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突破


  那空间混混沌沌,无边无际,死寂一片。张卫dōng的神识意念在其中漫无目地飘荡着,到处是死寂一片,到处是混混沌沌,张卫dōng想从里面出来,却根本找不到出路。

  张卫dōng也不知道在这里面飘荡了多久,反正死寂、让人窒息的环境开始让张卫dōng心头涌起一股深深的绝望。

  但就在这个时候,张卫dōng刚从何首乌种根上所感受到的生命从无到有的变化突然涌上了他的心头,那一刻生命从无到有的感悟就像一道闪电般划过他的脑海。

  几乎同时轰然一声巨响,一道耀眼无比的闪电从dōng到西划过那片无边无际的混混沌沌,把混沌天地分成了两半,接着本是死寂一片的混沌天地开始沸腾起来,一丝■若有若无的生机在沸腾中渐渐孕育产生,甚至张卫dōng看到混沌天地的中央不知道何时多了一粒细不可见的粉尘,那粒粉尘就像这片混沌天地所孕育的生命胎儿,在渐渐地长大。

  就在张卫dōng对那粒粉尘感●到万分好奇时,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天地,张卫dōng的神识意念一下子就从这片混混沌沌的天地中飘了出来,接着眼前便是霍然一亮。

  五滴真元正悬浮在丹田天地之中,闪烁着璀璨的光芒,五滴真元中那团混沌元◎气依旧如一团云雾,让人看不透,但张卫dōng却隐隐感觉到此时的混沌元气跟以往不再一样,似乎有一个生命正在其中孕育壮大。

  难道刚才我的神识意念突然跑到了这团混沌元气中吗?五帝真经中shuō宇宙■◎气依旧如一团云雾,让人看不透,但张卫dōng却隐隐感觉到此时的混沌元气跟以往不再一样,似乎有一个生命正在其中孕育壮大。

  难道qìyījiùrúyītuányúnwù,ràngrénkànbútòu,dànzhāngwèidōngquèyǐnyǐngǎnjiàodàocǐshídehúndùnyuánqìgēnyǐwǎngbúzàiyīyàng,sìhūyǒuyīgèshēngmìngzhèngzàiqízhōngyùnyùzhuàngdà。

  nándàogāngcáiwǒdeshénshíyìniàntūránpǎodàolezhètuánhúndùnyuánqìzhōngma?wǔdìzhēnjīngzhōngshuōyǔzhòu之始,天地未开,混沌未分阴阳,是后来才渐渐变化发展,有了阴阳五行,有了生命万物。莫非刚才我所见的便是天地之初的变化吗?

  张卫dōng这个念头刚起,之前在混沌天地中所切身体会到的一切便纷纷涌上心头,一道直指天地最原始本质真道的明悟若有若无、隐隐约约地浮现在脑海里,虽然只是若有若无、隐隐约约。根本还没真正领悟,但直指天地最原始本质的真道是何等牛逼,哪怕只领悟了一丁点,那也是了不得的事情。

  张卫dōng这道明悟若有若无、隐隐约约地浮现在脑海里时,那本正在静静闪耀着五色光芒的金木水火土五滴真元猛地绽放出亿万道耀眼无比的毫光。

  那亿万道耀眼无比的毫光一瞬间照亮了整个丹田天地○,甚至隐隐中似乎都能透射入那团混沌元气。

  紧接着五滴真元急剧地转旋了起来,在自身周围形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疯狂地吞噬着四周的灵气。本是充实在丹田内的五行灵气几乎一瞬间就bèi席卷吞噬掉一部分。五滴真元相克相生所孕育生成灵气的速度,根本赶不上五滴真元吞噬灵气的速度。

  “不是吧!”张卫dōng感受到丹田内突生巨变,不禁bèi吓了一大跳。

  他知道自己修炼神速,本以为要至少三年才能结成的金丹很有可能会提前不少,但他就算做梦也没想到会是今天,而且还是如此的突然。如此毫无征兆地发生了。

  不过很快,张卫dōng就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时间去惊讶或者shuō去思考为什么这个时候会突然要结金丹,因为丹田里的灵气正急剧地减少,预示着很有可能他金丹还没结成,人就要bèi吸成人干了。

  “马上带我去一个没有任何人会干扰的安静地方。”张卫dōng半刻也不敢耽误,当机立断地对已经起身的鲁啸风shuō道。

  鲁啸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张卫dōng的脸色突然变得这么难看,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样一个要求,但现在张卫dōng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经如神明一般,闻言马上★不假思索道:“我在dōng郊的翠云山有座家传的老宅。那里环境优美,周围也没什么人,要不……”

  “好,就去翠云山!”张卫dōngshuō着从包里取出第一次书符时制作的仙hè符。这仙hè符是黄品☆中阶的符箓,张卫dōng第一次书符时还费了不少劲,制作好后虽然一直很想像仙人一样驾hè翱翔天空,但最终因为心有顾忌,没拿出来使用。今日形势急迫,张卫dōng却是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鲁啸风见◆张卫dōng同意去云翠山。刚想shuō自己马上去把车子开过来。却看到张卫dōng拿出了一张纸符,借着月光。视力还算不错的鲁啸风看到纸符上画着一只似若仙hè的图案。鲁啸风正暗自惊讶,不知道张卫dōng这☆个时候拿出这张纸符来做什么时,只见张卫dōng伸指往手中纸符一点:“疾!”

