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各显神通】


  宋怀明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前,秘书钟培元走了出来,低声道:“宋省长,南锡市副市长常凌空来了,我让他在休息室等着呢”

  宋怀明点了点头,不用问常凌空是过来做自己的思想工作的,江城和南锡之间的竞争已经渐趋白热化,两个城市的领导都在争取获得省里最大力度的财政支援比较起来,江城这方面远不如南锡做得到位,南锡市几位领导最近先后造访省领导,几乎拜访了每一位省委常委,而江城方面除了市长左援朝过来打了个圉,现在只有张扬这个副处级别的半吊子官员过来争取财政支持了

  宋怀明道:“让他十分钟后过来!”

  这十分钟的时间宋怀明是留给自己休息一下,冷静一下的,同时这十分钟也是对下级官员的一★场考验,官员考虑的问题往往比普通rén要多一些,这十分钟已经足够他们去想像,他们会从各个方面考虑和揣摩领导的心态,想多了就容易犯错误

  常凌空是宋怀明欣赏的少壮派官员之一,他在十分钟后准时进入▲了宋怀明的办公室,微笑道:“宋省长,希望我的来访没有打扰到您的工作”

  宋怀明笑道:“我的工作就是准备随时接待你们的来访”他指了指沙发道:“坐!”

  常凌空坐下,宋怀明也起身来到他身旁的沙发坐了下去;“jīn天来找我为了什么事?”

  常凌空也没有隐瞒自己酋来的目的,他把早已准备hǎo的计划书放在宋怀明面前:“宋省长,这是我们关于南锡深水港的计划书”

  宋怀明笑道:“我都看过了!

  常凌空道:“过去的计划书并不完善,这次是最为周全的,以后我们还会不停的完善”

  宋怀明道:“我相信你们南锡这届领导班子的能力,相信你们一定可以将深水港项目成功的建设起来”

  常凌空道:“希望省里能够给我们大力的支持,南锡深水港项导意义深远,一旦深水港建成,将会对平海东南部经济发展造成长远的影响

  宋怀明道:“放心,省里一定会给予你们最大的支持”这句话是官话,并无实质性内容

  常凌空道:“宋省长,深水港工程启动需要大笔的资金……

  宋怀明打断常凌空的话道:“我知道,最近各地市都来省里要钱要政策,政策我们可以给,可财政不能仑啪望省里,刚才江城方面来rén,我也是这么说,省里会给予你们财政拨款,可你们也不能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省里”

  常凌空道:“宋省长,省里定下了五年重点工程,南锡深水港和江城机场都在其中,我们希望省里能够切实的考虑到投入的回报和以后的经济发展前景,在财政方面有所侧重”

  宋怀明哈哈笑道:“你们这些rén啊,一个个都想找省里要钱,一个个都害怕别rén比自己拿得多?我想问问你们这些市级干部,建深水港,建机场都指望着省里拿钱,要你们干什么?”

  常凌空被宋怀明问得十分尴尬,他低声道:“宋省长,我们也在努力筹集资金,目前已经达成了许多协议,尽可能的减少省里的负担,减少国家的负担”

  宋怀明道:“你现在来到这里,代表的是南锡的利益,而我坐在这个位置上,必须考虑到的是整个平海的利益,我不可能把有限的资金全都投入到深水港,,也不可能全都投入到机场项目中去,我们这些rén必须考虑到如何□分配资金,才能起到最大的作用,才能给你们最大的帮助,凌空,等你将来到了我的位置,你就会明白,有些事并不hǎo处理

  常凌空道:“我知道这次的事情给领导们添麻烦了,可是南锡的发展正处在关键的时刻▲,这次深水港工程是我们腾飞的最hǎo机会”

  宋怀明微笑道:“在我看来,平海是一个整体,任何一个部位配合不hǎo,就腾飞不起来,我要的不是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地区的腾飞,我需要的是平海经济的整体腾○飞!”

  常凌空忙于做省长思想工作工作的时候,张扬也没闲着,这厮有一个hǎo处就是对待工作认真负责,答应别rén的事情就一定要做hǎo「他去省委书记办公室等着了,乔振梁的秘书也认识张扬,知道这□○小子不hǎo应付,只能让他在休息室里等着

  乔振梁乔完会回来的时候,秘书通报了情况,乔振梁很愉快的点了点头道:“让他进来,我正想见他呢!”

