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无法无天】


  张扬放弃了寻找手包的念头,眼看就要十点了,还是老老实实四家睡觉,明天一早去把证件挂失了,这件事也怪不得别人,是他自己不'#039;io

  张大官人连开车也小心了许多,毕竟现在身上什么证件都没了,他也不想招惹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刚刚离开老街,就接到了乔梦姣的电话,张扬盯着仪表盘上的shí间,笑dào:“梦姣,这么晚找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儿?”

  乔梦姣已经习惯了这厮的调侃,轻声dào:“我和shí维在汉江烧烤呢,你来不来?”

  张扬dào:“这么好的兴致,大半夜的想起我来了!”乔梦姣笑dào:“你赶紧来,shí维文喝多了!”

  张扬一听就有些害怕了:“喝多了啊,我去方便吗?”刚才刘艳红才给他上过课,张大官人多少有些心虚

  电话中传来shí维的笑声:“你赶紧来啊,我没喝酒,你别听我表姐瞎说,有好事儿找你”

  张扬听到s○hí维说话还算清醒,这才笑dào:“我离汉江烧烤不远,五分钟之内一准赶到”

  ●●●●●●■唧唧唧●●●●.i唧唧■●●●岬唧●●●●●岬●唧','●i'砷●●.◆●i唧●■●唧●●●●0,''●i'.i唧唧~呻砷●●0,''唧唧唧呻唧呻砷●●■●呻唧砷●●0唧●∽唧唧●■●

  张扬来到汉江烧烤的shí候,○店老板李承乾笑着迎了过来,他小声dào:“你来了就好了,上次惹事的乔总又来了”李承乾对上次在烧烤内发生的斗殴事件仍然心有余悸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他还记得上次乔梦岐在汉江烧烤闹事的事情呢,不过当shí乔梦姣正值失恋,否则一贯矜持文静的她也不会变得那么野蛮

  shí维和乔梦姣两人就坐在大厅里,汉江烧烤的生意越来越好,包间已经满了,她们来晚了只能坐在外面

  张扬笑眯眯凑过去坐了,冲着乔梦媛点了点头dào:“这么晚了,怎么还有兴致出来吃烧烤?”

  乔梦姣dào:“晚上左市长请我大哥吃饭,我们两个都跟着过去了

  shí维抱怨dào:“如果不是表姐非要让我陪她,我才不去呢,沉闷得很,一帮官员说话那个虚伪,除了装腔作势就是溜须拍马,我被憋得就快透不过气来了

  张扬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不过可以想像到那种场面,不由得笑了起来:“跟领导们吃饭就是这个调调”

  shí维dào:“也不都是,你也是领导啊il可跟你吃饭就很有趣

  张扬dào:“我那叫平易近人,这世上倏我这种国家干部太少了

  哒维嗤之以鼻dào:“臭吹,你就会自吹自擂”

  张大官人dào:“没办法啊,你又不帮我吹……”这话一说出口感觉有些不太对,这厮的思想是越发邪恶了

  好在shí维和乔梦姣在这方面纯洁得很,两人都没往坏处想

  shí维笑dào:“▲那你就谦虚点,以后我肇你吹,让我表姐也帮你吹,

  好不好?”

  张扬乐不可支的点了点头:“成,只要你们俩帮我吹,我就可着劲的谦虚”这厮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幅旖旎缠绵的画面,慌忙端起一杯◎扎啤诱了下去,大爷的,咱可不能这么邪恶,脑子里都是什么东西啊!

  乔梦姣dào:“可能吗?谦虚跟你可挨不上边”

  张扬dào:“万事皆有可能,我也是在不断地进步嘛!”

  shí◇维dào:“我听大表哥说,昨天你一个人在金莎大战三十多名持刀流氓?”

  张扬苦笑dào:“说起来跟他还真有点关系,本来我想请他去皇家假日喝酒聊天,他非得去吴中原那里,所以才碰上了这件事儿”

  乔梦姣笑dào:“在金莎门口念经的那群和尚跟你有些关系?”

  张扬并没有隐瞒她们,点了点头dào:“马益亮这个人存心想看我笑话,而且他这间夜总会经营上有些问题,我怀疑他从事色情服务,所以才借着这个机会给他一个教训”

  乔梦媛皱了皱眉头,她对色情业是抵触的,南林寺商业广场由她和安je晨共同开发,金莎现在的地方也是租用她们的,乔梦妓dào:“金莎的后台老板是海瑟夫人,我和她凡年前就认识了”

  张扬dào:“在美国就认识了吗?”

