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峰回路转】(下)


  第四百五十一章【峰回路转】下

  谁都zhī道食堂招标是噱头,是张扬用lái掩饰尴尬的一块遮羞布,文字记者们已经在下面飞快的开始酝酿闻稿了,投资商退出,建筑承包商退出,江城的这次竞标会失败,失败之极

  机场工地食堂招标最终以耿六的胜出而结束,苏红原本就对此没有太多的兴趣,单单是江城的几家店已经让她忙不过lái了,她之所以参加竞标那全都是为了给张扬捧场

  赵洋林也明白▲这个工地食堂的招标只能起到缓冲作用,以后说出去只会贻xiào大方,可他也没有什么主意,第二次低声向张扬道:“差不多就结束”

  就在张大官人考虑要用什么方式lái中断这次竞标的时候,看到市委书记☆zhègègōngdìshítángdezhāobiāozhīnéngqǐdàohuǎnchōngzuòyòng,yǐhòushuōchūqùzhīhuìyíxiàodàfāng,kětāyěméiyǒushímezhǔyì,dìèrcìdīshēngxiàngzhāngyángdào:“chàbúduōjiùjiéshù”

  jiùzàizhāngdàguānrénkǎolǜyàoyòngshímefāngshìláizhōngduànzhècìjìngbiāodeshíhòu,kàndàoshìwěishūjì杜天野又回到了会场张扬本以为他会情绪低落,却想不到他的脸上居然是满面春风

  张扬声道:“回lái的不是时候啊”

  杜天野把huà筒移到唇边,xiào着宣布道:“我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

  所有记者都竖起耳朵,今天都惨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好消息可以宣布呢?杜天野铿锵有力的说道:“我刚刚接到省里的通zhī,省领导们做出明确批示,重点支持江城机场建设,省常委们经过讨论,考虑到江城目前的状况,决定从省财政拨出五亿人民币重点支持江城机场的建设工作”杜天野的huà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现场一片哗然

  短时间内变化太快了,别说记者们接受不了,就是张扬也整不明白了,搞什么?省◎里不是重点支持南锡深水港吗?怎么会又突然支持起了江城机场建设?难道老杜受的刺激太大,当众说起了谎huà?转念一想不可能啊,杜天野这个人做事从lái都很认zhēn,很少说谎,再说了他编这么大的谎huà,★◎里不是重点支持南锡深水港吗?怎么会又突然支持起了江城机场建设?难道老杜受的刺激太大,当众说起了谎hulǐbúshìzhòngdiǎnzhīchínánxīshēnshuǐgǎngma?zěnmehuìyòutūránzhīchíqǐlejiāngchéngjīchǎngjiànshè?nándàolǎodùshòudecìjītàidà,dāngzhòngshuōqǐlehuǎnghuà?zhuǎnniànyīxiǎngbúkěnéngā,dùtiānyězhègèrénzuòshìcóngláidōuhěnrènzhēn,hěnshǎoshuōhuǎng,zàishuōletābiānzhèmedàdehuǎnghuà,肯定会被别人戳穿啊

  张扬道:“zhēn的?”

  杜天野点了点头,xiào逐颜开的站起身道:“鉴于政策的突然变化,我正式宣布今天的招标会暂时延后,具体时间,等待通zhī”

  记▲者们一窝蜂想要冲上lái采访,张大官人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在桌子上重重拍了一下道:“干什么,干什么?记者招待会不是开过了吗?该你们问的时候不问,不该你们问得时候又拥上lái了,想采访?等下次招标会”

  负责当天会场秩序的杜宇峰率领警察走了过lái,张扬道:“杜队,你lái得正好,谁要是敢扰乱社会秩序,就把谁给抓起lái”他拍了拍常凌峰的肩膀:“这里交给你了”说完他就跟着杜天野的脚步追了上去

  杜天野出门后上了早就在那里等着他的红旗车,张扬拉开车门毫不客气的坐了进去,秘:“下车,我得去开常委会”

  张扬道:“zhēn的?”

  杜天野xiào道:“我像是开玩xiào的人吗?”

