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贫道今年一百一十八岁【求票票


  “二十三岁的博士,这还真不简单了!”唐旭红听shuō张卫东已经是博士,终于yǒu些动容道。

  段威和唐旭红的夸奖让张卫东颇yǒu些不好意思,不过这是事实,他也不好反驳。

  “哈哈,什么简单不简单的?”jiù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一阵朗爽洪亮的笑声,接着一位身穿军大衣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身材魁梧,眉如利剑,双眼yǒu神,人一迈入大门,便yǒu一股彪悍气息扑面而来。○

  “四哥你回来啦。”见是四哥唐兴强回来,唐旭红笑着起身打招呼道。

  唐兴强冲唐旭红点点头,然后冲也站起来朝他迎来的段威当胸打了一拳,笑道:“老战友,在地方上呆得滋味怎么样?要不要再回□到部队里,现在部队可是正用人之际啊!”、

  段威微微皱着眉头摸了摸胸部,苦笑道:“唐军长你下手jiù不能稍微轻一点吗?”

  “哈哈,看来地方上把你养得娇贵了,想当年我们可是军中二虎,什么时候变得跟病猫似的啦!”唐兴强再次朗爽笑道。

  “打战需要你们这些虎将,可治理地方可不需要虎将,而是需要会抓老鼠的好猫。小平同志不是shuō过吗?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jiù是好猫。”段威笑道,心里却暗暗想道,何止是病猫啊,若不是因为张卫东缘故,自己现在都hěnyǒu可能已经是死猫一只了。

  “你呀你,嘴巴还是这么厉害,怪不得老爷子shuō你能治理地方,但我却不能。”唐兴强shuō着目光下意识地落在张卫东的身上,指着他道:“这小伙子是谁?你的秘书吗?是不是太年轻了一点啊!”

  虽然被唐兴强这样指着shuō话,相对于唐旭红而言,张卫东反倒是更喜欢唐兴强这种直爽的性子,也◇不等段威回答,已经主动冲唐兴强伸手道:“张卫东,唐军长你好!”

  唐兴强看着张卫东主动伸过来的手。微微一怔,随即哈哈笑道:“小伙子不懒,yǒu胆色!”

  shuō着唐兴强伸出厚实的大手□掌一把紧紧握住了张卫东那修长白皙得似乎跟女人都yǒu得一拼的手。

  段威见唐兴强夸张卫东yǒu胆色,不禁暗自哭笑不得,主动跟你一位将军握手jiù算是yǒu胆色了?人家不仅是能飞跃大河的武林高手☆,而且还是敢孤身闯索马里海盗窝的男人啊!

  唐兴强手一握上自己的手,张卫东jiù感到手掌猛地一紧,给人非常yǒu力的感觉。要是换成一位真正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恐怕还真会yǒu点吃不消。

  不过相对于张卫东而言,这点力却根本算不了什么。

  唐兴强是军人,身上yǒu股hěn强烈的军人气息。跟人握手素来用力习惯了。等他意识到现在跟自己握手的可是老战友段威的小白脸秘书,刚想收手时,却发现眼前这位细皮嫩肉的小年轻脸上竟然还带着淡淡的微笑。不禁微微一愣。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加大了点力气。

  但张卫东脸上还是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

  唐兴强当然不信邪,他现在虽然已经是集团军军长,年纪也yǒu点大了,但曾经可是军里搏击冠军,底子犹在,随手打翻几个兵根本不在话下。

  小家伙,老虎不发威还真当我这个军长是吓唬人的吗?

  不过唐兴强不继续加大力度倒还好,这一加大力度。他反倒yǒu点下不了台的感觉,因为他手臂上的青筋都根根凸起了,可对面细皮嫩肉的小白脸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段威见唐兴强竟然跟张卫东较劲,看着他憋红了脸的样子,差点忍不住jiù要笑出声。

  跟张卫东较劲,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好在人家张卫东不跟你一般见识,要不然你唐军长老早jiù得趴地上了。

  唐旭红跟唐兴强是兄妹。当然知道她四哥的性子,见他憋红着脸久久握着张卫东的手不放kāi,哪还不知道他唱得是那副戏,看得她差点连下巴都要掉在地上。

  二十三岁的博士已经够让她吃惊了,没想到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张卫东力道竟然还hěn大。连她孔武yǒu力的四哥都拿他没办法。

  不过唐旭红hěn快jiù意识过来,不能再让他四哥逞强下去。要不然不仅四哥丢脸面,唐家也要丢脸面啊。

  “四哥,你这次赶回来不是yǒu事情向父亲汇报吗?”唐旭红kāi口道。

  “啊,你不shuō我都差点忘了,老爷子还shuōyǒu位故友来访,让我跟他见上一面呢。老战友啊,还yǒu,咳咳,张卫东是吧,你们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先失陪一会。”唐兴强闻言急忙松kāi手,然后边shuō边逃也似地离kāi了厢房客厅。

  段威看着唐兴强匆匆离去的背影,不禁暗暗摇头好笑,这家伙还是这么好面子!

  接着段威又想起了唐兴强口中的唐老故友,心里又不禁暗暗吃惊起来,难道上面又yǒu什么大动静不成?

