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筹备之初】


  第四百二十八章【筹备之初】

  冯璐亲手烤了月牙骨和羊排送了过lái,甜甜笑道:“张市长尝尝”

  张扬笑道:“以后吃不到你烤的串儿了”

  冯璐道:“yǒu机会的”

  张扬道:“是yǒu机会,等我去京城的时候,抽空去看你”

  冯璐美眸一亮,轻声道:“张市长说话要算话啊”

  冯天瑜送烤青椒过lái,刚巧听到,不由得呵斥道:“你这丫头,什么话,目无尊长”

  张扬哈哈笑道:“不妨事,不妨事,冯璐这样说话才好,为人处世就该坦坦荡荡的,别什么事都掖着藏着”

  冯天瑜把东西放下,掏出烟lái给他们上烟,张扬不抽,可程焱东和丘金柱都是烟民,两人接过香烟点上,张扬招呼道:“冯老师坐下喝两杯”他只是客气,过去也常常这么招呼,可冯天瑜这次居然拉了个马扎坐下了,倒了杯啤酒陪他们喝了一杯,低声道:“张市长,我听说咱们丰泽一中被私人买下了?”

  张扬被他问得微微一怔,随即又明白了,冯天瑜所说的是安语晨注资丰泽一中开分校的事情,张扬笑道:“不是私人买下,而是私人注资,搞活教育,目的是为了把丰泽一中越办越好,你放心,以后你们的待遇只会越lái越好,收入会越lái越高”

  冯天瑜听张扬这么说也松了口气,他不好意思的笑道:“我还以为以后要给私人老板打工呢”

  张扬道:“两回事,主要是办了分校,扩大招生范围,壮大丰泽一中的实力,让多的孩子可以得到良好的教育,以后这种模式我们还会向社会上推广”

  程焱东道:“冯老师的两个女儿真是优秀,我看你应该搞一个教育经验讲座,向大家讲讲你是怎么教育女儿的”

  冯天瑜谦虚笑道:“孩子们自己懂事,我没帮她们什么”这时候,又yǒu顾客过lái,冯天瑜慌máng起身去招呼

  lái得却是熟人,建筑商谢德标的妹妹谢君绰,谢君绰看到张扬他们也惊喜道:“张市长、程局,你们也lái到这儿吃shāo烤”

  张扬他们这才认出是谢君绰,张扬笑着朝她点了点头谢君绰本lái想买些羊肉串就走的,看到张扬他们马上又转变了念头,她向冯天瑜道:“冯老师,今晚算我的”

  她lái到张扬身边坐下,微笑道:“欢不欢迎我加入?”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欢迎之至”

  谢君绰剪了短,T恤衫,牛仔裤,显得十分干练,T恤衫上还沾了几点油漆,谢君绰解释道:“我刚从工地回lái,脏死了”自从她哥谢德标入狱之后,谢君绰承担了管理建筑公司的责任,她是个要强的女孩子,任何事都不轻易服输,在她的努力下,建筑公司的管理也逐渐走向正轨,生意红红火火,比起谢德标在的时候还要兴旺

  谢君绰喝了几杯啤酒,她向张扬道:“张市长,恭喜你荣升”

  张扬不禁笑道:“你哪得lái的消息?”

  谢君绰道:“张市长别忘了,我现在是建筑商,最关注的就是这方面的消息”她端起酒杯道:“张市长,我敬你,机场项目启动之后,你身为丰泽副市长,一定要关照我们丰泽地方企业,大工程我们干不了,可拉围墙,挖排水这样的活我们可是绰绰yǒu余”

  张扬哈哈笑道:“好嘛,我就知道天下没yǒu免费的午餐,你请我吃shāo烤,目的就是拉生意啊”

  谢君绰的俏脸红了起lái,她慌máng摇了摇头:“不是,不是,我请你们吃shāo烤和生意是两码事”

  程焱东和丘金柱都笑了◎起lái

  谢君绰撅起嘴唇,显得颇为可爱,她埋怨道:“张市长总是喜欢误会别人的意思,那好,以后啊,我见到你就躲着走”

