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黑丝袜的功能】


  林成斌不想跟张扬结怨,人一旦醒悟之后方才意识到,偶尔迸发出的王八之气是多么的méi有价值,机缘巧合,第二天晚上他和张扬就一起坐在了金凯越最大的包间内这样的机会并不是上天安排的,ér是县工商局长徐兆斌夫妇做东安排的,宴请的人中包括王博雄、耿秀菊、林成斌、周良顺、张扬、还有两位当选为黑山zǐ副乡长的田国强和袁胜文加上爱神卡拉OK的老板牛文强一共十个人,徐兆斌夫妇所打的旗号就是大家聚一聚,其实谁心里都雪亮这是于乡长的庆功宴,外加拉拢同僚张扬想起海兰之前跟他说过的话,这世上什么事都离不开圈zǐ,徐兆斌显然是个善于划圈zǐ的人现在已经开始帮助他老婆谋划圈zǐ了

  因为徐兆斌成为副县长候选人的消息已经确实,大家在这位未来副县长面前表现的还是拘束的,徐兆斌夫妇是今晚当然的中心,他们频频举杯,于秋玲也一扫前些日zǐ的郁闷和惶恐,脸上荡漾着温暖的xiào意夫荣妻贵,何况现在两口zǐ一起开官,这是何等荣耀的事情

  王博雄第一个把话题引到于秋玲当选的事情上,他举杯倡议道:“来,咱们敬于乡长一杯,希望于乡长以后能够带领咱们黑山zǐ乡早日脱贫,早一天富起来”他的倡议得到了众人的附和,所有人都端起杯

  于秋玲显得很激动,说实话从当选之后她一直处在郭达亮发病的郁闷之中,还好她丈夫及时开导了她政治上的这zhǒng事情实在太常见了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只有强者才有资格站在舞台的中心,ér郭达亮之所以落到这zhǒng地步,是因为他在不合适的时间站在了不合适的地方,所以他才落到了现在的下场,换句话来说,他根本不值得同情,于秋玲在徐兆斌诲人不倦的调教下终于意识到了这个真谛于秋玲慷慨激昂道:“以后我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配合王书记工作,团结咱们乡领导班zǐ,把黑山zǐ的贫困局面早日改变”

  众人同声喝彩,然后共同干了这一杯,徐兆斌也陪着喝了,然后让服务员把酒杯满上,xiào道:“秋玲啊,你恐怕和王书记以后暂时是méi有合作机会了

  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包括张扬在内,连他也méi有听说王博雄要动的消息,李长宇在这件事上méi有透露半点的口风,王博雄隐藏的也很深这官场中☆人的狗扑真是一个赛一个

  牛文强对这事儿倒是挺在意,xiào道:“王书记肯定是要高升了,能不能给我们透个底儿?”

  徐兆斌大xiào起来:“博雄啊博雄你这嘴可真严啊,县里都定下来的事儿◎,组织部都跟你谈过话了还掖着藏着干什么?”

  王博雄谦逊的xiào了xiào,其实他已经经过了组织部的谈话,去税务局上任的事情已经确定,现在也的确是到了公布的时候了,他低声道:“下个月我回去税务局上班”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如同一颗原zǐ弹般爆炸在每一个黑山zǐ乡干部的心理,当选的两位乡长露出敬仰和倾慕的眼神,人家这就是自己的榜样啊,希望自己的明天就是王博雄的今天,周良顺想的是这以◎后王博雄的门槛又高了,林成斌想的却是同人不同命啊,老zǐ的仕途日薄西山,你王博雄狗日的却是鸿运当头这老天怎么那么不公啊,再一想王博雄是走了狗屎运,他一直都敬着张扬,能有今天都是依靠张扬攀上李长宇的缘故★,想想自己,单单在前瞻性上就已经被王博雄拉下一截张扬想的却是,王博雄啊,你这孙zǐ怎么都不跟我露个风声啊,méi有我哪有你的今天

  牛文强俩眼发光,税务局局长,这可是一个不可错过的机会,对于经商之人ér言,税务局局长绝对是要讨好的人物,牛文强再度端起酒杯的时候,言语中已经流露出尊敬的味道:“恭喜,王书记,啊,现在应该叫王局长了,来王局长,我先敬你一杯”

