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幕后风云】(上)


  “四叔爷爷让你走他让你马上离开香港”安语晨眼圈发红道这些天她遭受了一个又一个的巨dà打击,如果不是她的意志足够顽强,恐怕早已倒下

  安德渊摇了摇头,用力抽了一口烟:“我不走”

◎  走入房内的张扬刚好听到了他的这句话,冷冷笑了一声

  安德渊听出了张扬笑声中的不屑,他抬起双眼盯住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在取笑我?”凛冽的杀气隔空传来,以张扬的镇定也感到一丝寒意
  张扬道:“我为什么要取笑你?我和你根本就素不相识,如果不是因为安老,如果不是因为小妖,我才懒得管你,你是死是活跟我有个狗屁关系?”他说得的确是事实

  安德渊听到他这样说不怒反笑:“你很带种”他转向安语晨道:“小妖,你眼光不错”

  安语晨被他说得脸上一热,轻声啐道:“四叔,你胡说什么?他是我师父”

  张扬道:“换成我是你,我可能会比你还要激动,要找出所有的仇人,把他们一一干掉可是现在安老还躺在医院生死未卜,你十几个亲人还躺在停尸间里尸骨未寒,你有没有找到你的仇人?你知不知道真正把你们家害成这个样子的是谁?”

  安德渊沉默了下去,他把烟蒂扔到了地上,有生以来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痛苦过死去了这么多的亲人,到现在还不知道幕后的真凶是哪一个

  安语晨颤声道:“四叔,今天这件事之后,整个香港的警察都会找你,你多留在这里一分钟,就多了一分危险,爸爸入狱,五叔中枪,二叔、三叔已经死了,爷爷再也承受不住失去你们任何一个,这些年你虽rán不在他身边,可是我知道,爷爷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他真正最关心的就是你,他常常对我说,你们兄弟几个,你是最像他的一个也是最不听他话○的一个……”

  安德渊用力抿起嘴唇,充满棱角的面孔上浮现出莫名的悲哀和深深地内疚

  安语晨道:“是爷爷让我来找你,他让你马上离开香港,四叔,你听不听他的话?”

  安德渊闭上双目■,沉默良久终于点了点头道:“我走”他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仅仅是因为父亲的缘故,今天和周兴宇的谈判让他意识到真正的凶手仍rán潜伏在幕后,对方不但要搞垮安家,而且要挑起他对三合会的仇恨,让他和三合会之间拼上一个两败俱伤,如果他执意留在香港不但会引起警方的注意,而且会让亲人的处境变得越发危险,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安德渊明白,短时间内想要复仇并不现实,他决定选择暂时性的退避,让亲人安心

  ****************************************************************************************************

  当晚由guó安方面安排船只将安德渊送走,遥望远方渐行渐远的渔船,邢朝晖长舒了一口气

  夜莺微笑道:“麻烦总算可以告一段落,头儿,是不是感觉到如释重负?”

  邢朝晖点了点头道:“还有一件事,明天你亲自押着张扬返回内地,反正你也要回总部,提前走两天”

  夜莺道:“经过安德渊这件事,安家黑社会的嫌疑加难以洗清,会不会对内地发生的事情造成影响?”

  邢朝晖道:“从我们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安志远的产业dà都没有什么问题,可以说他投资清台山旅游开发的资金绝对不是黑钱”

  夜莺笑道:“这么说,张扬这次前来的目的已经达到,拿到这份证明就可以帮助他的朋友洗刷嫌疑了”

  邢朝晖却摇了摇头:“夜莺,你对guó内的体制并不了解官场上的事情绝对比我们遭遇到的事情为复杂,我们的证据不可以公开,除非安家拿出这份证据”

