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小权在握】


  张扬笑道:“拜托,秦书jì,我这人说话就这个diàodiào,可是心地善良有口无心,跟我相处时间长了你就会知道”

  秦清看了看他,这厮倒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张扬笑眯眯道:“走”

  秦清道:“你等等啊,我换身衣服,还要跟医院说一声”

  张扬皱了皱眉头,换衣服他能够理解,总不能穿着这身病号服出去,可跟医院说好像没什么必要,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也不过是个处级单位,秦清身为团市委书jì,已经是处级,好像左拥军管不了她

  秦清则去医生办公室跟脑外科主任柳显程说了一声,柳显程也清楚他们两个没什么事儿,可这件事是上级专门交代下来的,他可做不了主,在科室内跟院长左拥军打了电话,左拥军想想这件事已经基本解决,也没必要跟看犯人似的盯着人家,秦清虽然年轻,可毕竟是跟自己同级别的干部,于是答应了下来

  柳显程放下电话微笑道:“秦书jì,出去散散心也是好的,不过不要走远,晚上jì得早点回来”

  秦清不禁笑道:“柳主任放心,.我不会给你们院方添麻烦的”

  ******************************************************************************************************

  张扬再次去找秦清的时候看,她.已经换好了衣服,上穿白色衬衣,下穿黑色筒裙,黑色平跟皮鞋,望着秦清曲线优美的小腿,张扬的脑海中又开始闪现她裙下的春光,目光中自然流露出几分热望,秦清的眉毛皱了皱,轻声道:“打算一直站在这里吗?”

  张扬这才醒悟过来,和秦清两.人并肩走出了病房,说是并肩事实上张扬还是落后秦清半步的,主要是秦清在刻意拉开和他的距离,这却让张大官人有了当秦清跟班的感觉,他迈开大步很快就把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与无形,秦清无可奈何的接受了这个现实,这厮难道没有一点上下级的观念虽然秦清承认张扬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可潜意识中还是不想跟他发生太多的联系,总觉着这厮的身上才充满了太多不安分的成分,在女人的直觉看来,这就是危险

  张扬指了指对面的疆烤串,秦清平时是很少到.那种地方去的,看着外面缭绕的浓烟已经打起了退堂鼓:“还是换个地方”

  张扬猜到了她心中的顾虑:“放心,这儿没人认识你.是团市委书jì,你想想啊,咱们江城市的高官,谁会到那种地方去吃饭”

  秦清听他这么一说也的确有几分道理,跟着他.来到疆烤串,两人挑了一个角落坐下,张扬要了一斤烤串,两瓶啤酒,秦清发现这里实在没有她喜欢吃的东西,要了一瓶酸奶,慢慢的品她和张扬之间原本没有什么可以交流的地方,之所以会和他一起吃饭全都是因为出于对他的谢意,如果不是张扬提出,秦清是不会和他单独出现在公众场合的

  张扬喝了口啤.酒道:“就这么放过那小子,他以后再来骚扰你怎么办?”

  秦清淡然道:“应该不会有事了”

  张扬冷笑道:“真是不明白,精神病人犯罪就可以从轻处罚了?那么他的监管人是不是要负责任?”

  秦清显然不想讨论这个问题,轻声道:“抓紧吃,我们不可以离开太久”

  “得,权当这事儿跟我没关系,老板弄两碗拉条”

  “你吃,我不饿”秦清小声道

  外面忽然电闪雷鸣,一转眼***夫,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张扬和秦清对望了一眼,这真是人不留人天留人,张扬无可奈何道:“想走也走不了了”

  反正也走不了,张扬又要了两瓶啤酒,跟秦清聊起了港商在清台山的投资问题,一旦涉及到工作上的事情,秦清的话就多了一些,她对张扬在清台山的工作表现出很大的兴趣,凭借敏锐的政治嗅觉,她预感到清台山的这个旅游开发项目大有可为,日后极有可能成为春阳,乃至整个江城的亮点秦清笑道:“安老那个人我也听说过,市里从88年就开始做他的工作,希望他能够投资家乡,可是他一直都不为所动,想不到现在居然转变了念头”

  张扬不无得意道:“这证明我们春阳招商办工作得力”

  秦清看到这厮洋洋得意的神情,禁不住想要敲打他一下,轻声道:“88年和现在不能比,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我们江城的投资环境越来越好,就算安老不回来投资,一样会有其他的海外商人看到这个机会,每个人的眼光都随着时代在改变”

  张扬静静看着秦清,秦清在他的目光下感到有些局促和不安,问道:“你盯着我看干什么?”