  在段威看来,唐老的故友自然是那些依旧对国内政坛yǒu巨大影响力的老一辈革命家。也正是yǒu这个猜想,段威才不敢贸然kāi口询问。

  到了那个层次的事情,以段威目前的位置还是不够资格插手的。

  唐兴强走后不久,唐老三子,在宣传部任副部长的唐兴中也匆匆赶了过来,见到段威也在唐家,稍稍跟他客气了几句,便离kāi厢房往正房赶去。至于张卫东,他竟连招呼都没打一声。

  见唐家三子一女,除了远在岭南省的老大唐兴邦没yǒu赶回来,其余的三个子女都已经赶回来,段威的心头不禁越发吃惊和不安,甚至连头皮都已经yǒu些发麻了。

  唐家可不是普通家庭,除了yǒu重大事情商量又或者逢年过节,唐家重要的人物hěn少会聚到一起的。而他却赶在这个时候来拜见唐老,还特意等在厢房客厅里,若不是怕张卫东真会独自一人去闯索马里海盗窝,段威还真想现在jiù起身告辞。

  张卫东当然没段威想得那么多,只是微微yǒu些不耐烦,虽shuō吕雅芬的父亲暂时应该不会yǒu什么生命危险,但毕竟还在海盗手中。

  正房客厅,一位老道士正端坐在红木椅上。

  这老道士已经是筑基期修士,皮肤红润yǒu光泽,两眼炯然yǒu神,偶yǒu光芒闪过便如流星划过夜空一般,看起来不过只是古稀之年。

  老道士手持拂尘,白须飘飘,浑身散发着道家超然脱尘气息,端得是一副仙风道骨老神仙的卖相。

  跟老道士并排而坐的是一位已经十分苍老,背也驼得十分厉害,但身上却隐隐带着一股肃杀气息的老头子。

  若这时段威在场,肯定会被吓一大跳,因为那老头子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首长唐老。而张卫东若稍微释放出神念探索,肯定会哭笑不得,因为唐老的故友竟然不是别人,而是青城派的老道士洞明。

  “兴中你来啦,快来见过老神仙。”当唐老三子唐兴中走进客厅时,唐老浑○浊的老眼微微一亮,笑呵呵地冲他招手道。

  唐兴中闻言表情微变,他接到侍卫长shuō老爷子yǒu故友来访,要他回家一趟见个面,还以为是什么故友,没想到却是一位道士,而且看年纪比老爷子还小上一些。◎zhuódelǎoyǎnwēiwēiyīliàng,xiàohēhēdìchōngtāzhāoshǒudào。

  tángxìngzhōngwényánbiǎoqíngwēibiàn,tājiēdàoshìwèizhǎngshuōlǎoyézǐyǒugùyǒuláifǎng,yàotāhuíjiāyītàngjiàngèmiàn,háiyǐwéishìshímegùyǒu,méixiǎngdàoquèshìyīwèidàoshì,érqiěkànniánjìbǐlǎoyézǐháixiǎoshàngyīxiē。

  父亲不是一向反对封建迷信的吗?什么时候却结交了这么一位方外人士?莫非年纪大了,也kāi始相信起这些了吗?

  不过心里虽然惊讶,也对这位什么老神仙不以为然,但唐兴中却不敢跟老爷子唱反●调,冲洞云抱抱拳道:“老人家你好。”

  洞明没yǒu起身,只是微微冲唐兴中颔首示意,然后看向唐老。

  “这是我的第三个儿子唐兴中,是解放后生的,现在在宣传部门工作。”唐老见洞明看向他,◎笑着介绍道。

  “原来是三子啊,长得hěn像他娘。”洞明道。

  “是啊,可惜前几年她走了,要不然老神仙还能跟她见上一面。”唐老叹气道,眼里流露出一丝感伤。

  “我也是前些日子yǒu些机遇,想想yǒu好几十年没下山了,便动了下山来看看故人的念头,只是没想到方萍这丫头却已经不在了。”洞明闻言也不禁yǒu些感伤。

  “老人家今年贵庚了,怎么会yǒu好几十年没下山呢?”唐兴强性格最直爽,不像唐兴中那般狗扑深沉,闻言神色yǒu些不快道。

  本来唐兴强想直接质问老道士今年才多少岁,竟然跟称呼他母亲丫头,不过最终碍于父亲的威严,这才改了口。

  “贫道今年一百一十八岁。”洞明抚着白须道。

  “一百一十八岁,怎么可能?”饶是唐兴强、唐兴中两人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闻言也忍不住失声惊呼道,眼珠子都差点直了。

  知子莫若父,唐老刚才见唐兴强问话◎jiù知道他不服气洞明竟然称他母亲为丫头,现在又见他们两兄弟一副吃惊得跟见了鬼似的,脸色不禁微微一沉道:“什么不可能?老神仙是青城山真正的yǒu道高人,你爸我这条命当年还是老神仙给救的,还曾跟他学过几■手武功呢。”

  唐兴强和唐兴中两兄弟闻言,这才相信洞明这位看起来不过才古稀之年的道士竟然真是一百一十八岁。不过相信之后,心里头却反倒更震惊。

  一百一十八岁看起来还这么年轻,这么yǒu精神,不是老神仙是什么?难道这世界真yǒu神仙的存在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