  张扬对谢君绰还是yǒu些了解的,这丫头年龄虽然不大,可是头脑十分○◎起lái

  谢君绰撅起嘴唇,显得颇为可爱,她埋怨道:“张市长总是喜欢误会别人的意思,那好,以后啊,我见到你就躲着走”

 qǐlái

  xièjun1chāojuēqǐzuǐchún,xiǎndépōwéikěài,tāmáiyuàndào:“zhāngshìzhǎngzǒngshìxǐhuānwùhuìbiéréndeyìsī,nàhǎo,yǐhòuā,wǒjiàndàonǐjiùduǒzhezǒu”

  zhāngyángduìxièjun1chāoháishìyǒuxiēlejiěde,zhèyātóuniánlíngsuīránbúdà,kěshìtóunǎoshífèn□的灵活,做起事情lái周密果断,张扬仍然记得他们初次相见之时,谢君绰为了救她哥哥谢德标,shè了个圈套想逼自己就范,想到这里张扬不由得笑了起lái

  谢君绰从张扬的笑容中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俏脸◆不由得yǒu些热,每次见到张扬的时候,她也情不自禁想起自己次去见他的情景,每想起那件事,谢君绰就yǒu些害羞

  张扬道:“倒是yǒu个工程,先要建shè的就是机场现场指挥部,你要是yǒu兴趣就交给你们lái做”

  谢君绰惊喜道:“真的?”

  张扬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谎话?”

  “谢谢张市长”谢君绰端起酒杯敬他

  张扬很爽快的喝完这杯酒,他看了看时间道:“不早了,咱们都该回去休息了,冯老师,给我们下几碗手擀面”

  沈庆华的心情不好,常委会上,所yǒu常委都从沈书记阴沉的脸色看出了什么,市里决定在丰泽修建机场是件好事,可机场的指挥调度权落在了张扬手里,张扬目前正在积极筹备指挥部的事情,孙东强受邀加入了机场建shè指挥部,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也接到了邀请,甚至连副市长金磊都被邀请了自己这个丰泽的一把手,丰泽市委书记竟然被张扬无视,他甚至连邀请都没给自己过一个,沈庆华内心的沮丧和愤怒可以想象他认为张扬是在故意利用这种方式报复自己,可以预见,以后的几年,机场项目都将成为丰泽、乃至整个江城关注的中心,而他却被摒弃在外,作为地主,这是让沈庆华难以容忍的

  沈庆华对张扬的反感延伸到对机场工程的排斥上,他在概括最近丰泽的工作重点的时候,yǒu意无意的将机场建shè工程略去不提

  沈庆华不提,孙东强却不能不提,当沈庆华完言之后,常规型的问道★:“各位还yǒu没yǒu什么需要补充的?”

  孙东强道:“我lái说两句”

  沈庆华皱了皱眉头,这厮越lái越喜欢出风头,自从张扬lái到丰泽之后,孙东强仿佛打了鸡血般的兴奋了起lái▲:“gèwèiháiyǒuméiyǒushímexūyàobǔchōngde?”

  sūndōngqiángdào:“wǒláishuōliǎngjù”

  shěnqìnghuázhòulezhòuméitóu,zhèsīyuèláiyuèxǐhuānchūfēngtóu,zìcóngzhāngyángláidàofēngzézhīhòu,sūndōngqiángfǎngfódǎlejīxuèbāndexìngfènleqǐlái◇,在政治立场上明确选择和自己对立,沈庆华甚至感觉到,他和张扬之间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攻守同盟,在沈庆华的眼中,孙东强和张扬是两个外lái者,他们闯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闯入了自己的家园,现在正一步步蚕食着◆自己的权利和地盘

  孙东强道:“沈书记刚才说了我们丰泽最近的工作要点,但是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这件事不但是丰泽的大事,也是整个江城的大事,我想大家应该已经猜到,这就场建shè工程”

  常委们都没yǒu说话,谁都看出孙东强是在当面给沈庆华难堪,可谁都清楚,沈庆华刚才的做法yǒu欠考虑,就算他对机场项目不满,也不该将这么大的事情给忽略了,近期工作重点对机场项目只字不提,真是笑话,这是主动将把柄送给别人去抓,一向老谋深算的沈书记居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沈庆华道:“机场工程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他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孙东强的话

  孙东强道:“为什么要以后呢?难道机场工程和丰泽没yǒu关系吗?”

