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企改办、乞丐办?】


  就在张扬准备返回江城的时候,章bì君的电话打来了,张扬本以为她找自己帮忙想不到章bì君只是约他见面

  张扬虽然加入国安已有一年,可是他对国安的内部情况并不清楚,仅有的几次联系都是通过★邢朝晖、赵军寥寥几人

  两人见面的地点在江边的一蓑茶杜,张扬抵达的时候,章bì君已经在那里等着,微笑着向他挥了挥手,张扬来到她的对面坐下,歉然道:“路上塞车,所以晚了”

  章bì君笑道:“晚了十五分钟,要扣你的工资”

  “我那点工资扣起来都不解恨”张扬狡黔一笑:“找我有任务

  章势君摇了摇头:“本来想麻烦你的,可事情突然生了变化,所以才约你过来,跟你说一声,暂时用不上你了”

  张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那我岂不是没有表现机会了?”

  章bì君道:“记得上次你找我帮忙提副处的事情,我看了你的档案,已经是了啊”

  张扬看了看周围,向前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我那个副处压根见不了光是邢朝晖各应我的”

  章bì君听他说得有趣忍不住笑了起来,端起细瓷杯喝了一口清茶:“你很想我帮忙啊?”

  “无功不受禄我不需要任何人帮忙”张大官人还是很有几分傲气的

  章bì君笑了起来:“这几天我特地留yì了一下你,现你还是有些关系的,不过你这种性格混国安或许合适,要是在官场上却是很难有一番作为”

  “打打杀杀那是粗活儿,我喜欢用脑子”

  章bì君笑的越开心,她点了点头道:“你果然生着一张利嘴,有没有想过,你这个副处没有搞定和你自己有关”

  张扬不解的望着章bì君

  章bì君道:“在官场上想要顺风顺☆水的走下去,必须要有预见性,要看清形势,靠山是必要的,可有些时候没必要去劳动他们,比如,你为了一个副处的名额好yì思去麻烦你的干妈罗慧宁吗?”

  张扬微微一怔章bì君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把自己的☆☆水的走下去,必须要有预见性,要看清形势,靠山是必要的,可有些时候没必要去劳动他们,比如,你为了一个副处的名额好yì思去麻烦你的干妈罗慧shuǐdezǒuxiàqù,bìxūyàoyǒuyùjiànxìng,yàokànqīngxíngshì,kàoshānshìbìyàode,kěyǒuxiēshíhòuméibìyàoqùláodòngtāmen,bǐrú,nǐwéileyīgèfùchùdemíngéhǎoyìsīqùmáfánnǐdegànmāluóhuìníngma?”

  zhāngyángwēiwēiyīzhēngzhāngbìjun1zhègènǚrénguǒránbújiǎndānbǎzìjǐde情况背景调查的清清楚楚不过他yě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奇,调查情报这种事情原本就是国安的特长自己又是国安的秘密成员,章bì君想了解直接找邢朝晖和赵军要资料就行了,张扬因此而对国安的内部保密原则产生了一些怀疑,当chū那朝晖信誓旦旦的跟自己说要为他的身份得密,后来赵军接管了他的工作,就多了个赵军,现在连章bì君这个四局副局长yě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了,张扬感觉到有必要要提醒他们一下,他低声道:“我说章局我□只是一个编外,你们有事没事别老打我主yì行

  章bì君笑道:“没打你主yì啊,只是看到你在官场上没头苍蝇一样乱撞,所以我想点拔你一下,这么说,想从科级到副处级,你没必要一定要麻烦省长省委书记,■其实市委组织部长就能够帮你办到这件事,牛刀虽锋,不屑杀鸡”

  人家把话说到这种地步,张扬还能不明白吗?章bì君是在说他的官太小了,他把副处当成一回事儿,可在总理夫人省委书记这帮人的眼中,副处连个革芥都算不上,张扬yě没有被章bì君看小的感觉,人家是在点拔他,帮他看清前进方向

  章bì君道:“平海省委组织部长柴慧明和我有一些交情,我让他给江城市委组织部长徐彪打过招呼了,你回江城后去拜访他一下”

  张扬深谙这世上没有免费午餐的道理,他充满迷惑道:“干嘛对我这么好?我又没为你做什么?”

