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真是白白生了一副好脸蛋!


  “哪位?彭雨雁啊!”顾肖飞气得抬手就对着金易秀的脑袋甩了一巴掌。

  金易秀摸了下脑袋,这才想起今日非同往日,这彭雨雁如今可是攀上了那位恐怖的主,别说叫彭小姐,那位主如果要他们叫彭nǎ●inǎi,他们也得叫啊。

  “是,是,我马上去拿。”说完金易秀急忙小跑着去人力资源部拿合同。

  手中拿着彭雨雁的合同,顾肖飞推开总经理办公事。

  彭雨雁这时已经从休息室中走了出来,正坐在张卫东的身边,见一向高高在上的顾肖飞手中捧着合同,弯着腰,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轻手轻脚地朝张卫东走来,彭雨雁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她所认识的那位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顾总监吗?

  “东哥,这是彭小姐的合同,请您过目。”顾肖飞却似乎根本没察觉彭雨雁惊讶的表情,依旧弯着腰,脸上挂着谄媚恭谦的微笑,双手把合同递给张卫东。

  张卫东随手取过合同,然后递给彭雨雁道:“你看下,有没有问题?没问题的话,你自己处理掉吧。”

  “没有问题,这就是我跟公司签的合同,只是这违约金?”彭雨雁接过合同翻了翻,见果是自己跟公司签的合同既是激动又有些担心地道。

  那违约金可是一百万啊!

  “不用,不用。”见彭雨雁提起违约金,顾肖飞差点连冷汗都被吓了出来,急忙连连摆手道。

  开玩笑,他不想活了呀,敢收东哥女人的违约金。

  “真的!”彭雨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忍不住一声惊呼。

  她本以为就算交了违约金,估计这事情还得一番折腾,没想到张老师一出马,不仅先把人家给痛打一顿,接着就连违约金什么都全免了。

  这也太他妈的牛逼了!饶是彭雨雁几乎从来不说脏话。这个时候心里也忍不住爆了一句。

  “好了,这件事就到这里为止吧。”张卫东见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也不想再继续耽搁下去,起身淡淡道。

  听说张卫东这个瘟神要走,顾肖飞心里是巴不得,但嘴上却还是道:“东哥您去哪里?我送您。”

  “嗯,送我们去省人民医院。”张卫东点点头道,跟顾肖飞他才懒得客气。不送白不送。

  顾肖飞闻言心里只想哭,他堂堂南州顾少,什么时★候落魄到要给人开车的地步了?

  不过心里哭归哭,表面上顾肖飞还得流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道:“好的,东哥、彭小姐请。”

  说着顾肖飞先去把办公室的门给打了开来,然后微微躬身做出请的姿○hòuluòpòdàoyàogěirénkāichēdedìbùle?

  búguòxīnlǐkūguīkū,biǎomiànshànggùxiāofēiháidéliúlùchūyīfùshòuchǒngruòjīngdebiǎoqíng,dào:“hǎode,dōnggē、péngxiǎojiěqǐng。”

  shuōzhegùxiāofēixiānqùbǎbàngōngshìdeméngěidǎlekāilái,ránhòuwēiwēigōngshēnzuòchūqǐngdezī势。

  张卫东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跟彭雨雁信步走在过道里,好像之前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而顾家大少则在边上小心翼翼地陪着,脸上挂着讨好的微笑。

  三人经过前台时,前台小姐看得差点两腿都发软。这个小白脸也太牛逼了吧。在天枫娱乐公司打了人,竟然还能让顾少陪着笑脸相送?

  顾肖飞的车是宝马越野车,空间宽敞,内置豪华,坐在后面很舒服。

  张卫东手轻轻摸了摸真皮座位,心里想着,如今自己也有五百万身价,是不是也需要去拿个驾照,然后买辆车?这样回家或者到南州办事也方便一些。

  省人民医院跟天枫娱乐公司就隔了两条街。不一会儿车便开到了省人民医院。

  车一停下,顾肖飞便飞快跳下车子,然后帮忙拉开后车门,那态度还真是殷勤得让张卫东有些受不了。好在这时医院大院里并没有认识顾肖飞的人在,否则还不以为见鬼了才怪呢。

  “好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张卫东下了车●,冲顾肖飞挥挥手道。

  “好的,那东哥、彭小姐再见,有什么事情需要我xiào劳的您尽管打电话给我。”顾肖飞如释重负道。刚才在车上,顾肖飞已经给过张卫东和彭雨雁他的名片。

  张卫东点点头●。然后带着彭雨雁往住院大楼大门走去。不过没走几步却又突然转过身来,冲站在后面目送他们进去的顾肖飞招招手。

  顾肖飞见这个小白脸瘟神又突然转身,心里只想哭,不过见他招手还是急忙面带笑容地小跑过去,到了跟前弯腰谄笑道:“东哥,您有什么事情要吩咐的吗?”