  沈庆华道:“上级领导对机场项目已经yǒu了统筹安排,我们地方政府只是起到协助作用,我们要分清自己的职责”

  孙东强道:“沈书记,我觉着你对机场的建shè态度并不积极”当着所yǒu常委的面,孙东强给沈庆华提起了意见

  这在沈庆华的多年执政生涯中还是从没yǒu过的事情,沈庆华道:“东强同志,乱扣帽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还是那句话,机场项目上头会统筹安排,需要我们地方政府配合的,我们会尽力配合,你不要忘记,自己是丰泽市长,你先需要做的就是搞好丰泽的市政工作,至场建shè,市里已经任命了一套专门的领导班子,我们不好去插手?”

  孙东强冷笑道:“沈书记的意思是,我们只当机场项目没生过?”

  沈庆华yǒu些愤怒了,他大声道:“我yǒu这样说过吗?我的意思是明确自身的权力职责,机场项目生在丰泽不错,可是要服从上级的统一领导安排,赵主任是机场项目的副总指挥,可这并不代表着你加入了机场项目的管理层”沈庆华这句话yǒu些过了,直接点明了赵洋林和孙东强的关系,意思是你孙东强别仗着老岳父的那点势头耀武扬威

  孙东强的脸yǒu些红,他最为忌讳的就是人家拿他岳父说事儿,人都是yǒu底线的,沈庆华无疑已经触及了孙东强的底线,孙东强道:“沈书记,我已经接到机场方面的聘任,现在是机场建shè组委会成员之陈副市长也是,我们都加入了机场项目的管理层”

  沈庆华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冷冷看着孙东强,这厮也太猖狂了,什么意思?分明再说我被排除在外

  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也在现场,此时他yǒu些如坐针毡的感觉,孙东强也是,他和沈书记yǒu矛盾,干吗把自己给扯进去,沈书记的心胸陈家年是清楚的,他现在被摒弃在机场项目之外,分明是张扬故意利用这件事孤立他,沈庆华是个注重面子的人,这次的事情对他意味着奇耻大辱

  沈庆华道:“大家都◆知道,上级领导把机场项目的现场指挥权交给了张扬张副市长,我们要全力配合张副市长的工作,为了让他好的组织建shè机场工作,我提议他原lái分管的工作暂时交给副市长娄光亮负责”沈庆华已经出离愤怒了,不给这■帮年轻人一点颜色看看,他们还真以为我老了,你们不是说我不支持机场建shè工作吗?我就lái个顺水推舟,把张扬在丰泽的权力给剥夺的干干净净

  市长孙东强出人意料的强硬,他一字一句道:“我看娄光亮不行”

  沈庆华道:“娄光亮同志是经受过党考验多年的老同志,我看着他一步步走过lái的,娄光亮同志党性原则强,廉洁自律,工作经验丰富,政治上也颇为成熟”

  纪委:“我赞同沈书记的意见”

  常务副市长陈家年没表态,虽然他和娄光亮没什么矛盾,可沈庆华的做法明显是要剥夺张扬的权力,自己并不适合表态他对沈庆华的做法并不认同,张扬岂是那么好惹的,沈庆华这么干根本是在树敌

  孙东强道:“我不同意”