  张扬有些鄙夷的看着牛文强,真是下作啊,你爹好歹也是个财政局局长,你这么着急献媚干什么?随意敬酒的时候,林成斌主动找到了张扬迈出这一步看似容易,其实很艰难,主动找下级喝酒意味着林成斌变相的向他道歉,变相的承认自己在两人的交锋中败下阵来

  张扬从来都是个恩怨分明的主儿他和林成斌之间并méi有什么深仇大恨,林成斌虽然动了害他的念头可是已经被他化于无形;以后冤有头债有主,自然会有和林成武清算的时候,对这样一个即将退休的老干部张大官人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所以张扬很友善的xiào了xiào,跟林成斌喝了一杯,然后又回敬了一杯林成斌一颗心这才算落回了肚zǐ里看来人家小张主任不会跟自己计较

  晚宴一直持续到夜里十点结束这帮乡领导干部,在县城里都是有房zǐ的,当然张大官人除外,他现在的级别还méi有到国家给他置办房产的地步,一个人正准备随便找个旅馆休息的时候,却被追出金凯越的牛文强抓住去喝酒,张扬反正也méi什么事情,跟牛文强来到歌厅,牛文强打了个电话又把姜亮给召了过来

  三人开了一瓶芝华士,张扬一入口觉着这酒有些不对头,就吐了出来这厮在酒水方面的修为可不是一般的深,自从在海兰那里接触过芝华士之后,便记住了芝华士的口味,所以入口就感觉到了不对,皱了皱眉头道:“这酒假了”

  牛文强愣了愣,拿起酒瓶凑在灯光上看了看:“应该不假啊,人家送给我爸的”

  姜亮也是个有见识的主儿,喝了一口,砸了砸嘴道:“是假了,芝华士不是这个味儿”

  当着两位老友的面牛文强落了面zǐ,咬牙切齿道:“麻痹的,这哪个狗日的,居然拿假酒送给我爸,明儿我查出来是谁一定让他好看”

  姜亮xiào道:“别那么麻烦,你把这事儿直接告诉老爷zǐ,老爷zǐ龙颜大怒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三人同时xiào了起来,张扬想起上次歌厅打架的事情,喝了红茶道:“上次的事情查清了méi有?”

  牛文强摇了摇头

  姜亮叹了气道:“那帮混混全都不是本地的,都是江城过来的,人家有预谋,ér且有后台,这事情méi办法查下去”

  牛文强有些郁闷的骂了一句:“操他妈的,提起这事儿就窝火”

  ○姜亮道:“文强,你小zǐ肯定méi说实话,你在江城是不是得罪人了?不然人家出动那么多人大老远的过来搞你干吗?我是尽力了,本想把他们都给弄进去,可邵局发话那帮人我动不得,田庆龙的儿zǐ田斌亲自过来把他们○保走的,我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张扬想起田斌不就是左晓晴的那个表哥吗?所以特地留意了起来

  牛文强喝了点酒胆zǐ自然也壮了起来:“麻癜的他田斌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仗着有个当公安局长的老爹,我决饶不了他”

  谁都知道他这番狠话只是说说ér已所以谁都不会当真

  姜亮开解他道:“我看田斌虽然过来保这些人,可这件事肯定不是他干的,你跟他又méi什么矛盾,人家至于这么对付你吗?”

  牛文强也着一双眼:“怎么?一个系统的就官官相护啊?”

  姜亮知道他不痛快,也méi跟他一般计较,xiào了xiào道:“有件事你还不知道,田斌马上就要来春阳了担任县刑侦大队副大队长,你想对付他有的是机会”

  牛文强马上沉默了下去,同为干部zǐ弟,可是他明白自己老爹也就是在县城还有些影响力,跟江城市公安局长那根本不是一个级数

  张扬有些吃惊的问道:“副大队长不是葛春丽吗?”

  姜亮道:“据可靠消息,葛大队被借调到市局了,下周就走,具体的工作安排还不清楚”

  张扬心中这个乐啊,李长宇啊李长宇,你出手果然不凡啊,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你还méi走呢,先把葛春丽给活动到江城了,想想也是,人家李书记听了自己的话要多疏通精血,葛大队这个药引zǐ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张扬不由得想到了自己,药引zǐ都有这样的待遇,自己这个专职医生不应该被李书记疏忽了?

  两个身穿迷你裙身材高挑的女孩儿抬着一箱啤酒走进包间,她们都穿着学生服,相貌清纯,不过眼中的妩媚味道还是无法隐藏住的,牛文强使了个眼色,女孩开酒之后,分别坐在张扬和姜亮的身边

  姜亮xi☆■ào了起来,伸手在身边那女孩饱满的臀部拍了拍道:“我说牛老板,你怎么也跟我们玩色诱那一套啊?”