  章bì君笑道:“算是对你的补偿,过去老邢答应过你,我们这个系统要么不说要说就要做☆到”

  张扬这次返回江城还有两个人和他一起,顾佳彤和胡茵茹,周云帆出事之后,他名下的产业全部被清算,胡茵茹虽然脱开了关系,可现在yě处于失业状态中

  顾佳彤对胡茵茹的个人能力还是极为了●解的她主动找到胡茵茹,要她去江城帮自己毕竟顾佳彤现在东江、北丄京、江城三地来回本波,一秀,人颇有些接应不暇,她提出这件事之后,胡茵茹很爽快的答应了,一来她想借此搞好和顾佳彤的关系,而且常驻江城,她和张扬见面就方便了许多,还有一件事,单就商场上的能力而论顾佳彤是个不错的搭档

  张扬开着那辆吉普指挥官,行驶在省级公路上,顾佳彤和胡茵茹在后面谈着她们对江城展的规划,两人对生yì上的很多事都有着共同的想法

  顾佳彤这次前往江城的最主要任务就是把江城制药厂的问题解决掉,市府的口风yě已经有所松动

  两人聊着聊着看到张扬始终不说话,顾佳彤伸出手指在后面捅了捅他的手臂:“喂张主任,你怎么不说话?”

  张扬道:“你们聊生yì,我一政丄府工作人员跟你们掺和什么?”

  顾佳彤道:“你现在是企改办主任,江城制药厂改革正属于你的工作范围”

  “干我屁事啊我那企改办就是一空壳子,过去我还当是什么好地方,后来才听说,企改办就是乞丐办,压根就是被裁职工申诉委屈的地方,真正的权力没有,婆婆妈妈家长里短倒是不少再说了,我yě不是企改办的大当家国资委副主任马华成才是”

  顾佳彤和胡茵茹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笑了起来,胡茵茹啐道:“你怎么跟个怨妇似的?”

  顾佳彤道:“过去你在旅游局市场开处的时候不一样没有什么实权,你还不是干得风生水起,你个人能力摆在那里,就算是乞丐办,你yě能把那里变成江城第一帮会,我信你”

  胡茵茹道:“我yě信你”

  张扬从反光镜内看了看她们两个,唇角露出一丝笑yì能让这些红颜知己在一起默契相处无疑是张扬最大的心愿,现在看来她们每个人都在心照不宣的进行着努力,胡茵茹和顾佳彤,顾佳彤和秦清,秦清和楚嫣然之间似乎已经都有了某种不言自明的默契对张扬而言这是一个很好的兆头

  前方就是清平湖,张扬看到时间已经不早了,提出去湖畔人家吃饭说起这湖畔人家,还是张扬第一次遇到顾明健的地方,想起往事,张扬心中还是有些感慨的,他把过去和顾明健相遇的事情说了

  提起这个弟弟,顾佳彤yě不禁黯然神伤,虽然弟弟在父亲的压力下去北丄京分公司,可顾佳彤明显能够感觉到弟弟时自只的疏远,姐弟之间的感情yě再不像昔日那般亲近

  左援朝这次的东江之行可谓是铩羽而归,在前往东江之前,他对国家经济开区落户江城还是信心满满的,不但是他,江城市领导上上下下都对这件事充满了信心他们都认为,省领导多次提出要缩短平海南北差距,大力展北部经济,在这样的前提下,国家经济开区落户江城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谁想到,最后竟然是省委书记顾允知选择了

  常委会上,常委们的情绪都不高,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总结了近期的工作,他着重提出了两点,第一就是国家经济开区虽然没有落户江城,可他们的经济开区还要搞下去,没有这个国家级,yě不代表江城经济开区展不起来第二就是教育改革问题,江城教育局的事情虽然暂时解决,可只是应急措施,并不是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很多隐患仍然存在,而且之前的集资案,拖欠教丄师工资事件,在省内已经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代省长宋怀明亲自打电话过来要他们引起足够的重视,彻底解决教育系统存在的问题

  左援朝主抓经济开区,他虽然经受了挫析,可并没有因此而消沉,毕竟像他这种级别的干部,是见过风浪的

  李长宇的心里▲素质比左援朝还要好一些,他分管的教育口,近期成为江城乃至省内关注的焦点,如果不是张扬及时帮他追回了那笔教育局集资款,恐怕他现在的处境还要加的窘迫,李长宇表态道:“以后的工作中,我会把教育改革当成重点来◇抓,力求在短时间内扭转江城教育所面临的困境”

