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恶胆】(上)


  张扬道“其实登件事跟你没有多少关系,范姐何不,mp吐观呢”张扬是劝一种试探’tā总觉着范思琪和许嘉勇之间的关系有些奇怪’隐约猜到许嘉勇十有**利用什么事情要挟了范思琪,不然以范思琪的家世和身●份根本不可能duì许嘉勇言听计从

  范思琪望着张扬低声道:“我先生究竟怎么得罪了你,你这样害tā?”

  张扬道:“不是我害tā,是tā自己我虐’你们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来到江城找不自在☆

  范思琪道:“乔梦暖已经拒绝出让汇通子,你已经达到了目的’为什么还要duì嘉勇步步紧逼?”

  张扬道:“收购汇通是许嘉勇自己的主意,tā是一个疯子,得到汇通并不是为了展和经营,而是想要汇通变成duì付我的工具’你是星月集团的董事长,在商业上比我看得透’我想问你,收购汇通duì你有什么意义?”

  范思琪无言以duì,张扬说得不错,星月的主要经营方向就是船舶业和投资’duì四T行业基本不了解’如果不是许嘉勇一力撺掇’自己才不会来到江城花钱收购一个她本不熟悉的行业张扬说的没错,许嘉勇就是一个疯子,tā已经被仇恨蒙住了眼睛,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范思琪惧怕许嘉勇,恨不能tā即刻死去,可许嘉勇手中握有她的证据,如果tā将那些东西公诸于众,她的家族多年经营起来的清誉将会毁于一旦范思琪莫名奇妙的来了一句:“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说完她转身又上了林肯车

  张扬来到杜宇峰的办公室,杜宇峰正在和田斌说话,看到张扬进来’田斌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我们正说起你的事情呢”

  张扬笑道:“说我什么?”

  杜宇峰道:“说你的坏话”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接过杜宇峰扔来的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喝了一一口

  田斌道:“就凭你的身手许嘉勇能偷袭到你?鬼才相信”

  杜宇峰道:“医院的验伤证明带来了吗?”

  张扬把验伤证明交给tā,tā让医院出具▲了一张轻微脑震荡的证明,这种病本来就是模棱两可似是而非的事情凭张扬的关系和人脉弄这样一份证明很容易,就算写得重一点,tā也能够做到,尽管tā一点伤都没有

  田斌道:“你真打算借着这件事把许嘉勇●★整进监狱?”

  张扬道:“我还真没把tā放在心上,可这厮就像牛皮糖一样枯在我身上’我很不爽’tā要是乖乖滚出江城’我也能做到眼不见心不烦’可tā非得像只苍蝇一样在我面前飞来飞去,时不时的恶心一★zhěngjìnjiānyù?”

  zhāngyángdào:“wǒháizhēnméibǎtāfàngzàixīnshàng,kězhèsījiùxiàngniúpítángyīyàngkūzàiwǒshēnshàng’wǒhěnbúshuǎng’tāyàoshìguāiguāigǔnchūjiāngchéng’wǒyěnéngzuòdàoyǎnbújiànxīnbúfán’kětāfēidéxiàngzhīcāngyíngyīyàngzàiwǒmiànqiánfēiláifēiqù,shíbúshídeèxīnyī下我,是可忍孰不可忍”

  杜宇峰道:“我们不可能扣留tā太长时间”

  田斌道:“你们聊,我还有案子要办”tā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杜宇峰等到田斌走了’方才把tā整治许嘉勇的事情说了’张扬听得心头颇爽,微笑道:“duì这孙子就是不能手下留情,这次我一定要把tā彻底打垮,让tā再也不敢动我身边人的念头”

  杜宇峰道:“就凭tā偷袭你,好像还不够治罪,你有没shòu多重的伤”其实杜宇峰心明眼亮,张扬压根就没shòu伤’只是做戏罢了

  张扬道:“tā已经开始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了,我估计,tā肯定要狗急跳墙”

  杜宇峰道:“你得心点,一个人要是丧心病狂,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张扬微笑道:“我就是要不停的逼tā’逼tā狗急跳墙”

  杜宇峰道:“我的压力也很大,最近有不少人打电话过来说情,tā老爷子毕竟是江城前市委书记,还是有些人脉的”

  张扬道:“现在这种时候能为tā说情的还算是有些良心”tā停顿了一下道:“差不多就放tā走,反正也治不了tā的罪”

  杜宇峰道:“你放心,我会让人盯紧tā,只要tā敢轻举妄动’我马上就要tā好看”

  杜宇峰让田斌代为释放了许嘉勇,这也等于是送给田斌一个人情,田斌陪着许嘉勇走出警局,许嘉勇头凌乱’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在里面呆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遭shòu到的折磨可不

  ▲许嘉勇声音嘶哑道:“我要告tā”

  田斌叹了口气道:“嘉勇’我劝你一句’别留在江城了”

  许嘉勇怒视田斌道:“为什么?我生在江城长在江城,为什么不可以留在江城?”