  牛文强xiào道:“这是刚刚学来的先进经验,想让你们哥俩帮我指导指导呢”

  姜亮摇了摇■头:“我还有些话要说”

  牛文强明白了他的意思,使了个眼色让那俩女孩离开,姜亮的脸色很快就沉了下来:“文强,我之前就警告过你,要想走的长远,这zhǒng事情可不能干,县城就那么大点儿地方出了事情,以后想抬头恐怕就难了”他显然méi有了多少喝酒的兴致,起身告辞

  张扬原本打算体验体验生活来着可看到姜亮如此激烈的反应,也觉着有些不对,自己一个前途大好的年轻干部,méi必要为了这zhǒn◇g事情冒险跟着姜亮一起向牛文强告辞牛文强满脸尴尬的把他们送了出去

  来到姜亮车前,姜亮停下脚步,向张扬xiào了xiào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反应如此激烈?”

  张扬摇了摇头

  姜亮道:“文强应该收敛一些江城来得那些小混混只是一个开始做生意跟玩政治一样,想走的远就要把自己的底zǐ洗干净”他拍了拍张扬的肩头道:“再说了兔zǐ不吃窝边草,咱们春阳这地儿也是个在意名声的地方”

  张扬点了点头,姜亮在他心中的的位无形中又提高了一截,张大官人喜欢跟聪明人在一起,跟他们相处能够学到很多的东西,这些东西是钱买不来的

  张扬让姜亮把他送到电视台对过的明珠宾馆,他在这里住过一次觉着这里的环境不错,还méi有走进明珠宾馆的大门,传呼忽然响了张大官人内心méi来由感到一阵加跳动,他拿起传呼借着宾馆透出的灯光,却见上面显示着一行小字——你在哪里?我想你一一兰

  张扬猛然掉转方向,以惊人的度向春宁小区跑去来到九零年代,张大官人的轻功大都用在偷香窃玉的方面,虽然海兰之前已经给了他一把钥匙,这厮却méi有采用这直接的方法进入房内,ér是沿着楼房的下水管道爬了上去,来◇到了海兰的阳台阳台的房门并méi有关,张扬蹑手蹑脚的进入阁楼,顺着楼梯走了下去,却见柔和的灯光下,海兰脱得只剩下胸罩和内裤走入卫生间,然后听到卫生间的水哗哗地响了起来,她显然是在洗澡,张扬竖着耳朵听着■◇到了海兰的阳台阳台的房门并méi有关,张扬蹑手蹑脚的进入阁楼,顺着楼梯走了下去,却见柔和的灯光下,海兰脱得只剩下胸罩和内裤走入卫生间,然后听到卫生间的水dàolehǎilándeyángtáiyángtáidefángménbìngméiyǒuguān,zhāngyángnièshǒunièjiǎodejìnrùgélóu,shùnzhelóutīzǒulexiàqù,quèjiànróuhédedēngguāngxià,hǎilántuōdézhīshèngxiàxiōngzhàohénèikùzǒurùwèishēngjiān,ránhòutīngdàowèishēngjiāndeshuǐhuáhuádìxiǎngleqǐlái,tāxiǎnránshìzàixǐzǎo,zhāngyángshùzheěrduǒtīngzhe她洗澡的声音,内心的欲火也如雨后春笋般迅蹿升了起来

  张大官人并méi有急着冲入浴室,ér是悄悄躲藏了起来

  海兰出来的时候,并méi有意识到室内已经多了他的存在,白色纯棉浴巾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娇躯,白嫩的肌肤在温馨的灯光下泛出暖玉、般的光华,海兰坐在沙发上,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胸前两团白嫩的乳丘随着她的动作诱人起伏着,藏在暗处的张大官人不禁咽了一口唾沫发出咕嘟声响

  ◇海兰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向周围看了看,然后又有此失望的摇了摇头,叹了与自言自语道:“想必这个坏小zǐ已经睡了……”她起身走向卧室,趴在松软的大床上,曲线完美的小腿相互交缠在一起,向上弯曲着,露出粉红色的◎足底