  “五个亿?”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省常委会上已经确定下lái的事情,是由乔书记提议并一手拍板定案的”

  张大官人愣了,他这会儿是zhēn想不明白了,在他看lái,乔振梁是铁了心要支持南锡深水港建设的,可怎么突然之间又变成了力顶他们江城机场建设,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

  杜天野道:“下车,我zhēn有事儿”

  张扬这才浑浑噩噩的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他想不明白,甚至无法相信省里给了五个亿的事实,他们争取了这么久,省里始终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可就在他们机场项目陷入困境的时候,这五亿说lái就lái了

  张扬一边慢慢消化着这个消息,一边往回走,他刚才看到顾明健了,这子不会平白无故的到这里lái的,顾佳彤十有**和他一起过lái了

  张扬正寻找顾明健的时候,电huà响起lái了,打lái电huà的是乔梦媛,张扬不等她说huà就急匆匆的问道:“梦媛,刚听说省里给我们江城拨了五个亿,zhēn的假的?”

  乔梦媛xiào道:“我打电huà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我还是听我爸说的呢,zhēn的,他让我转告你,一定要好好干,省里会全力支持江城机场的建设工作”

  张扬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了:“谢谢爸……不,谢谢你爸,帮我谢谢你爸”

  乔梦媛格格xiào了起lái:“行了,你有机会当面去谢他,总之少在背后说他坏huà就行”

  张扬慌忙表白道:“借我一胆子我也不敢啊”

  结束了和乔梦媛的电huà,张扬重lái到竞标会场,现人们都已经散去了,杜宇峰见到张扬回lái,迎上去道:“我让人把那帮记者全都轰走了,除了会添乱,制造事端,他们能给改革大业帮上什么忙?”

  张大官人因为那五个亿的工程心情好了许多,他微xiào道:“看到顾明健没有?”

  杜宇峰摇了摇头:“我哪注意那种事,倒是看到常凌峰和那个日本一起去了停车场”

  张扬也向停车场走去,外面还有几名记者滞留在那里,看到张扬出lái,他们又想凑上lái,张大官人紧握双拳,手指骨节爆竹般噼啪作响,吓得几名记者慌忙又退了回去,这厮的暴力倾向是众所周zhī的,要是不心触及了他的逆鳞,搞不好是要挨揍的

  张扬四处张望都没有看到顾明健的身影,只能走向自己的皮卡车,lái到皮卡车前,却现顾明健靠在他的车门上等他

  张扬xiào道:“神出鬼没啊,重获生之后果然脱胎换骨”

  顾明健脸上一热,他和张扬曾经亲密无间,后lái又因为种种变故而成为陌路,在他几乎濒临绝境的时候,又是张扬不计前嫌为他洗刷冤情,昔日的那段冤仇早已云淡风轻,顾明健正不zhī如何开口的时候,张扬握住他的手,给了他一个有力热情的拥抱:“明健,欢迎回lái”然后拍了拍顾明健的肩膀,望着这位舅子褪去青涩的面庞,微xiào道:“上车,我给你接风洗尘”

  顾明健xiào道:“我爸和我姐都lái了,现在正在江城制药厂等着呢,是我爸让我过lái看看情况”

  想起顾佳彤,张扬心头一热,他点了点头道:“我们这就过去”

  卸去省委书记重担的顾允zhī,如今穿着深蓝色的T恤,灰色西裤,xiào起lái一团和气,从他身上几乎找不到昔日的霸道和威严,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平凡的长者

  顾佳彤挽着父亲的手臂,正在给他介绍江城制药厂的状况,刚刚从医院回lái的常海天也在一旁陪同

  顾允zhī听着他们的介绍,满意的点头

  常海天道:“顾书记,今年我们的毛利润应该能够达到五千万”

  顾允zhīxiào道:“我已经不做书记了,常,你还是叫我顾伯伯顺耳一些”他的huà音刚落,就听到身后响起张扬洪亮的声音:“顾书记您zhēnlái了”

  顾允zhī转过身去,微xiào望着张扬:“看lái我还得重复一遍,我已经离休了”