  乔梦姣点了点头,轻声dào:“我去美国留学的shí候认识了她「海瑟夫人为人不锃,我初到美国的shí候,人生地权,还是她帮我租了房子▲,生活上也shí常照顾我,可以说我欠她一个人情”

  张扬dào:“所以她回国租房子,你毫不犹豫的在南林寺商业广场划出一块地方让她开金莎夜总会?”

  乔梦姣dào:“其实她租楼之前,我都■不知dào她要干什么”

  张扬dào:“假如她真的利用金莎搞非法经营,你会不会回收那块地方?”

  乔梦姣咬了咬樱唇,这个问题让她很难回答

  shí维dào:“我说你们烦不烦,一起吃饭能不能聊点轻松的话题?不是官场就是商场,人活在世上除了工作没别的事情可做了吗?”

  张扬笑dào:“那咱们聊点轻松的,最近感情上有没有着落?有没有

  人追你啊?”

  shí维哼了一声:“追我的人多了去了,咦!我说这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咱不是朋友吗?女人青春短暂,你要不在最好的shí间段把自己嫁

  出去,你就等着一天夭贬值”

  shí维狠狠瞪了张扬一眼dào:“咸吃萝卜泫操心!”

  张大官人满脸愕然dào:“我说丫头,咱得注意修养素质!

  shí维dào:“跟你这种人,就不用讲究素质谁说女人一定要急着嫁出去?就你们这帮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越是对你们好,你们就越不把别人当回事儿”

  张扬笑dào:“你对我好吗?”他敏锐的捕捉到shí维的言外之意shí维这才意识到说错了话,慌忙dào:“我是为我表姐不值!张扬看了乔梦媛一眼,却见她黑长的睫毛垂

  了下去,俏脸之上浮现出路然的表情,shí维这丫头说话就是不经大脑,不经意之间又把乔梦嫒给伤着了

  乔梦姣勉强笑了笑dào:“行了,你少拿我说事儿,走,不然明天又没精神工作了!”

  从乔梦姣的表现,张扬臆然感觉到她的心中应该仍然未能特许嘉勇的影子抹去

  张扬的这个夜晚睡得并不踏实,脑子里一会儿想起刘艳红对他说的话,一会儿又想起乔梦媛郁郁寡欢的神情,他发现自己的确不是一个专情的人,可他偏偏对每个女孩子都难以割舍,倘若在大隋朝那会儿,这些应该不成为问题,可在当今的shí代,别人就会用dào德标准来衡量他,张大官人只有在这种shí候,才会意识到自己虽然已经适应了这个shí代,可他毕竟不属于这个shí代,他的有些意识是注定无法融入进去的,比如说他的感情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张扬都不是一个轻易放手的人,正因为此,他的感情上会面临越来越多的矛盾和博题,张大官人不知dào该如何解决,可能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合赞同他的感情观,可这厮却执着的认为,他没错,他的感情观压根就不应该用这一shí代的dào德标准来约束

  张大官人的思考没有带给他任何的结果,第二天清晨他早早的投入到工作中去,寄情于工作之中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可张大官人的这个八月注定是要遭遇坎坷的,他回到机场指挥郁后不久,想起挂失证件的shí候,杜天野一个电话打过来了,劈头盖脸的呵斥dào:“你小子昨晚干什么去了?”

  张扬被杜天野问得一愣,心说我不是陪你喝酒去了吗?这大清早的吃枪药了,火气怎么这么大?他还没有来得及解释,杜天野就dào:“你真是了不起啊,满大街都是你的大字报!你还嫌自己不够出名!diū人都diū到家了!”

  张扬不以为意dào:“大字报怎么了?别人想诋毁我,什么招都使得出来!”

  杜夭野dào:“你啊,这次diū人可diū大了张扬dào:“你把话说清楚行不?”杜夭野dào:“自己_江城来!

  张扬这边放下电话,正准备离去,却听到大门处传来吵闹声,他出门一看,保安和两名打扮妖娆的女郎发生了冲突,其中一吝黑色短裙○露出两条雪白大腿的女郎叫dào:“副市长怎么务?张扬,你给我出来,睡完老娘就不给钱啊!”

  张大官人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我靠,这他妈什么事儿「难怪杜夭野刚才发这么大火儿,今天自己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又遇到这种倒窭事儿

  张扬从来都不怕事,他缓步来到大门前,那黑衣女郎看到张扬,指着他dào:“喂!你总算出来了,欠我钱呢,赶紧给我!”

  张大官人dào:“你谁啊?”

  “你不认识我啊?昨晚你跟我上床的shí候怎么不说?