  人大主任赵洋林道:“都知道教育重要,可我们的教育体制面临的困境真不少,市场经济杜会,教丄师工资低,待遇差教丄师yě是人,穷则生变,如果在正确的指导下,这种变革会成为好事如果缺乏正确的指导,这种变革就会演化成一种不好的后果,对杜会,对民生都有着很大的负面影响”他并没有举例子,之前教育系统的事情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公安局长田庆龙和李长宇的私交不错,他yì识到常委们有把矛头指向李长宇的yì思他插口道:“现在是深化改革的时代,不仅仅是教育,企业改革yě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江城的改革任重道远”

  一直没有言的市委组织部长徐彪道:“说起这件事,我倒是有些话要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徐彪

  徐彪道:“咱们市里近设立了企改办,这是应改革展而出现的一个部门,平海其他城市早就有了,而且企改办yě能够起到帮助企业在改革中展过渡的作用,据我说知,企改办到现在连个办公地点都还没有?”

  常委们多数不明白徐彪的yì思,他怎么就突然提起了这件事,按照他们通常的思维徐彪这位组织部部长是不是想把他的关系送入企改办?

  李长宇则想起了张扬,张扬是自己放在企改办的,徐彪难道想用人顶替他的位置?

  徐彪道:“按照我们预先的想法,企改办应该是正处级单位,这样的部门运行起来需要不少的工作人员,从提出企改办的想法至今■,除了当chū定下来的两位正副主任,连一个工作人员都没有,与其这样,这种部门留着还有什么用?”

  左援朝以为徐彪要把还没成立的企改办砍掉,笑道:“现在平海的每个城市都有企改办,难道我们江城要搞◎■特殊化?国资委副主任马华成生病了,所以逐渐企改办的事情耽搁了”

  市委:“企改办还是要搞得,不但要搞;而且一定要搞好”

  徐彪道:“马华成生病了,可组建企改办的事情yě不能因为他而耽搁●,张扬不是还在吗,这个年轻人很有能力,组织部对他考察有一段时间了,他在青年干部中的确是出类拔萃的一个”

  徐彪的这句话一说,在场的常委都明白了,搞了半天这位组织部部长是要力推张扬几乎所有人都同时想到了一什事,肯定是上头有人给徐彪打招呼了

  副市长袁成锡道:“张扬……还很年轻嘛……”

  公安局局长田庆龙道:“年轻才好,年轻才是优势,我看张扬可以考虑破格提拔一下,既然是企改办副主任,还是一个科级名不正言不顺,可以考虑提拔副处了”

  江城军分区司令郭建对张扬yě十分熟悉,知道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和张扬关系不错,知道他是老司令楚镇南钦点的外孙女婿,这种时候当然要不遗余力的帮着推一把,他大声道:“我们整天都喊着干部年轻化,言行要一致,说出来,就得做到,我看张扬的副处级没什么问题,对于这种有能力的干部就该破格提升

  左援朝笑道:“他才二十一岁”人大主任赵洋林道:“秦◇清二十八岁就是副厅级干部了,二十一的副处yě算不了什么咱们江城别的在平海数不上第一,提拔年轻干部要走在平海前头平海最年轻的副市长出在咱们江城,平海最年轻的副处yě出在咱们江城”

  洪伟基笑了起☆来:“我看行张扬有能力,有胆子,年轻人冲动了一些,可是正是因为冲动才有过人的工作热情,江城是个老工业基地,最难搞的就是企业,让他去冲一冲,说不定能够起到yì想不到的效果,老徐,提拔干部的事情你看着定”

  李长宇原本想跟着说两句的,可看到常委多熟对提拔张扬投了赞成票,自己反而不用说什么了,心中欣慰之余,不由得又有些惭愧,张扬的副处级原本应该自己帮他搞定的,可绕了一竟然是徐彪第一个

  张扬回到江城第一件事就听说自己的副处级已经搞定了,而且企改办主任马华成因病住院,市里已经决定企改办由他来主持工作,马华成单方面yě表示不愿去企改办,这是因为马华成对张扬的作为早有耳闻,认为自己去企改办日后的光辉必然会被这位扎副处掩盖,他都快退休的年龄了,何苦去那里给人家当陪衬

  这个消息最早是朱晓云打电话告知张扬的,她随即就提出了一个要求,要张扬把她调到企改办工作不但是她,旅游局市场开处的几个下属陈建、何树雷,还有办公室的崔杰都表示想调去企改办在张扬的领导下工作

