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道门玄机】(下)


  可怜老道士李信义还不知道自己被张扬给出卖得干干净净,安语晨和张扬yī起离开的时候,目光都不好意思直视他,老道士还以为是为了张扬给她疗伤的事情,这丫头有些害羞的缘故

  离开紫霞观,安语◇★晨方才松了yī口气,将那本黄色亽图谱扔给了张扬:“你留着,wǒ对这东西不感兴趣”

  张扬笑道:“这可是历史文物,少说千把年了,龙虎豹不稀奇,可古代龙虎豹就珍贵了”

  安语晨啐道:“wǒ□才不稀罕呢”

  张扬见她不要,只能自己把那图谱收下了,心中却在琢磨老道士把这幅双修图谱经过自己的手送给安语晨的动机,李信义跟他说了半天的先天功,张扬也听出了yī些道理,可究竟有没有作用,还需要他仔细研究,不过这玩意儿yī个人也研究不出头绪,究竟该找谁实践呢?

  素来开朗豁达的安语晨因为这次的疗伤而变得忸怩了许多,毕竟自己的身体让张扬看了个遍

  张扬倒是泰然自若,不过他的体力明显下降了许多,走到半山腰就累得不行了,yī屁股坐在山边的石头上,喘着粗气道:“不行了,走不动了”

  安语晨望着张扬疲惫的表情,心中感动无比,如果不是为她疗伤,张扬也不会功力损耗巨大,虚弱成这个样zǐ她抽出纸巾为张扬擦去额头的汗水,拧开yī瓶矿泉水送到张扬手中:“喝点水,咱们休息休息再走”

  张扬喝了口水,笑道:“乖徒弟,真孝顺”

  安语晨瞪了他yī眼道:“你少在wǒ面前倚老卖老你这个师父wǒ早就不想认了”

  张扬喘了口气道:“不认wǒ师父,你想认wǒ什么?”

  安语晨咬了咬樱唇,居然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的这个问题,费了半天功夫方才道:“要不wǒ喊你师哥” ◇
  张大官人道:“为什么呢?这辈分不能说改就改啊怎么不见你改你爸叫哥呢?”

  安语晨气得俏脸绯红,啐道:“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来着,wǒ不是觉着咱俩年龄相差不大,整体叫你师父把你给叫老了吗●□?”妮zǐ倒也会强词夺理

  张扬笑道:“wǒ不怕老,男人越老越有味道……”话还没说完,就剧烈咳嗽起来咳嗽的眼泪都出来了

  安语晨帮他轻轻捶着后背

  张扬缓过气来又道:“丫头,赶○明儿等wǒ老了,你能像现在这么孝敬wǒ吗?”

  安语晨道:“只怕wǒ见不到你老的时候”言语之中颇多感触,她知道自己的生命有限,这次张扬已经在冒着极大的危险救治自己,她清楚的看在眼里,张扬几乎将性命都搭进来,安语晨默默下定决心,再不让张扬为她冒险

  两人就这样走走停停,来到山下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张扬虽然嘴上仍在说笑,可脚步虚浮,明显有些脱力,安语晨也是病情刚有缓和,两人上了张扬的皮卡车,原本还打算回江城,张扬有气无力道:“今晚回wǒ家去住,wǒ也有日zǐ没回去见wǒ妈了”

  提起张扬的母亲,安语晨不由得有些心虚,自己给她留下的初次印象实在太差,她声道:“要不,咱们还是回去”

  张扬笑道:“你特害怕见wǒ妈,你怕她做什么?你是wǒ徒弟又不是wǒ媳妇儿?”

  安语晨道:“当初还不是你害的,她心里只怕还是把握当成太妹看待呢”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事儿,wǒ妈那人最善良,她不会抓着那点事不忘的”张扬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马上就回家

  安语晨看到张扬已经说了,只能点头答应下来,她主动承担了驾驶的责任

  徐立华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听说儿zǐ回来,慌忙准备饭菜,赵铁生和两个儿zǐ都回老家去了,偌大的房zǐ只剩下徐立华yī个人在

  张扬和安语晨走入院zǐ的时候,已经闻到母鸡汤的香味,张扬闻得口水都流出来了:“妈煲鸡汤了?”

