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五行剑


  洞云和尘虚见张卫东神色凝重,脸shàng的惊喜之色瞬间却又苍白了下来。他们突然想起,他们似乎高兴得太早了。修士的每一个境界的突破,都是机遇和危机并存,尤其像洞míng这样高龄人物的突破更是凶险无比。洞云的师祖就是在生命快要走到尽头时得到了突破的机会,但最终却在突破zhōng化为灰烬。

  这件事尘虚那时还年轻,印象还不深刻,但洞云到如今想起还是心有余悸,而现在轮到他师兄走shàng了这条路。在无法突破时,因为一心想着突破,并没有想这么多,但一旦突破突然来临时,洞云才猛然发现,突破后面却还有个凶险无比的危机在等着他师兄。

  洞云和尘虚神色凝重,心情沉重地退到张卫东shēn后。

  在这件事shàng,他们根本就没有出手帮助的能力,在他们看来张卫东同样也没有。

  跨过练气期便是筑基期,没有至少高与筑基期一个境界的金丹期修士,在这件事shàng根本插不shà◎ng手。

  可是金丹期修士,在现今的修真界已经是一种传说,就像一苇渡江的武林高手一样,在武林也是一种传说。

  张卫东再厉害,难道还能是传说zhōng的金丹期高人不成?显然不可能。
☆   三人神色凝重地静静坐在木屋里,双目都一动不动地落在洞míng的shēnshàng。

  月亮悄悄爬过了树梢,斜挂在夜空,一缕月光穿过木门落在洞míng的shēnshàng。

  洞m●íng那如古松树皮一样的皮肤,开始纷纷裂了开来,血和水从开裂的皮肤里缓缓渗出来,豆大的汗水混杂着血水从他的额头shàng挂了下来。一根根青筋就像蚯蚓一样爬满了他的脑门。

  洞míng的气息开始变得紊乱起来,他周shēn的天地灵气也开始紊乱起来。

  尘虚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眼里流露出深深的恐慌,直觉告诉他,如果师父的气息,还有围绕在周shēn的天地灵气继续这么紊乱下去。或许这是他跟师父在一起的最后一段时光。

  洞云的眼里已经噙满了泪水,头对着师兄贴在了地shàng。他的修为已经到了练气八层,他今年刚好是一百岁的高龄,没人比他更清楚到了他这样的年纪,shēn体就像那寒冬zh◇ōng的残枝败叶,虽然浑厚的真气充盈在丹田之zhōng,就像根一样依旧深深扎在泥土里,但那残枝败叶却已经经不起寒风的吹动了。

  师兄的气息一开始变乱。洞云就知道,师兄那孱弱的shēn体已经承受★不住突然变得如洪荒猛兽般凶猛的真气。也知道,师兄终于等来了突破,却同时也跟师祖一样走向了不归路。

  就在洞云把头贴在地shàng,泪水落在地shàng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时,张卫东动了。

  他的shēn子凌空飘向了洞míng,然后双手对着洞míng的脑门按了下去。丝丝水元力,木元力,带着柔和的生机。顺着洞míng的百汇穴,沿着他奇经八脉,缓缓渗透入他的全shēn。

  洞mín■g本已经残破不堪。即将轰然散去的shēn子,在纯净的水元力和木元力的滋润下,就像院落里被雷电给劈焦的古松,得到了春雨的滋润,渐渐长出了新嫩的枝叶。

  他开裂的肌肤慢慢愈合,那老如树皮的皮肤竟缓□■缓变得润泽了许多,好像又重新焕发出青春的气息。

  月亮在不知不觉zhōng悬挂在了夜空zhōng央,一颗晶莹剔透,散发着炙热红光的真元液滴就像那夜空zhōng的月亮一般。静静悬挂在洞míng的★丹田之内。

  洞míng缓缓张开了双眼,有两团微弱的火焰在他的眼zhōng跳动,随即又复归浑浊。

  复归浑浊后,洞míng看到了正盘腿坐在地shàng调息的张卫东。

  洞mín■g起shēn,走到张卫东面前。恭恭敬敬地朝他磕了三个响头,然后静静坐在他的shēn后。

  之前叫张卫东老师,是有所求,而这时剩下的却只有感恩和无尽的敬仰。

  洞云和尘虚也静静地坐在后面★gqǐshēn,zǒudàozhāngwèidōngmiànqián。gōnggōngjìngjìngdìcháotākēlesāngèxiǎngtóu,ránhòujìngjìngzuòzàitādeshēnhòu。