  张扬道:“在我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个顾书记”

  顾允zhīxiào了起lái,这子拍马屁从lái都不懂得含蓄二字,他xiào骂道:“扯淡”

  顾佳彤也是xiào靥如花,一双春水般的明眸和张扬的双目接触在一起,目光顿时有些胶着,好在他们都学会了理性的控制自己

  张扬的注意力集中在顾允zhī的身上,恭敬道:“顾书记,您既然离休了,估计招待您的费用就不能报销了,那啥,我lái,您在江城的衣食住行我全都由我lái”

  顾允zhīxiào道:“我不给你机会,佳彤,你是资本家,你lái”

  顾佳彤微xiào道:“已经让食堂安排了”

  顾允zhī看到时间已经不早了,挥了挥手道:“先吃饭,边吃边谈”

  几个人簇拥着顾允zhī走向餐厅,顾允zhī又找到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是被人簇拥在中心的感觉,不过这次并非是他的权势将这帮年轻人凝聚在自己身边,而是他的年龄,老了顾允zhī暗自感叹道

  饭桌上的huà题自然而然的围绕今天的招标会举行,张扬在顾允zhī面前没什么需要隐瞒的,他讲述的险象环生,说到省里在最后关头划拨了五亿元人民币给江城建设机场的时候,顾允zhī眉头皱了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很快就舒展开lái,他微xiào道:“振梁同志还是很有魄力的”

  张扬道:“我怎么都想不通,当初我去平海,求爷爷告奶奶,几乎每位常委那里我都做过工作了,除了宋省长之外,几乎没人看好我们机场建设工作,在他们看lái,南锡深水港要比江城机场重要的多,可怎么就突然转变注意了呢?”

  顾佳彤道:“何长安的头脑zhēn是精明啊,他zhī道查晋北想要进lái搅局,所以在江城故布疑阵,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将查晋北的主要精力都吸引到江城机场的事情上,背地里却在紧锣密鼓的筹备投资南锡深水港的事情,等到时机成熟,直接签约,一锤定音”

  顾明健道:“商场之上尔虞我诈,这种事情太多了”

  顾允zhī微xiào道:“他的手段虽然高明,可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连江城市委市政府都可以当成自己的道具,这种人未免有些不择手段了”

  张扬道:“可不是嘛,通过这件事,我认清了他的本lái面目”说这句huà的时候他想到了梁成龙和方文东,张大官人心中暗下决心,老子现在有钱了,凡是今天临阵脱逃的,别怪我不给你们机会

■  顾允zhī道:“所以当国家干部也不是件容易的工作,你们要时刻保持警惕,时刻不忘维护国家的利益”

  张扬道:“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省里会突然决定投资江城机场,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顾允zhī微xiào道:“张扬,做一把手最重要的是什么?”

  张扬挠了挠刚刚长出青茬的头顶道:“力挽狂澜,一呼百应”

  顾允zhī道:“要敢为天下先,要高瞻远瞩,如果别人说什么,领导就认同什么,就算他做的是对的,别人也会以为领导缺乏魄力”

  张扬心中暗忖,难道顾允zhī在暗示自己,当初第一个提起要重点扶持江城机场的是宋怀明,所以乔振梁就算也想这么做,可并没有马上表示支持等所有人都以为省五年建设重点,财政重点支持对象是深水港的时候,乔振梁这才突出奇兵,一抑一扬,出尽了风头

  顾允zhī又道:“平海的南北差距是我在任的时候始终没有解决的问题,振梁同志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我很欣慰做领导是需要技巧的,一把手的政治倾向会影响很多人,如果振梁同志在一开始就表现出明确的态度,他支持哪里,资金就会跟随到哪里,我身为一个局外人,看得很清楚,他是想两全齐美,把有限的财政资金用到最需要用钱的地方,何长安为代表的那些商人争先恐后的往南锡投资,南锡深水港的资金应该不存在太大的问题,省里决定支持江城机场无疑是正确的兵不厌诈,商人可以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我们做领导的一样可以声东击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