  张扬这次来不是空手,他带了一串沉香木的佛珠■,都是经南林寺高僧开过光的,其实他车里备了不少这类佛教用品,都是三宝和尚送给他的,他听乔梦妓说jīn天是她母亲孟传美的生日,所以留了个心眼,孟传美信佛,送给她佛珠算得上是投其所hǎo送礼不在乎珍贵与否,而在于你送的对不对rén家的脾胃

  在送礼上张大官rén已经有了一定的修为

  乔振梁看到那串佛珠,笑着收下了,他指着张扬道:“你这样可不hǎo,公然向我行贿!”

  张扬道:“乔书记,我可不是巴结你,我听说jīn天是伯母的生日,所以特地准备了这串佛珠,南林寺高僧开光的,沐浴过佛珠舍利的佛光,很难得!”

  乔振梁道:“下不为例啊!这样的行为可不hǎo!

  张扬■笑道:“您要是非要把我这算成是行贿我也没辙,那我上次帮您写侠客行,就算是你索贿!”

  乔振梁哈哈大笑,张扬这么说话他反倒觉着亲切,他把佛珠收hǎo:“你跑到东江来是不是有什么日的?

  ▲张大官rén开门见山道:“找乔书记要钱来

  了

  乔振梁道:“我管党政工作,你想要钱应该去找你的未来岳父大

  张扬笑道:“乔书记,您这是推卸责任,谁不知道你是咱们平海的总瓢把子!”

  这句话要是别rén说出来乔振梁指不定要生气,可张扬说出来,乔振梁却忍不住笑:“你这小子,当我们都成绿林hǎo汉了?”

  张扬道:“乔书记,我这点小九九您心里都清楚,所以我也就不多说了,江城市领导把机场项日交给我负责,我就得把这个历史任务圆满完成我决心很大,勇鸟也很大,可兜里没钱,多少有点底气不足

  乔振梁道:“张扬啊,刚才的常委会上,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你放心,省里会根据情况给予你们一定额度的财政拨款的官话,这种冠冕堂皇的官话谁都会说

  张扬当然能够听出来这句话的可信程度有多少,乔振梁这句话十有在敷衍自己,一定额度是多少?张扬道:“乔书记,修建机场是◎政府形象工程,虽然有许多投资商都表现出强烈的投资愿望,我们江城方面始终保持着审慎对待的态度”

  乔振梁道:“吸引外部投资是hǎo事,不要什么都指望国家”

  张扬道:“在国家的地盘上修建●◎政府形象工程,虽然有许多投资商都表现出强烈的投资愿望,我们江城方面始终保持着审慎对待的态度”

  乔振梁道:“吸引外部投资是hǎzhèngfǔxíngxiànggōngchéng,suīrányǒuxǔduōtóuzīshāngdōubiǎoxiànchūqiánglièdetóuzīyuànwàng,wǒmenjiāngchéngfāngmiànshǐzhōngbǎochízheshěnshènduìdàidetàidù”

  qiáozhènliángdào:“xīyǐnwàibùtóuzīshìhǎoshì,búyàoshímedōuzhǐwàngguójiā”

  zhāngyángdào:“zàiguójiādedìpánshàngxiūjiàn★机场,机场也是国家的,凭啥不能战国家要钸呢?”

  乔振梁笑了起来,他看了看时间,起身道:“我十一还有个会,咱们改日再聊”

  张扬跟着乔振梁走出门去:“乔书记,您可得把我们的事儿放在心上▲啊!”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放心,我会重视这件事的”

  张扬望着乔振梁远去的背影,不由得摇了摇头,乔振梁从头到尾也没答应他什么,看来从省里要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尽rén事听天命
◎   张扬离开省委省政府办公大楼的时候,在电梯内遇到了常凌空,两rén对在运儿遇到都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奇,彼此笑了笑,走出电梯后,他们方才相互握了握手,常凌空笑道:“你来东江做什么?

  张扬的□回答简洁而有力:“要谶!你呢?”常凌空笑道:“也是要钱!”两rén同时笑了起来张扬道:“结果怎么样?”

  常凌空摇了摇头,表示不甚理想,张扬叹了口气道:“都差不多,想从省里弄点钌出来也不容易”两rén都明白现在他们正处在竞争的立场上,可谁也没把工作上的事情牵涉到生活中来,常凌空看了看时间道:“快中午了,一起吃饭”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请你,咱们去望江楼,我哥们开得酒店,说hǎo了■中午给我接风”

  常凌空笑道:“那多不hǎo意思”

  张扬道:“咱们就别这么客气了,我也想找个rénhǎohǎo喝几杯,走

  袁波昝从接手望江楼,这里的生意就蒸蒸日上,如jīn○袁波已经开了四家分店,不过生意最hǎo的还要数望江楼根店

  常凌空是第一次到望江楼来,袁波听张扬介绍完常凌空的身份之后,也是十分的热情,邀请他们来到阅江阁就坐,陈绍斌和丁兆勇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了,他们的年龄相差本来都不大,很容易就熟忌了起来,陈绍斌和丁兆勇都是官家子弟和常凌空也容易沟通

  张扬看到梁成龙没来,不禁有些hǎo奇道:“梁成龙呢?”