  徐立华从厨房走出来,看到安语晨,心中楞了yī下,不过还是微笑着迎了上去:“安姐来了”

  安语晨甜甜道:“伯母好”

  张大官人皱了皱眉头:“wǒ说丫头,差辈了?wǒ是你师父,你见wǒ妈得喊奶奶”

  徐立华笑道:“你这zǐ就会胡说八道,哪有这么年轻就当人师父的?安姐别理会他,这zǐ就喜欢胡说八道”

  安语晨笑道:“伯母,wǒ习惯了,他平时啊总是欺负wǒ”她进入角色度倒是挺快

  张扬身体虚弱,生怕被母亲看出端倪,他来到院zǐ里的老槐树下坐了

  安语晨很殷勤的去厨房里帮忙,她正在努力改变徐立华之前对她的印象

  徐立华道:“安姐,你别忙了,去院zǐ里和三儿说话,wǒ马上就准备好了”

  安语晨道:“伯母,你这鸡汤炖的真香,让wǒ跟您学学”

  徐立华笑道:“你是千jīn大姐,这种事情哪要你亲自动手啊?”

◆  安语晨道:“都说女孩zǐ要入得厅堂下得厨房,wǒ对烹饪很感兴趣”

  徐立华也明显感觉到安语晨改变了许多

  也许是损耗过度的缘故,张扬今晚的饭量很大,吃了两大碗米饭,盛饭盛汤,安语晨◆都抢着去做,搞得徐立华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在她的印象中安语晨是从香港来的千jīn大姐,第yī次见面的情景还记忆犹,可现在这女孩zǐ仿佛换了个人似地,徐立华毕竟是过来人,她知道yī个女孩zǐ做出如此的改变,往往只有yī个原因

  吃完饭后,安语晨还史无前例的抢着去刷碗

  徐立华泡了壶茶,和儿zǐyī起坐在门口的石桌旁,轻声道:“安姐好像变了许多”

  张扬笑道:“她yī直都那样,心眼儿挺好,就是性zǐ倔了些”

  徐立华道:“你们……”

  张扬知道母亲又想到别的地方上去了,他笑道:“妖是wǒ徒弟”

  徐立华声道:“你当她是徒弟,只怕她未必当你是师父”

  张扬笑道:“妈,你又在为古人担忧”这话搁在别人身上或许不对,可搁在张扬身上确实最确切不过,徐立华正是为古人担忧,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坐在面前的儿zǐ其实早就变成了大隋神医张yī针徐立华道:“wǒ真是搞不懂,这些女孩zǐ都这么出色,怎么都看上你这个臭zǐ”

  张扬道:“妈,咱可不带这么糟践自己儿zǐ的”

  徐立华道:“wǒ就是害怕你对不起人家,你身边的这些女孩zǐ个个都是千里挑yī的好女孩,可yī把钥匙只能开yī把锁,感情上的事情不能糊涂啊”

  张扬笑道:“要是万能钥匙呢?”

  徐立华啐道:“就会胡说八道”

  厨房里传来乒乓数声,徐立华和张扬对望了yī眼,不禁露出苦笑安语晨怯生生从厨房内走了出来:“伯母,不好意思,wǒ刚不心把碗给摔了”

  安语晨和张扬坐在二层的露天平台上,望着夜空中的明月,听着秋虫的呢喃,安语晨道:“你妈对你真好”

  张扬笑道:“这世上又有哪个母亲不疼爱自己的儿女呢?”

  安语晨:“wǒ却连妈咪的样zǐ都记不清楚了……”

  张扬微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幸,wǒ从就没有见过亲生父亲,对他毫无印象,可wǒ还有yī个疼爱wǒ关心wǒ的母亲,你虽然过早的失去了母亲,可是你有父亲,还有关心你的爷爷,在你抱怨生活不公的时候,你应该去想yī想,这世上还有很多人比你要不幸”

  安语晨道:“过去wǒ曾经不止yī次抱怨过生活不公,可自从爷爷走后,wǒ就不再抱怨了,wǒ开始感谢生活”

  张扬道:“感谢什么?”

  安语晨yī双星眸凝望张扬道:“感谢上苍让wǒ遇到了你,如果不是你,wǒ根本活不到现在”

  张扬笑道:“人最重要的就是信守承诺,wǒ答应过你爷爷,所以wǒyī定会尽自己的最大可能去救你”

  安语晨道:“仅仅是为了wǒ爷爷?”

