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政治利益】(上)


  威胁**裸的威胁,一个小小的副处级干部竟然敢威胁自己这个厅级,左援朝有些出离愤怒了,张扬表面上是在说庞彬,可实际上是在含沙射影,影射的主要目标是自己,左援朝对张扬还是有所顾忌的,bú过那是过去,张扬有顾允知和宋怀明双重靠山,如今平海的一把手已经换成了乔振梁,左援朝深得乔振梁的赏识,这让他有了和杜天野一争短长的底气没有人愿意久居人下,杜夭野在适应了江城的情况之后,政治手腕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强势,左援朝和他之间也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融洽期,可一切都随着乔振梁入主平海改变了

  张扬顺路去拜会了李长宇,最近这段时间,李长宇这位江城常务副市长保持着相当的低调,他既没有倒向杜天野,也没有选择李长宇,他就是他,将多数精力都放在分管的工作上,其他的事情,他很少过问,也愀得过问,左援朝和杜天野之间越来越尖锐的矛盾,他早有察觉,可是李长宇对两人之间的斗争没有任何兴趣,党政之间的矛盾普遍存在,这就如同婆婆和儿媳,天生的矛盾体,所bú同的是,引起后者矛盾的主要原因是儿子,而前者的原因是权力

  张扬来到李长宇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看报纸,让张扬好奇的是,李长宇居-然戴上了老花镜

  ★看到张扬进来,李长宇除下眼镜,揉了揉鼻梁,向张扬笑了笑道:“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看我?”

  张扬道:“刚去左市长那里讨债,路过你办公室所以顺便过来看李长宇指了指对面示意张扬坐下张扬望了望桌上的老花★kàndàozhāngyángjìnlái,lǐzhǎngyǔchúxiàyǎnjìng,róuleróubíliáng,xiàngzhāngyángxiàolexiàodào:“jīntiānzěnmeyǒukōngguòláikànwǒ?”

  zhāngyángdào:“gāngqùzuǒshìzhǎngnàlǐtǎozhài,lùguònǐbàngōngshìsuǒyǐshùnbiànguòláikànlǐzhǎngyǔzhǐlezhǐduìmiànshìyìzhāngyángzuòxiàzhāngyángwànglewàngzhuōshàngdelǎohuā镜道:“什么时候把老花镜给武装上了?李长宇道:“眼花了,运人上了年纪,bú服老是bú行的”张扬笑道:“三十八花一花,花也是正常的”李长宇听出这句话含义复杂,bú禁笑道:“我早就过了那个年纪

  了”bú由得想起自己和张扬当初相识的情景,如果bú是因为他在春水河边和葛春丽情难自禁,也bú会中了马上风,bú会遇到张扬,想bú到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张扬已经由当初那个青涩的卫校实习生,摇身一变成为了丰泽市副市长,现在被杜天野委以重任,负责江城jīchǎng的组织筹建工作自己的命运几经坎坷,如今依然是江城常务副市长最近他能够感觉到杜天野在有意识的加强他的权力,将bú少重要的工作交给他,李长宇也明白杜天野这样做的日的,是为了用自己去制衡左援朝李长宇和左援朝之间曾经有过一chǎng激烈的斗争,那时候两人都是江城副市长,为了争夺江城市长的位置,两人各显其能,最终还是李长宇棋差一招,以左援朝的胜出告终现在的李长宇早已阅尽人闻风浪,他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也明白自己应该怎样去做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尽量bú去掺和别人的政治斗争

  李长宇笑道:“怎样?讨债结果如何?”

  张扬叹了口气道:“杜书记总共给了我一百万,到财政局那里,庞彬还给的bú利索,五十万到账,五十万扣着,麻痹的,什么东西?依着我过去的脾气,我早就去揍这个王八蛋

  李长宇道:“你也是一个副处级干部L,别张口闭口都是粗话,让人听到成何体统?”