  张大官人第一次有了要自挂山头的感觉,他yě不是chū混体制的毛头小子,刚刚当上副处,担任企改办副主任,行事怎么yě得戒骄戒躁低调一些,如此大张旗鼓的把旅游局整个科室拉过去,马上就得成为江城体制内的焦点,从政不是过家家,他考虑了一下,先答应把崔杰要过去,至于市场开处的那些人:等他的企改办成立之后慢慢再活动,凭他现在的能力,要几个人过去应该不在话下

  张扬挂上电话的时候脸上已经有了沾沾自喜的表情,困扰他这么久的副处问题,想不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顾佳彤和胡茵茹听说了这件事都向他表示祝贺,在顾佳彤看来副处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可看到自己的爱郎在政治上有所进步,内心还是由衷感到欣慰的

  李长宇的电话不久后yě打了过来,他所说的情况要比朱晓云详细许多,还告诉张扬,这次副处的事情能够顺利搞定,多亏了市委组织部长徐彪,提醒张扬不要忘了去感谢人家一下

  张扬做事情从不拖泥带水当晚他就去了市委家属院,抱着一箱三十年窖藏茅台,两条中华烟堂而皇之的来到了组织部长徐彪的家

  此前张扬和这●位江城市委组织部长没打过交道,因为他只是个小小的科级干部yě轮不到组织部管理,徐彪留给外人的印象是不芶言笑,体制内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黑面神,不是说他铁面无私,而是说他很难打交道

  张扬给徐彪送礼■的时候,徐彪家里还有一个人在,徐彪的老同学,江城酒厂的厂长刘金城,刘金城给徐彪送了两箱清江特供,普普通通的纸箱包装,其中一箱已经打开徐彪和刘金城正在餐厅里喝着,桌上的玻璃瓶内装着的就是清江特供

  张扬是算准过了晚饭时间才过来的,没想到两人仍然没有喝完,他不认识刘金城,看到有陌生人在,说话肯定不方便,把礼物放在客厅,笑道:“徐部长,我刚从东江回来给您捎了点土特产,你有客人我就不耽误您了,改天再来拜访你”

  徐彪看到是张扬,笑着站起身来,向他招了招手道:“张扬,过来,都不是外人,一起喝两杯”

  既然人家组织部长有请,张扬yě不跟他客气,来到餐厅,徐彪让家里的小保姆添了一套餐具,让张扬在自己的身边坐下,笑着向刘金城介绍道:“你口口声声跟我谈企业改革,这位就是企改办主任张扬,你今儿算找到人了”他又把刘金城介绍给张扬

  张扬自己把酒经上徐彪yě是好酒之人,向张扬道:“你来晚了,先奖励两杯”官场上的人说话就是含畜,罚酒不叫罚酒,那叫奖励

  张扬对徐彪心存感激再加上这厮本来就好这口,很爽快的奖励了自己两杯

  刘金城到哪里都不忘自己的本行,满脸期待的望着张扬道:“张主任,你感觉这酒怎么样?”

  张扬品味了一下,点了点头道:“不错,浓香型白酒,很地道,应该有二十年窖藏了”

  刘金城已经向张抚竖起了拇指

  徐彪笑道:“老同学,你别看小张年轻,他可是咱们江城的改革先锋,是个久经考验的好干部”他着重强调了久经两个宇

  刘金城和张扬同时笑了起来

  张扬重倒满酒,举杯道:“徐部长,早就听说您是海量,可惜我一直没有跟您喝酒的机会,我敬您两杯”

  徐彪倒yě爽快:“好事成双两杯就两杯”他和张扬连干了两杯酒,夹了颗花生米放在嘴里

  张扬留yì到桌上yě没有什么好菜,花生米、豆干、炸小鱼、松花蛋,看得出徐彪◆是个正儿八经的酒道中人有些事情并不需要说出来的,比如张扬对徐彪的感谢,这份人情他记在心里了,无论章bì君在背后做了多少工作,可直接的执行者是徐彪,这件在李长宇身上没有解决的问题,徐彪给做到了

 □ 刘金城道:“张主任你既然主管企改办,以后咱们的交往可就多了,我们酒厂连年亏损,现在厂子面临的形势很严峻,我不瞒你说,今天我到老同学这里来,就是想通过他找市里要点政策”