  袁波道:“他在南锡呢,说是考察深水港项目,估计是想去投

  张扬笑道:“他jīn年摊子银的倒是挺大”

  陈绍斌道:“他跑到了南锡,可南锡常市长却来到了东江,他要是知道这件事只怕悔得肠子都青了”

  在场rén都●笑了起来

  常凌空道:“政府工程全都公开招标,力求做到公开化透明化,每一位有实力的投资商和建筑商都可以入围,在理论上也存在胜出的希望

  陈绍臧道:“听常市长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赶明也去◇凑个热闹

  常凌空笑道:“我们南锡欢迎任何有意投资的朋友”说完这句话他向张扬看了看,歉然一笑道:“张市长,我jīn天是不是有些喧宾夺主了?”

  张扬笑道:“咱俩是hǎo朋友,谶投给谁还不是一样,总之跑不出平海,领导们都说了,要是共同富裕的道路,咱们就应该携起手来共同富裕

  常凌空笑道:“说得hǎo,为了共同富裕,咱们干一杯!”其实他和张扬都心知肚明,这次省里的财政投入肯定会有所偏颇,还不知最终会(8向哪一家

  众rén喝了三杯酒之后,相互交谈起来,张扬和丁兆勇干了一杯酒,他低声道:“最近丁斌和小静怎么样?”

  丁兆勇道:“挺hǎo的啊,这个月我还给他们两■rén发了一笔奖金,丁斌业务能力比不上赵静,我给赵静开了卸块奖金,在公司也是数得着的”

  张扬笑道:“希望不是冲着我的面子”

  丁兆勇道:“她的确是做生意的hǎo材料,我跟她说了,大学◎毕业之后,哪里都不要去,我给她一个市场部经理的位子坐”

  张扬道:“那丫头也是个容易骄傲自满的主儿,你留意着,千万别把她给惯坏了”

  丁兆勇笑道:“他们两个还算听话,不过我看小斌这小子不是个经商的材料,以后还是老老实实混体制”

  张扬心想就丁斌那摸样也能混体制,可转念一想,rén家的老爹是平海省政法委书记丁菇,峰,给儿子在机关内谋一份职位应该不难

  丁兆勇道:“张扬,你是不是又听外rén说什么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我就是关心他们两个”丁兆勇笑道:“放心,赵静嘴巴很甜,rén又乖巧,我爸妈都挺喜欢她,小斌不敢对不起她”

  陈绍斌一旁道:“你那个妹妹也是聪颖过rén,嘴巴那个厉害,一个暑假帮着兆勇卖了这么多台电脑,公司业务第一,你们老张家真是rén才辈出啊”说完这厮又悟了过来:“咦?怎么你姓张你妹姓赵呢?”

  张扬没hǎo气☆道:“干你屁事啊?”

  袁波笑着打圆场道:“别rén的家事咱不问,来!咱们敬常市长一杯,希望常市长以后来东江的时候,常常光临我的酒店,我是个商rén,可是我相信官气可以带来财运”

  常●凌空笑道:“hǎo,不过我也不能总是白吃你的饭,以后别这么客气了”

  张扬笑道:“袁老板财大气粗,咱扪几顿饭吃不穷他,他就是时代的及时雨,九零年代的孟尝君”

  袁波拱手讨饶道:“口下留情,口下留情,张扬,我请你吃饭,你就别寒碜我了!”

  陈绍斌道:“想让他嘴上积德太难了,认识他这么久你还不了解他,就是一吃饱了打厨子的角色”

  张扬笑道:“陈绍斌,你再攻击我,我把你过去那点破事儿全都说出来”

  陈绍斌道:“看看,看看,他就是这样,兄弟是用来卖的!”

  张扬道:“就络,还左卖不上价!”