  张扬道:“气人啊!我刚去找了左市长,我跟他明说了,要是庞彬再敢刁难我,休怪我翻脸bú认人,bú过左市长还算明智,当chǎng就答应剩下的五十万马上划给我,另外又给了五☆十万,算是市政府方面对jīchǎng工程的支持”

  李长宇笑道:“一百五十万了,虽然和整个jīchǎng浩大的工程来比只bú过是杯水车薪,bú过聊胜于无”

  张扬道:“市里的财政情况真■这么紧张吗?”

  李长宇道:“开发区有很多项目同时上马,城区道路分批改造,火车站改建,哪个项目bú要钱?单指望市政拨款是bú可能的”

  张扬道:“咱们上这么大的工程,国家也得给各,平海也得表示

  李长宇道:“你放心,只要是上头能够争取下来的,肯定会把钱都给你,jīchǎng工程是咱们近五年内最重要的一项政府工程,杜书记和所有常委都很重视”

  张扬道:“初期启动应该没多大的问题,毕竟有银行的2s个亿垫底,我就怕后续资金会出问题,现在正在想方设法筹集多的资金注入呢”

  李长宇道:“张扬,杜书记把这么重要的工程交给了你,是看重你的能力,你务必要谨慎对待,jīchǎng项目bú容有shī,千万要记住我的这句话”

  张扬笑道:“您bú说我也明白,江城上上下下全都盯着我呢,多数人都认为我得了一个肥缺,可谁知道我的苦楚,李叔,你说是bú是很多人都巴结我倒霉啊?”

  李长宇呵呵笑道:“别管别人想什么,做好你自己,把自己应该负责的工作做好,承担起你应付的责任,其他的都bú重要,别人愿意怎么说是他们的事,别人愿意怎么斗,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整天把精力投入到政治斗争,尔虞我诈中,你哪还有时间去做事?”李长宇的这句话像是他此时心态的写照

  张扬道:“我听说最早左市长提议肖鸣担任我的职位”

  李长宇道:“这都是小事,跟你的关系并bú大,仕途和我们走的道路一样,每走一段距离就会遇到分岔口,你要是每个分岔口都犹豫,都纠结一番的话,你前进的度bú可能加快,只有认清主干道,把握大势,你才能少犯错误,顺利的走下去”

  张扬道:“什么是主干道?”

  李长宇微笑道:“亏你还员,坚持社会主义

  道路是主干道,坚持**的领导就是大势,做到这两点你就会少犯错诣”

  张扬啧啧有声道:“李叔,我发现你最近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我哪儿改委了?”张扬道:“变高深了,你现在的低调该bú是为了厚积薄发?”

  李长宇哈哈笑道:“记得安老生前说过一句话,别管做多大的官,要看你做多大的事,我在现在这个年纪就已经做到了江城常务副市长的位置,我没什么bú满足的地方,谈bú到遗憾,想要做到以后也没有逍憾,我就得老老实实在这儿站着,盯着我脚下的这片地方,看看我能做什么?看看我能做而没去做的是什么!

  张扬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李长宇道:“你应该做的就chǎng,做好这个项目就是你的本分!”

  张扬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您这么一讲,我心里的疙瘩都解开了”

  李长宇笑道:“少拍马层,我可没这◇么高明”他点燃一支香烟,拿起火jī,忽然想起这火jī还是张扬送给他的呢,笑道:“火jībú错!”

  张扬道:“要是喜欢,以后我多送你几个”

  李长宇道:“要这么多干嘛?一个人能用多少火□jī?”他抽了口殂,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低声道:“前些夭我去东江出差抽空和小静见了面”

  张扬道:“我这次回来经过东江都没见到她,她和丁斌去黄山旅游了,我妈生病的事情都没告诉她”

  李◆长宇道:“丁斌那个苦期;子太轻浮,我bú喜欢!”

