机见张卫东一副很自然地一屁股坐在刘胜男书记的边上,盯着后视镜的眼珠子一下子就凸了出来。

  不可否认刘胜男是位对男人非常具有诱惑力的女人,在蒲山镇党委、政府机关没有几个男人会对她没想法的。但同时刘胜男又是蒲山镇出了名的铁娘子,整个蒲山镇党委、政府机关又没有几个男人不敬畏她的。所以只要刘胜男书记往后车厢一坐,别说蒲山镇普通干部,就算镇长也不敢轻易往她身边凑。

  只是李司机却万万没想到,刚刚跟刘胜男书记一起的小年轻竟然胆子这么大,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就那样大咧咧地挨着她坐进了后车厢。

  “你要去哪里,先送你吧。”刘胜男接下来的话让正开着车子缓缓驶出车站大dào的李司机,手一颤,差点没能抓稳方向盘。

  “不用了,到镇里随便找个地方把我放下来就行。”张卫东笑dào。

  “说先送你就先送你,跟我客气什么?”刘胜男见张卫东跟自己客气,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只是白眼时,目光不经意扫过他胸膛上那一块口水渍,本是看起来格外píng静的白皙脸庞上情不自禁涌上一抹羞涩的红晕。

  张卫东笑dào:“那好吧,送我去镇第三中学职工宿舍,我爸是第三中学的老师。”

  这还是刘胜男第一次知dào张卫东家里的信息,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意dào:“原来你爸是老师,那你妈呢?”

  “是四小的语文老师。”张卫东回dào。

  本来李司机见张卫东跟刘胜男书记似乎关系不浅,还有点紧张,如今听说他爸、妈都是镇里的老师,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轻视的表情。

  他知dào刘胜男书记对政府工作人员要求严格,但对普通老百姓向来还是很亲切的,算得上是一位亲民的政府官员。所以不难推测,眼前这位小年轻肯定是一回家途中无意在火车上跟刘胜男偶遇的在校学生。

  “那你毕业后有没有打算当老师?”刘胜男再次问dào。

  刘胜男书记的话,无异于完全证实了李司机的猜想,李司机脸上的轻视表情又浓了一分。

  虽然只是个司机,但镇党委办里走出来的司机,哪个不是给镇领导开车的?在小地方也算得上是有点脸面的政府工作人员,还真瞧不上张卫东这种大大咧咧一点都不懂得规矩的大学生。

  “有啊,其实我……”张卫东见刘胜男问起他毕业后的打算,犹豫了下说dào。

  “刘书记,第三中学教师宿舍楼在西一街那边,并不顺路,要不还是先送您回去?”李司机微微扭过头打断dào。

  张卫东本想旧话重提,实话实说的,但见李司机打断自己的话,不禁暗暗摇了摇头,心想,还是等下次吧。

  在基层打滚多年,刘胜男当然知dào李司机那点心思,闻言脸色不禁微微一沉,朝李司机投去严厉的目光,dào:“不用!”

  感受到刘胜男书记向自己投来的严厉目光和语气中的不满,李司机浑身不禁一紧,急忙dào:“好的,刘书记。”

  说完再也不敢随便往后视镜瞄。能被镇党委办看重,安排给书记开车,李司机本就是个玲珑心窍的人,这时哪还不知dào刘胜男书记很看重身边那位大学生。至于为什么,他就百思不得其解了。

  看着突然散发出一丝官威的刘胜男,张卫东心里流过一抹别样的甜美,同时也发现这样的刘胜男别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停在了蒲山镇第三中学宿舍楼下。

  “要不要上去坐一下?”虽然多半知dào刘胜男不会同意,但张卫东还是开口问dào,甚至问这话时心里竟然隐隐中有点小期待。

  “不了,我还有事要办。”刘胜男抬头看了眼宿舍楼,想起那里面住着张卫东的父母亲,心里突然有点慌乱。

  “那好吧,那我先上去了。”张卫东下了车冲刘胜男挥挥手笑dào。

  刘胜男透过车窗看着一副书卷子气的张卫东,心里突然涌起一丝深深的不舍。

  一位是才二十出头的大学生,一位是二十八岁的镇党委书记,注定是两个完全没有交集的世界,这一次的分手,她不知dào什么时候自己才会再次与他不期而遇。

  或许是明天或许是永远!

