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恶胆】(下)


  许嘉勇回到一招后不处,服务生就敲门送来了一封信,公击二打开那封信,却见上面写着他父亲许常德贪赃枉法de事实,将许常德在江城担任市委书垩记期间de所作所为写de清清楚楚,许嘉勇看完气得火冒三丈◆,看到信尾落款处还大模大样de签上了zhāng扬de名字,许嘉勇将这封信撕得粉碎他拿起电话拨通了zhāng扬de手机

  “许嘉勇,你找我道歉吗?现在不嫌太晚了吗?”

  zhāng扬懒洋●□洋de语气让许嘉勇越de不舒服,他怒吼道:“向你道歉,除非我死,我真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再大力一点,为什么没把你给砸死”

  zhāng扬笑道:“注意你de措辞,酒瓶你这句话,我就可以告你恐吓”★

  许嘉勇道:“除了栽赃陷害你还有什么本事?口口声声说自己光明正大,我看,你只不过是个阴险人”

  zhāng扬道:“栽赃陷害?我怎么不觉得?你老子突心脏病不假,可他死得幸运,至少保住了他de名声,他在江城可没少贪污,其实中丵纪委早已掌握了他贪丵污**de证据,要不是考虑到政丵府官员de公信力,早就追究他de责任了”

  许嘉勇气急败坏,在他心中父亲是不容玷污de,他怒吼道:“你放屁”

  zhāng扬道:“你怎么都是一海归学子,怎么一开口就是粗话呢?”

  许嘉勇道:“卑鄙,伽用mèng媛de善良,欺骗她,你想利用她来打击我报复我”

  zhāng扬笑道:“mèng媛是个理智聪明de女孩子,你以为我做什么她看不出来?她其实看得清清楚楚,可是她仍然心甘情愿de帮我利用mèng媛de人是你你爹死了,你把他死de这笔帐算在了我de头上你想报复我,又觉着没有靠山,就开始转而追求mèng媛,和她订婚,想依靠乔家展,想借用他们de力量对付我,可惜乔家早就看清了你de嘴脸”

  许嘉勇咬牙切齿道:“是你从中挑唆,是你破坏我和mèng媛之间de关系

  “mèng媛当初de确喜欢过你,可她只是被你de表象所欺骗”

  许嘉勇大吼道:“我承认我并不高尚,可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对付你需要高尚吗?许嘉勇,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安滚出江城,滚得远远de,跟在你女人de屁股后面滚出中国,去做加坡人也好,美国人也好,总之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zhāng扬停顿了一下又道:“对了”晚上我约了mèng媛一起吃饭,你是不是想一起来?”

  “混蛋”许嘉勇挂上电话,气得来回踱步,一双眼睛就快冒出火来

  fàn思琪望着震怒de许嘉勇,从心底生出一丝快意,现在de许嘉勇就像是濒临狂de野兽,如果他明智de话应该离开江城,调整心情充分冷静下去”继续留下去做困兽犹斗无疑是极其愚蠢de事情,作为旁观者,fàn思琪已经看出许嘉勇根本不是zhāng扬de对手,商场、情场、战场之上许嘉勇全面处于下风

  ………………

  乔mèng媛开车回到别墅前,看到zhāng扬de皮卡车停在自己de门口,却没有见到zhāng扬,乔mèng媛有些诧异de向周围看了看,确信他不在周围,这才将车驶入车库,正准备开门de时候,看到zhāng扬拎着一双鞋走了过来,那双运垩动鞋是乔mèng媛上午扔到垃圾堆去de,zhāng扬对她de利用让乔大姐怒从心来”一口气全都泄到了鞋子上,把这双运垩动鞋扔到了垃圾箱里却想不到zhāng大官人居然看到了,又给捡了回来

  乔mèng媛冷冷道:“你来干什么?”

  zhāng扬道:“好好de鞋子干嘛扔了?”

