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做贼心虚


  长这么大,秦虹的行事为人一直都是非常端庄稳重,哪怕跟丈夫国内国外两地分居多年,哪怕知道两人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她还是牢牢恪守自己有夫之妇的身份,在学校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男老师、男教授想趁虚而入,但她从lái是不假颜色,渐渐得随着她坐上副院长的位置,也就没有什么男老师、男教授敢再对她存非分之想。

  张卫东算是个例外,一方面是因为张卫东这位大学老师suì数委实小了些,人又长得斯文白净,在秦虹眼里几乎跟学生没多大区别,跟他相处起lái一开始根本不会往男女关系方面去联想,另外一方面,两人刚开始接触,张卫东就表现出了严谨的科学态度、渊博的知识以及活跃的科学思维,这些一下子就让秦虹对张卫东产生了极大的好感甚至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正因为这样,张卫东是整个学院秦虹教授唯一不设防的男老师,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她眼里的大男孩。只是随着两人相处时间的渐长,秦虹教授并没有意识到张卫东那独特的气质和男性气息正在不断地侵入她的思想,尤其在武夷山发生了那件事情后,秦虹教授的内心已经深深烙印上了张卫东的影子,只是两人的身份、年纪的差距,使得她一直习惯性或者下意识地去否认,不去深思面对罢了。

  只是秦虹教授万万没想到,昨晚因为醉酒的缘故,自己竟然稀里糊涂地抱着张卫东睡了一晚上。一时间。以她的身份、年龄,又如何好意思在清醒后正面张卫东呢?

  时间在两人都心知肚明在等待着对方先行醒过lái中悄然流逝。早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斑斑驳驳地落在两人的身子上。

  两人的身子凌乱地交错在一起,若不是身上完完整整地穿着衣服,就像刚刚缠绵了一个晚上的恋人一般,让人看到忍不住会联想到两人昨晚的疯狂。

  张卫东感觉到了阳光的温煦,同时也清晰地感觉到了秦虹的体温还有那柔软丰满的身子。

  此时这种明明知道秦虹清醒着,两个人的身体却依旧躺在床上亲密地贴触着的感觉,跟昨天抱着喝醉得不省人事的秦虹的感觉。却是迥然不同。这是一种更刺激,更让张卫东蠢蠢欲动的感觉。

  时间拖得越长,张卫东的身体就越燥热,成熟女性身体所散发出lái的气息,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诱惑力。

  张卫东如此,秦虹又何尝不是?

  张卫东年qīng帅气。那看似瘦削的身体其实却结实得让人无法想象。每一块肌肉都充满着男性的阳刚气息,都充满着让女人心醉的力量。

  秦虹也是个有需要,有**的女人,如今她的身体跟张卫东的身体贴触着,又如何会没有感觉,尤其想起刚才侧卧时,张卫东抱着她的腰身。那昂扬顶着她的后面,秦虹就会情不自禁想夹紧自己的双腿。

  豁出去了!反正睡也睡了,大不了再顶一个大色狼的头衔,又不是没被人误会过,张卫东感觉到再这样下去,估计不是自己憋死,就是会变成禽兽时,终于一咬牙。张开了双眼。

  张卫东刚张开眼就看到秦虹也张开了眼。

  冷不及措之下,两人四眼相对。时间好像在这一瞬间停止了转动,房间里安静得吓人。

  好一会儿。两人同时开口道:“早上好。”

  话说出口后,两人都微微愣了愣,随即都笑了起lái。

  “快起床啦,再不起床就迟到了。”秦虹见张卫东看着自己笑,似乎没有起床的意思,不禁qīngqīng瞪了他一眼,嗔道。

  张卫东微笑着指了指秦虹横搁在自己身上的手臂和大腿。

  饶是秦虹已经从一开始的慌张◆和羞囧中慢慢回过神lái,咋一看到自己的玉臂和大腿都搁在张卫东的身上时,还是忍不住一阵慌张和羞囧,低呼一声后,手忙脚乱地从床上爬了起lái。

  双脚站在地上后,秦虹慌乱的心情这才稍微平静了一些★,抬手捋了捋有些凌乱的头发,而这时张卫东也跟着下了床,然后朝门口走去。

  虽然人情世故,张卫东到目前为止还不是很懂,至少比大多同龄人差了不少。但他也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虽然两人都故意装作很随意,不在意的样子,但再呆下去,秦虹教授肯定会感到尴尬的。

  见张卫东要拉开门,秦虹下意识地脱口道:“不要!”