  zhīqiánjiàozhāngwèidōnglǎoshī,shìyǒusuǒqiú,érzhèshíshèngxiàdequèzhīyǒugǎnēnhéwújìndejìngyǎng。

  dòngyúnhéchénxūyějìngjìngdìzuòzàihòumiàn,洞míng成功晋级筑基期所带给他们的惊喜似乎已经完全被张卫东所展现出来的法力给淹没了。

  金丹期!眼前这位看似年轻的修士。竟然是传说zhōng的金丹期修士!

  金丹大道啊!这是何等遥远,何等飘渺虚无的传说,就算四百年前,青城派还未历经劫难时,那也是很了不得的人物,更别说现在了!

  子时一过,张卫东缓缓睁开了双眼,真元已然充盈如昔。

  刚才帮洞míng护法,虽耗了些真元,不过如今他已经是金丹期修士,又一人独具五颗金丹,这点消耗却算不得什么。

  “老师。”洞míng和洞云恭恭敬敬地叫了声,感激之话却是记在心里没有说出口。

  再造、重生之恩又岂是几句感激之言能表达得了的?

  尘虚道长这回也不再为称呼的事情为难了,恭恭敬敬地叫了声:“师祖!”

  张卫东被尘虚道长这声师祖叫得差点汗毛都要竖起来,急忙摆手道:“尘虚,你还是叫我老师吧。”

  “这如何使得?”洞míng和洞云急忙道。

  修真界比起武林传承更是优秀,也更重尊师重教。张卫东传他们大道,便有了师徒之实。虽然他们是青城派弟子,不可能改派重投师门,但师徒之实摆在那■里,却是不好乱了尊卑。

  既然他们称呼张卫东老师,尘虚自然得叫师祖了。

  “我又不是你们青城派的弟子,你们之间的辈分跟我可没关系,况且我实在不习惯别人叫我师祖,好像我是个行将就木的老头☆lǐ,quèshìbúhǎoluànlezūnbēi。

  jìrántāmenchēnghūzhāngwèidōnglǎoshī,chénxūzìrándéjiàoshīzǔle。

  “wǒyòubúshìnǐmenqīngchéngpàidedìzǐ,nǐmenzhījiāndebèifèngēnwǒkěméiguānxì,kuàngqiěwǒshízàibúxíguànbiérénjiàowǒshīzǔ,hǎoxiàngwǒshìgèhángjiāngjiùmùdelǎotóu子似的,还是老师吧,反正我本来就是老师。”被一个白胡子老头叫师祖,打死张卫东也不肯干,所以见洞míng和洞云摆手说不可,张卫东干脆就拉下了脸来。

  张卫东脸一拉下来,洞míng和洞云便是一阵胆战心惊。

  不说如今张卫东对他们恩同再生父母,又是授业老师,光他金丹期修士的shēn份,一个巴掌扇过去都能把他们给扇飞了,这样的人物拉下脸色,他们能不胆战心惊吗?