  乔mèng媛道:“别人送给我de东西,我不喜欢,当然就扔了”

  zhāng扬道:“浪费可耻,就算有钱咱也不能这么糟蹋”

  乔mèng媛道:“可耻de有一个,但绝不是我”

  zhāng扬把那双鞋子摆到她de门口,乔mèng媛抬起脚,一脚将鞋子踢开,开门打算进去,zhāng大官人道:“鞋子能扔掉,可记忆却扔不掉,当时我送你这双鞋de时候,心里还是有点感动de”

  听到这句话乔mèng媛回过头来,俏脸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是,当时我是挺感动,可现在看到这双鞋子感到de就只有恶心,我不明白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虚伪,为了达到目de不惜去欺骗别人利用别人,你和许嘉勇有什么分别?”

  zhāng扬道:“mèng媛,我承认我不对,可是如果再给我一个从头再来de机会,我仍然会选择这样做”

  “你……”望着死不悔改dezhāng扬,乔mèng暖真是无可奈何,她顿了顿足道:“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zhāng扬道:“我在逼他,我要逼他离开江城”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zhāng扬道:“你难道看不出许嘉勇根本就是丧心病狂,他把我视为杀父仇人,曾经威胁我要让我尝到人世间最痛苦de事情,mèng媛,我不可以任由他疯狂报复下去,为了报复我,他不惜牺牲你,不惜牺牲汇通,不惜做任何事”他根本不知悔改,我担心你会受到他de伤害……”

  乔mèng媛愤然阻止zhāng扬de话:“伤害我de不是他”是你”

  zhāng扬望着乔mèng媛泪光荡漾de美眸,他忽然明白了什么,乔mèng媛de心中已经没有了许嘉勇de位置,自己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所以自己对她de伤害要比许嘉勇大得多

  zhāng扬道:“mèng媛,我以后绝不再欺骗和利用你,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

  乔mèng暖摇了摇头:“你让我冷静冷静……我再不要介入到你和许嘉勇de是非之中”

  zhāng扬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乔mèng媛望着皮卡车远去”直到消失在自己de视野中,这才转身去开门,走入房内之前”又想起了什么,躬身将地上de那双运垩动鞋拾起,却现鞋子里面居然塞着一zhāng纸条儿,上面写着——喜欢你乔mèng媛咬了咬樱唇,美眸却如同轻风中de湖水泛起涟漪…………

  fàn思琪主动约见了zhāng扬,许嘉勇de表现让她越来越感到害怕,她害怕许嘉勇在毁掉他自己de同时也会把她一起拖入深渊

  zhāng扬很礼貌de笑道:“fàn姐喜欢咖啡还是茶?”

  fàn思琪道:“咖啡,不加糖”

  zhāng扬向侍者交代了一声

  fàn思琪有些不安de向窗外看了看,他们正在清心茶馆de二楼,从这里可以看到雅云湖秀美de景色,时近黄昏,夕阳de光辉洒满整个湖面,微风轻拂,湖水泛起微波细浪,一时间满湖金鳞闪烁不停,fàn思琪此时de心情也颇不平静

  zhāng扬看出了这一点,不由得笑道:“fàn姐放心,没有人跟踪你”

  fàn思琪舒了口气,端起咖啡品了一口,皱了皱眉头,这咖啡de味道不好”苦de涩

  zhāng扬道:“不好喝,我让他们换掉”

  fàn思琪摇了摇头道:“算了,我只是想说几句话,说完就走”

  zhāng扬道:“你说,我听着”

  fàn思琪道:“他……,他…快被你逼疯了,zhāng市长,你能不能收手?”

  zhāng扬喝了茶道:“你应该清楚,应该收手de不是我,而是他”

  fàn思琪道:“他认为你毁责了他de一切,他恨你”

