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凑热闹


  王自江心里本就憋着一团火,被郑宇群再这么煽风点火一下,脸色就更难看了。.51o.你说一个穷教书的,跟我一个王大公子比富,这不是扯淡吗?

  不过最让王自江难受的是,不管他继续拍还是放弃,都跟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

  继续拍,人家只是个穷教书的,你说你王大公子竟然跟人家一个穷教书的竞拍叫价,胜之不武也掉身份啊!放弃嘛,那就更不行了。传出去人家说你王大公子竟然连一个穷教书的都比不过,这不更掉身份?

  “一百万!”王自江终于暗暗咬牙,表面上却很随意地举手叫了一百万。

  王自江一百万叫了出来,大厅里再次一阵哗然。在场的大多还只是靠父辈养着的富二代、官二代,一百万对于他们而言真的已经不算是小数目了。况且还仅仅只是拍一件饰品而已,真要像岳小吟一样筹备这样一个派对,说起来也算是出了一回风光,值了。毕竟生活在这个圈子里,有些钱是必须得花,是躲不掉的。但像这样一百万砸出去,就未免有点冤了。

  不过看王自江眉头都不皱一下,大厅里的人还是暗暗感叹,这王大少就是有钱啊!

  事实上,只有王自江自个心里清楚,他也心疼啊,他的钱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是一分一毛地赚来的。

  不过不叫一百万不行啊,人家穷教书的一口气都一下子加了二十万,他总不能还十万十万地加吧。

  “一百万,一百万了,这位先生还要再加价吗?”拍卖师表情有些激动地道,心里却暗道,这些富二代***就是有钱,就这最多值个四五万的红宝石,都***拍到一百万了。希望那些慈善机构行行善,能真正把这笔钱用到贫困山区的学生身上,别***拿钱自己去买红宝石去了。

  张卫东很洒脱地耸耸肩。表示放弃了。

  他跟那个王自江近日无怨往日无仇的,稍微跟他意思意思,敲点钱出来多做些善事也就差不多了,当然没必要跟他死磕到底。况且万一这家伙脑袋缩了回去,估计等会可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见张卫东放一枪就走人,简直跟玩自己似的,王自江肺都差点气炸了,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不该逞一时之强。不过现在说什么也已经迟了。

  因为没人更他竞拍了!

  最终拍卖师一锤落下。红宝石归王自江所有,代价是一百万。

  一位身穿旗袍,身材高挑的女服务员用垫有红布的托盘托着红宝石送到了王自江面qián。

  王自江拿起红宝石。面带微笑施施然朝岳小吟走去,等走到她跟qián时,很绅士地道:“感谢岳小姐为贫困山区学生做出的努力。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帮你把这条项链重新戴上?”

  岳小吟本就是个有些爱慕虚荣的女人,见王自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高价拍下红宝石,又返赠回给自己,心情不禁很是激动,脸蛋都有些红了。

  “能让王公子帮我戴上项链是我的荣幸。”岳小吟回道,只是回答这句话时,下意识地看了张卫东一眼。也不知道是向他示威炫耀自己有男人追,还是担心张卫东会因此越发看不上她。

  王自江见状眼中不快之色一闪而逝,但还是面带笑容小心翼翼地帮岳小吟戴上项链。

  当王自江帮岳小吟把项链戴上时。大厅里响起了如雷掌声,而洪永、阿文等跟岳小吟等玩得比较好的富二代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他们觉得岳小吟是他们圈子里的人,王自江这样做让他们很没面子。

  不过王自江的心里还憋着一口气,存心想恶心恶心洪永等人,所以故作没看到洪永等人难看的脸色,帮岳小吟戴上项链后,不时○sèdōubúshìhěnhǎokàn。tāmenjiàodéyuèxiǎoyínshìtāmenquānzǐlǐderén,wángzìjiāngzhèyàngzuòràngtāmenhěnméimiànzǐ。

  búguòwángzìjiāngdexīnlǐháibiēzheyīkǒuqì,cúnxīnxiǎngèxīnèxīnhóngyǒngděngrén,suǒyǐgùzuòméikàndàohóngyǒngděngrénnánkàndeliǎnsè,bāngyuèxiǎoyíndàishàngxiàngliànhòu,búshí附在她耳边说些亲密话。

  不一会儿。郑宇群也凑了过来。

  抬上的拍卖在继续,拍卖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有体育圈明星捐助的姚明签字的篮球,也有像杨卫扬这类娱乐圈明星签名的碟片、唱片,当然也☆有首饰等东西。

  不过这些东西大多是以几万最多也就十来万的价格给拍走,跟之qián的一百万的“天价”比起来逊色了许多。以至于整个拍卖现场都有些沉闷和平淡无奇。

  “现在拍卖的是王自江先☆生捐助的一瓶卡斯特公司1949年产的波尔多葡táo酒。法国卡斯特公司于1949年由卡斯特4兄弟创立于法国波尔多,现在是法国第一大。世界第二大的葡táo酒供应商……”拍卖师把一瓶没有标签的葡táo酒摆上了拍卖桌,缓缓道来。

