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准备工作】(上)


  通往机场建设指挥部的道路已经完全贯通,这是在奠基典礼进行之前突击修建起来的,虽然杜天野指示一切仪式都要从简,有些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张扬检查完道路修造情况,对工程质量基本满意,他向承包工程的谢君绰道:“谢,道路隔离带内的绿化要抓紧进行,我给你三天,三天之内必须完工”

  谢君绰笑道:“你放心,我已经给工人传达过le,从今天开始,日夜不停加班加点的干,务必要在三天内把隔离带绿化完成”谢君绰在建设机场现场指挥部中严把质量关,获得le指挥部的一致欣赏,所以这条联通国道一公里的道路也交给她修建,其中有张扬照顾她的成分在内,也因为谢君绰自身的努力和认真得到le肯定

  张扬指着道路★旁边的建筑垃圾道:“这些垃圾也尽快清除掉,咱们丑话可说在前头,要是奠基那天垃圾还在,我可要扣除你的工程款”

  谢君绰充满信心道:“我做事张市长只管放心”说话的时候,垃圾清理车已经过来le
  张扬满意的点le点头,看到远处赵洋林和常凌峰、guī田浩二一起走le过来

  张扬笑着迎le上去:“赵主任,你看这条迎宾路修得还成吗?”

  赵洋林笑道:“工程方面的事情我不懂,你问■guī博士”,他也跟着张扬喊起leguī博士

  guī田浩二当然知道guī博士不是什么好称谓,可已经被张扬给喊起来le,现在指挥部的其他人也都跟着这么喊,他也只能默认le,guī博士就guī博◎士,好歹还是一博士,要是叫他guī工头啥的岂不是难听

  guī田浩二点le点头道:“我检查le一遍,工程质量还不错,不过有些细节还需要注意,具体的不足之处我已经给谢姐说过le”

  谢君绰笑道:“guī田先生对我们的帮助很大”

  guī田道:“你们的建筑公司虽然规模,可是并不能因此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想要展起来就必须要认真细致,一丝不苟”

  赵洋林道:“guī博士说得对,其实做任何事都是这样”

  常凌峰向张扬汇报道:“机场工地通讯和电力已经全部运行正常,建筑机械也陆续到位,我和guī田商量le一下,在指挥部的东南角建立一个物质中心,以后设备物资全都存放在这儿”

  谢君绰听得真切,马上举手道:“我们要求承担建设任务”

  张扬笑le笑,这种建筑对工艺要求不高,谢君绰的公司是能够胜任的,他向谢君绰道:“这些具体事情你找guī博士谈,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先把道路工程做好”

  谢君绰知道现在并不适合打扰他们,吐le吐舌头,笑道:“不耽误领导们勾画蓝图le,我去忙工地的事情”

  常凌峰望着谢君绰的背影笑道:“谢倒是挺能干”

  张扬道:“一个女孩子能撑起这么一间建筑公司不容易,能照顾还是照顾照顾人家,不过工程质量是前提,一定要què保”

  guī田浩二道:“提起工程质量,我有件事要说一声”

  几个人都望向他

  guī田浩二道:“平中建筑公司场的施工单位,他们竞标机运货仓38万平方米,机运货棚2平米,货物处理场地2平米的建设,这两天他们的设备材料已经开始入场,我现其中有很多和竞标条件不相符的地方○,具体项目我已经罗列出来le”

  张扬毫不犹豫道:“给他们下整改通知单,限期内如果不能达到要求,让他们卷铺盖滚蛋”

  一旁赵洋林咳嗽le一声,张扬向他看le看,现赵洋林目光中有几分耐人◇寻味的意思,张扬心中一动,难道其中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内情?

  常凌峰道:“根据市里的指示,奠基典礼当天,嘉宾会乘大巴返回江城吃中午饭”

  张扬笑道:“好啊,省得我们食堂做饭le”

  赵洋林目瞪口呆道:“你该不会想在咱们工程队食堂招待省领导?”