  所yǒu人都是微微一怔,市长孙东强现在的强硬和初lái丰泽时的低调已经判若两人

  沈庆华道:“还是举手表决”这是他的杀手锏,在常委中他拥yǒu绝对的优势,只要举○手表决,孙东强的反对根本不起任何的作用

  孙东强道:“在大家举手表决之前,我想先说一件事”他停顿了一下,目光盯住沈庆华

  沈庆华从中找到了挑战和得意,内心不由得一惊,难道他真的掌握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孙东强道:“前些日子,我接到了举报,举报关于我们的某位副市长,在前往港澳参观学习期间,前往澳门赌场赌博的,其手笔之大,影响之恶劣实在令人指”

  所yǒu常委都沉默了下★去,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孙东强道:“我已经掌握了确实的证据,这个人就是副市长娄光亮,也就是某些领导认为的党性原则强,廉洁自律,政治上颇为成熟的娄光亮”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始终望着沈庆华 ◎
  沈庆华的心头如同被人重重抽了一鞭子,他感到yǒu些晕眩,双手下意识的抓住座椅的扶手,他无法相信,可孙东强说得如此斩钉截铁,肯定是把握了确然的证据,这厮真是沉得住气,娄光亮前往港澳参观学习是去年的事情,孙东强知道应该yǒu不短的时间了,为什么要挑在这种时候说出lái,他分明是要当众给自己难堪

  沈庆华道:“东强同志,yǒu些事必须要yǒu确实的证据……”

  孙东强道:“我已经说过,我掌握了确实的证据”

  沈庆华已经失去了刚才的底气,他低声道:“这件事回头单独讨论一下,东强同志,你一下相关的证据,交给纪委处理”

  孙东强道:“我会交给江城市纪委”

  沈庆华怒视孙东强,孙东强平静望着沈庆华,两人的目光僵持了足yǒu半分钟,还是沈庆华率先软化了下lái,他无力道:“散会”

  与会的常委一个个悄悄走出了会议室,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和市委秘书长齐国远走得很近,两人心领神会的lái到了齐国远的办公室,齐国远泡了两杯茶,他们端着茶杯站在窗前,从窗口望去,看到市长孙东强正大步走向市政府办公楼

  齐国远叹了口气,陈家年很yǒu默契的跟着也叹了口气

  齐国远道:“娄光亮早晚都要出事,这个人太贪心”

  陈家年道:“沈书记老了”

  两人说得不是一个人,心中想得却是同一件事

  齐国远抿了口茶道:“孙市长很会挑时候啊,选在这个时候把娄光亮的事情爆出lái,等于当众打沈书记的脸”

  陈家年苦笑道:“沈书记在机场的处理上并不明智,丰泽再大大不过江城,江城定下lái的事情,就算是敷衍也要在常委会上重点提一下,他对机场的事情只字不提,等于将把柄送到别人的手里”

  齐国远道:“人不能生气,生气就容易出昏招,张扬请了这么多人加入机场筹建组委会,单单不请沈书记,其目的就是想惹沈书记生气”

  陈家年道:“沈书记生气是难免的,可要把张扬的分管权剥夺却落了下乘”

  齐国远也是如是想,他感叹道:“张扬只是一个过客,丰泽这块浅滩是困不住他这条蛟龙的,孙东强才是丰泽未lái的掌门人”

  陈家年道:“咱们这丰泽以后是没yǒu太平日子了”

  娄光亮当天就被执行了双规,这件事对娄光亮lái说极其突然,他根本没yǒu想到去年在澳门赌博的事情会东窗事,在证据面前,娄光亮欲哭无泪,唯yǒu俯认罪

  这件事在丰泽的影响很大,娄光亮是近年lái丰泽下马的最大干部,在此前公安局长赵国栋、丰泽一中校长孟宗贵、教育局局长刘强都先后出了问题,这些人yǒu个共同的特点,全都是市委书记沈庆华提拔起lái的干部,这就让沈庆华的公信力得到了质疑

  过去沈庆华一直标榜丰泽没yǒu贪污**现象存在,可是娄光亮的落马让他的那些话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在娄光亮看似清贫的家里,搜出了一百一十万现金,这一事件震惊了江城领导层,市委书记杜天野针对这件事毫不留情的把沈庆华批评了一通

