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原来是张老师啊


  ---------..

  

  “恕我眼拙,程秘书,这位张老师是?”丁副厅长走到程阳秘书和张卫东面前,面带微笑地谦虚问道。

  当丁副厅长走上来时,何副◎主任和陆教授都已经很自然地站到了张卫东的身后去,把张卫东很好的凸显出来,好像此时他才是何副主任。

  见丁副厅长叫程阳程秘书,而且态度来得谦虚,陆教授心里就猛跳,知道这个秘书不是什么普通秘书,估计至少也是副省级干部的一秘,否则人家堂堂副厅级干部也不用这么放低身段。而副省级干部的秘书竟然对张卫东表现得这么尊重,这里面的意义可就丰富了。是秘书的个人感情缘故还是因为张卫东跟他服务的领导有很要好的交◇情,又或者跟其他领导有很好的交情呢?如果是后两者,别说何继文了,就连丁副厅长估计都要好好巴结了。

  “这位肯定是丁厅长了,自我介绍一下,张卫东,吴州大学的老师。”张卫东没等程阳秘书开口已经主动■向丁副厅长伸出了手。

  丁副厅长听说眼前这位年轻人仅仅只是一位吴州大学的老师,心里不禁满是惊疑,吴州大学的一位老师值得程阳秘书这般敬重吗?

  心里虽然惊疑,但表面上丁副厅长还是很热情地●跟张卫东握了握手道:“原来是张老师啊,幸会,幸会。”

  张卫东笑笑抽回手,然后转头把自己的导师陆定荣拉上来。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导师,东方大学环工学院的陆定荣教授,这位是省委段威书记的○○秘书程阳。”

  听说站在张卫东身后的是他的博士导师,程阳当然不敢怠慢,急忙谦虚地主动朝陆定荣伸手道:“原来是陆教授,真是失礼失礼。”而陆教授听说眼前这位男zǐ竟然是天南省第三号大人物的贴身秘书◎,不禁吓了一大跳,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以丁副厅长的级别也要巴结他,见程阳主动朝他伸出手来,急忙受宠若惊地伸手跟他紧紧握在了一起道:“程领导。不敢当,不敢当!”

  程阳见陆教授叫自己领导,心里猛地哆嗦了一下,在别的场合这样叫倒没什么问题。但今天张卫东在场,他哪当得起张卫东导师这个称呼啊。

  “陆教授您可千万别叫什么领导,叫我小程或者程秘书就行了。”程阳慌忙道*

  陆教授见程阳这么谦虚,心中越发震惊。他当然知道程阳秘书这么谦虚并不是因为他陆教授的面zǐ而是因为张卫东的面zǐ,只是任他xiǎng破了脑袋也xiǎng不明白张卫东这小zǐ怎么会这么有面zǐ?

  丁副厅长因为不知道张卫东暗中的身份,见跟着何继文而来的两个人,无非都是大学老师,心里也就没了之前的重视,但看在程阳的面zǐ上,丁副厅长还是非常热情地跟陆定荣握了握手。说了几声久仰大名之类的话。

  大学跟科技厅的关系是很密切的,科技厅这个清水衙门的丁副厅长的实权在别人看来可能还不如程阳这个秘书,但在陆教授眼里却是比程阳的分量还要重,见丁副厅长这么热情,陆教授简直激动得心花怒放。

  大家在边上互相介绍了一番,便开始回到酒桌边敬酒。

  本来按规定,何继文是带头人,酒应该由他开始敬。但如今张卫东突然冒了出来,给个何继文天大的胆zǐ这时也是不敢冒头,不仅不敢冒头。而且还主动当起了拎酒瓶的跟班。

  张卫东是个尊师重教的人,有陆教授在,他当然也不好意思先敬酒。于是领头敬酒的反倒成了陆教授,陆教授先单独敬了丁副厅长和程阳秘书,然后才开始敬其余人。

  酒桌上的可都是官场上的明白人。丁副厅长和程阳秘书当得起陆教授单独敬一杯,他men却不好当着丁副厅长和程阳秘书的面托大。陆教授把酒杯一端要敬下面一位时,满桌zǐ的人便都端着酒杯站了起来,把陆教授心虚得心里直发颤。

  在坐的可几乎全都是科技厅的领导,平时陆教授无官无职,要搞科研还得有求与人家,可以说在坐的都是他平时要讨好的大爷,这还得看人家给不给他讨好的机会,就像何副主任一样,陆教授也是请了好几回,今天才请到的。

●  这次跟着何继文主任来敬酒,也早已做好了吐一场的准备。没xiǎng到今天借着张卫东的面zǐ,才敬了两个人,这酒杯一端,所有人便都站起来了,搞得他是科技厅的领导sì的。

  陆教授在敬酒时,张卫◎东和何继文都跟在后面一起喝,当然帮忙添酒的是何继文。

  跟在陆教授//最快文字更新.**milou.无弹窗无广告//后面敬完酒,张卫东三人准备回撤,这时包厢的门又被敲了开来。江南红餐饮公司的老总白yuǎn博在酒店经理陪同下端着酒杯走了进来。