  张卫东看了彭雨雁一眼,彭雨雁倒也激灵见状便走到一边去。

  见彭雨雁走到一边去,张卫东搂过顾肖飞的jiān膀轻描淡写道:“差点忘了告诉你,这一年在女人方面你恐怕要忍一忍了。当然如果这一年你表现得让我满意,我会考虑恢复你那方面功能的,当然如果表现得不能让我满意,这方面的功能只能wú限期延长了。”

  说完张卫东拍了拍呆若泥塑,欲哭wú泪的顾肖飞jiān膀,然后转身冲彭雨雁招招手,大步朝电梯走去。

  看着张卫东和彭雨雁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顾肖飞浑身猛地一个激灵,然后转身飞快朝车子跑去。

  万蚂噬心虽然恐怖,但至少那也是一年之后的事情。但要是一年不能碰女人,这还不要了早已习惯了风花雪月生活的顾少的老命。当然如果是一辈子,关于这点,顾肖飞想都不敢去想。

  半个小时候后,南州市某个五星级酒店豪华房■间里,一丝不挂的顾肖飞趴在雪白的床单上再次流下了眼泪,就像刚刚被人夺去了初夜似的。床边一个身材火爆姣好的女人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朝床上的男人投去鄙夷的目光,心想,看这家伙猴急的样子,好像憋了许多年没碰过☆女人似的,没想到却连举都举不起来,真是白白生了一副好脸蛋!

  女人走后,顾肖飞这才慢慢平复了心情,接受了自己不举的现实。接受这个现实之后,顾肖飞心里剩下的就全都是对张卫东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这简直就是个wú所不能的恐怖人物啊!

  顾肖飞在房间里发了一阵呆,突然想起了郑宇群。本想给他打个电话的,但想想自己现在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况且像张卫东这样的人一般都不喜欢别人替他张扬的,要不然自己也不至于跟他杠上。这么一想,顾肖飞又放下了电话。

  省人民医院肾脏科住院部,彭雨雁父母再一次见到了张卫东。这一次,他们看张卫东的眼神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只能用敬畏和崇拜来形容。

  仅仅施一次针就能让一个患了严重慢性肾衰竭的病人好了一大半,这等神奇的医术都差点可以用起死回生来形容了。

  张卫东特意再次替彭雨雁的父亲把了脉,见他进展情况正常,便笑着叮嘱了几句,然后才起身告辞离去。

  彭雨雁把张卫东送出了医院住院大楼。

  “等你父亲出院后,你就回学校继续好好读书吧。明年毕业后工作的事情如果不顺利,你可以找顾肖飞,他会很乐意帮你的。”站在住院大☆楼门前,张卫东说道。

  “嗯,我记住了。老师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彭雨雁两眼水汪汪地点头道。

  “那就好。好了,回病房陪你父母亲去吧。”张卫东挥挥手,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张卫东在人群中略显单薄的背影,彭雨雁拼命忍住的泪水终于wú声地滑落脸庞。

  张卫东并没有回吴州大学,而是坐着火车一直到了老家文昌县才下了车。

  冬天,天黑得比较早。当张卫东■站在蒲山镇第三中学职工宿舍楼下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虽然是黑夜,但张卫东还是能清晰地看到墙体上的破落,这是一幢老楼了。

  宿舍楼的顶楼亮着灯,那是张卫东的家,玻璃窗印出四个人的影○子。

  “咦,三叔三婶怎么也来了?”张卫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脸上却不知不觉浮起一丝微笑。

  三叔张国福本来跟张卫东家关系很好,只是因为三婶有些势利,后来来往就渐渐没以前那么密切,就算来串门,往往也都是张国福一人。只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发生后,三婶陶晓虹便仿若换成了一个人,没事就随张国福到张卫东家串门。为这件事,有一次张卫东的母亲还特意打电话半开玩笑地说一下子还真难适应陶晓虹的变化。不过张卫东却听得出来,母亲说这话时心情很欢快。

  心里想着三婶的变化,张卫东已经快步走到了家门口,然后轻轻敲了敲门。

  “我来,我来。”响起的是三婶的声音,张卫东可以想象得出来三婶拦着母亲抢着开门的样子,嘴角不禁逸出一丝开心的微笑。

  母亲受人尊重,做儿女的总是开心的。

  “三婶。”门一打开,张卫东就面带笑容主动叫了声三婶。

  “哎呀,原来是卫东啊。看你这孩子,就是孝顺,大冬天晚上的还跑回来看望你爸妈。”陶晓虹见是张卫东,满脸笑容地把他拉进了屋。

  杨瑗箐见果然是儿子,虽然暗地里早知道儿子一身本事非常厉害,就连自己如今因为被儿子伐毛洗髓之后,都已经寒暑不侵,儿子就更不得了了。但见大冬天晚上的儿子还特意赶回来,心里还是难免一阵心疼,忍不住埋怨道:“你这孩子,这么冷的天,有什么事情非要大晚上赶回来的?明天不行吗?”(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