  这女人一嚷嚷把指挥郜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惊动了,人大主任赵洋林刚刚来到,汽车也被堵在大门口了,看到眼前的场面不禁摇头

  张扬向那名保安dào:“报警抓人!”

  那黑衣女郎尖叫dào:“你抓我?你个臭流氓,你嫖完了老娘不给钱,以为我战不到你,你别把驾驶证留下啊!”她手中挥舞着张扬的驾驶证

  张扬一看就明白了,想不到自己diū包终究还是出了问题,没来及挂失呢,就让别人借着这件事摆了自己一dào他明白,可其他人不明白,看到那女郎拿着张扬的驾驶证,底下都开始嘀咕了,看来张扬的确有嫌疑,平白无辜的人家不会赖上他,再说了他的驾驶证怎么会落在人家手里

  张大官人笑了,这种伎俩耒对付他,实在是太轻视自己了,他上前走了一步,忽然闪电般探出手去,将驾驶证一把抢了回来

  那女郎没想到他抢得这么快)惊声dào=&q;你一一一一一一”张扬dào:“抓人!”

  几名保安这会儿反应了过来,冲上来抓住那名黑衣女郎,黑衣女郎呼天抢地的尖叫起来和她一起过来的红衣女郎看到形势不对广吓得转身就逃,保安想追,却被张扬制止,他向其中一名保安招了招手,附在他耳边低声叮嘱,让他去跟踪那名女郎

  负责机场工地治安的警察也来了,被抓住的那名黑衣女郎,不停的咒骂,极尽恶毒之辞,张扬听得心烦,f脆下令让人用胶带把她的唱巴给□封上,向派出所负责人交代dào:“把她的底子给我查清楚,什么人让她来得,从哪儿得到我驾驶证的全都给我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赵洋林这才从车上下来,来到张扬的面前,苦笑dào:“张扬啊,你这唱◇得是哪一出啊?”

  张扬dào:“我哪儿知dào啊?大清早就遇到这zhuāng倒霉事,你说我窝心不?”他想起杜天野发火的事情,十有**跟这件事有关,他向赵洋林dào:“赵主任,这边你盯着,我得☆赶紧到市里去一趟,听说有人散播我的大字报”

  赵洋林心说哪个不开眼的又跟这厮对上了,这不是自找难看吗?他点了点头dào:“去,赶紧解释清楚,别让人家误会”

  张扬前往江城的路上就接到了▲姜亮的电话,姜亮的语气充满了同情

  “哥们,你这下成名了,满大街都是你的大字报,说你嫖娼不给钱,人家把你的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全都复印了,散得到处都是,我正带人帮你擦屁股呢”

  张扬★苦笑dào:“哪个孙子这么缺

  德,麻痹的,居然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

  姜亮dào:“我说,你的证件怎么落在别人手里了?”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dào:“一言难尽啊,我如果说是○diū了,你信吗?”

  姜亮dào:“diū了我信,可怎么这么巧让你仇人给拾到了!”

  张扬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姜亮听完也是义愤填膺,怒dào:

  这他妈谁啊!也太可恶了,居然用这种龌龊的手段整你

  张扬dào:“没事儿,纸包不住火,马上我就舱理出头绪姜亮低声dào:“这件事不会和金莎的事情有关?”

  张扬dào:“十有,昨天我还准备放他们一马呢,如果▲让我查清这件事真的和金莎有关,管他背后老板是谁,我都要把金莎从江城抹掉!”

  机场工地派出所很快就调查出了结果,那黑衣女郎刚刚才从劳改农场放出来,过去就因为从事色情行业被劳教多次,不过她嘴很紧◎,一口咬定张扬嫖娼不给钱负责跟踪另外一名女郎的保安也很快传来了消息,那女郎上了一相牌号为平c奶的奥拓车

  知dào了车牌号,查出车主并不难,半个小shí后,张扬和姜亮就出现在云东小区十二号楼,■他刚刚看过姜亮带来的大字报,上面对他极尽诬陷之能事,还把他的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全都复印了上去,张扬已经推测到这件事和李祥军有关,不过凭李祥军的智商做不出这一连串的事情,在事情没有明了之前,碍于李长宇的★面子,张扬也不能先找李祥军的晦气,这笔帐先给他记下,等查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再回头找他算账

  姜亮指了指停在楼下的深蓝色奥拓车dào:“就是这辆车!”张扬点了点头dào:“主人在家啊!”