  张卫东扭头有些不解地看向秦虹,心里却难免有些紧张。昨晚他可是搂着这位美女■副院长睡了一晚上,而且早上在睡梦中还冒犯了她一下,天知道她把他叫住是为了什么?指不定就跟苏凌菲一样指着他骂他是大色狼!

  见张卫东不解地看向自己,脸上带着一丝紧张心虚的表情,秦虹教授莫名地感到◎屁股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俏脸不禁微微一红,低着头qīng声道:“现在刚好是老师们出门的时间,你这样出去,万一被人看到……”

  说到后面,饶是秦虹一向端庄稳重也是羞得脸颊绯红,声音细如蚊呓。

  张卫东闻言这才知道秦虹为什么叫住自己,原lái却是怕一大早自己从她房间里出lái,被别的老师看到引起误会,同时也不禁暗暗怪自己脑子少一根筋,只想着早点离开这个是非尴尬之地,却忘了替秦虹教授考虑。

  “那我再等等,等人走得差不多了,再溜出去。”张卫东急忙说道。

  “什么溜出去?说得跟做贼似的。”秦虹虽然很是不好意思,但见张卫东这样说,还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嗔道。

  张卫东挠了挠头,讪讪笑了笑。

  见张卫东讪讪的样子,秦虹再次白了他一眼,道:“别愣着了,在我这里洗洗吧,我帮你去拿新的毛巾和牙刷。”

  “这不好吧,我还是等会回一趟宿舍。”张卫东道。

○  “什么好不好的,跟我还需要客……”

  若是以前,以两人的关系说这句话再正常不过,但经过昨晚的事情,这句话却突然变得暧昧万分,秦虹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话讲到一半便红着脸转身回卧室帮张卫东拿毛●□巾。

  翻找毛巾时,秦虹不经意看到了床头柜上面叠着的一些内衣裤,想起那些内衣裤本lái应该是凌乱洒落在床上的,如今却放在床头柜上,显然昨晚张卫东抱她回lái后动过了。

  想起自己的贴身○衣物被张卫东的手拿过,秦虹的脸颊不禁感到阵阵发烫。

  不过当秦虹拿着毛巾重新回到客厅,已经恢复了正常,她把毛巾递给张卫东道:“也不早了,去洗把脸,洗脸盆下面的抽屉里有新的牙刷。”

  张卫东看着秦虹把毛巾递过lái,耳边听着她交代的话,心里突然涌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那是另外一种有别于跟父母在一起的家的温馨感觉。

  “那我先去洗了。”张卫东随手接过毛巾,然后转身朝盥洗室走去。

  看着张卫东转身朝盥洗室走去的背影,秦虹心底涌起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想就这样不顾一切地冲上去从后面环抱着他的腰,然后把自己的脸颊qīngqīng地贴在他的背上,只是她的双脚却像生了根似的,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如果再年qīng几suì,如果她像苏凌菲一样还是单身,秦虹毫不怀疑自己会冲上去,但现在……

  “秦教授该你了。”就在秦虹发呆之际,耳边响起了张卫东的声音。

  秦虹一惊,这才发现张卫东已经洗漱完毕,正面带微笑地看着自己。

  “嗯。”秦虹俏脸微微一红,然后走进了盥洗室。

  毛巾架子上,本只是孤零零地挂着一条毛巾,如今却整整齐齐地挂着两条,本是形单影只的牙刷,边上如今却多了个伴,变成了成双成对。

  看着眼前的一幕,秦虹不禁有些痴了,好一会儿才暗暗叹了一口气,开始洗漱。

  洗漱完后,秦虹低头朝身上嗅了嗅,一股酒气冲鼻而入,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身子微微后扬,透过门框朝客厅看了看,见张卫东正随意地坐在沙发上,门外楼道上不时隐隐传lái人走动的脚步声,秦虹不禁有些犹豫起lái。

  好一会儿,秦虹才咬咬牙走出盥洗室对张卫东道:“你继续在这里坐一下,千万别开门出去。”

  说完秦虹也不等张卫东回答,快速走进卧室翻出换洗的衣物和浴巾,然后抱着它们低着头微红着脸飞快地走进浴室。

  张卫东见秦虹抱着换洗的衣物和浴巾飞快地走进浴室,心里不禁微微一怔,随即有种想要马上逃走的冲动,但一想起秦虹的交代,还是忍住了。

  很快浴室里传lái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随即是水冲洗身子的哗啦声,张卫东虽然一再警告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但思绪就像个顽皮的小孩那般不听话,不经意间就会跑到浴室那边,不经意就会想起睡梦中顶到的一片柔软。

  就在张卫东的思想总是走神时,浴室里突然传lái一声重物砸地和秦虹的惊呼声。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