  夜莺皱了皱眉头道:“安家的事情很复杂,这次死了这么多人,连信义社、三合会都牵涉进来,以后的麻烦肯定还有很多”她停顿了一下道:“头儿,安德恒这个人很值得怀疑,从安志远保险柜中的材料来看,他并不是安志远的亲生儿子,在安志远的遗嘱中他获得的财○产也是最少的一个,安家五个儿子,除了死去的两个dà都麻烦在身,只有他才是最后利益的获得者”

  邢朝晖淡rán笑道:“我们不是警察,也不是法官,他们的家事我们无权过问这件事千万不要让张扬知道,他★◇和安家的关系很密切,我暂时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张扬将安语晨送到医院门外时,邢朝晖打来了电话,确信安德渊已经平安无恙的离开了香港,张扬将这一消息马上告诉了安语晨

  安语晨点了点头:★“谢谢”她的语气显得有几分陌生,这段时间连番的变故,让这个任性的小丫头突rán间成熟了起来

  张扬敏锐的觉察到这种距离感,他低声道:“小妖,我们之间好像用不着那么客气,我是你师父”

  安语晨抬起头,明澈的美眸凝望张扬:“张扬,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张扬摇了摇头道:“小妖,如果我能够预知你们安家的血案,我绝不会坐视不理你相信我,我永远不会害你”

  安语晨笑容中带○着几分凄楚的颜色,她慢慢向后退去:“明天我就不去机场送你了,一路平安”

  “小妖,保重,无论你发生任何事,都要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

  “保重……”安语晨心中怅rán若失,她扭过头去,■把目光投向深远的暮色

  *****************************************************************************************************

  坐在回程的飞机上,张扬的脑海中仍rán在不断浮现出安语晨苍白凄凉的笑容,这次的香港之行他亲身经历了安家血案,如果不是配合guó安行动,他恐怕也会被那场爆炸所波及,张扬百思不得其解,安家究竟得罪了什么人,究竟是什么人会如此残忍向安家下如此重手他回忆着安老寿辰当日发生的一切,忽rán想起丽芙当日曾经打开过安老的保险柜,不知道保险柜中究竟藏有怎样的秘密,他转头望去,丽芙坐在靠舷窗的chē裹着毛毯已经入睡,她的睡姿很美,像极了传说中的睡美人

  可是张扬还是从她心跳和呼吸的细微变化上觉察到她并没有真正入睡轻声道:“别装了,我知道你没睡着”

  丽芙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睁开双眼,深蓝色的美眸略带嗔怪的瞪了张扬一眼:“人最好不要太精明,否则很容易让人生出防备之心”

  张扬向她身边凑近了一些,附在她耳边小声道:“你拍的那些东西,究竟写的什么?”

  丽芙懒洋洋打了一个哈欠道:“我才发现你的好奇心比女人还要强”她压低声音道:“实话告诉你,我也不知道,我缴上去了,怎么处理是人家的事情,我才懒得操心呢”

  张dà官人极为遗憾的叹了口气

  丽芙微笑道:“听说你就快晋升副处了这么年轻就能登上这样的职位,放眼guó内政坛找不出几个”

  “挖苦我?我怎么听着你好像在挖苦我?”

  “忘了提醒你,我们头儿说话经常▲不算数,这事你最好别抱太dà的希望”

  “什么?”张扬瞪dà了双眼,rán后脸上浮现出一丝阴险的笑容:“他敢,他敢出尔反尔,老子就把你们的那点秘密全部公诸于众”

  “你不怕遭报应?” ○
  “你们敢做初一,我就敢做十五,这年头,谁怕谁”

  张扬和丽芙在机场外分别,两人都有许多的事情做,对他们而言,香港的相识只不过是一场偶rán的邂逅,他们彼此要走的路不同,丽芙选择的是一条潜伏在阴影中的间谍生涯,而张扬走的是一条光明正dà的仕途之路,两人就像生活在白天和黑夜的不同生命,即便是有所交汇也注定只是极其短暂的

  ****************************************************************************************************

  张扬在首都机场外正准备拦chē,却发现一辆绿色的甲壳虫向自己驶来,chē内坐着的正是顾佳tóng张dà官人笑嘻嘻走了过去,围着甲壳虫转了一圈

  顾佳tóng落下chē窗,忍不住斥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啊?”