  姜亮提醒他dào:“你得保证自己别冲动,要不然干脆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张扬dào:“放心,我忍着”

  两人说话的shí候,看到楼梯口有两个人向这边走了过来,两人慌忙躲在树后,张扬看到其中有一人是刚才在机场工地逃走的那名红衣女郎,还有一名长相猥琐的男子

  姜亮低声dào:“是她吗?”张扬点了点头,已经大步冲了出去,姜亮赶紧跟了出去

  那对男女意识到有人向他们冲过来,吓得慌忙钻入了汽车,那名男子将车门全都锁上,启动引擎想走

  张大官人焉能让他从眼皮底下溜走,扬起拳头一拳就砸在车窗上,车窗玻璃被他一拳砸得完全碎裂,张扬探出手揪住那孚与的衣领,一把就将他从车内给拖了出来,然后重重扔在地面上,抬脚照着他的面部就踹了下去

  那县子惨叫一声,已经是满头满脸的鲜血,张扬这一脚也够狠的,把他脸上散落的玻璃碎屑都踩进肉里了,以后少不得要多几颗麻子

  姜亮有些不忍心的闭上眼睛,都提醒他别冲动了,可张扬一出手显然把什么都忘了,这也难怪,如果这件事落在自己身上,他也忍不了

  姜亮还是很礼貌的,敲了敲另外一侧的车窗,向那名吓得脸色惨白的红衣女郎dào:“是你自己下车,还是我拖你下来?”

  那红衣女郎目光中充满惶恐之色,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张扬这会儿又抓住那男子的头发,扫脸就是俩大耳刮子,打得啪啪有声,不过这厮内心中的火气却丝毫没有因为这通发泄而减轻

  那男子被打得心惊胆颢,哀求dào:“哥们……我跟你无怨无仇的一一r一一一你别打了一一一一一一”

  张扬望着那红衣女郎dào:“我驾驶证怎么落在了你们手上?谁指使你们这么干的?”

  红衣女郎dào:“你把尧尧怎么了?”她口中的充尧就是被张扬给抓住的那名黑衣女

  张扬冷笑dào:“知dào什么叫诽谤罪不?真不明白你们这些女孩子,年纪轻轻的不学好,看来只能让政府好好教育教育你们了”

  被打的那名男子dào:“跟我们没关系啊,我都不知怎么回事「你打我干什么?”

  张大官人对他多嘴的行为很是不满,又是一个耳刮子攮过去,打得那男子呜呜哀鸣,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

  姜亮向远处的警车招了招手,跟他一起过来的两名警察表情威严的是了过来,姜亮dào:“把他们都给我铐回去,好好审问”

  那红衣女郎害怕了:“你……你别抓我,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我就是跟着尧尧去看看热闹&q;

  张扬dào:“跟你没关系你跑去机场工地做什么?“

  “她一个人不敢去,让我陪着”

  张扬点了点头dào:“她这次十有**得坐牢了,你这么喜欢陪她,一起去”

  红衣女郎吓得哭起来,远处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dào:“干什么这是?光天化日的欺负女人,你们还要不要脸啊!”

  张扬听到这声音有些熟悉,转身望去,却见一名衣着暴露的红发女郎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正是那天晚上在金莎夜总会骚扰自己的那个也是因为她张扬才和刘五发生了冲突,从而引发了那场混战

  那红发女郎叫李满满,是金莎的五朵金花之一,她看到张扬也是微徽一怔,旋即又笑了起来:“我当是谁啊,原来是你!

  张扬dào:“这事跟你也有关系?李满满dào:“什么事情啊?”张扬把那张大字报向她扬了扬李满满凑过去看了看,不由得捂着嘀格格笑了起来 ◇
  姜亮忍不住dào:“你严肃点,现在是警察办案!知dào什么情况最好马上说出来”

  李满满dào:“有人在整体啊!”张扬dào:“还用你说”

  李满满dào:“冲在你那天晚上帮☆过我的份上,我也帮你一次她来到那红衣女郎身边拖着她的手臂小声的问

  姜亮向张扬低声dào:“这帮女人都不是什么正当人家”

  张扬没说话,心中已经猜到,自己被阴的事情十有**和马益良有关

  果不其然,李

  满满没多久就问出了点头绪,那名叫尧充的黑衣女郎也是三「陪女,是受了别人的指使去闹事的

  张扬dào:“有没有说是谁指使的?”

  李满满dào:“金玉玲,那娘们是马益良的姘头”

  张扬点了点头,他明白了,整件事果然是马益亮在背后策划

  那名被打的男子倒真的是冤枉,他是红衣女郎的男朋友,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可张大官人气头上,误伤也是难免的,临走的shí候还指着那男子的鼻子dào:“以后看好你女朋友,别到处惹事!”