  白yuǎn博一进来就把目光落在了程阳的身上,张卫东这时还背朝着他,他并没有注意到。

  “程领导还有各位领导,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白yuǎn博边走边笑着冲程阳还有其余人抱拳道。

  不过从他的称呼和举动上看,白yuǎn博主要是冲着程阳来的。

  程阳虽然只是个秘书,但他的背后却是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段威。这开餐饮酒店的,除了跟卫生、工商等部门打好交道外,公安部门是绝对不容忽视的部门。段威不仅是省委副书记还兼着政法委书,公安厅就归他分管。程阳是段威书记的贴身秘书,白yuǎn博自然不敢怠慢。至于丁副厅长,虽然是副厅级干部,但他是科技厅的副厅长,跟餐饮酒店八辈zǐ也打不上关系,在白yuǎn博这个大老板眼里却是yuǎn不如程阳这个秘书来得重要。

  “白总这话我可不敢当,不敢当啊!”程阳站起来冲白yuǎn博摆摆手笑道。

  白yuǎn博也算是天南省餐饮行业内的一个大人物,人脉也广,程阳倒也不敢太摆架zǐ。

  白yuǎn博怎么说也是大老板、大富豪,有身份的人,特意赶来敬程阳的酒主要也是为了给程阳面zǐ,加深感情,倒也不需要像一些小老板一样谄媚讨好他,闻言哈哈一笑,正要寒暄几句,却看到张卫东正笑看着他。

  “张师弟,你怎么也在这里?”白yuǎn博发现张卫东后,不禁一脸惊喜道。

◇  “跟你一样来敬酒啰。”张卫东半开玩笑道。

  之前丁副厅长等人见张卫东不过只是一个吴州大学的老师,虽然看在程阳的面zǐ上对他很是客气,但心里总无法真正把他重视起来。如今见身价至少数亿的酒店老▲板也认识张卫东,而且还叫张师弟,不禁都一阵吃惊,心xiǎng,这个张卫东究竟是什么来头,怎么一个吴州大学的老师,不仅程阳秘书这么尊重他,竟然连江南红老总也跟他称兄道弟的?

  “这么巧,你men都认识?看我这脑袋,怎么忘了程领导是吴州过来的,跟你是老乡。”白yuǎn博先是一阵不解,随即恍然大悟地拍了下脑袋道。

  其实白yuǎn博xiǎng到的却是更多,这程阳的来历,以白yuǎn博的身份还是知道些的,知道他是谭永谦以前的秘书。而张卫东却跟谭永谦的老爸是八拜之交,两人的渊源算起还是很深的,两人认识也就不足为奇了。

  “哈哈!”张卫东笑笑,然后简单地替陆教授做了些介绍。

  白yuǎn博听说陆教授是张卫东读研究生时的导师,自然很是热情地握手,然后又说了些客气话。

  说起来陆教授也是东方大学的知名教授,在普通老百姓面前也算是个了不起的人了,只是今晚一会儿政府高官,一会儿亿万富翁的,还是把他给震得七荤八素,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白师兄,我就不打扰你men先回了。”等众人又是一番客套后,张卫东端着酒杯冲白yuǎn博笑道。

  “好,回头我再去你那边找你喝酒。”白yuǎn博点点头笑道。

  张卫东点点头,这才转身同陆教授和何副主任一起出了包厢。

  出了包厢后,陆教授和何副主任看张卫东的目光就跟刚才进包厢时完全不一样了。

  “张老师,刚才不知道您跟程秘书是好朋友,有不敬之处,还请您不要见怪。”何副主任率先开了口,说话时眼里闪过一丝忧色,至于白yuǎn博何继文倒没提起。

  毕竟白yuǎn博虽是有钱却不能影响到他的位置,但程阳是省委副书记的贴身秘书,却是能对他的位置施加影响的,是绝不好等闲视之,从丁副厅长这样级别的人都要宴请他就可以看出来这一点。

  张卫东见何继文一副小心翼翼赔罪的样zǐ,暗暗摇了摇头,然后淡淡笑道:“呵呵,何主任你这就见外了吧。大家一起喝酒聊天的,只要开心就行又哪有那么多说道,再说你跟陆教授是老朋友,那也就是我朋友。”

  见张卫东这样说,何继文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道:“那是,那是,我跟陆教授可是多年的朋友了。”

  这时何继文又重新把陆定荣的称呼改回陆教授,但这回陆教授的称呼却代表了尊敬。

  张卫东这话让陆教授倍感脸上有光的同时,也倍感愧疚,情★◎不自禁重重拍着张卫东的肩膀道:“卫东,我惭愧啊,当时我要是……”

  本书就是小老百姓装逼偷着乐,见笑了!(。。)RX

  ---------(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