  常凌空微笑望着张扬和他的几名sǔn友斗嘴,发现张扬在社◆会交往上的确很有一套,,他能和陈绍斌丁兆勇这种衙内相处融洽,也能让他那个自视甚高悖才傲物的弟弟心甘情愿的为他所用,张扬玩世不恭的外表下肯定藏有非常的智慧

  午饭之后,张扬和常凌空一起前往市政府○一招,巧的很,他们两rén都住在政府一招其他rén各有个的生意要忙活,约hǎo以后有时间再聚

  常凌空这次并不是一个rén过来的,张扬和他之间也因为彼此的竞争关系,心里面都掖着茂着,很多话还是不hǎo说在明面上的

  张扬和常凌空分手后,来到自己的房间,刚刚走入房间内就接到了何长安的电话,原来何长安也在东江,他邀请张扬一起出来坐坐

  张扬想了想,何长安主动找上自己,十有是沉不住气了,查晋北的突然加入打乱了何长安过去的投资计划,如果他继续选择咄咄通rén的态势,只会让查晋北趁虚而入

  张扬却没有跟何长安见面的意思,他只说自己日程排的很满,jīn天还要去拜会几位省领导,恐怕抽不出时间

  何长安听在耳朵里怪在心里,可嘴上却说不出什么,只能微笑道:“既然你忙,那么咱们只有回到江城再见面了”

  张扬听出何长安的不悦,心中不由生出一丝快意,让你丫牛逼,在江城一亩三分地上还轮不到你说话,张大官rén存心要给何长安几卒钉子磁,他微笑道:“我得下周才能回去,等我回江城,咱们找个时间hǎohǎo聊一聊”

  何长安放下电话,脸上的表情虽然风轻云淡,可是如果仔细看,能够看到他眉宇间隐藏的怒气,在何长安的概念里,别rén很少像这样拒绝他,尤其是像张扬这种副处级别的半吊子官员,抛开文家的背景,何长安根本不会将张扬这种小字辈放在眼里,可如jīn,这个小字辈正在故意刁难自己

  他的助理来到务后,小声道:“何先生,您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查到了,jīn晚是乔书记夫rén的生日,他们庆祝的地点是齐云斋,乔夫rén信佛,所以专门订了斋饭晚上六点半,乔书记一家会准时到达那里

  助理道:“已经安排hǎo了!”

  何长安点燃一支雪茄,用力抽了一口,有些心烦意乱的将雪茄随手又摁灭在烟灰缸里,来到窗前望着阴云密布的天空,低声道:“乔瞒举想要投资南锡深水港的事情属实吗?”

  助理道:“他没有那个实力,根据我的了解,是联手加坡的一家风投公司进行这件事

  何长安道:“查清那家风投公司的北京,全方位了解乔鹏举这个

  rén

◇  当天下午,张扬按照既定的计划,拜访了省政法委书记丁菇,峰、省宣传部长陈平潮、省公安厅厅长王伯行,换成别rén想要见其中一个都不是那么简单,可张扬不同,他不但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还是现任省长宋怀明的未●  dāngtiānxiàwǔ,zhāngyángànzhàojìdìngdejìhuá,bàifǎngleshěngzhèngfǎwěishūjìdīnggū,fēng、shěngxuānchuánbùzhǎngchénpíngcháo、shěnggōngāntīngtīngzhǎngwángbóháng,huànchéngbiérénxiǎngyàojiànqízhōngyīgèdōubúshìnàmejiǎndān,kězhāngyángbútóng,tābúdànshìwénfùzǒnglǐdegànérzǐháishìxiànrènshěngzhǎngsònghuáimíngdewèi来女婿,这些rén并不将张扬当成下级官员看待,而是将他当成晚辈,张扬见他们也是为了走走程式,他心里清楚,不可能通过一次见面就能获取这些常委的支持,可rén家南锡方面活动了,他们江城不活动,这就在竞争中○落入了下乘

  只有走出来张扬才能真切感受到平海南北的差距,这种差距不但表现在经纪上也表现在官员的思想觉悟上,rén家南锡搞深水港项目,从上到下全部动作起来了,他们江城搞机场项目,明显心气不齐张●扬甚至怀疑,左援朝前些日子来东江根本是出工不出力

  从王伯行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钟,张扬迎面看到两个rén并肩走了过来,其中一rén他认识,却是南武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赵国强,☆说起赵国强,他和张扬曾

  经有过一段摩擦,他的弟弟赵国渠就是被张扬的吉普车给撞死的,虽然后来顾允知出面为张扬作证,帮助张扬洗清了嫌疑,可是赵国强仍然将张扬视为杀害弟弟的凶手

  赵国强看■到张扬,唇角泛起一丝冷笑,张扬轻易就从他的目光深处捕捉到了那刻骨的仇恨

  两rén走了个对面,想回迫也不hǎo回避,赵国强带着奇怪的笑容向张扬走了过来,他居然主动向辣『扬伸出手去:“张扬,你h◆ǎo!”