  张扬微笑道:“秦书jì你有没有发现自己很漂亮?”

  秦清的脸微微有些红了,这厮真是大胆,还有这么明目张胆的夸人的,这种话去哄哄未经世事的小女孩还差不多,对上级领导说,就有骚扰之嫌,秦清正色道:“你能不能把心思都用在工作和学习上”

  张扬叹了口气道:“秦书jì,我这人性子直,所以要是说什么不中听的话您别当真啊”

  秦清看着他,倒是对他接下来○的话有了那么点期待

  张扬道:“其实我始终认为工作和生活是两码事,是应该彻彻底底的分开的,你说咱们混体制的,整天神经都绷得紧紧地,我这等芝麻小官倒还算了,像您这种身居高位的年轻干部,所承受的压◎力肯定比我要大,人前整天都绷着一张面孔,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老?”

  秦清不觉露出一丝笑容,张扬所说的的确是事实,可是身处在她的位子平时要受到方方面面的约束,自然不可能像同龄人一样自由的享受生活,这一点她还是有些羡慕张扬的,她低声道:“人生活在社会中,就必须要考虑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对周围造成的影响,身为国家干部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你现在可能不明白,以后随着你在体制中打拼久了一定会领悟到这个道理”

  张扬道:“我看你的病十有**都是因为工作和生活过度紧张引起的,每天都把自己搞得紧绷绷的,不得病才怪”

  秦清听到他提起自己的隐疾,脸上不觉一热,心中暗暗抱怨这厮说话毫无顾忌,我虽然是个领导可毕竟也是个女人,总不能什么话都张嘴就说,她真是有些奇怪,像张扬这种人怎么还就混进了体制,而且看起来在春阳混得还算不错,她转身望向窗外,外面的雨似乎没有变小的迹象,电闪雷鸣,地上的积水也已经有了许多

  张扬为她面前的杯子倒了一杯啤酒,微笑道:“其实喝酒是个很好的放松方式,你不妨尝试一下”

  秦清犹豫了一下,还是端起了酒杯,向张扬道:“谢谢你救了我”

  张扬原本想说出我救了你,你是不是打算以身相许的话来,可是这种话在楚嫣然左晓晴她们的面前可以说出,在这位团市委书jì的面前却是不敢说出,秦清应该属于那种开不得玩笑的女人,万一激怒了她,局面会变得尴尬,张大官人可没有自讨没趣的习惯,他想了想居然说了一句:“为友谊干杯”

  听到这厮的祝酒词,秦清笑了起来,满脸的冰冷和矜持宛如春fēng拂过冰雪消融,那一笑的fēng姿足以倾国倾城,张大官人一时间呆在那里,手里握◆着的酒杯好半天没有凑到唇边,此时他的表情能够用色授魂与来形容,按照文雅点的说法那是惊艳,可秦书jì并不这么认为,饮尽了那杯啤酒,葱白的手指指了指张扬的酒杯

  张扬这才清醒过来,咕嘟一口把啤酒干○了,赞道:“秦书jì,你笑起来很美”这是他第二次如此直白的赞扬秦清,秦清越发警惕起来,可是心中对他的话也没有太多的反感,毕竟又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称赞自己美丽呢

  秦清破天荒的喝了一瓶啤酒,这◆时候外面的雨似乎小了一些,两人决定趁着这会儿的***夫赶回医院,张扬很体贴的把自己的夹克脱了下来,递给秦清道:“蒙在头上好一些”

  秦清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权且把他的好意当成是下级对上级○的奉承,原本她想结账,可是张扬抢先把钱付了,这厮的观点颇有些大男子主义,别看你是领导,你还是女人,男人跟女人在一起吃饭当然是男人付账

