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出尔反尔】(下)


  张扬来到谢君绰面前,发现她正揉着手腕,却是在刚才和村民的冲突中手腕扭伤了,张扬道:“把手给我!”

  谢君绰将手递到他面前,张扬一手握住她的纤手,一手揉捏着她的手腕,在她的穴位处揉捏了□几下,谢君绰顿时感到疼痛全消,她欣喜道:“谢谢!”此时方才意识到周围不少民工都看着他们,慌忙将手从张扬掌心中轴了出来可她马上又觉着自己的动作有些失礼,歉然道:“对不起……我……”

  张扬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他微笑道:“没事就好!”目光在工dì现场环视了一周-道:“损失严不严重?”

  谢君绰道:“我们有院墙,守住大门没让这些村民冲进来,不然损失就大了”她心有余悸道:“梁家坪是武术之乡,◎据说这个村子里男女老少全都会武,高手无数”

  张扬听她说得有趣,不禁笑了起来,高手无数?他在江城还从未遭遇过什么真正的高手,想到这件事张扬不由得联想起一个人,江城形意拳协会的主席梁百川,梁家坪的党支书叫梁百山,这应该不是巧合,说不定两人有亲戚

  张扬正琢磨着呢,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和公安局副局长丘金柱一起来到他的面前,张扬微笑道:“陈市长谈得怎么样?”

  陈家年道:“跟村支书说了,让他扪村里选几个人谈判,有什么条件直接对话”

  张扬点了点头,他心里对这些出尔反尔的村民是有些反感的,可机场项目不是短期内就能够一蹴而就的,必须要协调好和当dì村民之间的关系张扬道:“那就谈,我也想听听他们到底想提什么条件?”

  半个小时后就在工dì已经搭好的临时指挥部内开始了双方会谈,代表机场建设指挥部出面的是张扬、陈家年、丘金柱、周志国四人,代表梁家坪出面的是村支书梁百山和其他四名村民代表

  张扬让陈家年坐在主位上,他没打算多说话,开始的时候只想当一个旁听者

  陈家年和张扬谦让了一会儿,还是坐下了,面对梁家坪方面的代表,陈家年的表现还是很和蔼的,微笑送:大家都来了,今天把大家叫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找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求同存异,争取照顾到梁家坪村民们最大的利益”

  梁百山没说话,一旁的老头是他的三叔梁qiān焕,也是梁家坪几名德高望重的长者之一,过去曾经上过几天私塾,肚子里有点墨水,年轻时候武功也相当了得,算得上是文武双修

  梁qiān焕道:“政府想用dì,我们不反对,可是你们给的条件实在太苛刻了,这根本就是欺负我们老百姓,不公平,我们不服”

  陈家年道:“怎么不公平了?你说的具体点”

  梁qiān焕-道:“首先要刨我们的祖坟就是不能忍的事情,如果任由你们刨了我们的祖坟,我们这些梁氏的后代子孙就是不孝,百年之后,我们有何面目去见先人”

  陈家年耐心解释道:“你们的理解有些错误,我们并不是要刨你们的祖坟,是要迁坟”

  梁qiān焕道:“还不是一样,我们的先人都埋在这片土dì上,他们的血肉都已经●渗透到梁家坪的土dì中,他们的英灵保佑着我们,除非把整个梁家坪原封不动的迁走,都会惊扰到我们的祖宗”

  周志国道:“市里给出的条件很优厚,专门给你们画了一块dì作为迁坟处,还免费给你们修建安置■房,土dì一分不少的给你们,而且还给络们的土dì要比梁家坪肥沃的多,在拆迁期间按照时间补贴拆迁费,这还不行啊?”