  张大官rén胸怀坦荡,他弟弟又不是自己杀的,自己当然没什么hǎo怕,张扬跟他握了握手,感觉到赵国强的手很凉,张扬微笑道:“赵警官什么时候来的东江,有机会一起吃饭

  赵国强道○:“我调来东江工作了,现在在省厅刑侦处任职,对了,忘了给你介绍,这位是我们省厅来的高厅长”

  张扬这才留意到赵国强身边那位中等身材皮肤拗黑的男子,他就是高仲和,来的省公安厅副厅长,就是他的中途杀出,让荣鹏飞提升的希望破灭

  高仲和脸上不苟言笑,加上本来就脸黑,给rén的印象很有距离感,不容易接近

  你!

  张扬还是笑眯眯走号过去:“高厅长,你hǎo,我是张扬!”声仲☆和点了点头,脸上仍然不见任何的笑意:“你hǎo,我听说过张扬笑道:“希望听说的都是hǎo事儿!”

  高仲和道:“hǎo坏参半,相信我们以后少打不了交道!”说完他和赵国强并肩离去

  张扬●咀嚼务高仲和最后这句话,心中感到一阵奇怪,我一个搞经济建设的跟你公安厅的打什么交道?他和高仲和之间没什么测源,不过赵国强的出现却让他心生警惕,他能够感觉到赵国强对自己的仇恨「此rén调来平海,必然是来者不善

  张扬将东江的情况及时通报了dù天野,dù天野听说南锡的动作如此之大也是徽做一怔,蛋糕就这么大,南锡分多一点,他们江城就少了一点,从张扬反馈的情况来看,左援朝前些日子的东江之行并没有起到太hǎo的效果,dù天野对此感到甚为不爽,当天的常委会上,dù天野当着诸多常委的面公开将这个问题抛了出来

  dù天野道:“根据我们日前了解到的情况,多数常委都倾向于将南锡深水港树立为财政扶持的重点,这证明我们的前期工作很不到位

  左援朝皱了皱眉头,他心里最为明白,前些日子他去东江之时,dù天野专门交代他要和省委主要领导多交流,引起他们对江城机场项目的重视,可左援朝除了去见省委书记乔振梁,并没有去拜会其他常委,左援朝对机场工程的态度并不积极,其实最早提出这一项目的是他,dù夭野来到江城之后,将这一想法变成了现实,在这件事上左援朝感觉到很不平衙,他认为dù天野中途劫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政绩现在的左援朝已经将机场项目视为dù天野的个rén政治秀,认为自己在这个项目上的努力只是为他rén做嫁衣裳罢了,所以在这件事上表现出的消极也很正常

  dù天野道:“建设机场不是我dù天野▲一个rén的事情,机场建成,我也从中得不到任何的hǎo处,我希望大家树立正确的思想态度,切实将机场建设当成自己的分内事来做,努力做hǎo这件有益于江城老百姓,有益于子孙后代的大hǎo事”

  左援朝道:“平海的经济南强北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南锡搞深水港项目,我们搞机场项目,省里的财政拨出倾向于谁,不是我们说了算,我这次去东江和乔书记见面的时候,乔书记说,我们这些干部要有大局观,不要用狭隘的地方主义视点看问题,要考虑到怎样才对整个平海的发展为有利,而不是只盯着自己的脚下还是那句话,钱是国家的,我们没有支配权”他说的这番话也是实事求是,不过言语之中暗藏锋芒,明显是对dù天野刚才那番话的回应

  dù天野道:“什么叫大局观?什么叫狭隘的地方主义?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dù天野,觋在是江城市委书记「我看到的是江城这片地方,在顺应国家改革开放大潮的方针下,我脑子里只想着如何让江城的经济发展起来,如何让老百姓切切实实的感受到改草开放的成果,真正改善他们的生活,说我狭隘也罢,缺乏大局观也罢,我认了,南锡的事我管不了,也轮不到我管,我是江城的父母官,我的责任是要让江城发展起来!”他的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组织部长徐彪第一个鼓起掌来,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也鼓掌,甚至连rén大主任赵洋林也鼓起掌来,在他们的带动下几乎所有常委都鼓掌,当然其中如马益民、袁成锡之流是不想鼓掌的,可他们不敢不敌字,要是不鼓掌目标太突出,害怕被市委书记惦记

  左援朝没鼓掌,dù天野的这番话等于当众给了他一个耳光,他再跟着鼓掌的话,等于连自尊都不要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走向了dù天野的对立面,想要回头已经不可能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