  田斌道:“□张扬什么脾气你应该清楚,tā现在一心想让你离开这里’你留下来面临的情况肯定会加糟糕”

  “我不在乎江城又不是tā的,tā凭什么让我走?我真是不明立世r竟然会有登种卑鄙丹耻的人,tā根本就是故意又口套让我钻”

  田斌道:“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不作评论’可是你破坏秦白的婚礼,利用金莎做文章,让袁立波duì付张扬,在背后搞风搞雨,还偷*拍张扬和其tā女孩交往的照片寄给宋省长’这些事也有些过分,张扬恨你也可以理解”

  许嘉勇道:“我知道你们关系很好,可称不用帮tā当说客,我不会走,我在汇通还拥有一般的股权”

  田斌暗暗叹息,许嘉勇真是没救了,田斌duì张扬的能耐很清楚’一个人能和张扬做朋友无疑是幸运的,可一个人如果和张扬做敌人,那只怕是这世上最悲惨的事情了

  范思琪的汽车停在警局大门处,许嘉勇和田斌道别之后上了汽车,范思琪向里挪动了一下,许嘉勇上了车,关上车门,◇两人都没有立刻说话,范思琪幸灾乐祸的打量着许嘉勇,从tā的表情就知道tā一定在警局中吃了不少的苦头范思琪恨不得tā死在警局里,从此人间蒸,再也不要烦她可这种心里话她是不敢说出来的范思琪道:“乔梦娱真的☆决定反悔了’她要留下手中的汇通股权”

  许嘉勇嗯了一声,接过范思琪递来的电话,打开之后没多久,海瑟夫人就打来了电话

  海瑟夫人身在东江,她也听说了许嘉勇因为攻击张扬被抓走的事情’而且还通过大哥王伯行给江城方面施加了一些压力,否则许嘉勇不会这么快就被放出来

  许嘉勇礼貌的称呼道:“海瑟阿姨”

  王均瑶听到许嘉勇的声音关切道:“嘉勇,你出来了,在里面**有没有难为你?”

  许多勇并没有将杜宇峰打tā的事情说出来,轻声道:“没事,我好的很”

  王均瑶道:“嘉勇,不要再和张扬斗下去了,那个人根本就是一条地头蛇’你再强也不能压住tā’你回东江,我有事要duì你说”

  许嘉勇道:‘汇通的事情还没有搞定,我暂时不会离开“王均瑶叹气道:“嘉勇,不是我说你,你好好的做生意多好,跟张扬争来斗去的有什么意思?”

  许嘉勇道:“我不信这种人始终都有运气,我相信老天爷是公平的’这种人总会有倒霉的时候”

  王均瑶苦口婆心的劝道:“tā是tā你是你,我身为你的长辈,实在不忍心看着你的生活全部被仇恨填满”

  许嘉勇道:“谢谢您的关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范思琪等到许嘉勇挂上电话,轻声道:“我要尽快去南锡一趟’那边出了一些问题”

  许嘉勇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看来古人说的话果然有几分呢道理”

  范◇思琪道:“星月在南锡深水港投了这么多的钱,我不可能为了一些私人恩怨就置家族的利蛊而不顾”

  许嘉勇道:“你的理由果然充分女人是这世上最善变的动物”

  范思琪已经shòu够了许嘉勇的做派◆,每到tā心情不好的时候,tā就会将这种郁闷转嫁到她的身上,tā真的是范思琪命中的魔星

  许嘉勇伸出手臂一把将范思琪搂了过来,附在她的耳边低声道:“你想摆脱我?做梦我有任何事你也要倒霉,你这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脑子里打着什么主意,看到我这一样子你是不是特别开心,特别高兴?你恨不能张扬把我害死了才好,这样你就自由了?”

  范思琪用力摇着头:“我从没这样想过”

  许嘉勇冷笑道:“你在撒谎,骗子,女人全tā妈都是骗子”许嘉勇的目光充满了杀机,看得范思琪不寒而栗,她竭力摆脱许嘉勇的手臂’却被tā越搂越紧

  “放开我……”范思琪声乞求道

  许嘉勇缓缓摇了摇头:“只要我有一口气在,你就老老实实听话,否则……嘿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