  张扬的目光忽然看到了海兰的黑色丝袜,忽然兴起了恶作剧的心思,这厮将电视里学到的桥段活学活用把黑色丝袜套在了头上,然后迅脱去了身上的衣服,然后悄然潜入海兰的卧室内

  海兰的一对晶莹的玉足乍合乍分,浑然不知道这精虫上脑的家伙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身上忽然一凉,海兰尖叫一声,却是浴巾被这厮整个扯落,还méi有来及回头,一双美腿已经被他分开,然后火烫坚挺的部分便极其蛮横的冲入了她的☆体内,因为震惊海兰的一双美眸瞪得滚圆她拼命扭过头去,看到那个蒙着黑色丝袜的诡异面孔,吓得又尖叫了一声,缺少前奏湿润的娇躯下意识的紧缩了一下,张扬在这温热的压迫下越发膨胀起来

  海兰瞬间就已经觉◎察到了那熟悉的充实感,俏脸上的惊恐随即化成了一丝妩媚,美眸笼上一层如烟似雾的水汽,咬了咬樱唇道:“混小zǐ那丝袜我还méi来得及洗……”,下面的话却被张扬猛然的挺动所中断

  海兰扭动着娇躯,凄■凄哀哀道:“放过我”认出张扬之后,海兰内心的惊骇变成了一zhǒng异样的惊喜心理上感受到一zhǒng前所未有的奇刺激

  两人在床上激烈缠绵起来,仿佛这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内心如同潮水般涌动,◇激情将他们的身躯融化在一起,几番生死几番缠绵,张扬觉着自己的整个身心融化成水,融入了海兰的娇躯深处,ér海兰觉着自己也将张扬完全吸入了体内,她浑身颤抖道:“臭小zǐ……来……来强暴我……”两具**竭力☆纠缠在一起

  房间内终于宁静了下去,张扬躺在床上,海兰游鱼般钻入他的怀抱中,小鸟依人的看着他

  这厮仍然套着海兰的丝袜,整一个银行劫匪的模样

  海兰不禁xiào了起来,伸出小手★去掀开丝秣,露出张扬的口鼻,却想不到这厮忽然俯下身来,在她温润的柔唇上用力吻了一记,海兰娇呼道:“讨厌了,你还méi刷牙……”

  张大官人又极其霸道的将她压在身下,这次连舌头都探入了她的小嘴之中,海兰扯掉他头上的丝袜,红着脸儿回应着他的亲吻,手指捏了捏他的鼻尖道:“臭小zǐ,一声不吭的冲进来冒充强奸犯,想吓死我啊”

  张扬微xiào道:“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海兰啐道:“厚颜无耻,我才不要这样的惊喜呢……”,忽然觉察到这厮又开始蠢蠢欲动,她小声道:“乖去洗个澡,我累了一整天,可受不起你接连不断的折腾”

  张扬xiào着拍了拍她吹弹得破的脸蛋,这才起身向浴室走去

  洗澡出来,海兰已经穿上了深红色的睡衣,脸上的潮红仍然未能退却,手中端着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了张扬,张扬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身边,海兰偎依在他的身边坐下,张扬揽住她的肩头两人碰了●碰酒杯,轻抿了一口红酒海兰仰起令人迷醉的俏脸道:“我刚给你打了传呼,你这边就溜进来了,老实交代,是不是跟踪我来着?”

  张扬xiào道:“这叫心灵感应,我预感到今晚你会回来,原本脱光了在床上等▲◆你的”

  “呸”海兰啐了一声,俏脸却贴在他**的胸膛上,静静倾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

  张扬想起安志远的事情,以海兰的智慧和见识应该可以帮助自己解除心中的困惑,他低声道:“在江城见到安志远◇了?”

  海兰摇了摇头,放下酒杯,双手揽住张扬的身躯,有些失落道:“说好了从机场开始跟踪采访,可是等到了江城南坪机场才发现安老先生根本méi有如期抵达,我们扑了一个空”想起当时的情景海兰不由得xiào了起来,江城市副市长朱广元带了一帮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亲自去机场迎接,还专门安排了小朋友送花和军乐队,结果却扑了一个空,当时的场面真是尴尬到了极点

  张扬叹了气,这才将自己在青云峰巧遇安志远爷孙两人的事情告诉了她

  海兰也是惊奇万分,想不到安志远竟然不声不响的来到了春阳,看来他的主要目的还是来寻找他父亲安大胡zǐ的埋骨之地的

  张扬郁闷不已道:“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才把红旗小学的重建工程弄好,谁成想遇到了这倒霉事”这厮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刻苦经营的政绩付诸流水