  张扬微微一怔,李长宇身为赵静的干爹自然有权利针对这件事说些什么,bú过李长宇的观点和他相同,张扬叹了口气道:“我也bú喜欢,可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我左右bú了小静的想法,她选择了丁斌,我也bú能强迫两人分手”

  李长宇道:“丁斌的父亲是省政法委书记,他又是老小,从小骄纵惯了,我这次在东江请小静和他吃了顿饭,他给我的感觉bú好”
  张扬道:“具体点!”

  李长宇道:“只是感觉,希望这是我的错觉”

  张扬道:“借他一个胆子他也bú敢对bú起小静,如果让我知道俗做了对bú起我妹的事情,我废了他!”

  李长宇苦笑道:“你啊,真要是这样,就算你废了他,小静能够幸福吗?身为小静的亲哥哥,你应该正确引导她,让她树立正确的感情观,早点成熟起来,而bú是采取极端的方式”

  张扬道:“做思想工作的事情我bú擅长,你来,你是她干爹,你责无旁贷”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等今年中秋,小静回来,我好好和她谈一

  谈

  李长宇的话,让张扬凭空多了件心事,可赵静的感情他是无权过问的,张扬闷★闷bú乐的离开了市委市政府大楼,在停车chǎng遇到了副市长肖鸣

  肖鸣和张扬的私交过去一直都还可以,可自从肖鸣倒向左援朝、赵洋林集团之后,张扬和他之间的关系也变得生疏了许多,常言道:道bú同◎mènbúlèdelíkāileshìwěishìzhèngfǔdàlóu,zàitíngchēchǎngyùdàolefùshìzhǎngxiāomíng

  xiāomínghézhāngyángdesījiāoguòqùyīzhídōuháikěyǐ,kězìcóngxiāomíngdǎoxiàngzuǒyuáncháo、zhàoyánglínjítuánzhīhòu,zhāngyánghétāzhījiāndeguānxìyěbiàndéshēngshūlexǔduō,chángyándào:dàobútóngbú相为谋!两人现在的立chǎngbú同,在政治利益上有冲突肖鸣对jīchǎng建设工程是极其渴望的,可他在政治立chǎng上的反复无常得罪了市委书记杜天野,杜天野态度坚决的将他否定,而提出了一个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人选一一张扬张扬只bú过是一个副处级干部,还bú到二十三岁,这样一个年轻人能否负担得起这样浩大的工程?杜天野的强势和坚定在这件事上表现的淋漓尽致,他力排众议,起用赵洋林和张扬这一老一小的组合

  赵洋林在过去曾经是杜夭野的主要反对力量之一,可这次他的态度十分的暧昧,在jīchǎng的事情上表现出足够的配合,这让袁成锡、马益民、左援朝、肖鸣几名常委都感到相当的bú爽,可这些人很快就想通了,赵洋林眼看就要离休了,他的最大心愿就是捧起他的女婿孙东强,让孙东强顺顺利利的上位,而在这件事上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就是杜天野让张扬担任jīchǎng建设现chǎng指挥,是杜夭野保住个人政绩○的重要砝码,于是杜天野这个江城一把手和赵洋林这个政治上的老油条,心领神会的取得了默契,他们虽然都没有挑明,可迳件事上无疑是一种政治利盏的交换

  肖鸣是所有人中最郁闷的一个,他认为自己被出卖了,□赵洋林利用了自己,现在又抛开了自己,一个联盟最重要的是团结,而赵洋林这个老油条,联盟的发起和组织者,最先选择了脱离联盟之外肖鸣感觉很窝囊,他还没有获得想要的政治利益,他付出了bú少,可是还没有获得回报,现在所收获的只是几个政治上强有力的对手

  肖呜和张扬之间并没有什么直接的矛盾,他笑着向张扬走了过去:“张老弟,最近都没见过你,”

  张扬假惺惺的笑着:“忙!市里给我压了这么一副重担,作为一个年轻干部,我的压力很大!”

  先四千,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