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幕后风云】(下)


  回到春阳驻京办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因为提前知道张扬到来,于小冬专门安排好了饭菜,张扬出rén意料的没有喝酒,简单的吃了点,便和顾佳彤来到他的办公室内,去香港这几天,他对平海发生的事情都不清楚■,所以想从顾佳彤这里得到一些情况

  顾佳彤为他泡了杯龙井,两rén隔着办公桌坐着,张扬道:“江城那边怎么样了?”

  顾佳彤道:“李长宇和秦清都没有交代任何的情况,秦清没有什么问题,可李◇长宇被调查出许多事,不但查出了他包养情妇,而且还查出他在春阳期间曾经有不少的经济问题,各方面的证据对他都很不利”

  张扬早就知道李长宇和葛春丽的事情,至于李长宇贪污他也并不惊奇,毕竟当初他发现李长宇玩车震的时候,李长宇曾经一次性gěi过他一万块,作为一个县委书jì,单凭着那点工资是拿不出这么多钱的其实真正要查又有几个领导能保证在经济上清清白白干干净净,张扬不信,打死他都不信,可李长宇现在的处境微妙,这些事又一并爆发了出来,看来他的前景很不妙

  张扬道:“佳彤姐这次我去香港,安老曾经当着我的面证实,他投资清台山旅游开发的钱干干净净,不是黑钱”

  顾佳彤冷静道:“口说无凭,除非拿出确实的证据,张扬,我看这次李长宇很难推卸责任”

  “顾书jì怎么说?”

  “他说对党内的**分子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张扬充满信心道:“nǐ帮我转告顾书jì,我已经●找到了切实的证据,很快就能够证明清台山的投资没有任何问题”

  顾佳彤咬了咬嘴唇,俏脸上却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张扬敏锐的觉察到她的异样,轻声道:“怎么了?”

  顾佳彤很艰难地说:□“我想……我想爸爸不会站在nǐ这边”她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却如同霹雳一般震响在张扬的内心,张扬猛然醒悟,这件原本没有任何切实证据的事情,之所以越闹越大,背后一定有rén在悄然推手,身为平海省的一把手,如果顾允知想要盖住这件查无实据的事情,只需要一句话就能够做到,根本不会闹到让中纪委介入,可他为什么始终冷眼旁观听之任之,到现在又表明了他坚决打击**分子的态度?难道他要一步步打蛇朝上,借着清台山事件制造一场平海省内的政治风暴?

  顾佳彤其实早已看出父亲在这场政治风暴中起到的作用,对于政界的事情她不想过问,尤其是涉及到父亲的,她始终认为,只要父亲去做的事情,肯定有他充足的理由她所关心的只是这场风暴究竟会不会波及到张扬,在她看清父亲的真正mù的绝不是几个小虾米的时候,她放下心来,就算波及到张扬,她也有足够的信心将张扬从这场**中解脱出来

  从张扬前往香港开始,顾佳彤才逐渐意识到张扬并不是一个明哲保身的rén,主要的原因是,这次平海发生的政治风暴,首先波及的就是对他最为重要的两个,李长宇和他的关系亦师亦友,无论他和李长宇的相识通过何种方式,可现在他和李长宇之间的情义已经很深,张扬是个懂得感恩的rén,没有李长宇他就不会进入仕途,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是李长宇帮助他一步步认识了官场的面mù,他对李长宇心底深处早已存下了义字

  秦清让张扬割舍不下,虽然他和秦清之间从未表露过心迹,可从秦清不惜声誉,勇敢站出来为他洗脱嫌疑的时候,张扬就已经明白了她的心迹,前些日子自己遭遇政治危机,又是秦清力排众议,坚持保护了自己,他对秦清那是割舍不断的情

  张大官rén是个有情有义的rén,他决不能眼睁睁看着李长宇和秦清落难而坐视不理,他低声道:“可是李长宇和秦清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错误”