  王自江捐助的这瓶酒就像一块石头扔进了平静的湖面,当拍卖师kāi始介绍拍卖桌上那瓶葡táo酒时,平静了许久的大厅终于再次骚动了起来。

  “哇,竟然是1949年的波尔多葡táo酒,王公子我替贫困山区的学生们谢谢你这么大力慷慨捐助。”岳小吟激动地说道。

  “呵呵,没什么,只是一瓶酒而已。”王自江说道,说话时目光不无得意地斜了张卫东一眼。

  “自江你就别谦虚了,1949年的卡斯特葡táo酒,没几十万拿不下来吧。”郑宇群拍了下王自江的肩膀道。

  王自江笑笑,既没承认也没否认,而是看向张卫东道:“这位小兄弟面生得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刚才多蒙你承让了。”

  “张卫东,刚才只是凑个热闹,我可不敢跟王公子比富。”不管怎么说王自江刚才为贫困山区的学生出了一百万,现在又拿出这么一瓶值钱的酒,就为了这个,张卫东也是要给他点面子的,闻言笑道。

  凑个热闹,就你mā的一个穷教书的有什么资格跟老子凑热闹?王自江心里暗骂,但面上还是带着笑容,明知故问道:“哪里,张公子过奖了。对了,不知道张公子从事哪一行业的?”

  在场的都是明白人,见王自江明知故问,表情都变得有些复杂起来,知道王自江还是憋不住心头那口气,想要踩张卫东几脚。

  “老师。”张卫东听出了点味道,但还是回了一句。

  “原来是老师啊,那张老师今晚可要多捐一点才行,对了,不知道张老师捐了什么?如果是好东西,我倒不介意再拍下来。”王自江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语气中流露出一丝嘲讽之意,而这时王自江那瓶酒已经被叫价到了二十五万,算是今晚除岳小吟那块红宝石价格外,目qián叫价最高的。

  “只是一块小玉而已。”张卫东淡淡回了一句,然后转过身看向拍卖师,再也不理王自江。

  王自江的葡táo酒最终以三十万被人拍走,这让王自江颇感得意,唯一让他不爽◆的是张卫东那张小白脸。

  王自江之后,大厅又平淡了一段时间,直到白洁捐助的一对钻石耳环再次出现在拍卖桌上时,现场重新掀起了一阵**。

  白洁的耳环一出现,就有男士kāi始叫价,叫价声此▲◆起彼伏,显然大厅里垂涎白洁美色和身家的人并不少。他们也都想着,等会学王自江一样再把耳环赠还给白洁,当然如果能碰触到她的精致耳朵,亲自帮她戴上那就更好了。

  白洁的耳环很快就被叫到了十五万,这时●叫价声kāi始渐渐有些回落,当价格冲到二十五万时,几乎已经没什么人再叫价了。这时郑宇群突然举手道:“三十万。”

  见郑宇群出手,并且叫到三十万,大厅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三十万本就已经不是小数目了,况且郑宇群的老子是省城南州市手握大权的副市长,并不是谁都有勇气跟这样的官二代杠一杠的。

  郑宇群见自己一kāi口,大厅里便安静了下来,倒是有几分得意,目光挑衅地斜向了张卫东。

  他倒要看看这个教书的,今儿还敢不敢跟自己叫板?不叫板最好,等会就当着他的面把耳环送还给白洁,恶心恶心他,如果叫板,哼,郑宇群倒想看看这小子究竟有几个胆子,口袋里究竟有几个钱,要知道他的身边还有位富家公子王自江呢!

  当郑宇群看向张卫东时,洪永等人也都看向张卫东。

  看着张卫东那清瘦的小白脸,洪永等人不禁感到一阵惭愧。不管怎么说,他们目qián也算是朋友了,不过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张卫东被郑宇群挑衅欺负。

  不过也没办法,比钱他们没郑宇群身边的王自江多,比权就更没法比了,人家郑宇群的老子是分管南州市经济的副市长。他们要是强出头,不仅要自取羞辱,恐怕连家里的老头子都要受连累。

  白洁也看向张卫东,她当然不会让郑宇群如愿,最坏的打算就是自己叫价拍下,不过她更希望是张卫东出面把耳环拍下来。

  只是老师他有钱吗?白洁突然想起了这个严重的问题。

  “一百万。”张卫东却神色平静地淡淡道。

  一百万!大厅里再度一阵哗然。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置信地盯着张卫东看,这家伙是不是疯了啊?刚刚跟王自江杠了一杠,现在又跟郑宇群杠上,你这不是纯粹嫌活得不耐烦吗?况且一百万啊,人家王自江财大气粗,有钱,你张卫东又算什么?

  如果您觉得还不错就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方便看书。 如有章节错误请与管理员联系。本月为您推荐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绝世唐门》

  看最快更新,就来-< >-

  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