  张扬愣了yī下,过了yī会儿方才道:“wǒ嘴里叫你徒弟,可心里始终当你是wǒ最好的朋友,每次wǒ遇到麻烦的时候,你总会第yī个冲锋在前,每次在wǒ落难的时候,你为wǒ两肋插刀,这样义气的朋友除了你wǒ再也找不到了”

◇  安语晨展露出yī个让星辰为之逊色的笑容,她轻声道:“谢谢你能把wǒ当成朋友,其实在wǒ心中,你是wǒ最好的朋友,是wǒ的亲人,爷爷走后,wǒ仿佛失去了整个世界,wǒ甚至想到过去死,可最后wǒ现这世◇上还有值得wǒ留恋的事情,有你这样的朋友,wǒ要是死了你yī定会伤心”

  张扬点了点头:“wǒ付出了这么多,就是为了把你治好,你要是死了,岂不是让wǒ这么多的辛苦白费,就算追到九泉之下,wǒ也要把你给拉回来算账”

  安语晨笑道:“所以wǒ的命已经不仅仅是wǒ的,wǒ会珍惜,wǒ不能让你的辛苦白费,不想死后都不得安宁”

  张扬道:“wǒ说丫头,咱能不能别说这个死字,wǒ觉着活■着挺好,有yī天wǒ老了,还等着你孝敬wǒ呢”

  安语晨道:“wǒ会好好活下去,wǒ还有许多地方没去过,wǒ要趁着还走得动,要走遍这世界的每yī个角落,wǒ还要去西藏,wǒ还要去攀登珠穆朗玛峰☆,如果有yī天wǒ真的要死了,wǒ宁愿死在喜马拉雅山的冰峰之上,永远永远被冰封在那里,wǒ很爱美,wǒ不想变成白骨累累的样zǐ”说到这里安语晨鼻zǐyī酸,眼圈儿突然红了,她害怕张扬看到自己的样zǐ,慌忙仰起头,两泓清冷的泪水在明月下泛起凄楚的光芒

  张扬看得真切,却不知如何安慰她,只能装出没有看到的样zǐ,他低声道:“有时间,wǒyī定陪你去爬珠峰”

  楼下忽然传来徐立华的咳嗽声,张扬和安语晨对望yī眼,不由得都笑了起来安语晨起身道:“早点休息,wǒ下去了”

  张扬点点头,母亲是在提醒他保持适当的距离,老人家总是yī番好意

  张扬的身体却并没有因这yī夜得休整而迅恢复,第二天他忽然起烧来,体内经脉隐然有了冲突的迹象,他害怕母亲担心,强撑着起床,yī早就和安语晨离开了春阳,挥刀皮卡车上,张扬软绵绵就躺倒在座椅上

  安语晨看出他很不对头,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惊声道:“好烫”

  张扬道:“开车,赶紧回江城,千万别让wǒ妈看到wǒ这个样zǐ……”

  安语晨点了点头,强忍内心中的惊慌,载着张扬向江城驶去

  张扬在中途就烧的迷糊,昏昏沉沉睡了过去,等他醒来现自己已经被送到了于zǐ良那里,手上正打着点滴

  于zǐ良看到他醒了,伸出拇指翻了翻他的眼皮,用手电筒检查了yī下他的眼球反射

  张扬道:“wǒ怎么会在这里?”

  于zǐ良道:“安姐送你过来的,刚来的时候体温4o°,满口的胡话”

  张大官人有些心虚道:“wǒ没说什么出格的话?”真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这次可糗大了

  于zǐ良道:“没◎说什么,就是喊人名来着,记忆力挺不错,你认识的女性基本上都被你问候了yī遍”

  张扬的脸红了:“那啥……烧糊涂了……”

  于zǐ良笑道:“不算糊涂,yī个男性的名字都没叫到,wǒ帮你录○了音,你想听吗?”

  张大官人双目圆睁:“wǒ说于博士,咱不带这样的,你侵犯wǒ**啊”

  于zǐ良哈哈大笑道:“跟你开玩笑的,居然还当真”

  张扬想要坐起身来,于zǐ良yī把压住他的肩头道:“你老老实实给wǒ躺着,烧刚退,别再惹麻烦了”

  张扬苦笑道:“wǒ什么病啊?”其实他心知肚明,自己根本就是内力损耗过度而引起的后续症状

  于zǐ良道:“wǒ不知道,对■你的治疗方法也只是对症治疗,医者不自医,wǒ对外宣称你工作太辛苦累病了,好好在wǒ这儿疗养几天”

  张扬对于zǐ良还是相当信任的,以他目前的状态也的确无法马上投入到工作中去看了看窗外已经是中午□了,张扬道:“wǒ究竟睡了多久?”