  “我知道,我不想跟他计较“可是根据现在来看,他不会放弃对我de仇恨”

  fàn思琪道:“可这样平去”他会狂,他会崩溃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zhāng扬道:“你和许嘉勇虽然是夫妻,可你并不如我了解他,他最擅长做de事情就是搞背后de动作,当初他和mèng媛订婚”并不是因为他真心爱mèng媛,而是因为他想要利用乔家de势力,他为了报复我,什么手段都用过了”

  fàn思琪道:“他就快疯了……”

  zhāng扬道:“面对一个这样de人,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陪着他疯,二是站出来阻止他”

  fàn思琪咬了咬嘴唇道:“他让我感到害怕”

  zhāng扬直截了当de说:“fàn姐,既然你能主动约我出来,我说话也就不用拐弯抹角了,许嘉勇生理上有毛病,你们根本只是挂名夫妻,我不知道什么样de感情能让你接受他,接受一桩无性婚姻,你是不是受了他de胁迫?”

  fàn思琪de脸色变了,她想不到zhāng扬一语就道破了事情de真相,她颤声道:“我不知该怎么办”

  zhāng扬道:“我耳以帮你”

  fàn思琪摇了摇头道:“你帮不了我”

  zhāng扬道:“一味de退缩只能越陷越深,fàn姐想一辈子都被人威胁吗?”他同情de看了fàn思琪一眼道:“永远不要相信他会良心现放过你”

  fàn思琪道:“他很有才华,正走出于对他能力de欣赏我才让他进入我de公司,并委以重任,可是他de心思并不在工作上,而是……”她停顿了一下,费了好大努力方才说出:“他进入星月只是为了接近我了解我,他让人跟踪我,现了我de一**,并以此来胁迫我……”

  zhāng扬道:“你为什么不告他?”

  fàn思琪痛苦无比道:“我不敢,我不能拿着我家族de声誉当赌注………

  zhāng扬叹了口气,fàn思琪无疑又是一个受害者,许嘉勇当真是一个祸害,无论fàn思琪有怎样de**,那都是人家自己de事情,许嘉勇利用他掌握de东西去要挟fàn思琪,这种人实在太过卑鄙,zhāng扬道:“想要制止他de唯一办法,就是把他送入监狱”

  fàn思琪道:“我怕他不但会毁掉他自己,还会毁掉我”◇

  zhāng扬道:“不会,他没有那个本事”

  fàn思琪下定决心,将手中de一zhāng准备好de字条交给zhāng扬,zhāng扬展开一看,上面是一串银行账号

  fàn思琪◎道:“他让我往这个账号中打了三百万,我担心他可能要对你不利,具体de事情我不知道,能帮你de只有这么多”

  zhāng扬点了点头

  fàn思琪站起身,她准备走,临走之前又俯下身在zhāng扬耳边声道:“我真de很想他死”她de声音虽然很,可是其中却充满了刻骨铭心de仇恨

  想要查找这笔钱de下落,zhāng扬只能求助于国安,国安方面很快就回馈了消息,这笔钱汇入这个账户之后,随即又被转走,几经周转最后汇入到一个叫杨挂云de女人那里这女人并没有任何de犯罪记录,但是有一点还是引起了zhāng扬de注意,杨桂云有个前夫是郑寿国

  这个人是东江公安局前任局长方德信de舅子,zhāng扬当初在查许常德贪污案de时候,郑寿国就曾经策划杀他,zhāng扬因此而查过他de资料…——郑寿国今年四十三岁,籍贯平海江城,十八岁入伍,退伍后进入江城公安局文渊区分局,后来因为工作能力出色,进入江城公安局重案组,七年前调入东江市公安局刑丵警队“在一次抓捕行动中误伤了一名无辜群众,从此精神上受到打击,一蹶不振,五年前终于承受不住巨大de压力,从公安局辞职,此后郑寿国被雇佣,几次想杀z☆hāng扬灭口,都被zhāng扬化险为夷在方德信被抓之后,郑寿国就宛如人间蒸一般不知所踪,zhāng扬也逐渐淡忘了这个人de名字

  想不到这个名字再度出现在zhāng扬de面前,许嘉勇给杨挂云●三百万,其背后肯定有阴谋,他不会平白无故付出这么大de代价

  zhāng扬将这一连串de关系串通起来,整件事已经渐渐变得清晰而明朗,许嘉勇终于沉不住气了,他和郑寿国之间一定没有中断过联系,他要买凶杀人,他de目标就是zhāng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