  “弟子遵命!”洞míng三人齐声说道。之前他们都是自称贫道,如今却是真心诚意地自称弟子。

  张卫东见三个老头子被自己一句话给吓得脸色都发白了,倒也有些过意不去。见他们顺了自己的意,脸shàng马shàng就露出■了笑容道:“这样不是很好嘛。”

  洞míng和洞云相互对视一眼,眼zhōng流露出一丝苦笑。他们实在弄不懂眼前这位张老师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许高人总是有些怪脾气吧。

  张卫东是在星期★天乘飞机离开青城山的。离开前,在洞míng恳求下,张卫东接受了青城派客卿长老的位置。不过因为张卫东这个客卿长老连青城派的太shàng长老洞míng都要尊称一声老师,所以在青城派的辈分却是最高的,就连青城派当代掌门。洞míng的大弟子尘辉在他面前都要恭恭敬敬地执晚辈之礼。

  寒冬深夜,月光如水。

  吴州大学单shēn教师宿舍里,张卫东盘坐在床shàng,一脸欣喜地捧着一柄宛如秋水,长两尺,通体散发出青光的宝剑。

  自从踏足金丹大道之后,张卫东便一直想炼把飞剑,像传说zhōng的剑仙一样御剑太空,何等潇洒畅快。何等威风写意!只是飞剑不是宝剑,其材质要求非常高,而且越厉害的飞剑对材质要求越高。

  一把最普通的飞剑所需要的太乙精金就需要数百吨精铁方能提炼出来。一想起需要提炼数百吨的精铁。饶是张卫东如今修为已臻金丹期,也不缺买铁的钱,也是阵阵头疼。

  好在青城派虽然历经大劫,道法失传厉害,但底子还是有一些,派内尚存有百来斤太乙精金,张卫东便开口讨要了十多斤。

  张卫东如今恩泽整个青城派,又是派内金丹期客卿长老,别说十多斤太乙精金了。就算把青城派整个库存都搬空,估计洞míng等人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张卫东授予青城派的可是与天争命的大道,是能让青城派得已壮大传承下去的大道。可以说若没有张卫东的出现,或许数百年后青城派渐渐没落甚至断了传承都○不一定,真要到了那一天。有再多的库存又有何用,不过只是一堆废铜烂铁罢了。

  有了太乙精金之后,张卫东便每天晚shàng躲在房间里炼制飞剑,今晚方才真正把飞剑炼成。因为张卫东对金木水火土五行最有◆búyīdìng,zhēnyàodàolenàyītiān。yǒuzàiduōdekùcúnyòuyǒuhéyòng,búguòzhīshìyīduīfèitónglàntiěbàle。

  yǒuletàiyǐjīngjīnzhīhòu,zhāngwèidōngbiànměitiānwǎnshàngduǒzàifángjiānlǐliànzhìfēijiàn,jīnwǎnfāngcáizhēnzhèngbǎfēijiànliànchéng。yīnwéizhāngwèidōngduìjīnmùshuǐhuǒtǔwǔhángzuìyǒu心得,他便在剑zhōng布下了五行剑阵。

  “此剑布有五行剑阵。就叫它五行剑好了。”张卫东轻轻抚摸着剑shēn,自言自语道,接着手指在剑刃shàng一划,鲜红的鲜血顺着剑刃缓缓流下,然后竟然渐渐渗入剑shēn,一丝淡淡的红光从剑shēn散发出来,照亮了整个房间。

  嗡!剑shēn发出剑吟之声,然后突然飞了起来,化为一道五彩虹光绕着房间飞了数圈,然后倏地一声消失在张卫东的shēn体里。

  张卫东神念潜入丹田,发现那柄五行剑正静静悬浮在金木水火土五粒金丹之zhōng,一丝丝五行灵气从五粒金丹zhōng释放出来,萦绕着五行剑。

  五行剑得五行灵气淬炼滋养,渐渐变得通透起来,一点点五彩霞光从剑shēn亮起。

  张卫东正潜心感受五行剑的变化时,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张卫东神念一下子便从丹田zhōng退了出来,然后拿起手机,手机shàng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而这时时间已经是差不多晚shàng十点半了。

  张卫东微微皱了皱眉头,接起了电话,心想不知道什么人这么迟了还打电话给自己。

  “东哥,是我岳小吟!”张卫东电话刚接起就听到听筒里传来岳小吟那发嗲得让他汗毛悚然的声音。

  张卫东一听竟然是那位对自己小兄弟很感兴趣的女富二代,吓得差点就要直接把手机给扔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