  张大官人道:“原本还真这么想的,省领导什么没吃过?咱们越是大鱼大肉的招待他们,人家反而会不高兴,认为咱们铺张浪费,认为省里拨给咱们的五个亿全都用来挥霍le,所以咱们这次的接待原则是能省则省,勤俭节约,热闹是要的,但是绝不能让他们觉着铺张浪费”

  赵洋林也比较认同张扬的观点,他点le点头道:“这两天正考虑怎么接待省领导们呢”

  张扬道:“不用想,搞自助餐,大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菜品不要太丰富,但是量一定要足,宋省长大老远来le,咱们总不能让他饿着肚子回去”

  几个人都笑le起来,赵洋林心说宋怀明是你未来岳父,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张扬和赵洋林返回指挥部之后,赵洋林来到张扬的办公室,张扬看到他一脸的郑重,想起刚才赵洋林神秘的表情,知道他肯定有重要事情要说,微笑道:“赵主任快请坐,我给你沏一壶台湾铁观音尝尝”

  赵洋林道:“好啊”他坐下,随手拿起桌上的江城日报瞄le一眼,刚好看到报纸上悼念曹正阳的一片文章,不由得叹le口气道:“老曹这个人太执着le,谁都有离休的一天,他怎么会这么看不开啊”说起曹正阳的死,赵洋林还是有些内疚的,毕竟在常委会上提出让曹正阳退下来的人是他

  张扬道:“曹正阳死于意外,又不是自杀,其实人心情不好喝点酒也是正常的,可惜他喝酒的时候没朋友陪他,身边要是有人照顾也不会生这种事”

  赵洋林道:“老曹这个人工作认真,性情火爆,平时得罪的人可真不少,说起来还真想不出他有什么朋友”

  张扬道:“秦桧还有两个相好的呢,人活得太孤僻可不好”

  赵洋林接过张扬递来的铁观音,闻le闻,然后品le一口道:“好茶”

  张扬笑道:“喜欢喝,带一盒回去”他拉开抽屉,拿出一盒铁观音放在赵洋林面前,这铁观音还是邱凤仙送给他的,张大官人借花献佛的本领向来不错

  赵洋林笑道:“那我就不客气le”他拿起那盒铁观音看le看,终于转向正题:“平中建筑公司是平海最有名的建筑公司,也是质量信得过单位”

  张扬笑道:“赵主任,你就别跟我绕弯子le,到底这建筑公司有什么背景,是不是跟你有关系啊?”

  赵洋林摇le摇头道:“我跟平中的老总没什么交情,不过……”他停顿le一下方才道:“你真的不知道,平中建筑公司的老总吴中原就是咱们平海建设厅厅长吴中良的弟弟吗?”

  张扬道:“我真不知道,,早知道有这层关系,我都不答应让他们进来,我顶烦得就是这帮皇亲国戚,什么事情都跟着掺和,他们要是老老实实做事还罢le,一进来就跟我玩手段,我才不管他和吴中良什么关系,谁敢在机场工程上给我做文章,我就得把他踢出去”

  赵洋林道:“我还没说完,吴中平是老三,吴中良是老2,他们家老大叫吴中昊”

  张扬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由得愣le一下:“吴中昊?你是说他家老大是监察部副部长?”

  赵洋林点le点头道:“当初平中建筑公司竞标的时候,我也希望他们不会成功,可人家还是成功le,这叫请神容易送神难,吴中原这个人只怕不好伺候”

  张扬笑道:“他哥是建设厅厅长也罢,监察部部长也罢,**什么事?他在平海一亩三分地上做生意,就得给我规规矩矩,敢不老实,我们就削他”

  赵洋林留意到这厮用上le我们这个词儿,心头不由得暗暗苦笑,他都是要离休的人le,政治上的争强dòu狠根本不想参与,杜天野把他放到机场建设这里,无非是考虑到张扬不够分量,让他帮着压压阵脚,可他忽然现,自己想明哲保身作壁上观根本不太可能,不管有什么事,张扬总是想办法把自己给拖进去,曹正阳的死也和他的提议有着间接的关系,赵洋林终于意识到,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政治上也是如此赵洋林暗自提醒自己,是该理智的保持距离le,张扬就是一个无畏的dòu士,而且这厮天生好dòu,不管对手强弱,不管形势如何,他都敢于迎上而赵洋林不同,他的仕途已经走到黄昏,幸运的是这么多年的政治生涯他一直走得很稳,虽然称不上波澜壮阔,可至少风平浪静,在走向结束的时候,他还想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赵洋林提醒张扬道:“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搞建设,不是搞dòu争”