  顾佳彤叹了一口气,张扬在政治上无疑是不够成熟的,一个有情有义的rén应该说并不适▲合官场,在官场上犯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站错队,无论李长宇还是秦清显然都不是站在父亲的队列之中,他们的领队是许常德,甚至可以说,平海北部多数干部都是许常德的班底,这种情况在江城的体制中表现的尤为严重,父◇亲对许常德不满意,所以他才会先后两次出手帮助张扬,想到这里顾佳彤又感到父亲太现实,他做每件事都有他的动机和mù的,轻易不出手,出手一定要符合他的政治利益在政治上他很少顾念个rén的感情

  张扬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经顾佳彤一说,他才意识到这件事远非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背后还存在着这么多的复杂关系,顾允知在平海的地位毋庸置疑,如果他想要通过这次事件把许常德打下来,那么就不会轻易中途收手,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也不可能忽然偃旗息鼓云消雾散张扬掂量了一下自己的份量,他在顾允知面前的影响力应该几乎等于零,打击许常德他并不反对,可是打击许常德却要付出李长宇和秦清的重大代价,张扬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他发现自己的政治境界和真正的高手想比相差的实在太远

  顾佳彤起身来到张扬身后,从后面抱住他,她很不忍心看到张扬这样心事重重的样子,她想帮他,可是她了解自己的父亲,他绝不会因为亲情而改变自己的政治决定

  “明天我回江城一趟”

  顾佳彤摇了摇头道:“我不许nǐ去,现在正是最敏感的时候,nǐ选择这个时候回去,只会招惹麻烦”

  *****************************************************************************************************

  在顾佳彤的劝说下张扬终于打消了近期返回江城的打算,反复考虑之后他选择先gěi杜天野打了一个电话

  杜天野对张扬的来电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他现在仍然在江城没有返回,微笑道:“张扬,从香港回来了,一切还顺利吗?”

  张扬意味深长道:“总算活着回来了,被rén强抓了壮丁,免费gěi他们打了几天工,只差没把我这条性命gěi搭进去了”

  杜天野知道他所指的是国安临时征用他加入行动计划的事情,不禁乐得哈哈大笑起来,好半天方才止住小声道:“老邢是我的好朋友,rén很不错我让他多照顾nǐ”

  “他有没有把安老出资的证明gěi过nǐ?”张扬并不想拐弯抹角,直接说出了这件事

  杜天野沉吟了一下:“张扬,每个部门有每个部门的规定,老邢无需为我负责,他的证明也见不得光,这件事nǐ不用管了”

  “可邢朝晖说过,他现在有安老出资没有问题的证据,既然有证据,就可以证明清台山旅游开发项mù没有任何问题,也就是说nǐ们针对李长宇和秦清的调查没有意义……”

  杜天野大笑起来:“张扬啊张扬,nǐ这个春阳驻京办主任管得真是越来越多了,我们中纪委的事情什么时候也轮到nǐ当家了?”他的语气虽然友善,可☆是从他的言辞中仍然可以听出不悦的成分,朋友归朋友,工作归工作,他认为张扬mù前所说的已经出了他的职权范围,自己有必要提醒她一下

  张扬道:“杜哥,清台山旅游开发项mù最早是我牵头的,就算追究责☆☆是从他的言辞中仍然可以听出不悦的成分,朋友归朋友,工作归工作,他认为张扬mù前所说的已经出了他的职权范围,自己有必要提醒她一下

shìcóngtādeyáncízhōngréngránkěyǐtīngchūbúyuèdechéngfèn,péngyǒuguīpéngyǒu,gōngzuòguīgōngzuò,tārènwéizhāngyángmùqiánsuǒshuōdeyǐjīngchūletādezhíquánfànwéi,zìjǐyǒubìyàotíxǐngtāyīxià

  zhāngyángdào:“dùgē,qīngtáishānlǚyóukāifāxiàngmùzuìzǎoshìwǒqiāntóude,jiùsuànzhuījiūzé任也追究不到他们的身上……”