  另外一位梁姓老者道:“钱不算什么?我们梁氏子孙自古以来就修炼武功,梁家坪号称武术之乡,习武之人,最讲究忠义,历朝历代我们出了多少英雄义士,日本鬼子我打过,解放战争我参加过,我立国战功,论到爱国,我比你们这些年轻干部都强,爱国不是用嘀说的,是要看实际表现的”

  张扬悄悄合身边的周志国打听,周志国低声告诉张扬,这位是梁qiān里,丰泽有名的老革命,过去的确是铁骨铮铮的硬汉

  张扬开始意识到梁家坪这块骨头不好啃了,心中不由得埋怨,这机场选址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干的?居然逸到了武术之乡,丰泽向来都以彪悍的民风而闻名,这梁家坪却是丰泽最硬气的dì方

  陈家年相信臬能克刚,越是至刚至强就越需要至亲至韧的方法应对,陈家年笑道:“习武健身,保家爱国,战争年代,爱国的表现方式就是去痛击敌人保卫家园,可和平年代,对待自己人可不能用武力解决问题,你们反映的问题的确都很有道理,其实政府方面在动迁之前就针对你们所说的这些事做出了周详的考虑,当然,具体工作的实施过程中,肯定会有照顾不到的dì方,但是我相信政府所提出的拆迁政策是照顾到梁家坪广大村民利益的”

  梁qiān里哼了一声道:“我生于梁家坪,埋也要埋在梁家坪”

  陈家年道:“梁老爷子,你当年闹革命,打日本鬼子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保家卫国,让家人和乡亲们过上好日子,现在兴建机场是为了丰泽未来的发展,为了江城的发展,机场建成之后,待会极大dì改善周围的环境,只有丰泽发展了,梁家坪才能发展,老百姓才能富裕,您当过兵,应该知道个人利益要服从国家利益当年您为了创建中国,牺牲生命在所不惜,现在为了国家的发展,牺牲点个人利益又算得上什么?”

  梁qiān里不说话了,他说不出话来,陈家年的这番话很在理梁qiān焕道:“可政府也不能就这样让我们走?”周志国道:“当初拆迁协议你们村可是已经签字了啊

  梁百山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当初在拆迁同意书上签字的是他,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们的确是出尔反尔

  梁qiān焕道:“那是百山被你们蒙蔽了,你们想建机场,想利用梁家坪的dì赚大钱,你们政府吃肉总得让我们老百姓喝口汤,这样,全部把我们梁家坪的老百姓办成农转非,等机场建成之后,我们全都去机场工作”

  官方的这帮代表听到这句话全都愣了,陈家年向张扬看了看,梁qiān焕的想法也忒过分了,梁家坪qiān把口子人,全都办成机场的正式工,他们当机场是收容所啊!

  张扬望着梁qiān□焕道:“老爷子,你觉着梁家坪是谁的?”梁qiān焕理直气壮道:“是我们梁家坪qiān把口子人的!”

  张扬摇了摇头道:“你脚下的每一寸土dì都是国家的,包括梁家坪在内,现在我们代表国家在跟你们□谈判,其实这种谈判根本没有必要

  梁qiān焕怒道:“我们是国家的主人,国家的就是我们的”

  张扬不无嘲讽道:“你要是有机会站到**上,这话你冲着全国

  人民喊!”

  梁qiān焕一张老脸涨红了:“你市长咋dì,也不能不讲道理,埋汰人是不?我要是真有机会站在**上,我绝对敢这么喊!”

  张扬道:“你们梁家坪qiān把口子人,全都要送到机场去工作,你以为机场是什么dì方?随便就能塞人进来工作,就算我答应你们过来工作,你们又能干什么?”

  梁qiān焕一拍大腿道:“我们梁家坪人有的是力气,男的学开飞机,女的当那啥……”

  一直没说话的梁百川低○声补充道:“空姐!梁qiān焕点了点头道:“对,女的当空姐呗!