  海兰想到小张主任辛苦经营的政绩如今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考验,不禁格格xiào了起来

  张扬大手探入她的怀中,捏住温软柔润的一团,恶狠狠道:“不同情我就算了,居然还敢幸灾乐祸”

  海兰娇xiào讨饶道:“我错了还不成吗……其实……其实这件事未必会像你想象中的那样坏”

  张扬这才放开了她

  海兰帮他分析道:“你虽然当着安老的面骂了安大胡zǐ,可安大胡zǐ的的确确是个马贼,过去méi做过多少好事也是事实,再说了你当时根本不知道安老的身份,他也许不但不会责怪你,反ér会认为你这个年轻人真诚坦率”

  张扬听她这么一说,仔细那么一想果然有几分道理,轻抚海兰的秀发道:“姐,你真是葱质兰心,秀外慧中”

  海兰xiào道:“你少给我上眼药水”她继续分析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说的那些怪话只不过是一些小事,最重要的一件事却是你帮助安老找到了他父亲的坟,这件事可谓是大功一件,安老能够在香港打下这么大的一块基业,想必也是一个胸怀广阔的人,张扬,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许这件事会是一件大好事呢

  经海兰这么一解释,张扬心中郁闷烟消云散,手滑到了海兰的腰间紧紧将她楼入怀中,两人就这么静静意味着,享受着对方体温带给自己的温暖,张扬低声道:“姐我想乱了……”

■  海兰轻轻嗯了一声,在他的嘴唇上轻柔的啄了一下,小声道:“我也想……”

  张扬并méi有马上返回黑山zǐ的打算,第二天一早,他抽空去了一趟县医院,看望了在那里住院的郭达亮,对郭达亮的悲惨下场◇他还是同情的,在黑山zǐ的这段时间,郭达亮一直对他不错,于情于理也需要去探望一下经过县人民医院的抢救郭达亮已经度过了危险期,现在已经转入普通病房

  张扬进入病房的时候,只有他老婆杜春芬守在身边,张扬特地留意了一下病床周围,只有寥寥几个礼盒,冷清得很,看得出前来探望郭达亮的人并不多,官场之上人情之淡薄由此可见一斑

  郭达亮躺在床上睡着,杜春芬对张扬还是很有好感的,慌忙起身给他让座

  张扬xiào了xiào,做了个小心惊醒郭达亮的手势,将手中的礼品放下

  这时候郭达亮觉察到了动静缓缓睁开了双目,看到张扬,他露出一丝微xiào:“小张主任来了……”声音有些沙哑,其中又有着说不出的疲惫他想要坐起来,却被张扬扶住肩膀:“郭乡长,您歇着,干万别乱动”

  郭达亮苦xiào道:“现在已经不是什么乡长了……”说来奇怪,自从经过乡人代会的突发脑出血之后,他的意识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或者应该说之前,在发病前他就已经清醒了,所以才会有那一通感人肺腑的言

  张扬感到一阵欣慰,毕竟郭达亮的意识能够恢复正常是一件大好事假如他仕途落寞,又要疯癫一生的话,那该是一zhǒng怎样的悲哀

  趁着杜春芬去打水的功夫,郭达亮悄悄道:“有烟méi?”

  张扬虽然不抽烟,可是平时为了应酬口袋里总是装着一盒红塔山,他摸出那盒烟交给了郭达亮,郭达亮抽出一支凑在鼻zǐ上●用li闻了闻,然后偷偷塞到了枕头下,这才心满意足的舒了气道:“憋死我了,就这么点爱好,哪怕是偷偷闻闻也好”

  张扬xiào了起来:“郭乡长,我看你还是安心养病,等病好了再抽烟也不迟对了,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

  郭达亮道:“张扬啊谢谢你能来看我,其实我身体méi啥大不了的毛病,这次的事情对我来说就跟做了一场大梦似的,我就像儒林外史中的范进,疯了,我真疯了可现在醒过来了,完全醒过来了◎,现在我这心里的想法已经完全变了,想想过去过得那个日zǐ,连我自己都觉得憋屈,就是真成了乡长又如何?上面还有书记,还有县长,县长上面还有人管,这一座座的大山压在头顶,啥时候才能真正顺顺当当的喘气我忽然★明白了,做官就不是人了想当人就不能做官”

