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活神仙


  震惊过后,唐兴强想起父亲说曾跟老shén仙学过武功,看向洞明的目光不禁有些跃跃欲试,心想,父亲说以前跟这老道士学过几手武功,也不知道老道士如今年纪这么大了,会不会像武打小说写的一样,武功也越老越厉害呢?

  唐兴强本就好武之人,这个念头一起,便怎么压都压不下去,总觉得不把这件事弄清楚,以后睡觉都睡不安稳。

  “老人家您老岁数这么大看起来还这么硬朗,一shēn功夫是不是也yī旧很厉害?”唐兴强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小心翼翼地问道。

  “兴强!”唐老见唐兴强问出这么荒唐的问题,不满地看了他一眼。

  唐老虽口口声声称洞明老shén仙,但也只是一种尊敬的表示,却★是从没想过一百一十八岁的老人家还能拥有年轻时的厉害功夫。

  “没事,年轻人好奇而已。”洞明得张卫东帮助成功踏入筑基期,可以说最近心情出奇的好,闻言不仅没有丝毫不满唐兴强的无礼问题,反倒还动了露○一手的兴致。

  “这样吧,兴强,你若拉得动这拂尘,无论你提什么要求只要贫道能做到的,贫道都答应你。”洞明摆手打断唐老后,把手中拂尘一甩,那本是柔软的银白色丝线便根根笔直地指向唐兴强。

  大厅里的人何时见过这等shén奇的武功,别说唐兴强两兄弟看得直咽口水,就连唐老都惊得站了起来。

  这可是传说中的武功啊!

  洞明却仿若没看到唐家人吃惊的表现,yī旧面带微笑地看着唐兴强,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张卫东。

  如果没有老师,或许他正在青城山慢慢等着死亡来临,又怎么会有今日的雅兴呢!

  唐兴强见洞明这个老shén仙面带微笑盯着他看,只好硬着头皮搓了搓手掌,然后站好步子,双手抓着银丝,低喝一声。猛地发力往外拉。

  厢房客厅,张卫东shén念虽然一直收敛着就像普通人一样,但当洞明将真气灌入拂尘银丝时,在如此近的距离范围内,天地间那细微的能量波动还是一瞬间让张卫东察觉到了。

  张卫东目中精芒一闪,shén念一瞬间便如网一般铺展了开来。

  shén念一铺展开来,张卫东便感应到了洞明的存在,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心想搞了半天唐老的故友竟然会是洞明这个老道士。害得他还在厢房里等了半天。

  shén念收回,张卫东打断了正跟段威聊着天的唐旭红道:“唐主任,今日来拜访唐老的是不是一位老道士?”

  唐旭红本有些不满张卫东再一次没礼貌地打断自己和段威的谈话。只是当她听到张卫东提到老道士时,嘴巴不禁张了开来,好一会儿才有些困难地道:“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之前你看到过他来我们家?”

  段威本来见张卫东突然提到老道士。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觉得张卫东怎么突然胡言乱语了?唐老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和道士扯到一块去?再者说了,你张卫东不是一直跟我在一起吗?又什么时候见过道士进这扇门过了?

  不过当唐旭红问张卫东怎么知道时,段威心里的震惊却是比唐旭红都要有过之而无不及,竟然还真被他说中了,可是张卫东从昨日到现在可至始至终都跟他在一起的呀!

  “唐主任还麻烦你进去跟唐老说一声,我真有急事要跟他商量,至于唐老的故友,我想肯定不会见怪的。他若真问起,你就说是我要拜见唐老。”张卫东没有回答唐旭红的问题,而是直接提出要马上见唐老的要求。

  唐旭红满脸惊疑地看了张卫东好一会儿,最终还是起shēn道:“那好的,你们稍等,我进去说说看。”

  唐旭红走后,段威满脸惊讶地看着张卫东道:“卫东。现在在唐老屋里的真是一位老道士?这怎么可能呢?”

  “为什么不可能?你堂堂一位省委副书记不也跟我一个大学老师混在一起吗?”张卫东笑问道,因为洞明的突然出现,张卫东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本来张卫东还在想着,等会要说服唐老让他参与这次行动,肯定要费不少口舌。露两手也肯定是免不了的。如今看来,应该不用这么麻烦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你又怎么会知道老道士在唐老的屋里呢?你一直和我在一起的呀。”段威不解道。

  张卫东闻言看着段威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并没有回答他,因为这件事不怎么好回答。

  看着张卫东脸上那高深莫测的微笑,段威心里没来由地颤了一下。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的心脏病,想起了南沙河上那如鬼魅一般飞掠而过的shēn影,突然间他觉得自己问得有些多了。

  难道那两件事情还不够不可思议吗?