  于zǐ良道:“三四个时”

  张扬道:“wǒ手机呢,得跟指挥部打个招呼”

  于zǐ良道:“安姐帮你请过假了,你手机被她给关了,就在抽屉里,害怕影响到你休息”

  张扬拉开抽屉拿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的时候,看到人大主任赵洋林和丰泽市市长孙东强yī起走了进来张扬慌忙想要起身,孙东强抢上yī步扶住他,关切道:“躺着,躺着,好好休息”

  张扬笑道:“wǒ就是受了点风寒,没什么大病赵主任,孙市长,你们工作这么忙还专门过来看wǒ”

  赵洋林拿捏出感动的样zǐ,握着张扬的手道:“张,真是辛苦你了,从机场筹建yī直到现在,你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你这是为了工作累病的啊”他向女婿孙东强道:“wǒ早就说过,你们年轻干部都要以张扬为楷模,要学习他的无私奉献精神”

  孙东强道:“张扬的身上的确有很多值得wǒ们学习的东西,wǒ打算在丰泽全县范围内搞yī个学习张扬同志先进事迹的活动”

  张扬听到这里慌忙摆手道:“别介啊,立wǒ当反面典型能服众,要是立wǒ当先进,咱们江城非炸了窝不可,再说了,学习先进事迹那玩意儿不吉利,wǒ这人有时候还是有点迷信的,人还活着呢,咱能别报道什么先进事迹不?”

  赵洋林和孙东强都笑了起来

  赵洋林向于zǐ良询问道:“于博士,张扬的病严不严重?”

  于zǐ良很会为张扬掩饰:“wǒ看都是累得,积劳成疾,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酒场应酬多,平时又不注意身体锻炼,再加上受了点风寒,所以突然病,休养几天应该没事”

  赵洋林点了点头道:“没事就好,机场的筹备工作也差不多了,省里的资jīn也到位了,机场顺利奠基开工,程序基本理顺,近期内不会有什么大事,wǒ看,你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几天,给你算公休假工资奖jīn照不误”

  张大官人正打算休养yī阵zǐ呢,嘴上却道:“这种时候wǒ怎么可以休息呢?”

  赵洋林拍了拍他的手背道:“张啊,身体是革亽命的本钱,你要是真累坏了,机场建设怎么办?指望wǒ这个老头zǐ可不行,这个位置上谁都无法取代你”

  张扬道:“那wǒ就休息,赵主任要多辛苦了”

  赵洋林笑道:“wǒ只是帮忙把握方向,你找来的几个帮手都是个顶个的能干,常凌峰、龟田浩二这两个可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有了他们做工作,wǒ根本不用多操心”

  孙东强也道:“张扬,你不用担心,wǒ们丰泽市政府也会全力配合机场的工作,你现在什么都不用想,赶紧把身体养好才是正本”

  张扬点了点头道:“赵主任,wǒ生病的事情别声张,wǒ不想闹出什么动静”

  赵洋林道:“明白,除了孙以外,wǒ没跟任何人说,市里wǒ也不说,你好好休息,早点恢复身体就早点回来上班,咱们机场的工作可离不开你”

  赵洋林翁婿俩逗留了半个多时才离开,他们走后,安语晨才拎着刚刚煲好的鸡汤走了进来

  张扬知道她对烹饪几乎yī窍不通,有些好奇道:“这鸡汤是你做的?”

  安语晨不无得意的点了点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wǒ专门请了yī个大厨,手把手教wǒ做的”

  张扬笑道:“对wǒ这么好啊,wǒ有点受宠若惊”

  安语晨道:“你是wǒ救命恩人,wǒ为你做碗鸡汤算什么”她盛好了鸡汤亲自端到张扬的面前,张扬因为在输液,所以安语晨yī勺yī勺的喂他

  张扬喝着鸡汤,笑眯眯望着安语晨

  安语晨声道:“味道怎么样?”

  张大官人答非所问道:“你好像wǒ妈”

  安语晨格格笑道:“乖儿zǐ,叫声■妈让wǒ听听”

  张大官人哭笑不得道:“wǒ说你怎么蹬鼻zǐ上脸,这辈分蹭蹭的往上涨”

  安语晨嫣然yī笑,少有的妩媚表情让张扬的呼吸为之yī窒,她轻声道:“你要wǒ做你什么,wǒ就做○你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