  杜天野不想就这个问题再和张扬谈论下去,他低声道:“叫我杜哥就不要探讨工作上的事情,作为中纪委的工作rén员,需要nǐ协助调查的时候,我自然会找nǐ”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张大官rén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忙音,心里这个怒啊,我靠,nǐ狗日的居然挂我电话,麻痹的,不就是个中纪委五室的主任吗?nǐ牛逼啥?当初哭丧个脸求我救nǐ女rén的时候怎么不挂我电话?张扬在这里郁闷着

  杜天野的电话又打了回来,他也觉着挂张扬的电话心理上有些过意不去,这厮怎么也是文玲的救命恩rén,自己这么做多少有点忘恩负义,他叹了口气道:“张扬,听哥一句话,这件事nǐ就别跟着掺和了,该怎么做,我自有分寸,而且nǐ要相信党相信政府,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干部”

  *****************************************************************************************************

  杜天野gěi张扬打电话的时候,正在江城听荷轩的包间内,他之所以在这里,是接受一位老同学的私rén宴请的,这位老同学就是江城市市委书jì洪伟基洪伟基、杜天野和现任平海省省长许常德全都是同期中央党校的同学,他们三rén的私交很好,洪伟基和杜天野因为年龄相差不大,所以他们两个为亲近一些

  无论是洪伟基还是杜天野都心知肚明,在眼前这种敏感的时候,他们并不适合接触,所以洪伟基私下邀请杜天野见面也是经过一番斟酌的,这次见面很隐秘,很私rén,私rén到洪伟基连秘书司机都没有通知,自己开车来到了这里

  杜天野来平海已经十多天,这段时间他的主要任务就是调查清台山旅游开发中的资金问题,首先牵涉到的就是李长宇和秦清,他们被双规之后,没有交代任何实质上的问题,在杜天野的眼中,这种干部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的的确确没有任何的问题,还有一种就是他们的心理素质极好,嘴巴很硬,这两种rén都是杜天野欣赏的

  聪明rén在一起相处,往往用不着拐弯抹角,洪伟基觉着他和杜天野都属于精明的那种,而且他认为彼此的关系很好,应该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所以洪伟基一见面就开门见山道:“老弟,我今天请nǐ过来,一是为了跟nǐ叙叙旧情,二是为了了解一些情况”

  杜天野和洪伟基碰了一杯,两rén喝得都是茶,真有点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味道了

  洪伟基道:“长宇同志和我是老同学,他的工作能力,工作成绩还是有mù共睹的,清台山旅游开发项mù,无论港方的资金有没有问题,可是这个构想是好的,我来江城虽然时间不长,可是我也想走绿色经济的道路,我对这个项mù是赞同的”

  杜天野道:“李长宇不仅仅是清台山的问题,我们去春阳调查情况时候收到了许多举报信,反映他在春阳县任职期间,在经纪上、作风上都有着相当严重的问题,对一个党的干部来说,他显然已经逾越了自己的指责,对政府,对老百姓是不负责的”

  洪伟基叹了口气道:“多数都是些查无实据的事情,老弟,今天这里没有外rén,我也就实话实说,在中国做官很难,做官也很容易,如果nǐ想浑浑噩噩的混下去,这官很好当,可是如果nǐ真的想做些事,就不可能不得罪rén,就不可能坚持住所有的原则,只要大方向没有错误,一些旁枝末节的小事不可以否定一位干部的所有成绩”

  杜天野微笑道:“很多优秀的领导干部都在阴沟里翻船,别小看这些旁枝末节的小事,往往它们才是最致命的”

  洪伟基沉默了下去,抿了一口茶,低声道:“其实nǐ和我都明白,李长宇很无辜”

  杜天野很狡猾的回答道:“我是代表中纪委来检查工作,我的任务是查清这件事,至于最后的处理,轮不到我来过问”

  洪伟基道:“老弟,nǐ们要查到什么时候?”

  杜天野道:“我下周会返回北京,把mù前的问题向上面汇报一下”

  “问题都是越查越多,nǐ们做纪委工作的应该明白,这天下间就没有查不出问题的干部”

  杜天野笑了起来:“所以,要好好做官,千万别被我们纪委盯上”他慢慢放下茶杯,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听说许省长去了北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