  张扬默默无语的看着他

  郭达亮道:“我已经决定了等病好了,我就彻彻底底从工作岗位上退出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张扬有些错愕的看着郭达亮他并不相信一个人已经在体制中苦苦打拼了二十多年,现在说退就退

  郭达亮从张扬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迷惑,微xiào道:“死过一次才知道生命的可贵,我现在已经是遍体鳞伤,假如我继续在官场中打拼下去到最后,恐怕连骨头都剩不下既然意识到了自己不适合这个圈zǐ我又何苦勉强留下,我还不到五十岁,我还有机会去做其他的事情,趁着我的手脚还利落之前,我可以去干我过去一直想做ér未做的事情好好享受一下人生,★对我ér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张扬这才相信郭达亮萌生退意并不是一时性起,ér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他xiào道:“这样也好让自己的人生多了一次选择的机会”

  郭达亮指了指床头柜上的报▲纸道:“老爷zǐ说了,改革开放的胆z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他说,méi有一点闯的精神,méi有一点“冒”的精神,méi有一股气呀,劲呀,就走不出一条好路,一条路,就干不出事业”他苦xiào道:“政治上我已经彻底méi有了闯的胆气,只能去经济中尝试一下了”说到这里,他内心中涌起莫名的悲哀,政治上他注定只能是一个失败者

  张扬鼓励他道:“郭乡长好好调养身体,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转起来”

  郭达亮微xiào道:“小张主任,也许以后我会找你帮忙”

  张扬痛快的点了点头道:“郭乡长放心,只要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一定会为你尽力”这话回答的相当狡猾,自己不过是个计生办主任,能够管辖的范围也就是计生口,你想生孩zǐ的话,也许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他的事情只怕我爱莫能助,这并非是张扬冷漠,ér是因为张扬实在害怕郭达亮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毕竟郭达亮也清楚自己背后的靠山是谁

  郭达亮xiào了xiào,他显然听出了张扬的言外之意,低声道:“张扬,有句话我想告诉你,这官场之上啊,méi有朋友”

  张扬默默咀嚼着这句话,隐然感觉到了其中的一丝苦涩

  离开病房的时候,在走廊遇到了陈国伟和洪玲,两人看到张扬都有些错愕,以为他是来找左晓晴的,张扬xiào了安:“真巧啊”心中不由自主想起了多日未见的左晓晴,这些天他一直忙于乡里的事情,所以无暇去想她,可是一旦思念开始萌芽,瞬间就已经成长为参天大树,他无可否认,左晓晴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印在了他的心里

  洪玲见到张扬的时候多少有些心虚,左晓晴和张扬的事情就是她向左晓晴的母亲蒋心慧提供的情报所以才有了做贼的感觉

  陈国伟xiào着搭讪道:“来找左晓晴吗?”

  张扬méi说是也méi说不是

  陈国伟忍不住道:“难道你不知道她已经把实习关系转到了江城?”洪玲悄悄拧了他手臂一下陈国伟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尴尬的xiào了xiào

  张扬内心一怔,随即又涌起说不出的愤怒,左晓晴啊左晓晴,你想躲开我也不至于这样,老zǐ哪里招人讨厌了?居然避我如蛇蝎张大官人心◇里有了怨念,脸色自然也有些难堪

  洪玲小声道:“她不会再来了……”

  张扬忽然怒吼道:“她来不来干我屁事?”

  洪玲吓得小脸煞白慌忙躲到陈国伟身后,陈国伟愤怒的瞪着张扬,这厮太◎méi风度了,居然对女孩zǐ这么粗暴

  张扬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歉然点了点头:“对不起,我还有事”他匆匆逃下楼去

  洪玲和陈国伟望着他的背影,内心都感到一些同情,洪玲心中不是滋味儿,假如不是自己,左晓晴也不会这么快就被她家里实行监管专政,可是自己也是méi办法,蒋心慧答应她只要把左晓晴的情况如实汇报她就帮助自己搞定分配问题,为了美好的未来,只能牺牲些许的良心了这件事洪玲是不敢向别人★坦白的,假如让张扬知道,以那小zǐ的暴戾性格,只怕不把自己打得鼻青脸肿才怪

  有一点张扬能够确定,自己对左晓晴是有感情的,她的离去已经极大的影响到了他的情绪,张扬产生了一zhǒng挫败感,可是○他已经开始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毕竟对二世为人的他来说,感情不可以成为生活的全部,走出医院的大门,意外的收到了李长宇的传呼,李长宇要见他,还是薇园

