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告别


  “那怎么办?你总不会看着老同学见死不救吧,刚才楚书记的态度你也看到le!”沈宝华无计可施之下,只好耍起赖来。

  “楚书记是公私分明的人,只要你工作出色,他是不会无缘无故拿你开刀的,当◇然张老师那边,我会试着跟他提提的。不是我说你啊,老沈,你这脾气真的得改改le。”看在老同学的份上,严易顺也只好答应帮忙试试,同时也没忘借机提点几句。

  “是,是,我记住le。”沈宝华连连点头道▲ránzhānglǎoshīnàbiān,wǒhuìshìzhegēntātítíde。búshìwǒshuōnǐā,lǎoshěn,nǐzhèpíqìzhēndedégǎigǎile。”kànzàilǎotóngxuédefènshàng,yányìshùnyězhīhǎodáyīngbāngmángshìshì,tóngshíyěméiwàngjièjītídiǎnjǐjù。

  “shì,shì,wǒjìzhùle。”shěnbǎohuáliánliándiǎntóudào●,再也没le之前的威风。没办法,今非昔比,人家严易顺如今可是攀上le高枝的人,指不定哪天就爬到le他的头上,成le他的领导。

  出le酒店,谭永谦三人目送小叔(师叔)骑着一辆自行车潇洒离去,很■是一阵无语。好一会儿,鲁啸风突然想起le蒲山镇党委书记的事情,好奇地问道:“刚才包厢里我问蒲山镇刘书记的事情时,你们表情都怪怪的,这刘书记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官员啊?”

  “这事我不清楚,你问朝辉。”谭永谦笑着指le指楚朝辉道。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刘书记我见过一面,是个难得一见的美nǚ书记。”楚朝辉面露暧昧之色地说道。

  大家都是男人,楚朝辉这么一说,鲁啸风再不往那方面琢磨他也好蹲墙角练葵花宝典去le。

  “那看来我得考虑是不是要把zhěng个鲁氏制药厂搬到蒲山镇去le!”鲁啸风一脸严肃地道。

  楚朝辉和谭永谦互相对视一眼,然后笑呵呵地指着鲁啸风○道:“你呀你!”

  周三,南州市西郊一幢依山畔水的三层楼别墅客厅内,丰盛集团老总洪伟有气无力地靠在沙发上。

  一夜夫妻百日恩,虽然妻子的死跟刘洛不无关系,但在刘洛的苦苦哀求下。双方最终◎只是以离婚的方式分手。当然费尽心思嫁入豪门的刘洛一分钱也没拿到。

  数天的折腾,洪伟感觉自己好似穿越le一个光陆离奇的世界,一段如一个世纪般漫长的岁月。zhěng个人看起来比那段被鬼妻缠身还要憔悴上几分,不过此时的心境却仿若发生le翻天覆地的变化,似乎看透le许多。一对眸子比起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透。

  也是,有过如此一段离奇曲折的经历,想不看透一些也难啊!

  洪伟独自一人在沙发上静静坐le好一会儿,才猛地站起来zǒu向洗漱室。

  镜子里,洪伟看到le一张憔悴的脸还有拉碴的胡子。

  打开水龙头,双手捧水把脸打湿。冬天冰冷的自来水让洪伟浑身打le个冷战,zhěng个人却在这一霎那陡然变得精神le起来。

  新的人生,新的开始!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洪伟心里默默告诉自己。

  一个小时之后。zhěng个人焕然一新的洪伟出现在le中医科主任办公室里。

  看到前几日还病怏怏的洪伟,今日zhěng个人精气神都起le翻天覆地的变化,仿若重生le一般。知道点内幕的袁志宏等人心里都暗暗战惧。内心深处对张卫东越发的敬畏起来。

  “袁主任,请问张医生在吗?”洪伟恭谦地问道。

  以他丰盛集团老总的身份。面对一位医生本不用这般恭谦,但因为张卫东在这里工作,一踏入中医科门诊部,洪伟心态悄然间便起来变化,好似来到le神圣的地方,就连zǒu路都变得轻手轻脚起来。

  “张医生平时是不在这里工作的,一般周五可能会来一趟。”袁志宏实话回道。

  换成以前袁志宏这样告诉他,洪伟肯定会觉得一位年轻的医生平时竟然不在医院工作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今天他却觉得再正常不过。像张医生这样神奇的人,真要每天呆在医院里才会让他感到不可思议呢!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周五再过来,谢谢你袁主任。”洪伟道le声谢后,转身离去。 ■
  “洪总,您真的看到那东西le吗?”眼看着洪伟zǒu到le门口,袁志宏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好奇,脱口问道。

  洪伟转过身看着袁志宏,最终还是点le点头,然后再度转身离去。

  虽然○答案早已料到,但见洪伟点头,袁志宏还是感觉到一颗心咚咚咚敲得特别得响。

  离开医院,回到公司办公室,洪伟犹豫le许久,最终还是拿出手机给张卫东拨去le电话。

  洪伟给张卫东打电话时,张●卫东刚吃完午饭和苏凌菲一起往宿舍zǒu。见是丰盛集团老总的电话,想想也是他该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le,便对苏凌菲微笑道:“我一边接电话,一边慢慢zǒu,你先回去吧。”

  跟丰盛老总的事情,张卫东◎还不想让苏凌菲知道。

  “不就是nǚ人的电话吗?我还不稀罕听呢!”苏凌菲说完如丝般秀发一甩,蹬蹬蹬扭着婀娜的腰肢zǒule。

  看着苏凌菲那被紧身牛仔裤紧紧包裹着的翘臀在阳光下略带夸张地一扭一摆,似乎在抗议着他又跟nǚ人勾三搭四,张卫东不禁一阵苦笑。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吗?为什么这个nǚ人的脑子里就不能想些正常的事情呢!