  正房客厅里,唐兴强还在使劲地拉着那拂尘银丝。只是任他使劲了吃奶的力,不仅银丝丝毫不动,就连那胡子头发都早已发白,一百一十八岁高龄的老道士都是纹丝不动地端坐红木椅上,yī旧面带微笑地看着唐兴强

  唐兴强人如其名,是个要强之人。虽然惊奇老道士把那柔软的拂尘银丝弄得根根笔直,但他怎么说也是shēn强力壮的一军之长,竟然连个老头子都拉动不了丝毫,心里这口气却是怎么也顺不下去,所以愣是不肯放手,憋红着脸执拗地拉扯着。

  怎么说也得让你动一动,哪怕白胡子白头发飘一下也行啊!

  唐老和唐兴中父子两也有些不信邪,这人活到一百一十八岁还这么年轻这么有精shén,已经够邪门了。现在竟然连力大如牛的唐兴强连扯动一下他老人家都扯动不了,也太不可思议了!所以,唐老和唐兴中父子虽然没有亲自上前拉扯,心里却也跟唐兴强一样憋着口劲,并没有出口喝止唐兴强。

  就在唐兴强准备跟洞明死磕到底时,门口唐旭红走了进来,跟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位器宇轩昂,气质沉稳的年轻男子。

  这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唐老的长孙唐国锐,也是唐家三代子弟中的领军人物,现在在中组部工作,据说最近要下放到地方锻炼。

  唐旭红和唐国锐刚到门口便看到唐兴强憋红了脸在那里拉扯拂尘,而拂尘的另外一头,老道士洞明却面带微笑,纹丝不动。

  唐旭红和唐国锐见了,差点没一脚绊倒在门槛上。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一个老头子,一个是力大如牛的四哥(四叔),怎么可能呢!

  还没等两人从眼前匪夷所思的画面中回过shén来,洞明见又来了两人,终于没了兴致,抚着白胡子开怀■一笑,然后拂尘一甩。

  唐兴强那至少一百**十斤的强壮shēn子竟然被那拂尘一甩,整个人朝后飞了起来,然后不偏不正刚刚好坐回了自己的椅子。

  大厅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就□算唐老是百战将军,从死人堆里都爬起来过好几次,见状都感觉后背有些凉飕飕的。

  抗日战争期间,军中也不乏武林人士,但像洞明这般拂尘轻轻一甩,能把唐兴强这么大的一个人给甩飞到椅子上,唐老别说没见过,听也没听过。

  唐老尚且如此,就更别说当事人唐兴强了。他刚才只感到有股力道从拂尘银丝传出来,然后这股力量将他整个人给席卷起来,然后就shēn不由己地飞起落在椅子上,简直就跟电视里演的一模一样★。甚至唐兴强都忍不住想,那一根根银丝会不会也像电视里演的一样,能变长变短,一变长便能如长针一般穿过人的shēn体,把人戳得千疮百孔呢?

  一想到这个,饶是唐兴强为一军之长看向老道手中的拂尘都有■些心惊胆寒的,好像那拂尘一下子变了成能取人性命的超级武器。

  不过事实上,唐兴强的猜想还算保守了,这拂尘乃是青城派祖上传下来的法宝。以前洞明修为低,根本发挥不了多少功能,如今修为突破到筑基期,●已然能简单地御使法宝,别说变长变短了,就算人站在数里开外,他这拂尘要是祭起来也能取人性命如探囊取物。

  “老shén仙,几十年不见,你如今倒真成活shén仙了!”唐老最先回过shén来,看着洞◎yǐránnéngjiǎndāndìyùshǐfǎbǎo,biéshuōbiànzhǎngbiànduǎnle,jiùsuànrénzhànzàishùlǐkāiwài,tāzhèfúchényàoshìjìqǐláiyěnéngqǔrénxìngmìngrútànnángqǔwù。

  “lǎoshénxiān,jǐshíniánbújiàn,nǐrújīndǎozhēnchénghuóshénxiānle!”tánglǎozuìxiānhuíguòshénlái,kànzhedòng明颇为激动地道,看向洞明的目光也情不自禁地带上了一丝敬畏之色。

  相对于浩瀚无涯的宇宙奥秘,人毕竟渺小,shén鬼之事,不信自是无所畏惧,可一旦起了疑心,就算是百战将军心里也难免起了一丝敬畏之意。

  唐老尚且如此,更勿论唐兴强等人了。

  “老shén仙,刚刚晚辈一时起了好奇心,多有得罪,您老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唐兴强紧跟着起shēn冲洞明深深鞠躬道歉道。

  被洞明拂尘那么一甩,唐兴强现在对洞明不仅完全心服口服,而且还心存敬畏,再也不敢只是把他当一个养生有道的老道士来看待了。

  “无妨,无妨,贫道也只是一时兴起,事情过了,你们也就忘了这件事吧。好了,故友贫道也会了,心事已了贫道也该告辞了。”洞明笑着起shēn道。

  <<修真老师生活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