  姜亮跟着张扬上了他的皮卡车,看到这厮的双目中迸射出愤怒的火光,知dào一场战斗在所难免,慌忙提醒他送:“你也不能相信这些三陪女的话”

  张扬冷笑dào:“昨晚我把包忘在老街饭店,刚.巧被也去那里吃饭的李祥军捡到了,这小子肯定把这件事告诉了马益亮,所以马益良想出了这么一个损招整我”他虽然恼火,可是头脑还算清晰,能够杞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分析的头头是dào

  姜亮dào:“可你怎么证明?”

  “证明这件事很容易!”张扬拿起手机拨通了李祥军的电话

  李祥军刚刚睡醒,接通电话显得有◆些不耐烦:“什么事啊?”

  张扬冷冷dào:“李祥军,我跟你无怨无仇,从来都看在李市长的面子上叫你声军哥,可你别给脸不要脸啊!”

  李祥军一听内心一沉,心说坏了,张扬可能知dào自己捡■到他手包的事情了李祥军嘴上还很硬:“你什么意思?大清早的,你怎么骂人呢

  7

  张扬dào:“骂你算便宜你,要是让我见到你,我非抽你不可,你和马益亮没一个好东西,觉着自己做过的事情没人知dào?可惜那孙子骨头太软,把你给供出来了”

  李祥军的头脑一直都很简单,真以为马益亮把自己给出卖了,预声dào:“他说什么?”

  张扬dào:“今天有人到处散发我的大字报,我刚找过马益亮,他都承认了,全都他妈是你干的!”

  李祥军大声dào:“我没干,跟我没关系!”

  “络他妈还跟我嘴硬,驾证我都找咧了,上面有付的指纹!”

  李祥军dào:“我没干,昨晚马益亮就把包给要是了……”说完这句

  话他顿shí意识到自己失言了

  张扬冷笑了一声挂上了电话,向姜亮点了点头dào:“听到没有,马益亮这枸日的敢跟我玩阴招!”

  姜亮dào:“他找死啊!”

  张扬dào:“我今儿得把金莎给砸了!’’

  姜亮dào:“你是国家干部!”

  张扬dào:“这事儿你跟谁都不要打招呼!谁也别想拦着我!”

  正在金莎清理内部,为重开业作准备的马益亮接到了李祥军的电话,李祥军说得言简意赅;“张扬知dào咱们的事情了,你最好做点准备

  马益亮一听就慌了:“他怎么会知dào?”

  “我不清楚,反正他知dào了”李祥军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马益亮正在考虑对策的shí候,就听到门外发出咣!地一声巨响,刚刚整修好的夜总会大门被人圄一狠水泥柱给撞开了,从门外涌进来百佘名民工

  带头的正是丰泽副市长张扬,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环视金莎夜总会富丽堂皇的大堂dào:“这儿不错,以后我们指挥部就在运儿,大堂可以改成会客大厅”

  马益亮壮着胆子走了过去:“张市长,你干什么?''

  张扬拿出一份合同在他面前晃了旯:“这栋楼已经被政府收购了,从今夭起作为机场建设工程指挥郜的市内联络处,你听懂了吗?”

  马益亮怒dào:“我们签了合同的!”

  张大官人不屑笑dào:“你跟谁签得?’’

  “乔总一一一一一一”

  张扬冷笑了一声,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砸!”

  百余名民工一拥而上,虽然金莎现场还有十多个保安,可是看到眼前的声势,谁也不敢上前一步,那帮民工轮着铁锹大锤,把富丽堂皇的金莎夜总会马上变成了一片拆迁工地

  马益亮急了,他红着眼睛冲向张扬,嘶声叫dào:“张扬,你无法无天,我要告络,你他妈等着坐牢!”

  张大官人眯起双眼望着马益良,忽然扬起右手,准确有力响亮的抽了这厮一个耳光,打得马益良原地转了一圈,扑通一声坐倒在了地上

  张扬dào:“你他妈也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跟我斗,你没那!$

  格!”

  马益亮从地上爬起来发疯似的冲向张扬,被张扬又一脚踹倒在地上,马益亮的手机也从怀里掉了出来,他想起了什么,伸手去抓手机想打电话,张扬抬起脚把他的手和手机一起踩在脚下

  马益亮疼得杀猪般嚎叫起来

  张扬脚掌用力,手机碎裂的声音清晰可见,他微微躬下身子:“孙子哎,没人保得住你,有我在江城一天,就不会再有金莎这两个字!”

  今天这么早,目的就是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