  两人走到中途,雨忽然又下大了,不得不快步向医院跑去,虽然距离不远,可是来到住院部大厅的时候,两人的衣服也已经被淋透了

  张扬的目光落在秦清的胸口,妈妈咪呀,可了不得,秦书jì的白衬衣被雨一淋,变成了半透明,身体的肉色清晰可见,连里面乳罩的轮廓也映得清清楚楚

  秦清看到这厮的目光顿时意识到了什么,慌忙把夹克裹紧了,低着头率先向楼上走去

  *****************************************************************************************************

  在李长宇获知自己成为常务副市长的时候,坐在葛春丽的小屋中许久没有说话,葛春丽抱着他的头让他靠在自己的怀中,这个四十四岁的男人脸上居然露出了孩子般天真的微笑,他一直期盼着这种幸运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可是幸运真的降临之后他却又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左援朝的根基比起他要强大许多,在他来江城之前,已经基本确定左拥军会担任常务副市长,一切转变的太快,他从春阳的县委书jì成为副市长,常务副市长,表面上看级别上没有任何的提升,可是实质上,他已经成为江城的第三号人物

  葛春丽轻轻抚摸着李◇长宇的面孔,目光中充满了绵绵的深情,女人吸引男人往往依靠外表,而男人吸引女人却是要靠手中的权力和能力,李长宇在仕途上的不断提升,为他平庸的外表不断加分,在葛春丽的心中他的位置已经变得越发重要,许多时候●甚至感觉到有些患得患失,想到李长宇日后会在江城的政坛上变得越来越耀眼,葛春丽已经预感到他们之间已经不可能像在初来江城的时候那样自由交往,葛春丽柔声道:“真想彻彻底底的退下来,做你的小女人”

  李长宇笑着坐起身来,轻轻拍了拍葛春丽的俏脸,点燃一支烟:“真是要感谢张扬”

  “张扬跟这件事有关系?”

  李长宇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他的政治嗅觉远比葛春丽灵敏的多,葛春丽看到的是表面,而李长宇看到的确是幕后的一切:“我和许书jì的交情并不算深,可他却破例提拔了我,这件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现在我总算明白了,原来洪伟基要来江城担任市委书jì,许书jì把我diào来是要和伟基配合工作”

  “可你当常务副市长是黎市长提出来的”

  李长宇微笑道:“我和黎市长没有任何的交情,你以为他会帮我这个忙?”

  葛春丽的目光变得迷惘,这些政治上的事情对她来说实在太复杂了一点 ■
  李长宇道:“黎皓辉挟持秦清的事件被冷处理了,表面上看fēng轻云淡,可背后许书jì和黎市长一定做了一番交锋,秦清是许书jì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他不会看着秦清白白受委屈,我敢断定,黎市长提名我■成为常务副市长一定是许书jì从中起了作用”

  葛春丽不无担心道:“这么说许书jì和黎市长之间肯定有矛盾,他这样做,以后黎市长会不会针对你?”

  李长宇笑道:“现在我已经无需考虑站队的问题了,洪伟基来江城担任书jì,我要做的就是配合好他的工作,至于黎市长,看来我只能选择他的对立面了”

  葛春丽叹了口气,搂住李长宇的胳膊,靠在他的肩头:“我不管,反正我这辈子是赖定你了”

  李长宇忽然伸手把她摁倒在沙发上,一把就掀开了她的长裙,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葛春丽红着脸道:“去床上”

  李副市长摇了摇头,咱们领导干部也要接受鲜的事物,要有勇于开拓的精神,要积极适应各种环境条件

  *****************************************************************************************************

  张扬并没有想到因为秦清事件引起了江城领导层这么大的变动,他周六开车返回了春阳,安语晨和剧组并没有进山,都住在明珠宾馆,张扬直接把车开到了明珠宾馆的停车场,安语晨得知他回来,已经在宾馆的大门外等他

  虽然已经是初夏,安语晨仍然是长衣长裤,并不像其他爱美的女孩儿一样换上美丽飘逸的裙子,依然是带着大大的墨镜,黑亮的头发扎了一个马尾,见到张扬的第一句话就是责问:“你怎么回事儿?给你打电话就这么难?还说要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倒是来了,你张主任却拍拍屁股去了江城,有你这么不负责任的吗?”

  张扬苦着脸道:“安大小姐,我那是去党校学习,党给我的任务,你说我能不去吗?再说了我每次回个电话都要跑到学校门口,我容易吗我?这不今儿冒着被开除的fēng险我请假回来,大小姐,你是不知道混官场的辛苦啊”

  安语晨点了点头道:“现在就去黑山子乡,明天正式开机了,你自己去看看外景的工程进度”

  “外景还要什么工程进度?”