  张扬迅调整了一下情绪,马上打车来到了薇园,对于李书记的传召他还是很看重的,目前正是敏感的时候,从市里到乡里各个工作岗位频繁调动,江城市前所未有的一场政治格局变化正在展开,张扬身为体制中人,就不能不表示关心

  李长宇刚刚从老家扫墓回来,苏老太因为留在老家住几天,所以并méi有跟他一道回来,这次他找张扬是为了让张扬帮他办一件事

  春阳县的事情很少能有让李长宇感到纠结棘手的,可这次不同,遇到麻烦的是葛春丽,葛春丽的前夫娄志广从海南回来了,这厮是最早投入下海大潮中的一批人,恰恰又是一个猛zǐ扎进去出来后连裤衩都méi剩下的那zhǒng,在海南赔得血本无归,这才灰溜溜返回了春阳,来到春阳后就打起了前妻的主意,娄志广是个典型的无赖,虽然méi什么本事,可是属于狗皮膏药型,一旦黏上,撕下来就méi那么容易

  葛春丽被他纠缠的méi有办法,先后借给他一万五千块,可现在他仍然不满足,终日跟踪葛春丽纠缠葛春丽,弄得葛春丽如同惊▲弓之鸟,现在和李长宇之间也不敢像过去那般来往了,生怕被娄志广发现两人的私情,这件事会无限闹大虽说下周就要前往江城任职,可娄志广也不知从哪儿听说了这件事,要跟着葛春丽前往江城,直到她答应复婚为止

  李书记很恼火,可是这件事又不能亲自出面,葛春丽对待娄志广毕竟还有一些旧时的情分,这让李长宇是郁闷,他想尽快解决娄志广的事情,想来想去都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到最后才想到了张扬,毕竟张扬对他的一切极为清楚,自己和葛春丽的关系对他也méi有任何的神秘可言所以张扬反倒是最值得信任的一个,从张扬的zhǒngzhǒng事迹来看,这厮绝对是个蛮横不讲理的人物,娄志广虽然无赖,可是张扬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恶棍,恶棍对付无赖总会有些办法的

  李长宇慎重分析了之后,这才给张扬打了传呼

  张扬听李长宇说完这件事的始末经过,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xiào意,他还当什么大事呢,这事儿简单人家李书记是做大事的人,这zhǒng打打杀杀的小事,自然不屑去做,所以自己责无旁贷,他低声道:“你放心,我马上去找这个娄志广,让他从此在你们的视野中消失”

  李长宇以为他要杀人灭口呢,慌忙道:“小张啊,教训他一下就行了让他知难ér退,千万不要弄出麻烦”

  张扬知道李长宇不想将事情闹大他xiào道:“我有数这件事你就别管了”

  李长宇欣赏的点了点头,话题落在黑山zǐ乡近发生的事情上:“张扬啊,我听说黑山zǐ乡选举的时候闹出了不小的风波”

  “都过去了,幸好méi闹出人命”

  李长宇被张扬的回答逗xiào了:“官场之中看似一团和气,其实背后刀光剑影,你在体制中呆的久了,慢慢就会体会到其中的真味七”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张扬,你入党的事情定下来了,王博雄临走前会把你火线入党的事情办下来,这个人很有心啊”

  张扬想起王博雄即将成为税务局局长,入党的喜悦就少了几分,毕竟跟王博雄相比,自己的这个提升步幅小了许多

  李长宇从张扬的脸上并méi有找到太多的喜悦,还以为这厮的政治修养又提升了一个台阶,却不知人家这根本是对这点提升不满足呢,李长宇道:“县政府经济贸易委员会刚刚成立了一个招商引资办公室,赵成德兼招商办的主任,因为这次主要的引资目标是安志远老先生,**黑山zǐ乡也就成为未来工作的重中之重我已经提名你为招商办的副主任”

  张扬马上激动了起来:“那啥……招商办副主任算是什么级别?”

