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事情变化太块


  程yáng虽然只是个秘书,论级别比起丁志庆这个副厅长至少还差了yī级,但程yáng现在是省委副书记段威的yī秘,这就使得程yáng这个秘书的份量大是不yī样。

  要不然丁志庆怎me说○也是副厅级干部,又何必如此隆重地宴请讨好程yáng呢?

  如今丁副厅长稳坐钓鱼台,程yáng却慌忙站了起来,如何不让丁副厅长大吃yī惊,急忙也跟着要站起来,不过随即yī想,不对呀,这进来的三人,虽然后面两人是谁他不认识,但带头的何jì文是科技厅下属单位省自然科学基金办的副主任他这个科技厅的副厅长又怎me可能不认识?既然那身后的两人特意跟着何jì文身后来敬酒,显然身份不可能比何jì文还尊贵,尤其走在最后面yī位的年轻人,不仅非常年轻,还帮忙拿着酒瓶,那就更不可能是什me大人物了。

  肯定是程秘书刚从吴州市调来省城不久,对自己的新身份还没很好调整过来,再加上对省城的官员还不大熟悉,■出于谨慎缘故这才起身自以为想通了其中关节,丁副厅长也就没再怎me惊讶。不过何jì文是科技厅下属单位的副职领导,而今晚做东宴请程yáng的又恰好是科技厅的丁副厅长,程秘书真要这me隆重地起身迎接,在官场☆■出于谨慎缘故这才起身自以为想通了其中关节,丁副厅长也就没再怎me惊讶。不过何jì文是科技厅下属单位的副职领导,而今晚做东宴请程yángchūyújǐnshènyuángùzhècáiqǐshēnzìyǐwéixiǎngtōngleqízhōngguānjiē,dīngfùtīngzhǎngyějiùméizàizěnmejīngyà。búguòhéjìwénshìkējìtīngxiàshǔdānwèidefùzhílǐngdǎo,érjīnwǎnzuòdōngyànqǐngchéngyángdeyòuqiàhǎoshìkējìtīngdedīngfùtīngzhǎng,chéngmìshūzhēnyàozhèmelóngzhòngdìqǐshēnyíngjiē,zàiguānchǎng★也算是摆了个乌龙。等会互相介绍过后,程秘书肯定会脸上无光,指不定还会恼羞成恨在心,这当然不是丁副厅长愿意看到的。

  不过丁副厅长在官场打滚了多年,应付这些场面倒也游刃有余心里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人却早已经随着程yáng站了起来,然后还没等程yáng表态,他已经冲何jì文招招手,准备在程yáng秘书还没有进yī步行动时先把何jì文的身份给挑明。

  “小何啊来来,我给你介绍yī下,这位……”

  何jì文年纪其实已经不小了,没有四十岁也已经有三十**岁了,但丁副厅长这声小何却叫得很是自然,好像何jì文只是个刚出学校参加工作的小伙子似的。

  何jì文刚开始见省委副书记的贴身秘书程yáng竟然yī看到他就站起来,也被吓了yī大跳。他是知道自己身份的要是换yī个场合他做东,这还好说,今晚可是丁副厅长做东请程yáng秘书包厢里也只有丁副厅长跟他能平起平坐,其余人都算是陪客●而已。程yáng秘书这me大张旗鼓地站起来,他何jì文哪当担得起?搞不好这好心好意来拍领导的马屁,反倒惹了yī身的骚。

  好在丁副厅长马上也跟着站起来向他招手,又难得亲切地称呼他为小何,何jì◇文这才放下心来急忙心领神会地弓着身子快走几步迎上照理来说,程yáng这个秘书就算来自吴州,对省城官场上的人再不熟悉,听到丁副厅长这句话也应该知道,这推门进来的人yī定是丁副厅长的下属,就算很迟钝不明白看着何jì文满脸恭谦地快步迎上来,这时也应该知道了。所以这时就算程yáng人已经站起来,该端的架子也该端起来yī些了。要知道,程yáng现在的身份很大程dù还代表着段威副书记,在某些人面前,该有的架子还是适当要有yī些的。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程yáng竟然就像初入官场,不谙官场规矩的雏儿yī样,竟然没听丁副厅长话讲完就已经离席了而且脸上也堆着跟何jì文有得yī比的恭谦笑容,然后大步迎了上去。

  何jì文见状浑身yī个哆嗦,脸上的笑容yī下子变得不自然起来,额头的冷汗都冒了出来。程yáng这可是迎接领导的架势啊,可何jì文再清楚不过自己的身份。别看刚才他在陆教授等人面前○时不时摆下领导的架子,但论级别最多也就跟程yáng相当,论实权、影响力却是不知道差到哪里去,人家的背后站着的可是省委副书记,天南省第三号大人物,而他呢?顶天了也就科技厅的厅长,哪能跟程yáng这个当红▲的秘书相提并论?更别说程yáng用迎接领导的架势迎接他!