  “甲壳虫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很少见到,小姐,能搭个顺风chē吗?”

  “少贫了你,赶快给我上chē”

  张扬这才乐呵呵把行李仍在后座上,拉开chē门在副驾坐好了,随手把安全带扣上,这是在香港养成的习惯,去了不过一星期,单单是追杀和飞chē就遇到了好几次,张dà官人的安全观念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许多小心驶得万年船,开chē不比骑马,那度真的要飚起来,护体罡气也比不上安全带和气囊管用

  顾佳tó★ng有些奇怪的看着张扬:“至于吗?”

  张扬深有感触道:“还是社会主义好香港都是左边驾驶,这会儿我时差没倒过来”

  “切,香港跟北京有时差吗?怎么该不是在那边又惹事了?”顾佳tóng满◎脸的怀疑之色,对张扬的性子她可是越来越了解了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岔开话题道:“刚买的chē啊?怎么买了一绿色的,跟个乌龟壳似的,坐在里面多晦气”

  顾佳tóng嫣rán笑道:“我发现你对绿色怎么这么敏感啊?”

  “不但是我,是男人都敏感,要不这dà街上人来人往,怎么很少见到有人带绿帽子啊?”张dà官人说这话的时候不由得想起自己和顾佳tóng现在的关系,可不是给她丈夫魏志诚戴了顶dàdà的绿帽子,人性都是自私的,给人戴绿帽子的时候能做到心安理得心平气和,要是别人给自己戴绿帽子,那绝对是忍无可忍的事情

  顾佳tóng似乎也意识到了同一点,她轻声道:“你要是喜欢,下次我就送你一顶”

  张扬瞪dà了双眼:“敢”

  顾佳tóng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她并没有急着开chē,美眸凝望张扬道:“听说安家发生了血案,这两天我都在担心你,给你打几次电话都没有联系到”目光中的那份关切让张扬心中一暖,他伸出手轻轻揉了揉顾佳tóng的卷发:“放心,安家发生血案的时候,我并不在场,我也是事后才知到的,本来早想回来了,可安老毕竟是我的朋友,我留在医院帮忙,所以才耽搁了”

  顾佳tóng点了点头伸手握住张扬的dà手,轻声道:“我好担心你出事,你走的这几天,我心里一直都紧紧的”

  张扬笑道:“凭我的武功,又怎么可能出事?”话虽rán说得很dà,可心中却明白,现在并不是个仅仅依靠武功的时代,在香港经历了几次枪战,子弹射出的威力要比拳头强dà的多他忽rán想起一件事,拉开行囊从中取出了一个礼盒,里面是他给顾佳tóng买的一款欧米茄手表,虽rán算不上名贵,可是这毕竟证明他想着顾佳tóng,顾佳tóng咬了咬嘴唇,黑长的睫毛垂了下去,伸出洁白细腻的手腕,让张扬给她把手表戴上,明澈的美眸中荡漾着深深的情意,她仰起头,柔声道:“吻我”

  张扬向周围看了看,这里毕竟是机场外,不时有行人经过,有些心虚道:“那啥……回去再说,别遇到了熟人”

  顾佳tóng忽rán抓住他的衣领,把他的头拽得低了下去,嘴唇用力印在他的嘴唇上,张扬紧紧抱住她的娇躯,顾佳tóng感到有一个坚硬的东西抵住自己的腰腹,含羞道:“坏蛋,回去再说……”

  张dà官人很无辜的说道:“那啥……是波杆”

  顾佳tóng这才知道自己意乱情迷之中会错了意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一把推开了张扬,俏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张扬乐呵呵道:“走,再不走,真要天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