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故意找碴


  中午虽然只有四人,但菜肴却很丰盛,气氛也非常好

  吃饭期间聊的也大多是家里的一些琐碎事,不过却显家庭温馨以张卫东的性格,倒是喜欢一家子这样简简单单地庆祝一下,不过张国福却在期间好几次提起张卫东如今这么有出息,难得张国栋过五十岁大寿,应该办得热闹一些

  张国栋夫妇虽然一再摆手说还是这样好,但张卫东却隐约看出来他们还是有diǎn小遗憾这时张卫东才猛然意识到,人和人的追求是不一★样的父母亲虽然一向艰苦朴实惯了,但辛苦劳累了一辈子,到了这个年纪,眼看着儿子当上了大学老师,总也想在人前风光一下,这是一种上了年纪的小老百姓的朴实想法而自己如今已经是参加工作的成年人,在这些方面应该主●★动替父母操劳起来,而不应该再像读书时一样,事事都由父母亲来准备来做主

  这么一想,张卫东才觉得自己随意而安的恬淡性格,让自己疏忽了许多本不应该疏忽的事情比如这次父亲的五十大寿,比如父母亲住的房☆子也该换一换了……

  或许他们其实也无所谓,但做儿女的却不能无所谓

  这顿饭吃吃聊聊,一直到下午两diǎn钟才结束结束后,张国福非要让张卫东去他家坐坐,顺便也看看他的厂子张卫东除了对三婶稍微有diǎn感冒外,对三叔家还是很有亲切感的倒也确实想去他家坐坐,顺便也看看他的厂子,便答应了下来

  因为中午喝了些酒,张国福开不得车子叔侄两干脆步行往张国福家走

  张国福做的是保暖内衣裤生意,有时也生产一些内裤说是厂子其实也就只是稍微大一diǎn的作坊一年的产值大概六七百万,年利润**十万左右,平时也就二三十号人在生产因为没有什么名气,生产出来的保暖内衣裤主要发往一些城市汽车站的批发市场,走的是中低端市场

  早年张国福是在村里叫几个人小打小闹,后来生意做开,赚了diǎn钱便在镇里买了一幢单层面积有一百多平米的五层楼房子自己一家人住在四楼,其余楼层便拿来当加工间和仓库,这种家庭作坊式的生产方式在文昌县一带比较普遍

  因为这几年房地产火热,张国福买房子时虽然差diǎn被掏空了积蓄但随着房价的高涨,他买的nà幢房子到如今至少翻了三四倍,说起来这几年房子的升值○比起他办厂子赚的钱还要多

  “三叔,你办这个厂子也有好些年头了?”张卫东边走边问dào

  “是啊,一转眼都十多年了nà时你还是个小孩子,现在都成大学老师了”张国福感慨dào

  ☆“是啊,时间过得可真快对了,三叔你难dào就打算这样一直把这厂子在家里办下去吗?不准备买块地办个像样diǎn的工厂吗?”张卫东跟着感慨了一句然后问dào

  张国福闻言有些惊讶地看了张卫东一眼,◇dào:“当了大学老师眼光果然不一样你还别说我真有这个打算这几年你三叔我也积蓄了diǎn钱,再加上如今房子也值钱拿到银行去抵押也能贷出一笔钱来,还是能买块小地的我最近也正在跑这事,不过你叔我毕竟只是个■小老板,认识的人不多,现在很多人都盯着土地,难啊要是前几年就有你这眼光nà就好了”

  “有这么难吗?国家现在不是鼓励像你们这样的小企业吗?”张卫东不解dào

  “呵呵,你呀还是社会接触得太少了,思想啊跟你爸妈一样朴实这国家鼓励是没错,但要是没有实惠落到nà些当官的人口袋里,他们会真的好心好意来帮助你吗?现在的形势,只要买了土地一转手铁定赚钱,你说这么好赚的钱能轮到我们这种小老百姓头上吗?真要不行,我也只能从别人手中买了”张国福摇头dào

  “nà要白白浪费不少钱?”张卫东微皱眉头dào

  “nà又有什么办法?厂子要发展总不能一直缩在家里三叔我还是一句话,办实业难啊,还是像你一样安安当当地当个大学老师好,收入高又有名声、地位,也不用像三叔我一样交了钱还得陪笑脸”张国福再次摇头dào

  张卫东看着张国福摇头叹气的样子,只能宽慰dào:“三叔这事你别急,到时我帮你找找人”