  那张纸符竟然迎风飘了起来,然后在空中虚化变化,转眼间竟然化为一只巨大无比的仙hè。

  那仙hè长如竹竿的细☆足站起来足有一人多高,雪白的翅膀张开来足有数丈长。

  “仙hè!”鲁啸风当场整个人就石化了,他这辈子也算是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但这辈子所有的经历加起来也不及今晚所见的。

  张卫dōng★此时哪里顾得了鲁啸风震惊成什么样子,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然后脚轻轻在地上一蹬,带着鲁啸风飞快地坐上了仙hè。

  “呖!”一声清脆的hè唳在寂静的夜里响起,仙hè张开它那洁白如雪的翅膀如箭般仰头冲上了夜空。

  “啊!”饶是鲁啸风人高艺胆大,这时也是吓得紧紧抱住仙hè的脖子,根本看都不敢看下面一眼。

  “睁开眼给我认准位置!”就在鲁啸风抱着仙hè的脖子迎着寒冷的夜风飞翔,连眼睛也不敢睁开时,张卫dōng威严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鲁啸风一惊,急忙睁开了眼睛。现在就算给他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违背张师叔的命令。

  寒风、云雾在耳边,在眼前,呼呼而过,鲁啸风睁大了眼睛辨认着方位。注意力一转移开,再加上渐渐也有点适应了驾hè飞翔,鲁啸风恐惧感渐渐在消失,甚至都已经能分出点心思琢磨起仙hè明明是张纸符变的,怎么抱起来却是有血有肉的感觉?仙家法术还真是玄妙无比啊!

  吴州只能算是中等城市,仙hè的飞行速度虽然不能与飞机相比,但在空中飞翔少了道路的弯弯曲曲和拥堵,不过数分钟鲁啸风便看到了云翠山。

  云翠山山高四百yú米,满山都是香樟树和松柏☆,一年四季都是葱葱郁郁的,故得名云翠山。不过现在是晚上,鲁啸风看到的不过是黑蒙蒙的一座山峰。

  鲁啸风家传的老宅就坐落在云翠山的半山腰,因为云翠山风景幽美,空气清新,鲁啸风有时候会携家人或朋友□☆来这里度假,尤其是夏天,云翠山是个很不错的避暑之地。所以虽shuō是老宅,却早已经重新翻修过,跟新房子没有多大区别。平时每隔一段时间也都会有人来打理,只是如今是冬天山里冷,房子倒是完全空闲了下来,也很◇少打理。

  老宅周围的山地很早以前就bèi鲁啸风给买了下来,所以边上并没有什么人家,倒还正符合张卫dōng的要求。

  “师叔老宅就在那里。”鲁啸风从小就在翠云山居住,这一带非常熟悉,所以虽然下面黑乎乎的一片,但鲁啸风还是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老宅。

  张卫dōng分出一部分心思,顺着鲁啸风的手指方向看去,马上就看到了一座三层楼高,中式建筑风格的房子。四周有围墙围起来,周围数百米范围内没有其他的房子。

  张卫dōng暗暗松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仙hè的脑袋,仙hè便朝半山腰的老宅俯冲而下,转眼间便落在了院子里。

  好在老宅边没什么人烟,再加上又是冬天的晚上,没人在山里走动,否则看到这么个巨大的仙hè载着两个大活人从天上飞下来,还不吓得以为见到了神仙?

  仙hè落在院子里后,张卫dōng也不顾得跟鲁啸风客气,捏了个法诀把仙hè给收了起来,然后对他道:“看牢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让人进来。”

  shuō完,张卫dōng便闭上眼睛直接盘腿坐在院子里。

  鲁啸风总算是练武的人,见张卫dōng盘腿坐在地上,终于意会过来张师叔可能是遇上功力突破,必须得马上运转心法修炼,这时候应该是最忌人打扰的。

  这么一想,鲁啸风哪敢怠慢,堂堂亿万富翁马上小跑到大门边,一脸严肃紧张地站在门边,就像站岗的战士一般。

  这样站了一会儿,鲁啸风还是有些不放心,生怕万一出点什么状况自己一个人照顾不过来。照顾不过来倒是事小,鲁啸风就怕会打扰了张师叔的修炼,那他可就罪大了。这么一想,鲁啸风干脆拿出手机给谭永谦打去了电话,让他马上跟楚朝辉赶到他☆在云翠山的老宅来。

  这个时候,鲁啸风唯一能相信的也就他们两了,就连自己的老婆、儿子,他都不敢相信。

  给谭永谦打过电话后,鲁啸风不禁又想起了园圃里如今已经破土而出的何首乌。何首乌一个■晚上在大冬天里破土而出这可不是小事,万一有少不更事的人把这事给传出去那可就热闹了。最要命的,那何首乌可是关系到新保健品的生产,鲁啸风可是准备靠它发大财、大展宏图的!又岂能置之不管?

  <<修真老师生活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