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正中要害【恳求月票支持】


  车子开zhe开zhe,估计是苏凌菲觉得靠在张卫东的肩膀上睡觉不舒服,竟然顺zhe他的肩膀滑下来,整个人趴在了张卫东的大腿上。

  趴也就趴吧,反正被两位美女老师的娇躯给一左一右贴身夹zhe,张卫东也早已经做好煎熬的心理准备。可是这苏凌菲的手好放不放刚好放在了张卫东的两腿之间。

  正中要害!

  那玩意除了张卫东自己有过亲密接触,这还是破天荒第一次被pèng。饶是张卫东☆已经鼻观眼眼观鼻地端坐zhe,一副宝相庄严,确实差点做到了柳下惠坐怀不乱的境界,但被如此突然地袭击一下,顿时前功尽弃,那玩意不争气地昂然了起来。

  一昂然起来,那玩意便结结实实顶在了苏凌菲那柔☆yǐjīngbíguānyǎnyǎnguānbídìduānzuòzhe,yīfùbǎoxiàngzhuāngyán,quèshíchàdiǎnzuòdàoleliǔxiàhuìzuòhuáibúluàndejìngjiè,dànbèirúcǐtūrándìxíjīyīxià,dùnshíqiángōngjìnqì,nàwányìbúzhēngqìdìángránleqǐlái。

  yīángránqǐlái,nàwányìbiànjiéjiéshíshídǐngzàilesūlíngfēinàróu软滑腻的芊芊玉手上,心虚得张卫东一颗心都忍不住扑通扑通跳了起来,暗道,幸好这女人睡得跟死猪一样,要不然铁定会拿把剪刀把自己那玩意给剪了!

  心里想zhe,张卫东强忍zhe那前所未有过的诱惑,伸手准备把苏凌菲扶起来,可偏生这个时候,熟睡中的苏凌菲觉得手中有个硬邦邦的东西不舒服,拿手抓zhe它然后往边上推了推,想把那玩意挪开。

  饶是张卫东如今已经是金丹期高手,被苏凌菲这么抓zhe命根子推zhe,也是嗤了一声,一口气差点要提不上来,至于那玩意自然就更昂扬了,一颗心也跳得更欢。

  这时张卫东是真的想伸手狠狠打苏凌菲那浑圆挺翘的屁股几巴掌了,有这么玩人的吗?真以为爷不敢变身大色狼吗?

  “唔!”苏凌菲没把张卫东那玩意推开,反倒是那玩意弹回来一不小心挨zhe她的樱桃小嘴了。

  苏凌菲这一声“唔!”,听在张卫东耳中无异于晴天一声霹雳,吓得他差点冷汗都出来了。再也★顾不得胡思乱想,伸手抓zhe苏凌菲的香肩就要把她给扶起来。

  不能继续这么玩了,要玩出人命的!

  不过已经迟了!女人天生的第六感似乎在这个时候突然爆发出了其神奇的一面。本喝得有些醉醺醺●,睡得很熟的苏凌菲,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突然张开双眼。醒了过来。

  借zhe车窗外的lù灯,苏凌菲看到了紧挨zhe自己红润嘴唇的凸起。

  两眼不禁越睁越大,然后张开了嘴巴……

  ◎就在这个时候,苏凌菲感到嘴巴一热,喉咙里的尖叫声生生被咽了回去,却是张卫东一头冷汗地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刚才司机师傅就已经冲自己竖气大拇指,这要是尖叫起来,那还了得。况且另外一边还靠zhe◆任晨怡呢。

  被张卫东手这么一捂。苏凌菲酒终于醒了一大半。急忙坐起身子,左右看了看,当她的目光落在任晨怡的身上时。破天荒地没有瞪张卫东,而是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眼神。

  张卫东这时的脑子格外的清醒,见状急忙低声道:“刚才。刚才你也是这样靠zhe我睡zhe了,然后……”

  “回去再说。”苏凌菲突然打断了张卫东,然后一个人靠zhe车窗,望zhe外面发呆。

  张卫东见苏凌菲望zhe外面发呆,心里反倒特别的堵,他倒希望这个时候,这女人狠狠掐他几下,或者咬他几口都行,这样他心里反倒踏实一些。

  “刚才真的是……”张卫东凑过去低声道。

  “说了回去再说。管好你的任秘书。”苏凌菲闻言扭头瞪了张卫东一眼。

  被苏凌菲这么一瞪,又听到熟悉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张卫东心里反倒踏实了。

  晚上的lù况很好,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单身教师宿舍楼下。

  ●车停下来时,张卫东推了推还靠在他身上睡得很香的任晨怡。

  任晨怡酒喝得本来就不是很多,张卫东一推她便醒了过来。两眼有些迷茫地看了看四周,等她回过神来自己原来还在车上。并且整个人靠在张卫东身上时▲,脸一下子就红了,然后慌慌张张推开车门下了车子。

  下了车,sān人各怀心思,谁也没有开口。直到走到sān楼楼梯口。任晨怡才冲张卫东和苏凌菲挥挥手道:“我到了,明天见。”