  一个说法悄然在民间传播开lái,张扬到了哪里,哪里就得yǒu干部下马,这事儿越穿越邪乎

  张扬这阵子m▲áng于在江城和丰泽两地奔波,为的是筹备机场建shè的事情,招标方案已经基本敲定了,杜天野虽然是机场建shè总指挥,可他只是个摆shè,实际工作肯定不会过问的

  人大主任赵洋林是副总指挥,他明★白杜天野之所以把他拉进lái,其目的是用lái分化他和左援朝的,赵洋林眼看就要退休的人了,事情看得很透,他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女婿孙东强能够登上丰泽市委书记的位子,把这件事视为自己政治生命的延续至于左援朝◎和杜天野的斗争,他没多少兴趣,虽然当初矛盾的挑起者是他,可事情是在不断变化的,赵洋林要利用这不多的时间,尽可能的为女婿创造最大的便利,捞取最大的政治利益这样的心理,在机场建shè上自然不会yǒu太多的◆◎和杜天野的斗争,他没多少兴趣,虽然当初矛盾的挑起者是他,可事情是在不断变化的,赵洋林要利用这不多的时间,尽可能的为女婿创造最大的便利,hédùtiānyědedòuzhēng,tāméiduōshǎoxìngqù,suīrándāngchūmáodùndetiāoqǐzhěshìtā,kěshìqíngshìzàibúduànbiànhuàde,zhàoyánglínyàolìyòngzhèbúduōdeshíjiān,jìnkěnéngdewéinǚxùchuàngzàozuìdàdebiànlì,lāoqǔzuìdàdezhèngzhìlìyìzhèyàngdexīnlǐ,zàijīchǎngjiànshèshàngzìránbúhuìyǒutàiduōde帮助最大的收获,却是通过这件事,他和张扬的关系改善了许多

  张扬对老同志还是很尊敬的,每当一个方案确立,他就会过lái向赵洋林汇报,征求赵洋林的意见

  赵洋林笑道:“张,你不用问我,市□里给我的任务就是为你保驾护航,具体的事情还得你lái干,我都是要退休的人了,现在能够做得就是当当顾问,具体的事情我也帮不上什么máng”这就是赵洋林的高明之处,想要和张扬少生矛盾,就要放权,该放就放,●■这是一个领导最起码的境界

  张扬笑道:“赵主任,我这人野惯了,没yǒu您掌舵,我害怕跑得太远太快,到时候又要犯错误了”

  赵洋林哈哈大笑道:“如今的时代,是改革开放的时代,希望你们这些●年轻人跑得越远越好,越快越好”说话的时候,他浏览了一下张扬递过lái的建shè组委会名单,现女婿孙东强的名字在很醒目的地方,心中感到一暖,张扬还是很会做事的不过赵洋林很快就现了其中的奥妙,组委会名单里没yǒu丰泽市委书记沈庆华,连顾问组名单里也没yǒu他,张扬这是在耍手段啊赵洋林明知故问道:“为什么没yǒu沈书记的名字?”

  张扬道:“我不喜欢这个人,太专权,管理手段落后,在丰泽大搞家长制,还自以为清廉,他清不清廉,我不知道,可他提拔起lái的这帮官吏没多少称职的”

  赵洋林不无感慨道:“人年纪大了,脑筋就会变得僵化,眼光自然而然的会变得狭隘,混淆了公家和自家的概念,大搞家长制可不好”他微笑道:“现在都说你是贪官的克星,走到哪里,哪里就yǒu**官员下马”

  张扬笑道:“赵主任,您别抬举我了,这次娄光亮下马跟我可没关系,是孙市长的功劳”

  别人不清楚,赵洋林还能不清楚,孙东强当然不会在这件事上瞒他,娄光亮贪污**的资料是张扬给他的,在这件事上孙东强被张扬利用了,不过孙东强甘心被利用,因为这件事极高的提升了他在丰泽领导层内的威信,让他和沈庆华的政治交锋之中▲第一次占了上风,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也是孙东强迈向市委书记宝座的关键一步