  不过刘胜男很快就把这丝不舍深深埋在了内心深处,她不是个喜欢儿女情长的女人,她也很清楚自己的人生奋斗目标是什么,能跟张卫东这种大男孩两次偶遇,两次的相处都是那么的和谐美妙,刘胜男认为自己应该满足了。

  看着车子逐渐消失在视野中,张卫东的心底也有丝不舍,不过很快就被即将见到父母亲的喜悦给冲淡了。

  “卫东。”就在张卫东转身准备上楼时,一辆别克君威停在了宿舍楼前,车子里下来一位身子有点发fú的中年男子,一脸惊喜地叫住了他。

  “三叔!”张卫东见到中年男子也一脸惊喜地dào。

  张卫东口中的三叔并不是他的亲叔叔,而是他三爷爷家的儿子,叫张guófú。张卫东的老爸张guó栋是根独苗,不过堂兄弟倒有七个。因为张guó栋双亲早逝,早年家境贫寒,事实上现在也是过得比较清píng,其他几家跟他来往不是很密,只有三叔家一直都比较照顾张guó栋,三叔家中又数张guófú跟张guó栋走得最近最亲密。只可惜后来娶了个比较势利的老婆,再加上生意比较忙,这才来往少了些。不过来往虽然少了些,张guófú和张guó栋关系还是非常铁。

  “怎么特意赶回来给你爸祝寿吗?”张guó■fú走近张卫东,亲切的把手搭在张卫东的肩膀上,笑问dào。

  “三叔也记得我爸生日啊?”张卫东瞥了眼张guófú手中的礼品袋,笑dào。

  “那肯定的,我跟你爸从小打光屁股长大,他的五□fúzǒujìnzhāngwèidōng,qīnqiēdebǎshǒudāzàizhāngwèidōngdejiānbǎngshàng,xiàowèndào。

  “sānshūyějìdéwǒbàshēngrìā?”zhāngwèidōngpiēleyǎnzhāngguófúshǒuzhōngdelǐpǐndài,xiàodào。

  “nàkěndìngde,wǒgēnnǐbàcóngxiǎodǎguāngpìgǔzhǎngdà,tādewǔ十岁大寿我怎么可能忘掉?”张guófú笑dào。

  “谢谢三叔,婶婶和卫远都还好吧?”张卫东笑了笑,一边跟张guófú一起往上爬楼梯,一边问dào。

  张卫东口中的卫远是张guófú的□儿子,小张卫东两岁。因为读书不大用功,在guó内肯定考不上什么好大学,张guófú一咬牙干脆直接送他去了美guó。

  “你婶还是老样子,眼珠子整天掉在钱窟窿里,跟你爸妈这种知识分子说不到一块,○我也就懒得叫她过来添堵,让她留厂里看着。至于卫远,唉,跟你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你看你就大他一岁,已经是大学老师了,而他呢,每次打电话回来,除了向我要钱还会什么?”张guófú一说起自己的老婆和儿子就直◎摇头。

  张卫东自从参加工作后,人情世故懂了许多,见三叔说起老婆和儿子直摇头,急忙转移话题dào:“听我爸说现在你的厂子办得很红火啊!”

  “红火倒说不上,销量还不错。不过回款难,而且▲你一直在学校里生活可能不知dào,这年头办实业真的很难啊,每年要按规定纳税不说,只要稍微跟厂子搭点边的政府部门都得好言好语好吃好喝哄着供着,所以你别看三叔我有点钱,但在那些当官人面前就整一孙子。所以,◆我是真羡慕你爸,日子虽然过得清贫了一些,但至少舒坦。”张卫东不提厂子的事情倒好,一提张guófú顿时满腹牢骚。

  “你就得瑟吧,住洋房开洋车,还羡慕我?”就在这时屋子里听到楼dào声音的张gu◆ó栋走了出来,笑dào。

  “二哥,这话没假,但你看看我,今年比你还小三岁,这身子已经明显走样了,这都是没办法陪那些人吃出来喝出来的。不知dào的人,还以为我们整天下馆子,幸fú、有钱!只有我们自个心里知dào,那都是辛苦钱,谁愿意整天不着家地往酒店里扔啊!”张guófú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苦笑dào。

  张卫东如今也接触了些世面,再不是当初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想起如今社会的一些风▲气,倒是有点感触。不过社会大环境如此,也不是他一个人能扭转过来的,只能摇摇头,心想着合适的时候找谭永谦给张guófú引进几个昌文县的领导,也省得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把手伸到他的厂子,都敢在他面前作fú作威▲的。

  “唉,现在社会风气真是不好啊。算了,不提这些,走走,我和你嫂子今天都请了半天假,中午我们兄弟两好好喝几杯。”张guó栋跟张guófú是知根知底的兄弟,知dào张guófú不是故意装苦,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dào。

  “哈哈,今天确实要好好喝上几杯。”张guófú笑着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杨瑗箐正在厨房里忙活,见到张guófú和张卫东进来,满脸开心地分别跟他们打了招呼。张卫东本想在厨房里帮点忙,但却被杨瑗箐给推了出去:“难得回家,去陪你爸和三叔聊聊天吧,反正也就我们四人,我一个人忙得过来。”

  杨瑗箐的娘家在岭南省,她是家里的老小。在张卫东读大学时,外公外婆因为年纪大分别去世。因为双亲已经不在,再加上路途遥远,杨瑗箐现在基本上已经很少回娘家。张guó栋五十岁生日,她也没向娘家那边的人提起,只准备一家人小小庆祝一下。

  张guófú特意赶来,算是意外也是意料之中。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