  李长宇这才知道这小zǐ压根不是修为提升了,刚才是对区区一个党员称号不满足来着,心中不免苦xiào,沉吟了一下方才道:“勉强算个副科不过还是要以黑山zǐ那边的工◎作为主,办公地点也不变,只是在招商办挂职,假如你能够说服安老让他在春阳投资,那么再往上走一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李长宇多少已经摸索出这厮的性情,必须给他甜头的同时又要给他想头这样他才能够鼓起干劲勇往直◇

  张扬旁敲侧击的问道:“安老来春阳了?”其实他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明白

  李长宇微xiào道:“安老行踪神秘的很,听说他今天抵达了江城,不过之前已经到春阳偷偷转了一圈,希望咱们春阳méi有给他留下不好的印嘉”

  张大官人顿时无语,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这个招商办副主任也未必那么好干

  想对付娄志广,张扬想到了一个简单可行的方法,按照李长宇给他的地址,当晚他就找到了娄志广

  娄志广刚刚喝酒回来,正哼着小曲沿着小巷zǐ歪歪斜斜的走着,头顶突然被人给了一下,然后就晕了过去不省人事了

  张扬开着从牛文强那里借来的汽车直接把这厮拉到了清台山,用海兰的那只丝袜蒙住了脑袋,张大官人发现用丝袜蒙脸真是一个方便快捷的易容手段,ér且还能起到足够的震慑作用

  他停好汽车抓着娄志广的衣领把他拖到了悬崖边上,甩手就是两个耳光,娄志广被打得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情景吓得魂不附体,惨叫道:“大……大……大哥……我……我méi得罪您啊……”,

  张扬冷xiào道:“麻痹的,你什么玩意儿?就你也配?谁让你去找葛春丽的?”

  “她……她是我老婆……”

  “去你妈的”张扬甩手又是一个耳光,打得娄志广眼冒金星,他明白人家为啥来得了,战战兢兢道:“……是……前妻……”

  张扬头戴丝袜的样zǐ显得格外狰狞,他一脚把娄志广踹倒在了地上娄志广还m★éi有来得及爬起,就被他抓住了左脚的脚踝,张扬仅用一只右手就把娄志广拎了起来,娄志广虽然不高可也有一米七,体重一百六十多斤,却被张扬拎小鸡一样拎起,将他的身zǐ探出在悬崖外

  娄志广吓得méi命的惨叫,他赌咒发誓道:“大哥……不……大爷……我再去找葛春丽……我就是畜生……我……就是狗日的……求你了……”他大哭起来,鼻涕眼泪都倒着流了出来,倒霉的是,极度的恐惧让他小便失禁,温热的尿液因为重力的作用倒着流了下去,顺着他的脖zǐ流到了他的脸上

  张扬闻到了这股尿臊气,这才知道娄志广吓尿了,冷哼了一声把他拉了回来扔到了地上

  娄志广吓得浑身不断发抖,脸色惨白,只是呜咽的哭

  张扬不屑道:“瞧你这熊包样,真不知道葛春丽当年看上你哪点了?”

  娄志广口中喃喃道:“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你他妈说不敢了,我就相信?谁不知道你娄志广是个有名的无赖?”张扬抬起脚踹在娄志广脸上踹得他满脸开花,娄志广看到鲜血吓得差点méi昏死过去

  这并不是张扬过于狠心,ér是因为张扬清楚,对付娄志广这zhǒng无赖,必须一次把他弄怕,否则,这zhǒng狗皮膏药仍然会不计后果的黏上葛春丽

  “你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你爸叫娄长顺,你娘叫马桂芝……”张扬如数家珍的将娄志广的一切报了出来,这些都是李长宇提供的资料张扬佩服李长宇的同时,也悟出一个道理,难怪从古至今都说民不与官斗,娄志广这zhǒng人根本上不了台面,实在太自不量力,就算自己不出手,李长宇一样可以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弄残他,只不过李长宇是顾忌他和葛春丽的关系落别人口舌望着血头血脸的娄志□广,张扬不由的有点可怜他了,老婆让人玩了虽然是前妻,可毕竟还是有过那名份这边只是纠缠纠缠就落了这个下场无论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méi有弱者的生存空间

  张扬在他脸上补了一拳,掏出手绢慢慢擦去◎手上的血迹,然后将染血的手绢扔在地上,山风一吹,手绢飘飘扬扬飞向夜空之中从娄志广的角度,张大官人的身躯如此伟岸挺拔,拥有着不可一世的霸气和力量在这里,他就是自己命运的主宰,娄志广害怕了,当一个人感觉到自己的生命被别人捏在掌心的时候他就会放弃一切反抗的想法

  “记住你说的话,下次再敢纠缠葛春丽,我会把你的亲人一个个从这里扔下去”说完这句话,张扬转身向山下走去

  娄志广惊恐的看着张扬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娄志广方才低声痛哭起来

  一万两千字大章完毕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