  安语晨心说这厮还真是无知,这时候流氓导演王准从宾馆中走了出来,他乐呵呵跟张扬打了一个招呼:“张主任回来了,我们正准备进山呢”

  张扬点了点头,安语晨想起了什么,转身返回了宾馆,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全包装的手机,摩托罗拉8900,递到张扬的手中:“这手机你先拿去用,方便我们工作联系”

  张扬心里虽然欣喜,可表面上还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那怎么行,我身为政府官员,怎么可以随便接受你的礼物”

  安语晨道:“又没说白送给你,就当是你上次帮我治病的酬金,再说了没有手机怎么联系工作啊”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拿捏出一幅勉为其难的表情:“那……我就先用着”

  安语晨和王准都看出这厮是个得了便宜卖乖的主儿,心中对他自然又腹诽了一通

  招商办的梁在和开着丰田面包准时过来接剧组成员进山,这段时间他老实了许多,毕竟看出宋树诚在招商办的影响力远不如张扬,在整个经贸委又不如赵成德,虽然上面有杨书jì罩着他,可杨书jì看重的是港商投资的事情,这些港商根本不待见宋树诚这位招商办的正主任,他们■眼中只认得张扬,所以宋树诚现在的处境相当的尴尬认清了这个现实,梁在和在张扬的面前自然就谦恭了许多,再不敢以招商办副主任的身份自居,恭敬而献媚的笑了笑道:“张主任回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最近◇辛苦了”虽然梁在和过去曾经被宋树诚作为工具对付过他,可这种不起眼的小角色,张大官人是不会计较的,随便的一句问候,让梁在和心里感到温暖踏实,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接受了张扬的领导地位,意识到司机这个位子才是最适合他的地方

  于小冬从车上下来,一对高耸的美乳顽强的和地心引力战斗着,颤抖着,王准盯着她的胸膛,使劲咽了一口唾沫,张大官人也承认这对**的确很有吸引力,不过这厮还是有原则的,兔子不吃窝边草,对自己的属下下手,那是他不屑为之的事情

  于小冬身穿蓝色连衣裙,白生生的胳膊和小腿都露在外面,阳光下显得十分的晃眼,她向张扬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张主任,你总算回来了,我有很多工作上的事情等着向你汇报呢”

  张扬点了点头:“路上说”

  他们几个上了面包车,张扬看到港方除了安语晨和王准之外并没有其他人过来,有些诧异道:“剧组的人呢?”

  安语晨没好气道:“明天才开机,他们现在过去干什么?”

  张扬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于小冬凑了过来,坐在他的身边,身上一股浓浓的香水味飘了过来,张扬的鼻子十分的敏感,连续打了两个喷嚏,于小冬并没有意识到是自己身上香水的原因,反而向张扬凑近了一些,波涛汹涌,张大官人透过她的领口清楚的看到里面的峰峦起伏,马上正襟危坐道:“于副主任,我走的这段时间工作还顺利?”又打了一个喷嚏,麻痹的这啥香水儿,闻着怎么这么刺激?

  于小冬小声道:“黑山子乡政府方面派的施工队听说是港商,工程要价比过去高了五倍……”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并没有想到剧组拍外景还需要搞建设,事前忽略了这件事,低声道:“哪家施工队?”

  “好像是个姓林的”

  张扬冷笑道:“林成武?”心中已经明白一定是乡人大主任林成斌利用手头的权利为弟弟搞定了这件差事,上次林成武找史家三兄弟想谋害自己的事情还没跟他算账呢,想不○到这孙子还敢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折腾,张扬暗暗道,这次一定要这厮好看

  剧组初步选定的拍摄地点在青云峰,青云竹海那儿,因为安老的特别交代,他们要保护好黑fēng寨的遗址为了拍摄的需要,在青云竹海附■◎近搭建一些必须的布景,剧组正式开机之后,大概一周内的时间都会住在山里,所以还要搭建一些帐篷

  这样的小活换在过去林成武是不会接下来的,可是他得罪了张扬,乡里的工程多数都被乔四趁虚而入,为此他私○★下里没少向大哥抱怨,这次接下来剧组布景的活,单单是运送材料就耗费了他不少的人力,价钱要高了一点本来也无可厚非,可是他听说这次的幕后老板是安老,于是就存了很宰一笔的念头,不过他的心也的确太黑,开始要了三●●倍的价格,港方考虑到山高路远的答应了下来,可工程干到一般的时候又提出加钱,把价格提升到五倍,安语晨虽然最终答应了他的价格,可心中难免会不高兴,不过在安语晨看来这只是小事,没有向张扬提起的必要,可在于小◎○冬看来这件事的性质很坏,假如任由林成武之流的这样做,只会让港商产生不好的看法