  赵洋林微笑道:“张,和东强合作还愉快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孙市长和我的政治观点yǒu很多共同之处,我们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想把丰泽搞好,让丰泽的体制内充满公平公正,而不是一言堂”

  赵洋林道:“我最欣赏你们年轻人的冲劲和闯劲,好好干,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们的工作”这句话就是表态了

  机场的shè计方案早就出lái了,可shè计的再好真正落实要面临的问题就是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张大官人就算yǒu通天之能,也不能平地给变出一座飞机场lái张扬需要钱,要钱就得去找市委书记

  杜天野见到张扬一脸春天般温暖的笑意

  关上房门,张扬自然没yǒu多少顾忌,这厮敞开天窗说亮话,直截了当道:“杜书记,我是lái找你要钱的”

  杜天野道:“你筹备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张扬道:“yǒu什么好筹备的?不就是把领导、专家弄在一起开开会,定定方案,机场的shè计方案,都推敲了几百遍,早就定下lái的事情,征地的事情交给丰泽方面了,你给我下了死命令,让我今年一定要筹备完毕,准时开工,招标方案我们也准备好了,可是钱呢?飞机场这么大的工程,十几个亿,你不能全指望我?”

  杜天野笑得很温暖

  张扬道:“我说你能严肃点吗?咱们现在是在谈工作,钱我要钱”

  杜天野道:“张同志啊,市里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财政方面很紧张啊”

  张扬道:“杜书记,你别跟我绕弯子,给句明白话,你能给我多少?你当初答应我的钱能兑现多少?从你宣布让我负责机场开始,我干什么事都全凭着一张嘴皮子,到目前为止,我汽油钱还没着落呢”

  杜天野道:“我说你yǒu劲吗?整天就是钱钱钱,你还**员呢,还国家干部呢,怎么境界这么低?”

  张扬道:“我境界低?你境界高☆那是因为你官大,要是咱俩换换位置,我境界一准比你高”

  杜天野骂道:“放屁就你那熊样,也配谈境界”

  张扬道:“你少各应我,钱今儿我就是lái要钱的”

  杜天野道:“财政方面具★体由左市长负责,我是负责党政工作的,你找错地方了?”

  张扬道:“我说你yǒu劲吗?跟我玩太极推手?你要是再用这种态度对待我,我就拍拍屁股走人,机场项目你爱找谁负责,就找谁”

  杜天野今天的脾气出奇的好,笑眯眯lái到张扬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张同志,别闹情绪嘛,我说过不给你钱吗?建机场这么大的工程,市里一分钱不出,能盖得起lái吗?咱俩这关系我坑谁也不能坑你啊”

  张扬道:“人一当官就会变,我现在对你越lái越没底,就怕你把我卖了,我还傻乎乎帮你点钱”

  杜天野笑道:“给你插根尾巴就是猴儿,我就是想卖也卖不动啊”

  张扬道:“看看,看看,狐狸尾巴露出lái了,你就是想卖我,我早看出lái了,机场项目就是一坑,你挖好了等我跳进去,你自从当上市委书记整个人就变了”

  “我哪儿变了?”

  “你变得老奸巨猾,喜欢坑自己人了”

  杜天野哈哈大笑,他看了看时间道:“走,我请你吃饭”

  张扬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别介啊,我现在是清楚了,天下间没yǒu免费的午餐,吃人家的嘴软,我不吃”

  杜天野道:“你真不吃?”

  “真不吃”

  “那机场的启动资金你还要不要?”

  张大官人一听给钱顿时lái了精神:“要,我当然要”

  “要就老老实实跟我去吃饭”

  “你给我多少啊”

 ● “只要你今晚陪得我开心,陪得我高兴,我绝对让你满意”

  张大官人也不是那么好骗的:“到底多少,你先给我说个数”

  “那得看你表现了”杜天野已经举步出门

  张扬跟在他身后叫道:◇“咱们可得说好了,陪酒行,陪睡我可宁死不从啊”

  【八千,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