  任晨怡刚刚●转身消失在楼梯口。张卫东就感到腰间的肉被狠狠拧了起来。

  “好你个张卫东!”接zhe张卫东耳边听到了苏凌菲咬牙切齿的声音。

  “你听我解释,刚才那真的只是意外……”毕竟命根子都差点跟人◆家的樱桃小嘴来了个亲密接触,这个时候张卫东当然只能忍受zhe苏凌菲魔爪的蹂躏。

  “那件事不准你再提!”苏凌菲加大了点力度道。

  “不提那事,那你是指什么?其他事情我可没干哦!”张卫东很无辜很不解地道。

  “是吗?其他事情你没干?好你个张卫东,敢情你早已经习以为常了是吧?”苏凌菲再度加大力量。

  “你再拧,肉都要被你给拧下来了。”张卫东其实并不痛,但这次还是很配合地叫苦道。没办法,想起刚才在车上发生的事情,张卫东心里到现在还阵阵发虚,觉得还是表现得弱势一点好。

  果然苏凌菲听到张卫东叫苦,脸上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得意表情,嗔怒道:“拧下来最好!”

  嘴巴虽是这样说,手却松了开来。

  “其他事情都没干?那任秘书是怎么一回事?”松开手后,苏凌菲瞪眼道。

  “没怎么一回事啊!”张卫东耸耸肩越发无辜地道。可不是,人家任晨怡的小白兔自己没看过,嘴也没亲过,手也没pèng过自己那玩意,最多也就两人单独在河边吃过一顿烧烤。

  见张卫东一脸无辜的样子,苏凌菲就一阵来气,忍不住又想伸手狠狠掐他几下。不过这时刚好到了门口,只好拿出钥匙打开门,然后冲正准备溜走的张卫东喝道:“给本姑娘滚进来1”

  “sān更半夜的,我单独一个男士到你房间里不大好吧?”张卫东见苏凌菲竟然要“请君入瓮”,摆明了要关起门来跟他算车上那笔帐,急忙道。

  “你会觉得不好吗?我看是巴不得吧!快点了,别给我啰嗦!”说zhe苏凌菲伸手就拉过张卫东的手臂往里拽。

  张卫东心里哀嚎一声,真是恨不得赶到南州市踹那个省自然基金办的何继文副主任两脚,没事干嘛这么殷勤,非要批自己的项目,这不惹出祸事来了!

  自己参与的项目都批下来了,张卫东当然知道肯定跟那个何继文副主任脱不开关系。

  一直拽zhe张卫东的手臂到了自己的卧室,苏凌菲才放开手。

  刚一放开手,苏凌菲一眼瞥到了散落在床上还没来得及收拾的贴身内衣裤,不禁低声啊了一下,然后急忙红zhe脸又推zhe张卫东往外走。

  “别推了,反正又不是没见过!”反正已经沦落▲到如今这等地步,张卫东倒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斜了一眼床上色彩斑斓的贴身内衣裤,无所谓地道。

  苏凌菲听了本来是举起手又想掐张卫东,不过举到一半又放了下来,然后转身去收拾床上的东西,心里却是一阵□哀鸣,因为她发现张卫东说得一点都没错。两人虽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但除了最后一点,自己的身子他该看的,该pèng的,该亲的都有过了。甚至就在不久前,自己还pèng了他身上不该pèng的玩意。

  跟这些事情比起来,这床上的一点贴身内衣裤又算得了什么?

  一想起车上发生的事情,苏凌菲就感到一阵羞恼,就恨不得冲上去咬张卫东几口。可偏生这事还怨不得张卫东,谁让她见自己两位好朋友拿下项目一时高兴喝高了呢?

  替他高兴,还送上去让他占便宜,最后还只能自个儿憋zhe气,苏凌菲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贱了!

  嘟zhe嘴,气呼呼地把床上的东西收拾好,苏凌菲这才一屁股坐在床上。

  灯光下看美女,本就越看越美。

  此时的苏凌菲脸上还带zhe酒后的一抹酡红,似嗔似怒,屁股坐在床垫上,床垫陷了下去,就显出了那臀部和大腿的浑圆曲线。

  张卫东本是做好了挨批斗的心□○里准备,如今看zhe灯光下坐在床上的苏凌菲,倒一时有些看入迷了。觉得这苏凌菲脾气虽然差了点,但人真是端得美艳动人。

  本想来个严刑伺候,逼问他和任晨怡究竟有没有关系,但见张卫东盯zhe自己看,▲眼中跳动zhe前所未见的光芒,苏凌菲的心一下子就乱了。

  乱的同时,身子骨里却又有丝甜美和渴望,这让苏凌菲的心越发地凌乱起来。

  “算了,算了,你走吧。你的事情本姑娘也懒得搭理,反正别玩得太过火了。”苏凌菲突然冲张卫东挥挥手道。

  没办法,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房间,看zhe张卫东这头大色狼,苏凌菲心越来越凌乱,只好眼不见为净,来个快刀斩乱麻,放他一马啰。

  “真就这样算了?”张卫东倒真没想到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苏凌菲竟然就这么大手一挥了事了,闻言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干嘛?不这样算了,你难道还想干什么?”苏凌菲站起来叉腰道。

  ---------------------------

  请帮忙投几张推荐票,马上要跌出都市周推荐榜单了,拜谢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