  张扬笑道:“社会在dòu争中展,就算咱们不想dòu争,人家可不会闲着”

  赵洋林离开之后,常凌峰来到张扬的办公室,向他汇报le最近的一些支出情况,张扬对这位老搭档是极其信任的,他摆le摆手道:“不必说这么详细,钱方面的事情你看着处理,总之记住一个原则,钱不欠,大钱不给”

  常凌峰不禁笑le起来:“也不能一概而论,很多都是要按照合同上办事,都不给钱,我们岂不是成le老赖le?”

  张扬道:“省里虽然拨le五个亿,可钱也得省着花,钱在咱们手里,咱们就占主动权,一旦交到别人兜里,就轮到人家说le算”

  常凌峰道:“guī田这个人原则性很强,对合同的每一条细则都审得很清楚,平中建筑公司入驻几天,已经生le多次矛盾le”

  张扬道:“我刚听赵主任说le,平中建筑公司的老总有些背景,是不是要我亲自去跟他们谈谈?”

  常凌峰道:“那倒不用,这么点事轮不到你出马,交给guī田”

  张扬道:“我们请guī田过来的目的就是让他严格把关,我对建◇筑这行不懂,具体的事情还就得他来,咱们中国人讲究人情关系,他一日本人反正在这里没亲戚没朋友的,能抹开脸面,现在我现花那点钱请他还真不冤枉,guī博士的què尽职尽责”

  常凌峰笑道:“你别gu■□ī博士长guī博士短的,人家又不是听不懂中国话,知道你在骂他”

  张扬道:“不叫他guī博士难道叫他*公?打是亲骂是爱你知道吗?”

  常凌峰忍不住笑le起来:“算le,真拿你没办法,现●□ī博士长guī博士短的,人家又不是听不懂中国话,知道你在骂他”

  张扬道:“不叫他guī博士难道叫他*公?打是亲骂是爱你知道吗ībóshìzhǎngguībóshìduǎnde,rénjiāyòubúshìtīngbúdǒngzhōngguóhuà,zhīdàonǐzàimàtā”

  zhāngyángdào:“bújiàotāguībóshìnándàojiàotā*gōng?dǎshìqīnmàshìàinǐzhīdàoma?”

  chánglíngfēngrěnbúzhùxiàoleqǐlái:“suànle,zhēnnánǐméibànfǎ,xiàn在guī博士已经叫开le,上上下下谁见他都叫guī博士,我看guī田已经习惯le”

  张扬哈哈大笑,他忽然想起一件事:“丰泽一中分校的事情准备好le吗?”

  常凌峰点le点头道:“都是○睿融在处理,今天还接到安姐的电话,这两天她就会带着聘请的管理团队前来丰泽,等他们来到之后,我也可以彻底松一口气,放下丰泽那边的事情le”

  张扬道:“你不是放不下丰泽一中,你是放不下一个人” ■ruìróngzàichùlǐ,jīntiānháijiēdàoānjiědediànhuà,zhèliǎngtiāntājiùhuìdàizhepìnqǐngdeguǎnlǐtuánduìqiánláifēngzé,děngtāmenláidàozhīhòu,wǒyěkěyǐchèdǐsōngyīkǒuqì,fàngxiàfēngzénàbiāndeshìqíngle”

  zhāngyángdào:“nǐbúshìfàngbúxiàfēngzéyīzhōng,nǐshìfàngbúxiàyīgèrén”
  常凌峰尴尬道:“你少说一句能憋死?”

  张扬道:“我就纳闷le,你跟章睿融眉来眼去的这么久le,到底展到哪种程度l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