  张扬明白得很,啥叫要政策说穿了就是要钱,以江城市目前的财政状况,想要点钱太难了

  徐彪道:“我管得是组织部,又不是财政局,所以我说你投错门子烧错香,江城财政局长是庞斌,那个人yě是出了名的难说话,外面都说他是铁公○鸡,想从他手里得到拔款太难了别说是我,就是副市长的面子他yě未必给”

  刘金城心说你这是推诿了你管组织部,市里哪个干部敢不给你面

  张扬对江城酒厂的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所以不方便表yì见◆

  徐彪道:“老同学啊,不是我说你,你们这些企业,yě要考虑到国家的难处,国家yě不是金库什么时候伸手什么时候就有钱,你们得自己想办法”

  刘金城道:“我在想办法啊,我们酒的品质没问题□,工艺没问题,主要是包装设备陈旧,广告宣传跟不上,我们这些厂子里的干部yě商量出了改革方案,可引进包装流水线要钱,广告宣传要钱,没钱我们的改革方案只能成为一纸空谈”

  “那yě不能找政丄府要啊?”

  “政丄府不管我们谁还愿yì管?”

  张扬道:“可以考虑银行贷款啊”

  刘金城看了看张扬,把酒杯放下:“张主任,各大银行我都跑遍了,现在银行的事情难办啊”

  张扬暗忖,这件事倒是可以考虑和银行沟通一下

  张扬呆的时间并不长陪徐彪喝了一个小时告辞离开,刘金城yě一起告辞,来到门外,刘金城让司机从后备箱中抱了两箱清江特供死活给张扬放在了车内,说是让他尝尝又■要了张扬的手机号,看来他对这位企改办的主任还是有些期待的李长宇和徐彪住的不远,张扬经过李长宇家门口的时候,看到时间刚过九点,于是又到李长宇家转了一圈,家里只有李长宇一个人在,葛春丽陪苏老太回老家了去过■两天

  李长宇近喜欢上了养鱼客厅内多了一个大玻璃缸,里面几条银龙游来游去张扬凑过去看了看,他对花鸟鱼虫一向都没多少兴趣

  李长宇扔了一颗虾米进去,微笑道:“见过徐部长了?”

  张扬点了点头:“给他送了点东西”

  李长宇笑道:“他只喜欢喝酒”他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手,示yì张扬来到沙坐下张扬yě不跟他客气,自己拿起茶壶倒了杯凉茶,喝了几口方才道:“我刚才在他家里遇到了▲江城酒厂厂长刘金城,跟我聊了点企业改革的事情”当上企改办副主任之后,张扬明显有了不同,说起话来就和工作有关,正所谓三句不离本行

  李长穿yě喝了口茶他低声道:“这次国家经济开区落户岚山对江城影◇响很大”

  张扬到没觉着有什么影响:“国家经济开区、省级开区还都不是开区,有什么分别?”

  “政策不同,国家给与的扶植力度不月”

  张扬笑了起来:“你有没有想过,yě许这是好事▲呢?假如国家级经济开区落户江城,搞几年之后,现还不如岚山的展岂不是闹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再说了就算拿下来,政绩yě不是您的”张扬最后的这句话有点太直接了他的yì思是国家经济开区拿下来,yě是左援朝的政绩★☆,在这个竞争市长最为关键的时刻,你李长宇yě不想给他加分,

  李长宇正色道:“张扬,不能这么想,很多事情先要考虑江城的利益,考虑到怎样才是最有利于江城展的,个人的问题要放在一边”

  张▲,zàizhègèjìngzhēngshìzhǎngzuìwéiguānjiàndeshíkè,nǐlǐzhǎngyǔyěbúxiǎnggěitājiāfèn,

  lǐzhǎngyǔzhèngsèdào:“zhāngyáng,búnéngzhèmexiǎng,hěnduōshìqíngxiānyàokǎolǜjiāngchéngdelìyì,kǎolǜdàozěnyàngcáishìzuìyǒulìyújiāngchéngzhǎnde,gèréndewèntíyàofàngzàiyībiān”

  zhāng扬道:“这次左市长yě算尽力了,我听说他在东江期间几乎将所有常委拜会了一遍,省委宣传部部长陈平潮还是我帮他联系见面的呢己”他说出这件事的用yì是告诉李长宇,别说我没出力,我yě帮忙了,最终国家经济开区落户岚山,是省领导说了算,是顾允知说了算,我可没那个本事

  李长宇道:“知道你辛苦,这不,市里面对你论功行赏,不但破格提升你为副处,还让你全面负责企改办的工作”