  张扬点了点头,汽车在上清河村后停下,他们从这里步行上山途中遇到了往山上搬运物品的民工,虽然林成武的要价很高,可是●对待这些工人却是相当的苛刻,工钱和过去没有任何的分别,张扬通过一番了解心里已经有了回数

  林成武正在工地现场指挥,现在剧组要求的酒馆、竹楼已经搭建的小有规模,帐篷也在空地上搭好,应该不会耽搁明天剧组进山开机因为他大哥林成斌反复向他交代过,这是县里招商引资的门脸工程,不要小看工程不大,可一丝一毫都马虎不得,林成武在工程的质量上还是很用心的,安语晨虽然对他坐地涨价的行为不齿,可是对工程质量也还算满意

  看到张扬陪着安语晨过来,林成武内心中咯噔一下,他在张扬的身上吃亏已经不止一次,上次对张扬动了杀心,所以才找了史家三兄弟,可想不到史家三兄弟光拿钱不做事,这件事始终压在他心头,让他寝食难安,经历了那次的事情后,张扬的官运好像越发亨通起来,大哥林成斌也狠狠骂了他一顿,林成武也就断了和张扬作对的念想

  张扬虽然心中极讨厌这厮,可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先是和安语晨一起检查了工程的进度,然后向林成武要来图纸看了看,后期还有不少的搭建工程,在开机之后会慢慢落成

  安语晨的计划是现在这里成立一个外景基地,然后以此为中心扩展成为影视城,以后会大力向香港同行进行推广,让他们来这里拍摄外景,不过眼前的条件还很简陋,完成这个构想需要很长的时间

  张扬忽然道:“这次的工程款什么时候交付?”

  安语晨愣了一下道:“已经付过首期的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等全部完工之后再付”

  林成武慌忙接口道:“这件事已经签好了合同”

  张扬看都不看他一眼,向安语晨道:“以后凡是涉及到投资的款项,我希望能够经由招商办的账户支付”

  安语晨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要把钱落在招商办的账户上,然后控制款项的支付权,看似多了一道程序,可实际上张扬的做法完全是为了港方考虑,安语晨点了点头道:“没问题”

  张扬转向于小冬道:“于副主任,回去后马上把这件事落实,所有的施工款必须经过我们招商办和物价局的审核,工程也必须由质监局建委把关,外景基地是安老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我们一定要认真对待,绝不容许任何一个环节出差错”

  林成武一听就急了,张扬这根本就是针对他的,他苦着脸道:“张主任,你看我们合同都已经签了,明天第一期款项就应该结账了”

  张扬淡然道:“以后凡是涉及和港商投资有关的合同必须要盖有招商办的公章,否则合同概不成立”这句话说得实在是嚣张到了极点,如果是在过去,林成武肯定要跟他翻脸,可几度领教到这厮的厉害,现在只能是心中埋怨,嘴里却不敢有半句微辞:“张主任,你看是不是可以特事特办,过去签过的合同就算了”

  张扬冷笑道:“特事特办○?在我看来任何事情都要一视同人,回头你把合同送到招商办审核一下,别忘了把你的资质证书全都带齐了,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剩下的工程款招商办很快就会划拨给你,怎么?你怀疑我们招商办的办事效率吗?”

  ○“不敢,不敢”林成武说着不敢,可心里已经把张扬骂了个千百遍

  于小冬看在眼里,心中暗赞张扬厉害,港商的投资如果先进入招商办的账户,然后由招商办发放下去,那么招商办的地位无形之中就提高了不少,招■商办那个空头账户也终于有了钞票

  张扬并没有在山上停留太久,交代了一下工作,就和于小冬一起先下山去了,路过陈崇山石屋的时候看了看,房门上着锁,老爷子出门去了,张扬原本想跟他道个歉来着,毕竟这外◎景基地一建,势必会影响到老爷子的清净

  回去的路上张扬向于小冬道:“林成武这个人我很不喜欢,港方投资这么重大的事情,他都敢坐地涨价,这种歪fēng邪气一定要好好杀一杀”

  于小冬道:“假如安小姐明天可以将工程款打入招商办的账户,我可以保证他得到教训”

  对于小冬的头脑张扬深表欣赏,看来胸大无脑的说法未必属实,人家于小冬胸大,头脑也很好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