  心里想着,张卫东接起le电话。

  ■“是张大师吗?我是洪伟。”张卫东一接起电话,就听到听筒里传来洪伟小心翼翼的声音。

  经过那一晚的事情之后,在洪伟的眼里张卫东早已是真正有大本事的大师,而不仅仅只是一个中医科的医生。

  □“还是叫我张医生或者张老师吧。”张卫东淡淡道。

  “张老师实在不好意思,一直到今天才找您道谢。”洪伟几乎不假思索就选择le张老师的称呼。这个称呼比医生显得更尊敬。

  “我能理解。家里的事情都处理好le吗?”张卫东道。

  “谢谢张老师,都处理好le。”洪伟感激道。

  “那就好,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人总要朝前看,朝前zǒu的。”张卫东慰勉道。

  “谢谢张老师,我会的。不知道张老师您什么时候有空?那晚您zǒu得太匆忙le,我都没有向您当面道谢。”洪伟道。

  “我周五应该会去医院,如果去我给你打电话吧。”张卫东想le想说道。

  张卫东挂掉洪伟的电话后,正想把手机收起来,电话铃声再度响le起来,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张卫东犹豫le下,但还是接le起来。

  “是东哥吗?”电话一接起来听筒里就传来一道怯生生中压抑着一丝兴奋的声音。

  “叶子!”张卫东眉头不禁微微皱le起来。他没想到这位小太妹这么快就找上他le。

  “嘢,东哥您听出我声音啦,我正是叶子哦。”张卫东的眉头不禁锁紧le一些,他似乎听到le小丫头蹦跳起来的声音。

  “真是你呀,有什么事情吗?”张卫东不想跟这丫头扯太多,单刀直入地问道。

  “没什么事情就不能找东哥您吗?”电话里传来明显带有些幽怨的声音。

  “我很忙的。”张卫东没有直接肯定,但说出的话跟肯定没什么区别。

  “哦,我知道le。”叶子先是很委屈地说le一句,然后又道:“可是东哥我下午就要动身去香港le,人家想再见您一面,然后当面跟您说声再见也不行吗?”

  叶子的声音本就很纯,这样的话通过她的嗓音说出来格外具有感染力,让人脑海里情不自禁会勾勒出一幅楚楚可怜的nǚ孩子图片,nǚ孩子那哀求的目光都能把钢铁心肠给融化掉。

  张卫东本就不是个什么硬心肠的人,况且怎么说大家也算是相识一场,既然她下午要去香港le,张卫东也实在找不出理由拒绝。

  “你现在在哪里?”张卫东只好问道。

  “我现在就在你们学校这个湖边,东哥您现在在☆哪里?我去找您。”见张卫东肯见自己,叶子的声音就像过山车一样,一下子又亢奋起来。

  “我就这附近,你别zǒu开,我马上就到。”张卫东道。

  说完张卫东挂le电话,快步朝明镜湖边zǒu去☆

  时令以至冬天,湖边的古木林,香樟树还在冬日里释放着它的翠绿,而银杏树却早已经一片金huáng,一阵风吹来,漫天金huáng色的银杏叶子片片飞舞落下。

  那漫天金huáng色中,一位一头黑色长发,穿着长长的呢料风衣,脖子上围着围巾的少nǚ正站在在那里,一双脚不时踮起来四处张望。

  这样的冬天,这样纯洁的少nǚ,金色的落叶飘下,构成le一副宛如童话般的画面,让不少中午在湖边散步晒太阳的男生不时朝那少nǚ瞄去,心里都在猜着这宛若神仙姐姐般纯洁的少nǚ是哪个院系的,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呢?

  就在路过的人不时回头,纷纷猜想甚至犹豫着要不要鼓起勇气上前搭讪时,那位宛若神仙姐姐般的少nǚ脸上突然绽放出惊喜的表情,然后突然蹦跳起来,一边使劲地朝一个正朝她zǒu来的男子挥舞着修长的手臂,一边叫道:“东哥,这边,这边!”

  张卫东刚才见叶子静静站在银杏树下,地上是一片的金huáng,好似一副绝美的童话图画,心里还微微有些触动,想着这丫头安静起来真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可没想到这个念头才刚刚在脑子里闪过,叶子却突然蹦跳le起来,重新变成le疯丫头。

  张卫东不禁一阵苦笑,急忙快步向她zǒu去。没办法,再不快点,估计她那高分贝声音能把zhěng个明镜湖边的人都给吸引过来。

  <<修真老师生活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