  何jì文额头冒冷汗,丁副厅长等人也都看傻了眼,这当秘书的人哪个不是玲珑心窍的,像程yáng这样粗神经的他们还是第yī次看到。

  可那又怎me样?人家可是省委副书记的贴身秘书,真要摆了乌龙,第yī个记恨的恐怕就是他丁副厅长。这meyī想,丁副厅长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极为不自然。甚至都有点恼恨起何jì文没事来敬什me酒。

  只是事情发展到个地步,饶是丁副厅长灵活多变yī时间也不知道该怎me补救。

  整个包厢中,只有张卫东最清楚程yáng是为了谁站起来,摆出这meyī副谦卑的态dù又是为了谁。

  程yáng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真要深究起源头既不是段威书记也不是谭永谦,而是眼前的张卫东。

  若不是张卫东,段威如今恐怕已经退休养病,又哪有他程yáng什me事情。正因为张卫东出手相救,段威才能jì续坐稳省委副书记的位置,也才会有谭永谦推荐程yángyī事。

  当然撇开这个因素,张卫东的身份在程yáng的心目中也是极高的,甚至可以说丝毫不下段威书记。因为张卫东还有个身份是谭永谦的小叔,而谭永谦则是yī力培养提拔程yáng的领导,而程yáng心中最敬重的人也正是谭永谦。更何况,张卫东还是段威书记的救命恩人,崔厅长的干弟弟。

  程yáng就算脑子锈逗了,看到张卫东拎着酒瓶子进来,他○也不敢坐着啊!

  这些内情包厢里的人当然毫不知情,正当众人发愣时,程yáng已经跟正堆着yī脸笑容的何jì文擦肩而过,冲张卫东伸出双手道:“张老师,您怎me来……”

  包厢里的人本以为○程yáng这个来自下面城市的新任秘书不认识何jì文,摆了个乌龙,没想到事态的发展急转直下,程yáng秘书要迎接的竟然不是何jì文,而是跟着他后面拎酒瓶子的小年轻!

  整个包厢里的人几乎yī下子都变成了泥塑,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堂堂天南省三号大人物的贴身秘书大张旗鼓迎接的竟然会是跟在何jì文身后拎瓶子的小年轻!当然最想不到的是陆教授,别人可能还不清楚张卫东的身份,他难道还不清楚吗?这可是他带出来的研究生啊!

  肯定是眼前这位官员认错人了!陆教授很快就得出了这个结论,他并不认识程yáng,不过能跟丁厅长平起平坐,陆教授就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程yáng的官小不到哪里去。不过陆教授聪明yī世○糊涂yī时,他就没想想程yáng如果认错人了,怎me张卫东的姓和职业却叫得准确无误,世间却又哪有这me巧的事情?

  倒是当事人张卫东表现得很坦然,他见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等地步,自己现在就算再想低★调恐怕也不行了,只好冲程yáng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和酒瓶,笑道:“这不来敬领导酒嘛!”

  程yáng见张卫东说特意来敬酒,心脏都猛地哆嗦了yī下,急忙道:“张老师您来敬酒我哪担当得起,应该是我去敬酒才对啊!”

  说着程yáng就很顺手地帮张卫东拿过酒瓶,又重新干回了秘书的本行,只是这回却是给张卫东当秘书。

  见张卫东表现坦然,还跟程yáng对上话,陆教授当然就回过神来了,知道眼前这位官员没认错人,自己以前那个性格孤僻,半天也蹦出yī个屁来的学生还真跟人家认识,而且看情形好像对方还非常尊敬他。只是为什me会这样,就算陆教授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

  不过想不明白没关系,这并不妨碍陆教授对张卫东身份的重新定位,脸上的表情也从yī开始的呆滞到尴尬变到最后的yī丝惊喜和担忧。

  惊喜的当然是自己的学生突然变得这me牛逼,他这个老师当然也跟着水涨船高,至少在场的科技厅领导以后肯定会卖他点面子,担忧的是,当初张卫东毕业时,他这位导师并没有顺势提携他yī下,以至于以他的学术水平只能去了吴州大学这等二流大学,也不知道张卫东心里会不会有疙瘩,会不会记恨着?若真是如此,○那可就麻烦了。

  陆教授在yī边半忧半喜时,何jì文额头的冷汗却yī颗颗冒了出来。陆教授不知道程yáng的身份,他何jì文可是yī清二楚的,连程yáng都要对张卫东表现得这me尊敬,他何jì文☆又算什me?可偏偏刚才他却完全把张卫东当小字辈来使唤的,甚至还对他身边那位美艳无比的朋友动了点色心,对她发起了不少攻击,这张卫东要是心眼稍微小点,他这个省自然科学基金办的副主任恐怕也就做到头了。

  就在陆教授和何jì文心情各异时,包厢里的人也终于回过了神来。虽然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张卫东为何方神圣,但既然程yáng秘书对他这me尊敬,显然不会是什me小人物。至于为什me张卫东会跟在何jì文身后拎酒,yī时半刻他们也想不明白。

  不过不明白没关系,反正只要知道程yáng秘书对这个年轻人很尊敬那就足够了。所以其余人都急忙站了起来,丁厅长更是马上离席朝张卫东走了过去。(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