  “你能帮忙找到人吗?”张国福闻言两眼不禁猛地一亮,随即又暗了下来,然后摆摆手dào:“还是算了,不说你刚参加工作认识不了什么人,就你这性子也跟你爸差不了多少,真要让你托人找关系,还真是为难你,还不如我自己来”

  张卫东闻言张张嘴刚想解释一两句,张国福的手机响了起来

  张国福接起电话没讲几句,脸色就黑了下来,说了句:“知dào了,我马上赶回去”说完便挂了电话

  “是不是厂子里有什么事情?”张卫东见张国福脸色不好,关心地问dào

  “事倒是没什么事,就是安监所的人又来检查了”张国福不想让张卫东操心,强挤出一丝笑容dào

  “安监所是不是检查安全生产的?难dào有什么问题?”张卫东见张国福的笑容很勉强,再次关心问dào

  “屁个问题他们纯粹就是找碴”张卫东的再次发问,终于让张国福按耐不住心头的怒火

  “找碴?怎么一回事?”张卫东眸中寒光一闪,问dào

  张国福是他的三叔,是他爸爸最亲密的兄弟,张卫东又岂容他人欺负?

  “这事说起来也要怪你三婶太势利眼了一些”张国福一边加快脚步一边说dào

  张卫东眉头微皱,露出一丝疑惑不解的表情,三婶势利了一些,张卫东是知dào的,但怎么跟安监所的人扯上关系,他就想不明白了

  张国福没去关注张卫东的表情,继续dào:“你三婶有位远房表哥以前是安监所的副所长,因为有这层关系在安全检查上面一直都没什么问题当然逢年过节该给他表哥送的礼一样都没落下,但坏就坏在你三婶占着有这层关系,没打diǎnnà位经常跟他表哥一起来检查的安监员本来这也没什么,反正她表哥是副所长,事情还不是她表哥说了算可是就在前一段时间他表哥被人查出问题,给撤职了,接任他位置的恰好就是nà位安监员因为被撤职并不是件光彩的事情,他表哥家人没提起,我和你三婶也都不知dào谁料到nà位安监员对我们没打diǎn他的事情耿耿于怀,你三婶表哥一被撤职,他就带人安全检查来了恰巧nà天我刚好在南州跑市场,你三婶估计仗着有表哥当副所长的缘故态度上可能表现得不太热情,事后也没请客送礼这样一来就彻底惹恼nà位安监员了,直接给我们下了个停电停产整改的处理单子,为这事你三婶还不服跟他顶了几句,如此一来算是把人给得罪死了这件事后,你三婶自然要找她表哥,这一找才知dào,她表哥被撤职了”

  说到这里,张国福叹了口气,然后继续dào:“知dào这件事后,你三婶很着急,我也立马从南州赶回家,亲自上门向nà位升任副所长的安监员赔礼dào歉,不过因为之前他心中本就有意见,再加上后来你三婶又顶过他,所以他的态度很冷淡,礼物也没收没办法,我们只好老老实实停电停产整改”

  “其实这也不是坏事,毕竟赚钱重要,安全生产也重要”张卫东宽慰dào

  “可不是嘛,当时我也这么想的,大不了■我就老老实实地来可是卫东你不知dào啊,这些部门真要整你,他们总有办法的你整改好了,他们说不行,你还得继续整改这样整改来整改去,弄了好一阵子,估计他也怕闹得太过分会惹出麻烦来,上个礼拜总算是同意我们恢○复生产,没想到今天又来了”张国福气愤dào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张国福的厂子门口

  厂子的大门大开着,里面站着两个身穿制服的安监人员,其中一马当先站在前面的男子,嘴中叼着烟,眼睛微眯着斜视着前方,一副傲慢的神态他正前方的墙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禁止吸烟的牌子

  此时厂子里的人都已经停下手中的活,正面带一丝畏惧和气愤地盯着两个一脸傲慢得瑟的安监人员,而张卫东的三婶,一位穿着打扮都比较时尚的中年妇女正脸色忽晴忽阴地盯着nà位嘴中叼着烟的男子不知dào为什么,她这样打扮比较时尚的女人,屁股上有一块很明显的灰chén印迹

  整个厂子的气氛有diǎn紧张压抑

  “潘所,您好,您好,欢迎您莅临检查”刚才还一脸气愤的张国福一到厂子门口,脸上立马堆上了讨好的微笑,快步上前,冲nà位嘴中叼着烟的男子热情地伸出手

  显然这位嘴中叼着烟的男人就是张国福之前口里所言的蒲山镇安监所副所长

  张卫东见状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怒火,然后也跟了上去(未完待续)

  
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