  “有一个说法,企改办就是乞丐办,企业找企改办要钱,企改办找市里要钱,市里财政不给钱,企改办就彻底成了乞丐办,我这个企改办负责人就是江城的丐帮帮主”

  李长宇哈哈大笑起来:“你不想干,有的是人盯着这个位子”

○  张扬道:“企改办对谁负责啊?”他问的是自己的直属领导

  李长宇道:“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是严建,他是你的直属领

  “严副市长好像连常委都不是,没啥权”

  李长宇瞪了张扬一眼:“◎○  张扬道:“企改办对谁负责啊?”他问的是自己的直属领导

  李长宇道:“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是严  zhāngyángdào:“qǐgǎibànduìshuífùzéā?”tāwèndeshìzìjǐdezhíshǔlǐngdǎo

  lǐzhǎngyǔdào:“zhǔguǎngōngyèdefùshìzhǎngshìyánjiàn,tāshìnǐdezhíshǔlǐng

  “yánfùshìzhǎnghǎoxiàngliánchángwěidōubúshì,méisháquán”

  lǐzhǎngyǔdènglezhāngyángyīyǎn:“◆官不大,等级观念还很严重”

  “不小了,好歹现在归组织上管了,有被双规的资格了”

  李长宇忍不住笑着指着他道:“你啊,以后你可是江城历史上最年轻的副处,丰什么事心里都要有个分寸,千万别○像过去那样冲动”

  “企业想改革,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你们这些当领导的不能只给我一个官衔,yě得给我点钱”

  “财政可不归我管这方面我要是说了算,江城教育系统的事情yě不会闹这么大”李长宇这句话倒是实事求是,江城财政大权握在左援朝的手里,财政局的庞斌是他的左膀右臂,没有左援朝的话想从财政局拿到钱很难

  回到自己的别墅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顾佳彤和胡茵茹两个坐在客厅看电视,看到张扬抱着两箱酒回来,顾佳彤将遥控扔到一边:“有没搞错?你不是去送礼吗?怎么还带东西回来?”

  张扬把刚有的事情说了,正在看电视剧的胡茵茹笑道:“看来你这个企改办主任还没有上任,就有人惦记上你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巴不得惦记上我的是财神爷,可这帮人一个个都是乞丐,伸手找我要钱的”

  顾佳彤道:“这些国才企业观念就是陈旧,都是计划经济惯出来的毛病,现在把他们推向市场了,动不动就伸手找国家要钱,不会自己想主yì啊?”

  胡茵茹道:“固有观念的改变绝非一日之间,所以说改革不是空口说白话,而是要拿出实际动作”她笑着对张扬道:“江城的未来就靠你了”说完打了个哈欠:“你○们聊,我去睡了”

  胡茵茹离去之后,张扬一把揽住顾佳彤的纤腰将她拥入怀中,顾佳彤红着脸推开他道:“别胡闹,快去洗澡睡觉,“今晚又不是她和张扬单独在这里居住,顾佳彤心里自然有些顾虑

  等○★张扬洗澡出来,现顾佳彤和胡茵茹都已经回房去睡了,他蹑手蹑脚的来到顾佳彤房门外推了推,房门从里面反锁了,他又去对面胡茵茹房间推了下,yě是一样,张扬心中这个感叹啊,早知如此还不如安排她们两个去酒店住,带◇到了家里,连一亲芳泽的机会都没有了张大官人不是没有备用钥匙yě不是没有破门而入的能力,可是深思熟虑之后,这种事千万不能操之过急,不能只图一时的欢愉,而伤害到这些红颜知己的内心力

  张扬的企改办终于确定了办公地点,在市委市政丄府办公大楼13楼,13o4、13o5张两间,过去这里一直闲置着,稽稍清理了一下拉了几张办公桌,扯了个电话,挂上江城市企业改革办公室的牌子企改办就算正式成立了

  崔杰是第人个被张扬招至麾下的成员,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接电话,过去他在旅游局那会儿就是办公室的,接电话业务极其熟练

  企改办接到的第一个电话就是顾佳彤的,因为企改办的办公电话张扬只告诉了寥寥几个人,顾佳彤是第一个

  “张主任电话”

  张扬拿起电话

  顾佳彤轻柔的声音响起:“喂,张主任,你们企改办是不是正式开张了?”

  “那是当然”

  “我今天要去江城制药厂谈判,张主任是不是要亲临指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