  别说张扬,连陈家年他们都忍不住乐了,都是被这帮歪搅蛮缠的村民给逗备的,他们也真敢想,要是真这么安排,机场的硬件修建的再好,也没◆shēngbǔchōngdào:“kōngjiě!liángqiānhuàndiǎnlediǎntóudào:“duì,nǚdedāngkōngjiěbei!

  biéshuōzhāngyáng,liánchénjiāniántāmendōurěnbúzhùlèle,dōushìbèizhèbāngwāijiǎománchándecūnmíngěidòubèide,tāmenyězhēngǎnxiǎng,yàoshìzhēnzhèmeānpái,jīchǎngdeyìngjiànxiūjiàndezàihǎo,yěméi人愿意到这儿来坐飞机

  周志国苦笑道:“老人家,你当开飞机很容易啊,那都是要经过专业培训,还要考执照的”

  梁qiān里听不过去了,他不屑道:“开飞机有什么了不起,过去抗日战争的时候,我整天打飞机!”

  一帮人-又乐了

  梁qiān里被他们的笑声激怒了,大声道:“我说的是实话,过去我打过飞机,就算现在,我一样打飞机,别看我老了,我打飞机的水平比你们都高!”

  张大官人奉承道:“您老七十多年的打飞机经验,我们比不上,比不上啊!”这厮的这句话可不够厚道

  陈家年笑得气都岔了,这些话他们觉着可乐,可这帮老百姓却被笑得莫名其妙,梁qiān里瞪大7眼睛,心说自己说错什么了?这帮混小子笑什么?

  张扬道:“这样,我是机场建设项日现场指挥,我负责这边的事情,我可以答应,等建设工程正式开展之后,我可以优先考虑从你们村里招收一批建筑工人,至于机场建成后的事情我不可能答应,还有,既然你们都提到了精神损失这一层面,考虑到你们的感受,每家每户,我们在原有的基础上追加补贴五百元,其他的维持不变,你们看怎么样?如果同意,我马上让人起草合约书,咱们签字画押,这次要你们每家每户都要在上面签字”

  梁qiān焕摇了摇头道:“不行,五百块太少了,每户得五qiān块!”

  张大官人脸上的笑容陡然收敛:“老爷子,你想趁火打劫啊!”

  梁qiān焕道:“你别吓唬我,梁家坪的人只认理字,无论你多大的官,站不住理,我们一样不服!”

  梁qiān里道:“自古以来我们梁家坪的人只服两样东西,一是道理,而是拳头,要么你能够说出让我们服气的道理,要么你能够证明自己的拳头比我们硬,否则你没资格跟我们提条件!”

  陈家年磕了皱眉头,想不到这件事终究还是陷入了僵局之中

  周志国向梁家坪党支书梁百山使眼色,示意他出面说话,化解眼前的僵局,在周志国看来,市里已经做出了相当的让步,可梁家坪人还不满足,并没有收手的意思梁百山这几个代表选得好,全都是有老又硬的角色,真是不好对付政府这边的官大,可人家那边年龄大,官威很多时候对老年人起不到■作用,何况梁qiān里这种见惯枪林弹雨的老草命

  梁百山不说话

  张扬却笑道:“这位老爷子,你们村到底谁说了算?是梁支书还是您?”

  梁qiān里还没说话呢,梁百山已经抢先答道○:“当然是我大伯说了算!”

  梁qiān里没否认,显然已经默认了梁百山的说辞

  张扬道:“老爷子德高望重,又是革命前辈,相信你说的话应该算

  数

  梁qiān里大声道:“我梁qiān里说出一句话dì上砸出一个坑!”老爷子最反感的就是别人质疑他的诚信

  张扬微笑道:“那就好,您老肯定不服我,我跟您说不通理儿,又不好跟您比拳头,不是怕您,主要考虑您老年纪大了,辈分又在那儿搁着,我得尊敬您”

  梁qiān里气得胡子撅撅的,他大声道:“不用尊敬,我年纪虽然大了,可对付三五个你这样的年轻人根本不在话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